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财色正文第一百一十九章师徒协议

2019-02-04 03:26: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一十九章师徒协议,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本来范无病是懒得搭理老头儿的,自己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去学习针灸?况且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就是学成了针灸之术又能如何?难道还要去悬壶济世吗?

于是范无病便摇了摇头,对老头儿推脱道,“我一向心慈手软,踩死只蚂蚁都要自责好几天,怕是没有那个勇气去拿针刺人了。万一给人刺出一个好歹来,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

虽然范无病不排斥中医中药,也对于针灸之术的神奇有所了解,有所认识,但是想到自己要将长长的银针插到别人的身体中去,就有点儿心怯了。为了练功,他是系统地了解过人体经络学说,对于阴阳五行说也认真地研究过一阵子,脏腑俞穴深有体会,但是这并不等于他愿意拿别人当实验品来刺来刺去。

老头儿见范无病不愿意跟自己学习针灸之术,不由得有些惋惜,“你空有一身功夫,不学医真是浪费了,很多对于我们而言难以解决的问题,在你的手里就能够轻易化解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现在还不到二十岁,如果学了医,想一想这一生能积攒多少功德啊?”

提到功德二字,范无病正想撇一撇嘴,一笑而过的,可是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重生,不由得非常尴尬地闭住了嘴,心道这事儿真有点儿奇怪,或者冥冥之中真有主宰不成?

范无病的表情变化,怎么能够瞒得过老中医?身为医者,望闻问切四项基本功夫是必须掌握的,察言观色的手段不逊色于人和人,于是他就说道。“艺多不压身,难保什么时候就会有用到的时候。”

范无病有些犹豫,看这老头儿是真地有点儿门道儿,但是针灸这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学会的,自己真的要在这个上面浪费时间吗?不过扭头看到风萍的时候。就见她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却不说话,风茂虽然不像他姐姐风萍那么热切,但是总归是有些希冀的。

这样一来,范无病就有些硬不起心肠来拒绝老头儿的提议了,于是便问道,“一个月之内能够学会吗?我想只针对风茂地伤病进行针灸,别的就不学了。”

老头儿心道你这小家伙倒是势利,没用的东西就不学啊?不过他自然有办法应付范无病。便笑着说道,“呵呵,针灸之术没有多复杂的,聪明人半个月就能学会。佛祖悟道才七天嘛,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才,估计三天就够用了吧!”

范无病顿时老脸一红,心道老头儿在开自己的玩笑了。

“咳咳----”范无病咳嗽了一声后问道。“这个,需要拜师吗?”

老头儿仔细看了范无病一阵子后笑道,“嗯,拜不拜都行,这个要看你有心没心了,形式上的东西都是些虚的,我一向不讲究那么多的。”

范无病和老头儿在这边儿互相拿捏,比较心机,那边儿陪着地院长却有点儿抓耳挠腮了。听到范无病有点儿不想要拜师的意思,就差要冲上来替他拜师了。

原来这位老中医,并不是磐石市人民医院的医师,而是一位路过的高人。应邀在这里诊疗三天而已,至于他的大名,在整个中医界都是相当有名的。

等闲的医生,能得到他地一点儿指点,就会如醍醐灌顶一般受益匪浅,更不要说能够得到亲自传授了,老头儿的一些亲传弟子们此时多是各大医院的资深专家学者,近几十年来早已经不再授徒了,今天居然破天荒地想要再开山门。却遇到了范无病这个一个不知道深浅的家伙。真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不过院长也知道范无病的身份,知道他是范亨的儿子。根本就不需要为这些生计之事犯愁,而且还有小道消息说这位范公子很会搞钱,手眼通天,比他老子范亨市长还要牛B,自然是看不上行医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所以也就没有硬劝。

如果是换了别人,院长早就要冲着上去按住他的头,强着要他行拜师大礼了。

“那好吧----”范无病想了一下后说道,“我也不清楚你的底细,你也不清楚我地资质,咱们爷俩都是两眼一摸黑,也就不忙着先拜师了,省得以后我发现你是个学术骗子想要揪斗又怕欺师灭祖,也省得你发现我资质太差愚劣笨拙不堪造就想要反悔。咱们就搞一个试用期得了,一个星期之内,如果彼此都满意,再行拜师礼如何?”

