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鸨儿娘子正文第一章

2019-02-04 05:35: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鸨儿娘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唐绢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鸨儿娘子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三多城…位于距离京城西南方差不多半个月的路程,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水多、船多,姑娘多,所以大家就称它为三多城了。

水多是因为这里紧邻长江,每次雨季一来就会成为水乡泽国,也因为水多,所以成为河运的中继站,来往的商船一多,自然就会有许多行业应运而生,其中最为蓬勃发展的就是窑子,窑子一多,姑娘也自然多起来了。

久而久之,这里的妓院酒楼逐渐闻名全国,只要来这里,环肥燕瘦任君挑选,因此大家都用“长江一天半,窑里日月长”来形容这个地方,意思是说只要挨过长江水流最湍急、约莫一天半的路程到达三多城后,就可以在温柔乡里流连忘返了。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一幢幢华美建筑的红色大门纷纷打开,下人们忙着挂上红色灯笼,丝竹声阵阵传来。

这里才刚要热闹起来…

在这条不长的街道上,总共聚集了不下数十家的花间酒楼,为了抢生意,每个姑娘们莫不使出浑身解数,招徕过往的客人们,然而这里有家酒楼却是异数,它没有太豪华的装潢摆设,甚至连里面的姑娘也不是最漂亮的,但是每天依然是高朋满座,座无虚席。

倚香楼…在它刚开张时,也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岁月,不仅商人巨贾会来此寻欢作乐,就连文人雅士也常出现这里,但是好景不常,更多更新的酒楼纷纷开张,里头的姑娘也更年轻漂亮,涸旗这里盛况不再,上门的客人也越来越少。

但是自从换了一个鸨娘以后,它又开始有了起色…

在她的整治下,倚香楼的姑娘虽不以年轻貌美取胜,但其善解人意,温柔解语却让每个客人都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

“王老板,怎么这么久没来了,真是想煞我了。”一见到门外走进的人,柳忆意便马上迎上去,虽然他只来过一回,但柳忆意过目不忘的本领,让她准确的叫出来人的名号。

只见柳忆意穿著云织低胸上衣,露出大片白皙胸脯,配上高腰纺纱曳地罗裙,更显得蛮腰纤细,外罩一件薄纱柔缎长披褂,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她抚抚云鬓,确定簪着大红牡丹的发丝整齐完美,杏眼一挑,涂着艳红胭脂、看起来娇嫩丰润的菱嘴一弯,便朝来人走去。

“哈哈哈,好说好说。”受到热情的款待,王老板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拢嘴。

“怎么样王老板?今天还是和上次一样找如花姑娘?还是想要换点口味?”在她的记忆中,上次如花把王老板招呼得不错,所以这次她才敢这样问。

柳忆意带着王老板往花厅去,一路上还细心询问着。“王老板喜欢喝百里香,这次我特别留了几坛陈年老酒,就等王老板您上门。”

一听到有自己喜欢的好酒,王老板更是高兴。“传闻意姐儿经营手腕高超,如今一见果然不是盖的,我才上门一次,你就把我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了。”

柳忆意掩嘴一笑。“跟王老板作大生意比起来,咱这里只是小意思,王老板您太过奖了。”

“如花、似玉,今天得好好服侍王老板,让他高高兴兴才行。”招待王老板入座,她连忙向进来的姑娘吩咐。“王老板,您先坐会儿,酒菜马上就来了,我已经吩咐厨子做一道您最喜欢的新鲜蒸鱼。”

见如花、似玉已经热络的招待起王老板,柳忆意这才退出房间,一关上房门她便收起笑容,转头对跟在她身边新来的小二说:“你帮我记好,一号花厅一晚五十两,顶级酒菜一桌一百两,鲜蒸黄鱼一条多加三十两,陈年老酒一坛三十两,再加上服务费五十两,待会记得一毛都不能少。”说完,便又往另一位客人的方向去。

在她转身离去前,隐约可以看见小二诧异目光。

她微微牵动嘴角,对于这样的反应,她早就看多了。刚认识她的人,觉得她是一个手腕高超,八面玲珑的鸨娘;稍微认识她久一点,便会觉得她是个锱铢必较、精打细算的生意人,什么东西都要算得清清楚楚,一毛都不能少,甚至还有人说她小气,死要钱。

对于这样的评论,在一开始她还会觉得生气,但听久了也就麻痹了。本来嘛!虽然她做的是一般人所不能茍同的工作,但是那又如何,她既不偷又不抢,靠自己的本事赚钱,而且她只不过是把钱算得更仔细一点,说实在的,这都是辛苦钱啊,怎么可以随便呢?

