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灵异

校草制霸录 八、东南三千里

2020-01-15

校草制霸录 八、东南三千里

姚舜泽説得没错,现在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全班皆知,江水源如果还正常上学的话,肯定会被班上不明真相的同学所孤立,轻则影响他中考发挥,重则成为他一生的心理‘阴’影,彻底改变他的价值取向。,:。可现在已经临近中考,正处于复习准备的关键时刻,他临时换个学习环境,会不会影响中考呢?

思忖良久,江友直觉得应该两害相权取其轻,宁可江水源中考失利复读一年,也不能影响儿子的毕生幸福,当即决定道:“姚老师所言甚是!正好最近江水源的爷爷哮喘病发作,病情有些严重,我很想带江水源回去看看,但一直没有空闲。既然现在事情凑巧,那我就把他带到江西老家待上一段时间,等到六月份中考时再回来参加考试。在此我代江水源就向您请个假!”

姚舜泽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好,我在班上会説江水源因为殴打同学被学校勒令在家闭‘门’思过,而他的同桌赵康夫也会因为言行不谨被责令回家闭‘门’思过一个星期。希望江老师能够理解!”

等江水源晚上回家的时候,江友直明显发现他有diǎn闷闷不乐,和早上出‘门’时判若两人,显然他已经成为同学眼中的另类,遭受到了或明或暗的排挤和打击。而这只是开始。随着时间的迁移,这种孤立、排挤、打击可能会愈来愈严重,直至摧毁少年的心灵世界。

“水源,赶紧把你东西收拾一下,包括最近各科要看的书、要做的习题,还有夏天穿的衣服,我们明天要回江西老家看你爷爷。”江友直吩咐道。

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基本上每年的暑假江水源都会回江西老家待上十天半个月,不知是隔代亲还是平时见得少的缘故,爷爷‘奶’‘奶’都对江水源特别热乎。此时突然听説要回江西,江水源马上追问道:“明天去江西?爷爷怎么了?”

“你爷爷哮喘病又犯了,这次‘挺’严重的,估计我们回去得住上一段时日,所以你要把你近期能用到的东西都待上,尤其是备战中考要用到的学习资料!”江友直解释道。

听到老爸提到“中考”,江水源也反应过来:“要在江西待多长时间?那我中考怎么办?”

江友直道:“具体在江西待多长时间,等到江西再説,反正中考之前能回来参加中考就是。”

“可是我还要复习呢!”

“以前也没怎么看你主动学习过,现在怎么这么积极啦?”江友直笑道,“放心,你们该学的内容早就学完了,现在不过是拾遗补缺而已,无关紧要。何况不是还有我在旁边指导么?如果你真想学习,我还会想办法给你在临江府中办理短期借读手续的!”

见父亲早已计划妥当,江水源只好乖乖去收拾东西。而在此之前,江友直已经在没有泄‘露’江水源情况的前提下説服了妻子陈芳仪。

第二天一大早,在陈芳仪的泪眼相送下,江家父子踏上了南下的三千里旅途。

————

对于江友直、江水源不年不节突然回家,不仅老两口有些纳闷,连江友直的几个弟弟也犯嘀咕:莫不成老爹老娘説咱们没照顾好他们,‘私’下里向大哥告状?在车站接到大包小包的父子俩之后,三弟江友闻忍不住问道:“大哥,你们怎么突然回来啦?”

江友直答道:“这不是听説父亲哮喘病又犯了么?听説还‘挺’严重,我就和水源一起回来看看!”

“就因为这个?”江友闻显然不太相信,不过却没有刨根问底:“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这哮喘病是多年的老病根子,时轻时重,每到‘春’夏之‘交’都会厉害些,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你们何苦千里迢迢跑回来呢?对了,今年水源不是要中考么?怎么也跟着回来了?”

江友直道:“不错,今年六月份水源中考。不过眼下该学的他都学完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剩下的就全靠他自己复习,有没有老师都关系不大。正好他好长时间没看到爷爷,就顺便把他带了过来。水源,你还认得你三叔不?”

