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古代鬼故事之水鬼

2019-04-03 23:25: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

大山的村子,紧靠着有一条大河,那河面足有三、4十米宽。春季发大水时,天气好,常常会有几十条竹排子在河面飘流,这些竹排上都载着刚砍伐下来的圆木,还有一些装着药材的袋子。常常在大河上划竹排讨生活的水手,不但水性好,而且能上山伐木、下地种田。不过有时候,不当心也会有一、两个人在河里丢了命的。

村里又有一个河码头,码头上唯一一户人家。他家里有一栋磨坊用来碾米和做豆腐、豆皮,是个磨坊主。那磨坊碾子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磨房下面与河水相连,河水冲到磨坊上便将碾子带动起来,长年累月能够碾轧粮食,而且一次可以碾的数量相当多。

家境好,日子也过得丰衣足食。看见竹排上的生意好,他又想随着竹排上的人去外面做生意,就变卖了他家的磨坊,又四周同亲戚、朋友及邻居借了一些钱,上了竹排。结果,在下江做生意时,被人骗了,弄得血本无归。

回来后,磨坊主冥思苦想不能入眠。天还未亮,就起床从家里漫无边际地沿着河岸游走,河水清亮清亮的,几条鱼儿时不时地在河水里,发出咚的一声水响。河风微微地拂在他心事重重的脸上,感觉到有些凉。

正当他胡乱地走着想着时,忽然哗地又是一声水响。这次把他吓了一大跳,急忙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缓缓地从水里浮了起来,立在水面上。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精神恍惚,看花眼了。又仔细地认真看了一下:确确实实是有一个白衣女子站在河面上!,心想:怎么会有人站在河水里?

河面很宽,河水清幽幽的,就是靠着河岸的水也很深。磨坊主禁不住下意识地想:是否是碰见鬼了!,心里一下子畏惧起来。就在他踌蹰时,白衣女子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对他说:看样子你非常难过,是否是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听见询问,磨坊主知道她没有敌意,也就稍稍松了口气。心里带着一股子怨气,这下刚好,便鼓起勇气倾诉了起来:我过去有一个大碾坊,生活得富裕。后来,想跟着竹排上的人到外面去做些生意,就磨坊卖了,又跟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谁知到了外面居然弄得血本无归。这些年,我全靠那座碾坊,现在没有了碾坊全家就要受饿了,还不知该怎么办?

白衣女子听完,静静地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可以帮你,还可以让你比原来更有钱。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将你最小的儿子交给我。

听了白衣女子的话,磨坊主心里不由1愣,心想:自己只有两个女儿,哪来的儿子?

本来,他对着白衣女子倾诉这些,也只是想宣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如今,白衣女子说能够让自己重新有钱起来,内心还真带了一份希望,加上这个条件对自己来讲就同没提一样,便满口答应了她的要求。

磨坊主心里的忧愁解决了,也就很快回到了家。谁知,刚刚踏进门槛坐下来休息一下,他的妻子就这时候走过来,给他说了1句悄悄话:我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磨坊主禁不住被吓了一大跳。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沉重起来。随后,眼看着他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他的内心也一天天变得更加沉重起来。再到后来,乃至愈来愈怕回家,每次一踏进家门,他都要祈祷一番:千万不要生个儿子!

他的妻子看见他这个模样,起初以为他是由于被他人骗心里不愉快,没太在乎。后来,发觉他愈来愈沉默寡言,常常神不守舍,还常常故意避开自己,就去找亲戚朋友想法子。

亲戚朋友们见状后,一些颇有经验的就说:他可能是想要生个儿子,心里过度担心造成的。就劝他妻子让他到大庙里去拜拜菩萨,求求生个儿子之类的签。

磨坊主又听了妻子的劝说,心里感觉更加难受,但嘴里又不好明说,只好答应去。好在大河下游的镇上,有一处专门供奉求子观音的大庙。

(2)

这镇子相距大约2十五、6里山路,顺着大河,坐竹排大约半个钟头就到了。镇子依山傍水而建,城垣蜿蜒、垂柳青青,分外宜人。紧靠着大河边有一堵城墙,全是青石修筑,周围长4百米,高三点三米,设有南、北两道门,南门叫叙顺门,北叫通济门。镇上人,为了出入方便,又在北门旁边开了一个小城门,叫做小北门。