再说这倚香楼里头,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可都靠她吃穿,赚钱不容易,花钱却涸旗,所以她更要把一分一毫都算得清清楚楚才行。

至于别人的眼光,只要她问心无愧,管它去呢!

柳忆意走到前厅,像只花蝴蝶似的游走在各桌客人之间,只见她脸上端着灿烂的笑容,轻轻挥动锦缎帕子,亲切的和人招呼。

“李大人,别来无恙啊。”她走到一个留着长须的男人身边,这人是倚香楼的常客,每隔两三天就会看见他出现,她拿起一杯酒朝他点点头。“咱们倚香楼多亏有李大人捧场照顾,应该要敬李大人一杯,我先干为敬了。”昂首,酒杯马上见了底。

“意姐儿你太客气了,要不是这儿人美酒香,用八人大轿请我我还不来哩!”说完,李大人也把酒喝光。

“那是李大人不嫌弃咱们这儿简陋。”柳忆意又斟上一杯酒。“吉祥、如意,你们两个可得好好招呼李大人,千万别让人家失望啊!”

“意姐儿放心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吉祥应了声。

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叫唤。“瞧…这不是大名鼎鼎、咱们倚香楼第一美人意姐儿吗?”

柳忆意转过身去,看见出声的是陈金生,三多城首富陈员外的独生子,平时游手好闲,整天流连花街柳巷,甚至还会欺负良家妇女,要不是陈员外财大势大,出了事可以花大笔银子摆平,不然,他现在早就不知道在牢里待多久了。

不过来者是客,虽然他的举止实在讨人厌,但是他的银子却让人喜欢,每次他一来总会让她进帐不少,看在这点,就算她再讨厌他,也万万不会和白花花的银子过不去。

按捺下心里厌恶的念头,柳忆意还是露出笑脸迎上前去。“陈公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几天不见,想你想得紧啊!”陈金生凑过去,故意在她耳边用暧昧的语气说着,还伸手握住她的手,用拇指轻画她的手背。

柳忆意强压下想打他一耳光的念头,巧妙的抽回自己的手,往后退一小步拉开距离。“陈公子真爱说笑,我只不过是个姿色平凡、又无趣的女人,实在不值得陈公子如此抬爱!”

“可这个平凡又无趣的女人,可是叫我天天记在心头,刻刻想着、念着啊!”陈金生又厚颜的往前一步,甚至做势就要亲她。

哼!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这么好色,小心有一天老天给你报应!

陈金生第一次到倚香楼,便看上柳忆意,想要她陪寝,但所有的客人都知道,倚香楼的鸨嬷嬷从来不陪任何一个客人过夜,曾经有人一掷千金,但还是不得其门而入,久而久之也没有人想再试,所谓强摘的瓜不甜,倚香楼里还有其它更温柔的姑娘。

所以当陈金生表示他对柳忆意的兴趣时,她就已经委婉拒绝过他,但不知道是他装傻还是真听不懂,他总是不肯放弃这个念头,甚至见了她就想吃吃豆腐。

不知道在心里暗咒了几声,柳忆意将手抵在陈金生胸前,看来像是投怀送抱,但实际上是为了阻止他继续接近。

“陈公子是想念我们楼里的姑娘吧!这次我再帮您介绍两个既温柔又美丽的姑娘,包您满意。”说完,她马上一扭腰,闪到陈金生身后,举起手来唤人。

“等一下。”陈金生捉住她举起的手,用淫秽的目光盯着她。“你知道我只要你就够了,别的女人我都看不上眼。”

向来他想要的女人从没有弄不上手的,传言这意姐儿从不侍寝,他倒是想摘下这朵带刺的玫瑰,好证明他高人一等。

“呵呵…”柳忆意干笑两声藉以掩饰内心的不悦。“陈公子这么说,人家可是会当真的,可是谁都知道,陈公子家大业大不说,还才高八斗、一表人材,我只是个卑贱的妓院鸨娘,怎么说都配不上公子啊!还是不要让我这污秽的女人,脏了公子的名声才好。”

