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我的修行

2019-05-19 12:15: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一个人习惯了。

我想一个人过。

我只会这样过。

你们认为我不会的,我都会了。你们做菜不好,才会把做菜,当作一件天大的事,但是你知道吗,越大的事情,其实越不会神秘,就像越伟大的爱情,其实越纯真。

做菜一点儿也不神秘,我有我的标准,就是我能把生的变成熟的,怎么做是一种快乐,怎么吃又是另外一种快乐。我喜欢绿色的菜,那是人类一切语言和画笔都表达不出来的真实,那是生命展开的景观;我喜欢卖菜的老阿姨的问候:加班了吗,刚下班吗——这使我觉得自己很忙。

简单的做法,豪华的心情。都知道我有时候会喝一点酒,一点酒,加一盘菜,就合成了快乐,就能使我思想,使我憧憬,使我觉得活着有意思,活着的意思就是现在还活着,就是还有饭吃,还会做菜,还有无数可能,还有无论怎样、怎样都会好好活下去的念头。

有一次,有个朋友问我:嘛呢,也不电我,也不短我。我说,我洗衣服呢。那个朋友居然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大大的问号,超过了人们对宇宙的怀疑,他不相信我这样的生物能会洗衣服。

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不能给人以会洗衣服的感觉,就像,我不能给人以好人的感觉,我洗不掉他脑子里的偏见,就像这么多年,我洗不掉心灵里那一些尘埃。但是,这几年,我的衣服一直是干净的。我不喜欢男人的衬衣有尘埃的味道。男人的衣服就是男人的旗帜,活着就是体面。

有一次我看电影,孙红雷,我看到了他黑色的外套里如雪的衬衣,我看到冷酷的面容下温柔的心,我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白色的衬衣。我的内心最最的深处,有一件没有尘埃的衬衣,它在任何一件衣服里,在任何一种生活里,它永远没有尘埃的味道。为了干净一天,我愿意洗上一千年。人们说白衣服容易变脏,那,好人,是不是就容易受伤?我不是好人,所以我还活着,我不管我是什么人,洗好衣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

如果我变成了一个唠叨的长舌妇人,如果聊天也变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事情,我就会告诉他:我自己缝了几床被子。对,我,是我,小默,在某个秋日的午后,一口气缝好了三条被子。

钢铁变成了针,才能在布与棉之间往来穿梭,人变得细致,才能在日子里游刃有余。

我哲学吧,我哲学了又能怎么样。干细活的时候,不静下心来行吗,当我们安静的时候,不胡思乱想,行吗,当我拿起针,把两块布和一堆棉花,变成一种温暖时,我不说点什么,鼓励自己去完成这跋涉,行吗?

当我下决心,拆掉第一床被子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什么人,我洗好了被面和被里,我晒了好几天,我的被子里都有太阳粒子的味道了,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有两个可以用,其实那是褥子和被子。我一直用着另外的两个,而把先前拆掉的那个忘了。直到有一天,我醉了。忽然把心里事情吐到了床上,才真的明白了自己的得过且过。

那个清晨,我的三条被子都不能用了,我才发现自己是个得过且过的人,只要还有被子用,我就不会把拆过的被子缝起来;只要我不是一无所有,我就不会去想把曾经失去的拿回来;只要我还能走路,我就忘记了医治自己心里的伤;只要我还苟且活着,我就忘了被自己拆开的,凌乱的,飘在阳光里的青春年华。

我啊。

我一口气缝三条被子。我过得不好,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一口气缝好过三条被子,以后,我会在缝缝补补中过。我一定会使自己过得暖和,有时候雪下得很大,那时候,我就缝好自己的小屋,在里面好好睡觉。

淮南癫痫病要治疗多久预防白癜风要做好那些准备呢儿童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