镇上历史久远,在小北门外靠近河边,还有一座高约三米的水府宫寺宝塔现代人常说;富不过三代。听说一千年前,大河里发大水,河水激起了无数几十丈高的巨浪,镇上人惊慌失措纷纭逃离,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眼看着河水就要冲过城门将镇上淹没了,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头大水牯一头钻进了水中。巧的是,当那一排排巨浪冲撞到大牯牛的身体时,居然被牛身上的弹力反弹回去,一下子改变了流向,先是打在了旁边的河崖上,接着顺势全部涌向了河下游,然后再拂袖而去。河水退去后,这头大牯牛则变成了一块巨石,就一直横卧在河中。

镇上人为了记念这头大水牯,专门修建了这座宝塔,用来弹压水府妖怪,在对面河中央的那块像水牯牛形状的巨石,也就叫做牯牛岩了。沿着河岸,再向下游走5十米,又建了一座高约九米的白塔,意为平平安安。这白塔共分三层,上、中层为楼阁,下层则非常宽阔,可供人通行和休息。

镇内比较繁华,进入小北门,便可见两座大庙位于最中心的位置。一座叫魁星阁,是一栋共有四层大楼阁,可登梯盘旋直达顶层。顶层供奉着一名魁星菩萨,那菩萨足踏鳌鱼,一只手拿着彩笔,一只手拿着点名状书,居高临下、目光炯炯。

旁边一座则叫文昌宫,是一座方圆百米的平房组合大庙,其中有一座绿荫阁宝塔,塔高十米,共有五层,顶层供奉着文昌帝君菩萨。这塔每层,都有四个飞檐上翘的檐角,每只檐角又都系着一个铜铃,铜铃迎风摆动,发出十分悦耳的声音。宝塔正面对着大河,周围苍松、绿竹围绕,塔顶上的琉璃瓦呈绿、兰、黄三种色彩,在阳光的反射下绚丽光彩,并伴着微微河风,让人倍感凉爽愉快。临河一面还有一处深潭,叫做碧潭津,潭水周围竹林环绕,景色十分幽静、娟秀。

过了两座大庙,再往前行进1百米,可见1座更为宏大的庙宇豁然立于眼前。此座大庙叫做天王庙,是一栋高低十米见方的单独庙宇,分为左中右三厢大殿,左殿称为龙王宫,右殿名为娘娘殿,中间大殿就是天王庙。中间大殿两边还有两排厢房,正殿供奉着托塔李天王、脚蹬风火轮的哪吒和金毛雷公孙悟空三位天王爷。

走出大殿,背后有一座大戏台,戏台下面还有一道大门、一道小门,大门和小门唯一一路可通。再向右行,则又有一座小桥。这小桥立于两条街道交汇之间,桥上行人不断,桥下溪水潺潺,甚是奇异。

过了小桥,一条街道口建有一栋禹王宫,里面着供奉财神菩萨,保佑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另外一条街道口,则建有一栋万寿宫,供奉着痘神娘娘。

磨坊主进了镇子,一路展转来到天王庙的娘娘殿。依照常规程序,先上了供果,然后烧完香烛,正准备抽个求子签。不想,殿里过来了一个穿着粗布伽衣的和尚,自称是大殿主持,问道:檀越,是求生个儿子吗?听了和尚询问,磨坊主心想:自古只有求儿哪有求女的?但自己本意却不想求个儿子。

和尚见他有难言之隐,也就不再多问。在和尚走后,他抽了个上上签,大吉大利,不由内心1喜,感觉那种沉重的感觉终究放了下来,禁不住有些喜悦地回到了村里。

磨坊主刚一进家门,就看见家里了村里的接生婆,心里一下子又懵了。那接生婆见他回来,果不然过来给他报喜说:生了个儿子!他来到妻子身旁,心里乱糟糟的如一团乱麻。看着襁褓中的婴儿,白衣女子那天的话就好像是一张无形的将自己紧紧地罩着。虽然说内心没有一丝的喜悦,但儿子那张圆圆润润的脸上显得十分稚嫩的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瞳孔仿佛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那脸上的表情又在明白无误地同你在交换。

(3)

磨坊主轻轻地托起儿子胖乎乎、白嫩嫩的小手,那双小手就好像是捉住了一切希望,一下子牢牢地捉住了他,让他难以释怀。感受着儿子带来的那股温暖,让他突然下定了决心:就算是天塌了下来,也不能让儿子遭到任何伤害!