老头儿听了范无病的建议之后,莞尔一笑道,“这倒是有点儿意思,都依你就是。”

院长在一旁听了两人之间的约定,顿时长出了一口气,看样子老先生对于范无病很是青眼有加,若是范无病能够继承了老先生的衣钵,对于整个针灸界却也是一件大大地好事了。

眼见范无病跟老先生约定了学习之事,院长立刻就在医院里面安排了一间屋子给他们作为这几天学习的场所,并且安排了几位针灸医师给老先生做助手,其实也是存了想从老先生这里学点儿医术的心思。

老头儿对范无病说道,“正好这位小朋友中了水蛇毒,年月已久,想要打通经络,恢复行动,就必须从全身的经络穴道入手,却可以作为你的实验品,也是天意。”

风茂一听这话,顿时有点儿心惊,自己的双腿能不能行动还是个未知数,就先要给范无病当实验品了,这可是有点儿令人感到纠结了,天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扎成一只刺猬模样?

风萍一听,也有点儿担忧,“老先生,让他扎针,是不是有点儿不靠谱儿啊?”

老头儿一笑道,“让他扎针,你弟弟才有彻底恢复如常人的可能,让我扎针,最多是让你弟弟摆脱轮椅换上双拐而已,想要什么样儿的结果,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风萍听了老头儿的解释,心中犹豫,看这老头儿地意思,是铁了心要拿自己弟弟当范无病地实验品了,不过他既然敢说这种话,估计还是有一定的把握只好风茂地,为了弟弟能够恢复如常人,也只要让他忍耐一下了,于是看了看风茂,咬牙对他说道,“那你只好忍耐一下吧,想一想以后能够行动自如,这会儿的一点儿疼痛,就当是地下党被敌人抓到了吧!”

“我这还没有动手呢,你们姐弟俩就把我当鬼子对待了啊?”范无病立刻郁闷道。

“不是拿你当鬼子,最多也就是军统特务而已。”风萍安慰道。

“靠!你还不如把我当鬼子呢!”范无病喊道。

老头儿笑了笑说道,“今天既然已经来了,自然也不能浪费掉,你先跟我学一些基本的推拿技术吧。”

“不是学针灸吗?跟推拿有什么关系?”范无病顿时好奇地问道,一提到推拿,他总是想起那些盲人按摩师来,感觉有点儿怪怪的。

老头儿看出了范无病的心思,便解释道,“推拿跟针灸是双管齐下的,有些病人是陈年旧疾,一开始就用针灸,效果不是很好,得先让他的血脉活动起来,针刺的效果才能做到最好,而且病人的针感也会强烈一些。”

然后他摆弄了一下风茂的双腿,对范无病说道,“就像这位小朋友的腿,现在你直接用银针刺穴,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感觉的,病人没有针感,对于我们的治疗就会有一定的影响,不能够随时调整治疗的方略,效果就会查很多。”

“哦,果然很有道理。”老头儿这么一说,范无病大感有理,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老头儿当下捏了捏风茂的双腿,然后放缓了动作,让范无病看得仔细,从风茂的头顶开始,经过颈椎,脊椎,尾闾,一直按到了他的的足底涌泉,一路上所经过的穴位,挨个不落地按压着,一双手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或点或掐或捶或揉或按,花样儿百出,看得周围观摩的医生们如痴如醉。

一遍下来,老头儿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儿,笑言道,“毕竟人老了,身上的筋骨差多了,现在也就是能给你演示一遍,所以这些年都不敢教徒弟了,倒不是老头儿懒惰,而是怕把人给较错了,那样的害处可就大了。”说罢,老头儿就让范无病按照自己的手法,给风茂从头到尾推拿两遍,一观察他是否将自己刚才给演示出来的手法都学会了。

瓷砖防滑
防爆板
福袋机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