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灵异

光绪帝本可以东山再起却不善于掩饰自己想法

2019-06-30

戊戌变法期间,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囚禁了光绪皇帝。原本光绪皇帝可以东山再起,却……在历史上,身处劣势、面临危险而力所不及,无法与可能加害自己的人相对抗时,很多人都采取欺骗对手的办法,以种种假象麻痹对方,让对方对自己放松警惕,或者让对方取消加害的企图。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一是战国的孙膑装疯卖傻骗过庞涓,二是刘备灌园种菜骗过曹操,三是越王勾践用忠诚不二来欺骗吴王夫差。

网络配图

光绪被幽禁之初,肯定是情绪激动、愤懑,也会采取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懑和反抗,但时间稍久、冷静下来之后,他会仔细的思考应该怎么办,最后他在无奈之际,采取了韬光养晦的办法,他假装屈服,愿意当个准囚犯,忍受屈辱艰难地活着,以求能避过被废或者被害的结局,熬到慈禧死亡之后复出。对于皇位,对于性命,都掌握于慈禧之手,被幽禁的光绪无能为力,只有保住一样是一样,而

诸葛亮张飞打哑谜张飞的理解回答表其直爽

最重要的自然是先保住性命。

光绪在被幽禁之后,显然也想采用类似的办法,以意志消沉麻木不仁逆来顺受等办法,企图躲避过慈禧的迫害。但是光绪的养晦都是被动的养晦,是在无能为力时采取的消极办法,他的“不问事”,是因为慈禧不给他问事的权利,并不是他在有权利问事的情况下主动规避,让权与慈禧,另外,光绪一直不会装糊涂,不善于伪装,不善于掩饰自己真正的想法。

下面就说说光绪做的几件傻事:

一、当袁世凯在朝堂上就立宪中的改官制问题大肆表演,为自己准备后路时,光绪就忍不住发言。这一段的事情大致是这样的:

慈禧太后即命袁世凯进京,然后在储秀宫召集众官商议他的方案,将光绪皇帝也请了出来。袁世凯振振有词的解释自己的方案,说: “皇上太后明鉴,改官制须得先行,立国会不妨稍后。宪政之行,上下阻力必大,阻力的来源便是旧官制,旧官制不打破,官员们人人为自己的利益而争,立宪之事如何能顺利施行?立国会却不用着急,当待民智渐开,各项法律制定完成之后,方可实施。如今《国会法》、《选举法》都没有制定,光凭说几句话就能把国会立起来吗?”

慈禧对立宪一窍不通,袁世凯一番说辞,似乎很有道理,但她总感到那儿不甚妥当,却又一下子说不出来,所以就绷紧了脸不说话,铁良、荣庆等却立刻发言,驳斥袁世凯的方案,不过,袁世凯在提出这个方案之初,早已想好了对付反对意见的办法,铁良荣庆却是临时寻找理由,因此,被袁世凯三言两语,轻轻的就将他们说倒,驳得两人返不上话来。此刻的袁世凯如坐春风,满脸得色,奕劻、载泽、徐世昌等又在一旁为其叫好助威,越显得袁世凯气势如虹,袁世凯趁铁良等锐气受挫之时,爬下“咚咚”叩首,说: “请皇上、

战国七雄究竟指的是哪七个国家

太后速下决心,以立内阁,为我大清万世皇图就此奠定基石。”

网络配图

慈禧犹豫未决,正自沉吟。坐在旁边的光绪却是旁观者清,看清楚袁世凯要利用改官制,以奕劻做傀儡,自己从中渔利,致使今后即便自己复出,也对其无可奈何。光绪猛然间就冷笑起来,大声说:“袁世凯,你的心思我全知道!”

袁世凯大吃一惊,吓坏了,冷汗直冒。他忙垂下头,不敢和光绪的目光相接,心下一个劲想: “我的心事皇帝怎么会知道,这可怎么得了?” (《黄花赋》第三十九章)如此看来,光绪的一句:“袁世凯,你的心思我知道。"与其养晦的本意大相径庭,养晦是麻痹敌人,让敌人对自己放松警惕,光绪却是提醒袁世凯:“我心中明白着呢,你最好小心点。”袁世凯得此警告,不将光绪帝看作将来的大威胁那也由不得自己了。

二、慈禧借处理维新党人王照事件试探光绪

慈禧在将死前的一段日子,曾假装对光绪关心,勉励他鼓起精神,并让他慢慢开始接触一些敏感问题,比如选择大臣等问题,有谕旨也让他审阅,似乎有交权的意思。此时戊戌政变时与康有为等人一块出逃的维新党人王照归国,并自首投案,慈禧别有用心地问光绪该怎样处理,此时光绪就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要求保住王照的性命,王照的命保住了,光绪自己却暴露了对百日维新时那些旧人的顾念眷恋之情,为慈禧毒杀他埋下了伏笔。

这一事《慈禧与光绪宾天厄》中有记载:

当维新党人王照由外国归,投案自首时,太后问帝应如何处置,此人以前乃太后所欲杀之者也。帝思之良久,言请赦其命。太后日: “我本想绕他性命,但想听你的意思何如,我深晓得,你极恨康有为等人,所以我怕你定要办王照的死罪。”

网络配图

对百日维新中曾帮助光绪变法的那些人,慈禧是一直恨之入骨的,没逃走的戊戌六君子被慈禧毫不犹豫地砍了头,逃走的康梁等人,一直到慈禧死,也不赦免他们。当预备立宪开始,慈禧装出一副维新的样子,四处搜罗人才为立宪做各种准备工作。此时大臣瞿鸿机以为慈禧真的改掉了以前捕杀维新变法派人士的劣行,就趁慈禧高兴之时,借机奏道: “太后,如今上下一心,行立宪大事,康梁二人一向负有才名,可否赦其大罪,命其回国为立宪效命?”慈禧正言笑晏晏,一闻此言立刻敛了笑容,默然不语。瞿鸿机吓得不敢再说。

但隔了一段时间,遇慈禧心情不错时,瞿鸿机又再次小心翼翼的提起,当第三次提起此事时,慈禧终于发怒了,将烟袋一扔,狠狠说道:“康有为梁启超乃是小人之才,专会造谣惑众,以博才名,这样的人最是可恨,绝不能赦免!”

对康梁是这样,过去的仇恨决不相忘,对王照怎能例外呢,或许光绪明显知道这只是慈禧试探自己,但他仍旧不合时宜的表示了对王照的关心,这让慈禧怎能不大动杀心呢。慈禧说“我深晓得,你极恨康有为等人,所以我怕你定

古代的男人为了一己私欲竟让女子裹脚受罪

要办王照的死罪。”这话说得十分明白了,光绪只有极恨康有为等人,才是慈禧希望看到的。王照过去是光绪的帝党人物,与以慈禧为首的后党作对,慈禧岂能“怕”光绪杀了他,真是天大的笑话!

总之一句话,光绪的韬光养晦做得十分失败,他不善于伪装,不善于掩饰自己真正的想法,在慈禧精明无比的眼睛里,光绪不得已下的那一点点养晦样子,根本骗不过她。或许慈禧在拿王照之事试探光绪时,有饶了他命的打算,究竟慈禧也要为大清的将来着想,不可能完全置大清的命运于不顾,但是光绪在处理王照的事情上没能让慈禧满意,慈禧于是最后下定了杀他的决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