他决然地将自己遇见白衣女子的事情,告诉了躺在床上的妻子,并对她说:只要能保住孩子,我宁可自己跟着她去!妻子听了,只是静静地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以后多留点心,别让孩子靠近水边!

又是一年过去了。看着儿子长得活蹦乱跳,虎虎有生气,磨坊主夫妇俩渐渐宽下心来。只不过,他的家里却愈来愈富有,甚至超过了以前的无数倍。这样的好运,没法使他开心,他知道白衣女子早晚会来找他兑现的。

1转眼间,儿子已长到七岁了,不但身体结实,也愈来愈懂事。他看见他母亲洗好了衣服,便急忙跑过来帮忙晾晒,他母亲正忙着擦拭晒衣服用的长竹竿。勤劳的儿子,端起洗衣服的大木盆来递给他母亲,木盆里的水这时候不当心倾在了手上,儿子的两只手忽然软绵绵的,变得没有了一点力气。

随着木盆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和儿子一脸茫然的表情,将夫妇俩稍稍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因而,磨坊主与妻子商量说:我之前在排上的时候,认识一个很了不起的老猎人,住在大河上游百里外的邻村,他家世代打猎为生,祖祖辈辈留传下来1门打猎绝技。老猎人年过6旬,依然十分健朗,上山打猎无论什么样的猎物都逃不过他的手,下河捕鱼从来没有一回会落空。如果将儿子过寄到他门下,或许能躲过恶运。

十年后,老猎人终因年老去世了。儿子回到了家里时,已长成大小伙子了,一身腱子肉显得十分强健,不但干粗活有的是力气,而且走起路来比村里的同龄人明显要快很多。夫妇心里非常高兴,便托人专门去镇上买回来许多的布料,又请来一位裁缝师傅连夜赶制衣服,将儿子里里外外着实打扮了一番。看见儿子显得格外精神,磨坊主便请人做媒,到镇上讲了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回来。这姑娘与儿子见面以后,俩人心里都十分满意。全村人都被请来喝喜酒,婚庆的鞭炮放了整整一天,鞭炮燃起的硝烟沿着大河,飘了很远、很远。

儿子跟着继父生活,养成了早早出门的习惯。太阳早已挂上树梢,而经过1夜的喧嚣,村里却显得十分寂静。儿子和新媳妇,早早地来到父母新置的一块地里,这地相距磨坊主新买的磨坊不远,山路中间又有一条小溪沟将磨坊隔开,溪沟上建有一座石拱桥,石拱桥是用大青石砌成的,桥面两边各雕有两个雕刻得十分精致,几近大小一样的石墩,过桥的人不管挑着担子或是扛一捆柴草,都喜欢在石墩上休息一下。

新媳妇没有见过这么细致、精致的石拱桥,十分地好奇,便借口想去父亲的磨坊,要儿子陪她到石拱桥上去走一走、看一看。

俩人因而顺着山路,往磨坊方向走去。刚走到桥边,草丛里突然钻出了1只兔子,腾地一下子,窜到了旁边的油菜地里。儿子看见兔子,马上变得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一样,猛追了过去。如此迅捷地速度,纵使那只兔子再敏捷也没法逃脱。

儿子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将兔子牢牢地抓在了手里。捉住了兔子,他又很快地来到父亲的磨坊,从磨坊取出一把镰刀,然后在旁边的大河边,敏捷地剥起兔皮来,儿子剥兔皮的本事亦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不一小会儿他便剥完了兔皮。

磨坊外的大河很深,河水清亮亮的。看看手上沾有兔血,他便将一双手伸进水里准备清洗一番,清晨的河水格外清凉。儿子正感受着河水的凉爽,忽然河水哗!地1声响了起来,水中缓缓地冒出来一个白衣女子,那女子就像河水一样透明。

儿子之前随着老猎人,也常常上山打猎、下河捕过鱼,见过不少世面,但眼前的情形毕竟是第一次见到,一下子愣住了。只见那白衣女子,用河水一样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看,1只湿淋淋的手缓缓地向他伸了过来,那只手突然间变得很长、很长。儿子禁不住一个激灵,便失去了知觉。

(4)

