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半裸江山正文二十七观春宫

2019-02-03 23:50: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半裸江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鱼大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半裸江山全集阅读正文二十七。观春宫,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刚跨入狮子的御书房,就看见狮子脸色不善地站在窗边,以半边脸对我宣示着压制的愤怒。

也不知道怎么得罪的他,所以,我选择悄然退出,不打算以身试法,充当炮灰。

却不想,我刚往门口挪动了一下脚,狮子即沉声问道:“想去哪儿?”

我停在了原地,也不知道狮子发得什么彪,只能顺毛哄道:“我……去看看饭好了没。”

狮子缓缓转过脸,看着我,以毛骨悚然的笑意,问道:“你还饿吗?”

这问得是什么话?我吃什么?当然饿了,不饿能跑回来吗?貌似……我只咬了一口白莲的手指。不想理这个更年期的男人,转身就走。

手臂猛然被拉住,载着愤怒的味道,将我硬是扯入了怀里,提起我的下巴,狮子危险地眯着眼,低沉道:“朕说过让你走了吗?”

我觉得气压不对,但却不愿示弱的反问道:“你说不让走了吗?”

狮子雕刻般的五官缓缓逼进,呲着雪白的牙,不怒反笑到:“女人,看来朕给你太多的纵容了……”

这样阴骛易怒的狮子太少见,害得我有点抓不准方向,心觉不妙,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却被狮子猛地扯入怀里,毫不怜惜地压在桌子上,强吻了!

口舌被狮子搅拌得生疼,手腕也被狮子钳制得欲碎,身上的衣襟在挣扎间大开,小巧的蓓蕾就这么粉润的挺立着……

只觉得狮子呼吸一紧,咬牙道:“你可知,为了你,朕犯了怎样的忌讳!”

没等我表示含糊的疑惑,或者是敷衍的理解,更没给我发起关切询问的机会,狮子一口含住了我的蓓蕾!卷起唇舌,**,吸吮着,啃噬着……

从来无人碰触的蓓蕾,无异是敏感异常的,害我忍不住打着不熟悉的颤栗,感受一股酥麻从蓓蕾处传到全身,使本挣扎的身体瞬间软了下去。

却也在这一刻,激发了我的自我保护意识,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砚台,冲着狮子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一声闷哼过后,狮子抬起染了墨汁的脸,用那双黑金眸子以看待死物般的目光凝视着我。

我被那骇人的目光吓到,身子微微颤抖。

狮子却突然直起身子,转身,顶着满头满脸的黑墨汁,大步走了出去……

我嘘了一口气,瘫软在桌子上,任由时间滴答而过。眼前,却总是浮现狮子黑金般的眼睛和满是墨汁的俊颜,唇边笑意扩大,我一个高蹿了起来,快速整理好衣物,人,旋风般冲了出去。

当我转了一大圈,终于在‘雪鸠宫’撞见狮子的护卫统领时,便提步往里冲,却不想,硬是被拦了下来。

要知道,这是史无前例地。

所以,我微微低头,以‘皇军让我给你带个话儿’的语气,小声道:“圣上让我给他答个话儿,你地,让开。”

那护卫统领道:“请姑娘见谅,圣上吩咐,不让任何人进去。”

我突然笑道:“你可知,刚才为什么圣上一头墨汁?”

那护卫统领一愣,一副不想知道,但你若想说,我也是被迫听听无防的样子。

我贴进小声道:“圣上要给我封位,我觉得这个妃那个媛的都太过小气,便与圣上闹了意见,一不小心,就把圣上脑袋砸了!”

那护卫统领倒吸了一口气,瞬间睁大了眼睛。

我继续八卦道:“这不,圣上生我气,走了。还甩话道:‘你若想通了,便来找朕!’你看看,圣上这么宠我,我能不来寻他吗?”

那护卫统领平时见惯了狮子宠我,这也到是信了七七八八,却仍在犹豫着。

我一个闪身,从他身边划过,笑道:“等我们和好了,请你喝喜酒。”

没等那护卫统领表态,我便快速蹿进了‘雪鸠宫’,借着月色的掩护,偷偷摸摸地潜到浴室,听见里面有脱衣服的细微摩擦声。

我眼睛一亮,敲昏了一个奴婢,换好衣服,打算光明正大地去扫视一下狮子的裸体。

当我捧着衣物,步入那水雾萦绕的豪华浴室时,正看见狮子背靠在浴池壁,将那古铜色的肌肤映至在白玉石砌壁上,载着男人掌控一切的强势,形成了鲜明而强烈的视觉诱惑。

狮子仰着已经冲洗过的头,微微皱着英挺的眉毛,紧抿着肉色薄唇,闭着深邃的眼眸。若鬼斧神雕般的俊美容颜,在水光滟潋中,在雾气萦绕里,不真实了王者的面容,却愈发引人神往。让人想用自己的柔软,触碰那笔直的鼻峰,挑逗这钢铁铸成的男人。想让那坚硬的盔壳在自己的缠绕下,划成炽热的纠缠。

