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鹤舞月明第四八章钱余恨加更

2018-11-15 18:54: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鹤舞月明 第四〇八章 钱余恨(加更)

更新时间:2o13-o

第四〇八章钱余恨

“莺莺,左边那只!”

林飞凤话音未落,凤如山对着柳莺莺一声招呼,对着左边的狼形阴魂兽动了失神刺。

“噗通!”

面色苍白的凤如山重重的坐在地上,不管不顾的大口喝酒。

“没出息!”

柳莺莺嘴里嘟囔了一句,手上却一diǎn不慢,右手掐绝,左手一diǎn潮生剑。

“唰!”

潮生剑化为一道青光,狠狠地斩向醉酒一般的阴魂兽。

“噗!”

黑狼受到失神刺的打击,对蓄势已久的潮生剑,根本没有躲闪的念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剑,张口出一声痛苦的嘶吼,被一剑斩成两截。

被斩成两截的黑狼蓦然间一个模糊,两段身体化成了两团浓郁的阴气,阴气漆黑如墨,翻滚不定,转眼间又聚在一起,不多时,一匹看上去一模一样的黑狼幻化而出,只是气势比前面弱了不少。

“疾!”

柳莺莺和阴魂兽相斗的经验何等丰富,对阴魂兽的难缠心中有数,原也没指望能一剑建功,右手法诀恰于此时完成,轻喝声中,刚刚幻化而出的黑狼身上绿影一闪,几十根青藤浮现而出,将黑狼捆个正着。

黑狼拼命不停地挣扎,青藤却是将黑狼越缠越紧,纵横交错,形成一个个玄奥的图案,慢慢勒进黑狼的身体。

青藤上几片绿叶迎风摇曳,散出淡淡的青气,青气聚而不散,渐渐将黑狼包裹,黑狼数次欲以“化虚”挣脱,被青气笼罩,却是不得不半途而废。

阴魂兽的厉害之处,除了攻击中往往会直接攻击修士的元神,另外最令修士头疼的,就是他们的很难被真正的杀死,即使修士的法宝击中它们,阴魂兽的“尸体”,会变成几团阴气,阴气重新聚合,又变回阴魂兽的样子。

每只金丹期的阴魂兽体内,都有一个阴丹,只有击碎它的阴丹,阴魂兽才会真正的“死亡”,而阴丹所在的位置,每只阴魂兽都不一样,要击中阴丹,只能靠运气。

自然,重新聚合而出的阴魂兽,相当于受了重伤,恢复起来,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柳莺莺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她也不想杀死这只黑狼,她要生擒这只阴魂兽。

而一般情况下要生擒阴魂兽,难度不小。

阴魂兽本来就是由阴气凝聚而成,每个阴魂兽天生都会“化虚”,就是将身体变成一团阴气,阴气聚散由心,飘忽无定,在阴山这等阴气充足之地,着实让人头疼无比。

“莺莺的大千丝罗威力又有提升,老凤,你没事吧!”

不知何时,朱玉北的撼山锤已经将另外那只人豹身的阴魂兽砸成了五团阴气,撼山锤上冒出了五团紫色的火焰,在五团阴气中静静的燃烧。阴气的颜色越来越淡,看上去用不了多久,人豹身的阴魂兽,就会魂飞魄散。

“我没事。老朱不错啊!”

黑狼只是相当于金丹初期的修为,凤如山选择黑狼而不是人豹身的阴魂兽,自然有相当的把握。

他的失神刺,集全部神识于一击,如果凤如山和对手的元神相差不大,或者对手有所防备,失神刺的反噬,对凤如山的伤害不小,但凤如山神识灭生术前两层早就大成,又经过仙府的反哺,元神早就远一般的金丹修士,对上金丹初期的黑狼,优势明显。

“嘿嘿,是慕容师叔厉害!我这只是小手段。”

朱玉北的熔岩地心火,已经融入到撼山锤之中,现在看上去一分为五,实际上还是一朵熔岩地心火,不过分成五份罢了,确实难度不大。

“莺莺,拉过来吧!”

黑狼身上的青藤,乃是柳莺莺碧海潮生诀中的dǐng级法术大千丝罗,柳莺莺是水木灵根,太阴生少阳,大千丝罗木得水助,对付一个重伤的阴魂兽,当不在话下。

“嗯,给你!朱玉北,你的破火,就不能只烧一半!”

柳莺莺纤手一招,将昏迷不醒的黑狼扔给凤如山,顺手对朱玉北抱怨道。

“莺莺,这匹黑狼,你还是给撼山锤?”