“三叔好!”江水源赶紧过来请安问好。

江友闻个子也不高,才一米六几。因为成绩不好,初中便辍学在家务农,天天风里来雨里去,倒显得比大哥江友直还老成些。此时笑眯眯地‘摸’了‘摸’江水源的脑袋:“好!大侄子现在学习成绩怎么样?当然,不管成绩怎么样,都要像你爸爸那样用功读书,争取将来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找个好工作。以后你几个弟弟要是不成器,就让他们给你看‘门’喂马!”

江友直替江水源答道:“水源成绩现在还行,前几天考试在班上排名二十名左右。只要最近这段时间不偷懒,中考考进全国重diǎn淮安府中应该问题不大!”

江友闻有些埋怨:“大哥你也真是,水源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你怎么还把他拖回老家?”

江友直心道:要不是因为他,你觉得我会这个时间回来么?

四、五月间江南到处莺歌燕舞‘花’红柳绿,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处于群山奔赴、碧水萦绕之间的江家湾更是风景如画。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还有兄弟姐妹对远道而来的江水源也是极尽欢迎之能事,虽然他们在学习上帮不了多少大忙,可是在吃饭、玩耍上却处处以江水源为中心,艾子米果、凉拌蕨菜、藜蒿腊‘肉’、水煮烟笋等特‘色’菜层出不穷,简直令江水源乐不思蜀。

见江水源和兄弟姐妹嬉笑打闹,浑然已将班上发生的不快之事抛之九霄云外,江友直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害怕送到临江府中之后江水源又故态复萌前功尽弃,江友直干脆自己每天监督江水源复习各‘门’功课,只是隔几天去次临江府中,托人借来中考模拟试卷给江水源临阵磨枪之用。

然而青山绿水初看时充满诗情画意,可看得多了也觉得泼烦,何况天天枯坐其中,还会耽误江水源的帅哥养成计划呢?

五月中旬的一天,江友直又去临江府中去借试卷和复习资料,江水源的兄弟姐妹也大多去学校上学,不上学的则都跟着叔叔婶婶们下田干活去了,家里只有江水源和患有哮喘病的爷爷。江水源看了一会儿书后觉得兴味索然,便到院子里和爷爷闲聊。老一辈人见多识广,而且比较‘迷’信,经常会説些乡间妖魔鬼怪的传言,江水源很爱听,觉得和聊斋里面的故事差不多。

听着爷爷呼哧呼哧讲完一个故事,江水源忍不住问道:“爷爷,你刚才説这世界上有大神七十又二,小神三万六千有余,至于没有封赐的散仙真人更是不计其数,那有没有让人一下子就变漂亮的神仙?”

其实江水源也知道自己这是痴人説梦,根本没期待爷爷能给出什么答案来。没想到爷爷却捋着胡子笃定地回答道:“当然有!怎么可能没有?在咱们江家湾西北不远的水北墟那里就有个娘娘庙,里面的水北娘娘就能让人一下子变得水灵漂亮!”

“哦?真的很灵么?”江水源一下子来了兴致。

爷爷喘了几声:“以前据説非常灵验,所以远近很多妹子都去烧香敬拜,咱们临江府前后也出了好些个娘娘王妃,现在的妹子依然一个比一个水灵。不过现在后生都不太信这个了,恐怕连那个娘娘庙还在不在都不太好説喽!”

“那,水北娘娘能让男的变帅么?”江水源追问道。

爷爷语气有些迟疑:“男的?这倒没听説过。不过既然能把妹子变好看,想来对男的应该也没问题吧?”

“这样啊!”虽然江水源没有得到确凿的答案,但爷爷也没有否认,这让他颇为高兴:“那娘娘庙离这里有多远?”

“有多远?大概就十三四里路吧?像我年轻的时候,这diǎn山路一个钟头就能走到。现在老喽,估计三四个钟头都挪不到地方。怎么,你想去?”爷爷问道。

“不、不,我就是问问!”江水源马上矢口否认,但却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在心里开始暗暗盘算:现在是下午两三diǎn钟,距离天黑还有四五个小时,爷爷説这diǎn山路来回只要两个小时左右,如果现在去的话完全来得及!

哈尔滨市延寿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梅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宁夏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