无止无尽,不眠不休……

狮子充满力量的手臂搭在了浴池台上,袅袅水雾若女子万千的柔情,层层萦绕在他健美的男性裸体上,荡漾的水波爱抚着他胸前的小巧果实,起伏有致的胸肌随着他的呼吸起起落落,晶莹剔透的水珠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滑出诱惑的弧度,那黑色而张狂的发丝帖服在他深刻容颜的两侧,而那紧抿的唇畔似乎正在压抑着某种欲望的情绪……

这个男人,全身上下,无一不在透漏着‘致命吸引’四个字,若不败之躯存在着,让所有生灵,都想依附过去,享受着被蔽护的铁汉温柔。

我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灵魂深处的饥渴,被眼前的男子唤醒,无意识地将手中衣物放在干爽的台子上,鬼使神差地伸手向他摸去,全身心,渴望着那充满力量的身体……

这时,门口突然有人走进,随着那金饰轻微撞击的声音,还能闻见那萦绕于鼻间的女人

我下意识的想要闪躲,却又不想躲,身形一闪,向后退去,就像要退出屋子那样,却闪身躲进了一旁的桌子底下,当起了观众。

那进来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海绵组织超级发达的玉淑媛,但见她遣退身边的奴婢,自己浅笑莹莹地扭动着肥厚的屁股,层层脱去薄而透的包裹,渐渐露出妖娆的雪白身子,抬起藕般的玉腿,跨进了狮子的浴池,在水波动荡中,缓缓靠近着……

我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心潮莫名地看着眼前的极限版活春宫。

旦见那丰乳肥臀的性感尤物抬腿跨坐在仍旧闭目的狮子身上,红艳的唇,呵出暧昧的气体,若低低的呻吟般,诱惑道:“让臣妾服侍圣上沐浴吧……”随着她的话音,她伸出小巧的红舌,沿着狮子的眉心一路向下,轻巧的舔噬着,仿佛品尝着上好的美味那般,还不时发出诱惑的呻吟。

不知道狮子做何感想,我这边到是已经濒临着某种无法抵抗的边缘!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画纸和笔,两眼冒绿光地打算先勾出春宫的草图,纪录下这活色添香的一刻,留做日后的创作手稿。

性感尤物见狮子仍旧无动于衷的闭目,便勾魂夺魄的妖娆一笑,半跪着,且用那双海绵组织发达的胸部,撩拨着狮子的性感唇部,一下下的勾画着、触碰着、摩擦着,用自己的果实尖洗礼着狮子的感官容颜,口中还无比诱惑的呻吟着,仿佛正陷入某种快感中……

视觉、听觉、感觉,借受到强悍的刺激,导致我兴奋得心脏颤抖,刷刷数笔奋力勾画着,完全投入到这场真人秀中。

画面一处接一处的勾画着,眼见闭目的狮子喉结一动,瞬间抬起大掌,一把将玉淑媛的头压入水中,激出不小的水花。

就着那力道,我猜测狮子定然是要让那性感尤物强行吞吐下自己的那根巨大!我却因水波动荡看不清具体操作内容,而气愤得低声咒骂道:“我X!”

却不想,狮子突然争开黑金色的眼眸,向我处直接射来,我在桌子下的目光与他不期而遇,我拿着画笔的手微微一抖,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以唇型说道:您继续,继续……

狮子的脸出现了极具历史性的僵硬,随着玉淑媛的浮出水面而瞬间收神,直到玉淑媛跪到浴池台上,扭动着她的大屁股,嗲音道:“圣上,臣妾要~~~~”时,狮子才突然暴怒,从水中噌地站起,将那若天神般的完美身材,赤裸裸地展现在我的面前,一步步,迈着危险的步伐向我走近……

第一次看见狮子完全赤裸地身体,第一次与狮子的大弟弟打着招呼,让我禁不住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却在狮子的眼哞里,认识到自己此刻的危险处境,但为了艺术牺牲小我的献身精神,让我瞬间挥动画笔描绘着,只想把这一刻的视觉震撼纪录下来。

直到,狮子一掌掀翻桌子,玉淑媛失声尖叫,我才被迫停下笔,以衣领被提起,脚离地的尴尬姿势半挣扎半安慰道:“我……我就画画,不打扰,你们继续哈,继续……啊……”不是我想尖叫,实在是狮子太过了,竟然将我瞬间扛在肩膀上,就这么全裸着身子,在所有宫女太监的趴地颤抖中,跨出浴房,推开某扇门,将带着挣扎音量的我,扔在了巨大的床上!

冲满力量的男性身体,就这么赤裸地压了下来,且咬牙切齿道:“今天,我就让你画!”

心理学培训
青岛印刷厂
进口吸干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