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明清奇闻异事之剑术

2019-04-04 01:47: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故事大全致力于搜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旁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明清奇闻异事之剑术!

众人皆知科考,但多不知科考也分为文武两科。文举考由隋炀帝杨广而起,武举考则由唐朝武则天始,虽然说历朝的武举制时而废除时而恢复,武举的地位也低于文举,但仍不失为一些侠士豪杰的前途,唐有郭子仪,宋有薛奕,明有熊廷弼,都是出身武举的英雄人物,可谓出将入相,流芳百世。至清代初年,因天下由铁骑劲弓得来,顺治、康熙2帝时时强调文武并重,故武举的地位大为上升,俨然已可和文举平起平坐,而全国考武举之人也是趋之若鹜,其中尤以陕甘两省为多。这年早春时节又逢武举会试,全国各地的少年豪侠纷纭上京赶考。在陕西傥骆古道上一匹白马奋鬃扬蹄疾驰而来,马上是个青布短衣的俊俏少年,年龄约有十八九岁,腰悬宝剑,背负长弓,身上隐隐有一股威武之气。两旁古松夹道,白云绕山,如此美景少年却无暇顾及,只是马不停蹄向前飞奔,眼看着到了山脚下一处繁华的集镇才勒住马缰徐徐停了下来。

原来这少年名网络文章时间:2007-09-0506:02阅读:作纪人龙,陕西兴州人氏,自幼好武任侠,精于技击,在当地罕有敌手。适逢清廷开武科广纳贤才,他便报名怅然应试,历经童,乡二考,成绩皆名列前茅,所以才在开春进京参加会试。而这山中集镇名曰华阳,两河并流青山为屏,乃是一个千年古镇,也是傥骆古道上最大的官驿所在。此时纪人龙早已腹中空空,便随意找了一家饭铺,将马拴在门外,自己进去要了碗面皮坐在门口吃了起来。那店伙站在柜台后将他打量半天,忽张口问他道:这位客官可是要进京应试的?纪人龙闻听此言有些奇怪,更不知他从何得知。转念一想近来只怕进京会试之人甚多,所以这店伙一见他的这身装束便知究竟,倒也没什么稀奇的。当即使回道:正是。店伙笑道:即是如此,我便与你说一件好事,不知客官可否愿听?

不出三里,果见路旁数百株银杏树环抱着一座大庄园,庄外悬着红底黑字的灯笼甚是晃眼,一看便是大户人家。两个家丁守在门口,问明来意后急忙进去通报了。少顷就见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人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一见纪人龙便对他道:贵客上门,潘某有失远迎,失敬,失敬。纪人龙心知这便是庄园主人了,不由多看了两眼。只见这潘俊涛三十五6的岁数,肩宽腰窄走路虎虎生风,一看也是个身手矫健之人。他双手1拱对潘俊涛道:适才在镇上闻听潘庄主豪侠仗义慷慨好客,所以特来登门造访,此刻看来果然是名副其实!潘俊涛听罢此言双眼不由笑咪成了一条缝,连连摇手道:不敢当,不敢当。说毕便将纪人龙引进大门,命仆人为其安排了一间客房,说是本日暂且先休息,待明日再为纪先生拂尘,又客气两句便起身告辞了。

纪人龙睡了一觉,起来仆人已将晚餐送来,有酒有菜倒是很是丰盛。吃罢饭天色已晚,纪人龙便出门四周看看,发现这间庄园很是雄伟,光是像他这样的客房就有二十余间,且每间房中都有灯火,想必屋中住的也是和他一样的客人。山中寒气较重,又转了一会他便感觉到凉意渐浓,因而便回去早早休息了。第二日午时刚过,便有仆人来报说潘庄主请他到红枫堂去赴宴。纪人龙带上佩刀及弓箭随这样才不会重蹈覆辙;有了机遇要马上抓住仆人来到一个大堂上,只见堂中摆着二十余张桌几,每张桌后皆有一人,都是寻常武师打扮,年龄大的约有四十余岁,年龄小的却和自己差不多,此时都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潘俊涛坐在堂中主座,站起身将他请入首席,方才大声对众人道:这是昨日来本庄的贵客纪先生。转头对纪人龙道:这些也都是本庄的客人,来庄上已有些日子了,皆是些身怀绝技的能人豪士。说毕便拉着他到各桌前逐一介绍起来。

纪人龙听这些人有来在西蜀的,有来自关中的,还有来自甘肃平凉的,有的人身材粗壮健硕,有的却是短小精悍,或佩短刀或背长剑,对他皆略一拱手,面有倨傲之色,仿佛有些不以为然。纪人龙少年老成又自恃身负技艺,心中微怒面上却绝不显现,逐一点头拱手回礼。待行至最后一张桌子,却见一人早早站起,立在桌后态度很是谦恭,与其他人倒是不同。潘俊涛指着此人性:这是刘先生。纪人龙回礼完毕,正待客气两句,不料话未出口便被潘俊涛拉回了坐位。他心中颇感奇怪,为什么潘庄主介绍旁人的时候都口舌滔滔不厌其烦,惟独到了这位却只有短短六个字,仿佛对此人颇不待见。他回头看去,只见那位刘先生衣衫破旧面带蕉萃,仿佛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此刻已坐回原位,低着头沉默无语。纪人龙见状心中倒是佩服这位刘先生修养甚佳,有副好脾气。

待酒过三巡,众人逐渐话多了起来,相互攀谈师承及武术之术,说到兴起之处还不时有人上堂挥刀舞剑演示一番,纪人龙见这些客人果然非泛泛之辈,身手较之自己即使不如也差不了多少,不由收起了小觑之心。他本是个豁达大度之人,方才的些许不快此刻也抛诸脑后,心中倒起了结交之意,与之逐一举杯共饮互通款曲。惟独末座的刘先生却始终默无一语,只知饮酒夹菜,与其他人大不相同。纪人龙心中大感奇异,便悄悄问潘庄主道:这坐上其余客人我都已略为知晓,唯独那刘先生师承何门,所擅何术我却一无所知,也不曾听他开口,好生让人奇怪。潘俊涛闻听不由哈哈一笑道:这人是个怪人。说来惭愧,他半年前投到我府上,当时只说是关西人氏,我至今却不知他的来历。纪人龙闻听更觉惊异,又问道:那他可有甚么本事?