“放心吧,只要你愿意跟我,我绝对会让你过得舒舒服服,每天吃香喝辣,一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说着,他又恬不知耻的向柳忆意靠近一步。

“小女子何其有幸,承蒙公子抬爱,实在太让我受宠若惊了,可是你也知道像咱们这种人哪有这种福分,天生注定就是劳碌命,闲不下来的,陈公子的盛情实在是承受不起啊!”柳忆意一边说着场面话,一边思索着要怎么脱身。

上天像是听到她心里的渴望,帮她解了这场围,就在她想不出有什么好方法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騒动。

“这位大爷,您今天是第一次来吧,要不要小的介绍个漂亮的姑娘给你?”一见有客上门,训练有素的跑堂七八马上上前迎接。

“给我准备一间清静的房间。”来人看起来风尘仆仆,衣服有些褴褛不说,脸上还有着胡渣,手上提着一个灰蓝色的包袱和一柄长剑。

“大爷不先吃喝点什么?咱们这里的招牌菜可多了,有富贵吉祥、龙凤呈祥、有凤来仪…吃过的人都说赞。”

“不用。”胡渣男打断跑堂的介绍。

“还是要找个姑娘,咱这里的姑娘呀,那可不是我自夸,每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外表温柔,可到了床上啊…嘿嘿嘿,那可是騒到骨子里了。”意姐儿交代过,绝对要想尽办法让每一个进门的客人多花点钱,或是多吃点东西,要不就是多叫些姑娘,这样他们才有赚头。

而且意姐儿还公布一项办法,只要客人因为他们的介绍而多花钱,她就会给他们一些额外的银子当奖励。

所以倚香楼里的几个跑堂,莫不使出浑身解数招待客人。

“不需要。”

“还是大爷想试试我们倚香楼最新推出的芬芳浴池,不但可以消除?停箍梢郧可斫”恰!逼甙嘶故遣凰佬摹?br

“不要。”胡渣男还是不为所动。

“那…”七八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能介绍的他都介绍了,再说他从来没看过哪个人来逛妓院,既不喝酒也不找姑娘的,但他不能就此放弃,意姐儿曾说过,想要赚钱脸皮就要厚,只要说得多说得久了,自然可以找到客人喜欢的东西,让他心甘情愿掏出银子来。

对了!意姐儿还说过有种人生性就比较别扭,从来不会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老要别人拐着弯猜测,要不就是从没来过这种地方,有些话不知怎么启齿。

意姐儿还说,这种人虽然表面上不好服侍,但只要猜对他的心意,把他侍奉的舒舒服服,在银子方面他是绝对不会小气的。

这位客官也一定是这种人。

“我懂了。”七八凑过去,用恍然大悟的表情在他耳边神秘的说:“不知道爷喜欢哪种样子的姑娘,您不用说出来,稍微暗示一下小的就知道了,保证待会帮您送过去的姑娘,绝对是您喜欢的样。”

胡渣男没有说话,但从他不断上上下下起伏的胸膛,看得出他正大力喘息着。

他一定是想到等一下的销魂,所以就快忍不住了。七八看着他的表情,心里得意的想,他就说嘛,怎么可能有男人逛窑子不叫姑娘的。

“您放心,我一定给您办得妥当。”七八信心满满的说。

“我、只、要、一、个、房、间。”他一字一字斩钉截铁的说,语气里有着明显的不耐烦。

“这…”见他似乎有发火的迹象,七八连忙向柳忆意使了个眼色,告诉她遇到棘手的人物了。

打从男人一走进来,柳忆意就注意到他了,除了身材高大,且服装打扮和其它人大不相同外,他浑身散发出的慑人气势,更是教人无法忽视。

她施施走到他身边,露出如花笑靥。“这位大爷好面生,怎么称呼啊?”