新媳妇见丈夫捉住兔子,先去了磨坊,也没太在乎。直到晌午她离开地里,准备回家办饭想起需要丈夫捉的兔子做菜时,没有看见丈夫了,这才有些着急。回到家里,她带着已显得有些年老的公婆,又一路找到磨坊,在磨坊外的河岸边发现了丈夫留下的一把镰刀、剥下来的兔皮和一双鞋子后,这才恍然大悟:丈夫失事了。

一家人沿着大河上下的岸边转来转去,不停叫喊着儿子、丈夫的名字,但是大河两岸除凄惨的呼喊,一切却都仿佛寂静无声。

新媳妇想起丈夫短暂的恩爱,心里被一阵阵地撕裂着,直到感觉到精疲力竭。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就靠着床边睡着了。睡梦中,朦朦胧胧的感觉到她像是与一帮人去寻觅丈夫,这些人居然一个都不认识,他们带着自己爬山过河、穿街走巷,走了很远的路,最后来到了一片鲜花盛开的大草地,看见草地中有一间小屋,新媳妇寻夫心切便径直走了进去,屋里坐着一个白发老婆婆。老婆婆听了她的讲述,爽快地答应帮助她去找回她的丈夫。新媳妇听了,禁不住高兴地笑了起来,仿佛明天丈夫就会回到自己的身旁来。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新媳妇想起梦中的情形,赶忙奔跑到磨坊的河边来寻觅丈夫。大白天的河面非常宽阔,一切都十分地清晰,河水依然同平常一样静静地流淌,河面上显得空荡荡的,看不见一个人影。

她沿着河岸,又找了很长一段的时间。看着两岸寂静的世界,心里突发了一个奇想:死马当作活马医,干脆依照梦中的情形去寻觅那个大草地,和那个答应帮她的老婆婆,也许真能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丈夫?

回到了家里,新媳妇不顾年老的公婆劝导和反对,她简单地整理了几件行李,便上了河上的竹排。竹排上讨活的老梢公听了她的遭受,非常同情,也不顾做竹排上的生意,带着她沿着大河漂了整整一天,到了许多的村庄去寻找。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在1处靠近一个镇子的河码头,新媳妇看见旁边停靠有几只载着棉花、布匹、油料的竹排,担心会耽误老艄公做竹排生意,就谢绝了老梢公的好心挽留,在河码头上了岸。这是一座小镇,面积不足有两里宽,东临大河,背面则是连绵不绝的大山。看上去是一个人声喧哗的小城,东面靠近河边的山坡上有一道城门,城门地势很高,登上城楼可以俯瞰全部镇子及大河两岸。河对面的岸上是1片约有一里地宽的茶树林,四周环山,也是连绵不绝的,又有一片片的竹林,远远望去云遮雾绕的。东门城楼上霍然地书写着三个楷书大字:窝坨地。

原来,此镇名叫窝坨地。镇内大街两边全部都是旅馆、店铺、面馆和小吃店,在夜幕的映衬下灯红酒绿的,热闹非凡。她出嫁之前就是镇子上人,到了这个小镇上自然也没有感觉到生疏,看看天色已晚,便随便地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这旅馆不算大,也不算小。旅馆有一个后门,可直通一座小庙宇,小庙叫做马王庙,庙门外有一座假石山,直径十来米,高约三、四丈,旁边还有1椭圆形大松树,树身班驳,粗如手臂,高亦达近十米。新媳妇顺着后门走了小庙,庙里没有供着的菩萨,唯一两、3处马槽和一尊泥朔的神马官像,觉得索然无趣,也就回到了房间。

新媳妇一边思念丈夫,一边又突发奇想:这梦中大草地和遇见的老婆婆,找了这么多的地方都没有看见,她会不会可能是庙里的神仙呢?

第二天,听旅馆老板说:镇上还有1座观音堂,就在镇子的左面。新媳妇来到那里,果然看见一座大庵堂,周围树木茂盛,门外有一座戏台,戏台前是一块平地,地面铺着石板,再走二十几步,对面就是一座大殿。大殿中间供奉着一尊如来佛像,左侧是观音菩萨,右侧是灶王菩萨,两边厢房是十八尊罗汉和2十四尊诸天菩萨,殿内两边一边挂着一个大钟,一边架着一面大鼓,熠熠生辉、金光灿灿。那些个菩萨前,还供有一些腌腊肉、香肠、粑粑、甜酒和水果,上香、烧纸、叩头作揖的人,络绎不绝。新媳妇见状,也到镇上去买了一些糕点、糖果来,放到这些菩萨跟前,祈祷能找的老婆婆,见到丈夫。

(5)

这天晚上的月亮圆圆的格外明亮,她不由心想:人说吴刚砍树、嫦娥奔月、玉兔换药都是吉兆的好事,看今天晚上的月亮这么明亮,圆圆满满的,一定可以如愿找回丈夫!