众人见状又惊又疑,不知这黑衫客到底是何来意。潘俊涛轻咳一声道:客人远来应当厚待,请上座。说毕便让仆人在上手摆了一张桌子,请黑衫客与纪人龙并排坐了。黑衫客端起羽觞连饮三杯青春像一团燃烧的烈火,方站起身道:本日与诸君之会也是缘分,但不知诸位都有甚么绝技,还请各奏所能让在下一饱眼福。在下也有薄技,当献出来请诸位指教。潘俊涛一听黑衫客所言正是投他所好,不由喜笑颜开对诸人性:客人所言正合我意,诸君当竭尽所能,我必有厚赏。众人不知这黑衫客到底是何许人,更不知其武艺高低,当下便交头接耳一番,觉得其间技艺最高者惟有纪人龙,因而一致推举他上去表演。

纪人龙百般推辞不得,无奈之下只好走到堂中,双手1拱对诸人性:献丑了。说毕将腰中佩刀抽出使了开来。众人只见堂上刀光闪闪耀人线人,端的是门户严谨招数精妙,纵横灵动刚柔并济,只将众人看得赏心悦目赞叹不绝。待一套刀法行云流水般的舞完,堂下早爆出一阵雷鸣般的叫好声。纪人龙收刀入鞘大气不喘,向众人拱手为谢,心中隐隐有些自得之意。待他回到座位上,却见那黑衫客站起身笑道:技艺不错,只不过还不能算精,须当再练十年方能有小成。众人一听都是耸然动容,在桌后议论纷纷,心中觉得这人太过狂妄,面上均有不信之色。

纪人龙心中更是有气,当下站起身道:在下学艺不精,见笑了。还请贵客赐教。黑衫客也不多话,微微一笑便走至堂上,手段1抖从腰间抽出两把窄窄的软剑来,对诸人性:请诸君多多指教。软剑一挥众人眼前便有两道长长的电光闪过,初时如雪滚花翻闪倏不定,后来只觉白光环绕其身,旋转翻飞犹如圆月一般,方才纪人龙所使的剑术与其比起来就犹如幼儿嬉戏一样。众人个个只看得目瞪口呆惊骇难言,纪人龙直到此时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果然不虚,这黑衫客的剑术比自己好过不知千百倍,即便是再练十年只怕也难以望其项背,想起方才心中的桀骜之意不由额头冷汗簌簌而落。

正在此时忽听一声大喝,却见两道白光疾如闪电直奔末桌的刘先生而去,众人眼见这一剑势若奔雷难以抵挡,只怕刘先生非死即伤,一时皆骇然失色,不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不料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却见刘先生迅捷非常的从桌后跃起,轻轻巧巧的避开了这一剑,衣衫不动身姿曼妙,显是武艺高超。众人大感意外,不由又咦的1声齐齐叫了出来。只见刘先生身子刚刚落定,黑衫客的两道剑光又紧随而至,刘先生也是手段一抖便从袖中抽出两把金色的软剑来,向着白光迎去。二人四剑相交,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甚是好听,只是剑上寒气森森刺人肌肤。

两人招数皆迅捷如电,斗到后来已经看不出谁在攻谁在守。众人只觉一团白光与两条金蛇纠缠在一起,有如云涌雾卷连绵不绝,将旁观诸人看得目眩神迷采声大作。又斗了片刻,2人兵刃上剑芒暴涨寒气更盛,诸人不由慢慢后退以躲避,厅上二人越斗越烈,直至一盏茶过去,始见金光渐盛而白光却不住退缩,退至大厅门口,忽听一声长啸,白光滚滚而出瞬间向东南逝去。众人定睛看去,只见刘先生背手立在门口,皱着眉头仰视天空,不知在想着甚么。潘俊涛急忙走至门前,对刘先生长揖道:不知先生技艺精深如此,之前多有得罪,还请先生见谅。

刘先生转过身来道:不敢当。实不相瞒,我与方才那黑衫客皆是同门师兄弟,自幼便随师父习武术之术。只是他心胸狭窄,因我的技艺比他高而不能相容,学成以来数次与我一较高下,连这次已是第七次了。我不欲与其同根相煎,只好四周躲避。初时闻听你府上能人异士众多,所以才来投拜在你府中,不想皆是些以貌取人碌碌无为之辈。此次即被他追至,这里也不能再留了,我去也,诸位多珍重。潘俊涛还想再挽留,话未出口便见其奔至土墙边纵身一跃即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众人目瞪口张呆立在原地,半天都难作一言。纪人龙经方才之事后英气顿消,也打消了进京赴试的动机,当下告辞潘俊涛及众宾客,回到家中苦练武术之术,10余年后终有小成,只是终身待人谦恭有礼,再也不敢有丝毫桀傲之心了。

明清奇闻异事之剑术,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小儿便秘推拿
小儿便秘怎么办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