暗暗打量他,自己在同龄的姑娘家当中已经算是高的了,没想到站在他身边,顶多只能构到他的肩头而已,他的两道浓眉因为方才跑堂的瞎缠而紧蹙着,阒黑的眼也透出不耐烦的神情,厚薄适中的唇紧抿着,表达出他隐约的怒气。

他的手很大,指缝间还有些黑污,看得出经过一段不算太舒适的旅途,手上那柄剑看起来锋利又重,应该是个练家子吧,可江湖中人她见多了,眼前这人却不见一般懂得一招半式那种三脚猫的跋扈张扬,反而沉潜内敛许多,通常这种人才需要特别注意,一袭随处可见补丁的黑布衫下,可以感觉出他贲张纠结的肌肉,这是需要长年锻炼才会出现的…

一个带着剑、身怀不知深浅的武功,还四处奔波的江湖中人…这种人没事不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我姓仇。”

“原来是仇爷,不知道今天仇爷需要什么,只要仇爷说得出,咱们一定想办法办到,绝不让仇爷您失望。”在弄不清来人底细之前,还是礼貌一点比较好。

“我说了,我只要一个房间。”他知道来这种地方会有点麻烦,但若不是这里的客栈都已经没有房间,他又急需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他也不会到这里来自找麻烦。

但是这麻烦似乎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他都已经说了好几遍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一个清静的房间,但这里的人似乎听不懂他说的话,还一问再问,像是他并没有说出真正的来意。

彼不得自己的语气好不好了,连赶几天的路都没合眼,身体的疲惫让他的耐性几乎消失殆尽,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他早就想把她掐死了。

“仇爷,来这里的人目的都只有一个,不是酒就是色,所以仇爷也不必不好意思了,还是仇爷有什么难言之隐,没关系,我们有千金难求的独家秘方,包准让您金枪不倒,越战越勇。”明知道他可能是个不好惹的角色,但要她就这么放过这笔生意,她说什么也办不到。

一个房间一晚顶多十两,但再加个陪寝的姑娘,她就可以收到五十两以上,更甭提其它的花费了,所以如果他只单要个房间,她怎么说都划不来。

“你…”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面孔渐渐扭曲,双手的关节因为紧握而格格作响。“我再说最后一次,我只要一个清静的房间,如果没有的话,我去找别家。”

仇放真的火大了,他从来没看过这么不怕死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胆子小一点的人只要看他皱起眉头,便自动闪得远远的,只有她,敢一再挑衅他的怒气。

“我知道了,不知道仇爷想要的是哪一种房间?”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的怒气都已经那么明显了,要是她再装傻下去,说不定他一气之下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给掐死,看他那高壮的样子,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让她死无全尸,所以她还是识相点好。

“不过就是一个房间,还有那么多把戏?”

“这当然了,咱们倚香楼标榜服务至上,宗旨是要让每个上门的客人宾至如归才行,所以我们准备了各种不同的房间任君挑选,有反璞归真房、金碧辉煌房、琉璃仙境房、欲死欲仙房等等,当然每种房间的价钱都不一样。”

“就反璞归真房吧!”他随便说一个,反正只要能睡就可以了,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想其它的事。

“仇爷您真是好眼光,一挑就挑中咱们倚香楼里最好的房间,反璞归真房一夜是五十两,小本生意,恕不赊帐。”

“什么!五十两?”仇放眼睛大睁,不过就是一个房间,竟然要那么多银两,难不成是用金子打造的。

“是啊!您可别看这反璞归真房平凡无奇,这枕头里放得可是最好的茶叶,一斤就要五百两,还有盖的棉被可是由金丝蚕吐出的丝织成的,这金丝蚕平常便已不多见,吐出的丝更是稀少,所以造价昂贵,另外房里的蜡烛里含有百花提炼出的花精…”

“好了好了,够了。”他迅速掏出银两,好堵住柳忆意的嘴。

接到白花花的银子,柳忆意眼睛一亮,马上招手。“七八,带仇爷到天字一号反璞归真房,好生伺候着。”

“我知道了,仇爷,这边请。”他领着仇放,往柳忆意口中的“反璞归真房”走去。

等到他们看不见人影,旁边另一个跑堂添财才问:“意姐儿,咱们这里什么时候有『反璞归真房』了?”

“我说有就有,问那么多做啥?”柳忆意一边数着银两,一边笑开了嘴,顺便机会教育。

“可一晚收五十两,不嫌太贵?”

“所以我说你笨你还真笨,难道你没有听过杀头生意有人做,赔本生意没人做这句话?做生意这档子事没有赚就是赔,能赚当然就要狠狠的捞。”

他不要姑娘陪寝,那房间钱就多收他个三成也不为过,这已经对他很优待了,怎么算都还是她亏呢!

“张员外,您来啦!”将银子收好,柳忆意转身又换上一副热切的表情,招待她下一位金主去了…

崇明注册公司
煤棒机
治疗甲型流感的药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