一面寄托着相思,一面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躺了一会儿。在半梦半醒之间,新媳妇突然看见房间里,来了7、八个穿着各种各样色彩衣服的小道士,他们个个项挂佛珠,手执朝简、如意、宝剑、令牌,奏乐一些大小不一的乐器,说是要将她带到了镇上的观音堂去朝庙行香。随着这些小道士,她又感觉自己爬了很多的山路,趟了很多的河流,终于找到了那片鲜花盛开的大草地。

在那间小屋里,老婆婆告知她说:从今天算起,在第一个满月的晚上,你到碾坊边去,将你公公平时穿的那件黑色马甲,放在河边的岸上,你就可以看见你的丈夫了。

好不容易,新媳妇熬到满月那天。月亮刚刚露个头,年轻的媳妇就急切地问公公要来了黑色马甲,来到碾坊边,把马甲放在河岸边。眼巴巴地注视着水中的消息,等待着奇迹的出现。宽阔的河面上风吹得很急,水浪拍打着河岸的石头,声音一阵接着一阵,悬挂在天空中的明月将大河两岸照映得非常清晰,大河里早已没有了过往的竹排。妻子心想: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够看得见丈夫?

这时候,她听见河水一阵哗、哗的水响声,河水仿佛越涨越急,浪头一个接着一个地打来。紧接着,一个大浪迎面打来,将公公的黑色马甲瞬间卷进了水中,在水面仅仅晃动了一下便消失了。她一时心急,赶忙抢去伸手抓那件马甲。

突然,她发觉河水里仿佛站着一个人。在一片空旷的河面,露出来半个身子,正伤心地望着她,把她吓了一大跳。

新媳妇仔细一看,那个人不正是自己的丈夫吗?心里1喜,正想寻问丈夫缘由,忽然又是一个大浪卷来,河面一下子恢复了原样,平静地空无一人。新媳妇面对着粼粼月光下的水面,目瞪口呆,心情也一下糟到了极点。

重新回到家,她没有心思去理睬家里人的询问,便进了房间,一头倒在床上默默地伤心痛哭起来。强烈的失望和苦闷,让她深感疲惫不堪。

不一会儿,她便呼呼地睡着了。睡梦中,她又梦到了那片开满鲜花的草地,这回老婆婆走出了小屋,对她说:我送给你一把笛子吧!在下一轮满月的时候,你再到碾坊的河边去,用我送给你的笛子,演奏一首最好听的歌曲,你一定可以见到你的丈夫。

新媳妇情急之下,急忙睁开眼睛。床头上那明亮的灯光下,果然放着一把用上等的楠竹做的笛子,而且还镶嵌着金边。她伸手轻轻地拿起笛子,感觉仿佛又有了希望。

到了下一轮满月,新媳妇如约地来到碾坊的河边。望着洁白的明月,思念着失去的丈夫,不都超脱不了宇宙间这一运行轨迹由十分动情地吹起了笛子。那笛声的婉转婉转,让空阔的河面显得楚楚动人,四周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河水恍如也失去了哗哗的响声。

伴随着笛声,也不知什么时候,丈夫出现了。依然时半个身子露在水面,一双眼睛难过地望着妻子。再次看见了丈夫,新媳妇内心充满了喜悦和希望,急忙伸出手去想去捉住他。但她没留意到,手里的笛子居然一下子掉进了水里,紧接着一个大浪打来,就把丈夫卷进了水中。她再一次眼睁睁望着丈夫,在河水里消失,又是一句话也没来得及问。

欣慰的是,她又做了第三次梦。老婆婆告诉她:再到下一轮满月,把结婚时穿的新娘装,放在碾坊的河边,就会见到丈夫。

妻子照着老婆婆说的,又把自己的新娘装,放在碾坊外的河岸上。只听得,河水一阵哗哗直响,随着一个大浪把新娘装卷进了河里,新媳妇再一次看见了丈夫。他露出了水面,身体越升越高,很快完全露出了水面。只见他一个箭步跨上了岸,然后一把搂住了妻子的脖子。