朱玉北的溶岩火,虽然融入到撼山锤之中,毕竟离浑然一体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朱玉北现在还只能用溶岩火焚灭阴魂兽,想控制溶岩火,重伤而不杀死阴魂兽,尚需时日。

而小红用噬魂妖藤吸收精魂,必须是活着的阴魂兽,才有对他们有用的元神精华留下,对朱玉北如此“奢侈浪费”,柳莺莺很不满意。

有慕容雪菲的风雷刺为证,林飞凤、朱玉北和柳莺莺都放弃了用元神精华增强自己元神的打算,转而去提升自己的本命法宝。

他们都不知道直接吸收元神精华,会不会对自己的元神留下什么隐患,而增强本命法宝的灵性,即使最终无法培育出器灵,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们都对小红信心不足。

元神精华,和以前一样,一如既往的按人头分配,不过柳莺莺和凤如山一样,都选择了集中力量的策略,全部用来提升撼山锤的灵性,她自己的潮生剑,就只好先等上一等了。

凤如山的红月刀也不急于提升,他和慕容雪菲两人的“收获”,全部用在风雷刺之上。

林飞凤,当然是用在她的冰心剑之上。

“先给撼山锤吧!”

柳莺莺看着小红拿出的一个小小的光团,略带几分不舍的摇摇头。

“这也太慢了!小红,到底要多少阴魂兽才有用啊!”

朱玉北接过光团,左手一弹,撼山锤紫光一闪,一朵紫色的火焰浮现而出,将光团包在其间。

虽然撼山锤的提升,对他们帮助更大,但柳莺莺一片苦心,朱玉北自然明白,嘴上却不愿多説,半真半假的对着小红唠叨。

慕容雪菲懒得理会朱玉北和柳莺莺之间的家务,走过去捡起人豹身的阴魂兽留下的一根豹尾状的残骸。

这根豹尾,是阴魂兽一身精华所聚,用来炼制法宝,功用颇为奇妙,是击杀阴魂兽最重要的收获,慕容雪菲当然舍不得浪费。

“白痴!”

小红却懒得搭理朱玉北。

提升法宝的灵性,培育器灵,升级成灵宝,当然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成的。

……

“白痴!”

钱余恨看着白嘉得意的面孔,心中不屑的冷笑一声。

他筑基后期时,无意间遇上千云派的金丹长老白菁,白菁欣赏他的资质、心计,引荐其加入千云派,并收他为徒,尽心尽力的教导,对他如自己儿子一般。

事实上,白菁不知道什么原因,终身未嫁,她对白家的子弟并不喜欢,对钱余恨却是真心欣赏,确实是将钱余恨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对钱余恨尽心栽培,大力扶持,从不藏私,希望钱余恨能传承自己的衣钵。

千云派只是落日城附近的一个小门派,金丹后期的白菁实力强劲,为人极为护短,有她的倾心照拂,钱余恨在千云派的日子倒也算是不错,而钱余恨也不负所望,利用他在落日城建立的兄弟盟,完成了千云派私下里不少偷偷摸摸的任务,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也因此获得了一枚凝虚丹的奖励,并借此结丹成功。

不过世事难料,三十年前,白菁在一次争斗中被人打成重伤,最终不治身死,自从白菁死后,钱余恨在白家、在千云派的地位一落千丈,生活大不如前。

虽然没有什么説的出口的具体事例,但从一些小小不言的细枝末梢的小事之中,钱余恨能感觉得到白家对他的态度的不同,白家对此,也不怎么掩饰。

实际上,白家对钱余恨,和一般的金丹无异,只是不再如白菁在时,将他当成重diǎn培养的对象罢了。

而白菁生前对钱余恨的过度关爱,此时也显出了它的后遗症,以前对钱余恨热情有加,多有忍让的诸位“前辈”,自从白菁死后,他们钱余恨的态度,和白家一样,也冷淡了不少。

任何宗门,当然需要一些见不得光的力量,去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但对具体执行这些任务的人选,大部分修士,内心里并不待见,对这些活在黑暗中的“影子人物”,心里不愿招惹,宁愿采取敬而远之,避之惟恐不及的态度。钱余恨的兄弟盟,对他助力不小,但没有了白菁这棵大树,他的角色,也因为兄弟盟的关系,在千云派甚为尴尬。

“哼,你白嘉不过是生的比我好罢了,从小到大,就知道在千云派耍横,井底的蛤蟆,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对我伸手,不看在师傅的面子上,再来几个白嘉,我也让你有来无回,阴山,可不是千云派的白云峰。”

刚刚金丹中期的钱余恨,对这样的人情冷暖,心中有气,却也无可奈何。千云派虽然不起眼,也轮不到他一个毫无根基的金丹作威作福。

不过阴山不同于落日城,不同于白家的驻地白云峰,在阴山,出身和名声等等在外面至关重要的东西,在阴山都是浮云,只有个人的实力,才是活下去的最可依赖的保证,对白嘉一如既往的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钱余恨心中很是不屑。

当然,他不急,他有的是耐心,钱余恨相信,在阴山,最终活下来的,一定是最有耐心的人。

(回家了,感觉不错!紧赶慢赶,算是码出了一章,过年期间欠下的加更,慢慢都会补上,先来一张开开胃!)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