年轻的媳妇心里,顿时觉得无比喜悦,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痪在丈夫怀里。

不料这时,河水却越涨越猛,一阵强过1阵地急浪打来,一下子把他俩推动了河里,河水非常湍急很快就把他俩分开了。年轻的妻子,在水里拼命地呼唤着丈夫,没过多久她就因呛水过多,渐渐就失去了知觉。

(6)

新媳妇在1处陌生的村落被人救上了岸,不知道这里离家有多远,更不知道丈夫的消息。村庄靠近河边有一座高约三、四米的宝塔,全是大块的白石砌成。村里的房屋都靠近河岸,后面均修有吊脚楼。

村落的北边是一座大山,山上古树参天。山上有一座小庵堂,叫做慈云庵。庵里有一间大佛殿,正面供奉有金霄、银霄二位女神像,殿内还塑有二十四位诸天菩萨神像,殿门挂有一对钟鼓。庵门外除一块二十余亩的大田外,其余都是遍地野花的草地。

村落里的人,知道了她的遭受,都非常同情。庵里的两个尼姑,就在慈云庵腾了1间客房,让她留了下来,平时帮着庵里照看几只山羊。她看见周围花草茂盛,非常合适放牧羊群,就叫村里人,将各家的羊送给她来照看。村里的人听说,她愿意帮助照看各家的羊非常高兴,纷纭把羊赶到了庵里让她照看,渐渐地也就将她当做了村里的亲人。

与村里人在一起聊天时,她也常常喜欢讲一些村里人爱听的后羿射日、玉兔换药、嫦娥奔月的故事,他们也常常利用到庵堂拜佛的机会,带着蜡烛、茶油或大米、水果之类,赠送给他。有时候,他们也给她讲一些类如甚么菩萨诞生、哪位真人得道、有多少罗汉升天等等事情,一些年轻人来到庙里求签,还偷偷地故意放上一些自己种的水果,或烟、酒之类物品,意在期盼来年喜得贵子。

时间很快地,又过去了一年。充实的劳动,使年轻的媳妇渐渐习惯了在村里的生活。但是,在她的内心,却始终没法抹去对丈夫的思念,常常会一个人在孤灯下默默地流泪。

这天晚上,她忽然感觉身心特别疲惫,因此就早早地就睡了。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抬起头来一看,居然发现是自己的丈夫,禁不住百感交集。但丈夫的表情却十分冷漠,对她说:忘了我吧!我已不可能再回到世上了,今天是特别来同你告别的!这个村落里,明天会有一名姑娘出嫁。那位姑娘有一个隔房的表兄弟,他也就是你今后再续的姻缘了。说完,马上就消失了。新媳妇急的急忙大声呼喊,但醒来时却只是南柯一梦,和着满身的香汗。

到了大天亮,村里传来了一阵唢呐声。村里人结婚,时髦迎亲,只见十几个人抬着一顶花轿、一对铜锣、一对唢呐和压花轿的酒、肉、米等,同亲友一起一路吹吹打打,把新娘抬到新郎家。而新娘离家时,要由自己的亲、表兄弟背上花轿,陪着新娘子来到新郎家,新郎的家人,则需在村里摆了一桌花圆酒,邀请亲朋好友参加。

在新郎家的酒席上,新娘的表兄弟正巧坐在年轻的媳妇旁边。由于这位表兄弟,家的山羊也送给她放牧,俩人很自然地就攀谈起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到了晚上,年青人又到庵堂来约请她一起赏月,还给她吹起了自己最拿手的笛子。这使她想起了自己之前,在那个满月的晚上,在碾坊的河岸边吹笛救夫的情形,心酸的往事让她一下子泪如泉涌。年青人看见,就寻问她为何要哭泣,她便将自己的事情逐一地告知了他。她的故事,让他非常感动,眼里也就不自觉的落下泪来。

他最后向她求了婚,想到丈夫已不在了人世,她也就答应了。他俩后来又高高兴兴回到了新媳妇老家的小镇上,过着幸福的生活。

孩子反复咳嗽
孩子半夜咳嗽
小孩夜咳
经期延长怎么办吃什么好
经期延长怎么调理
经期延长怎么治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