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苍雷的剑姬 第408章 要去玩近战

2018-11-09 18:11: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苍雷的剑姬 第408章 要去玩近战

普通枪械的攻击没有效果、艾蜜琳娜正在抱头卖萌、同时后面也没有退路的情况下,身为队伍指挥官的王轶平很便理所当然的想到了我,隔着一定距离向我大声招呼道:“怎么样周翼,你能干掉那家伙吗?”

即便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此刻绝对是满头黑线的囧样,但不管怎么样总不能在尝试某件事之前就先放弃,那样永远也不可能获得成功。而且虽然b身上的致命弱点多了些却也并非看不见,只要看见就能进行攻击,于是我便模棱两可地回答道:“我尽量吧,再说好像也没别的方法了。”

“我来掩护你。”身边紧跟着传来了露茵的声音,“那个魔法盾尽管不太结实可抵挡怪物的一次攻击应该没有问题。”

“谢谢。不过真要打倒怪物恐怕要花不少时间,一次估计不够呢。”我苦笑着叹了口气道,“在这里傻愣着也不是个事,总之先试着攻击看看吧。”

没准在打到这些弱点之后情况会发生变化也说不定?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努力在仍然持续着的剧烈震动中稳住了枪身,继而扣动了扳机。

子在b︾◇甲壳上擦出了一片小火花。

这不是废话吗,你们真当我能在这种好比地震的情况下举着狙击枪秀一出指哪儿打哪儿的精彩表演?光是在筛糠般抖动着的平台上站稳就已经让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又如何玩什么屏住呼吸静心瞄准?

怪物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攻击,毕竟前面还有那么多士兵在端着枪对它扫射,场面宏大壮观得整个就是一联邦科幻大片。另外这些大兵在吃亏后也学到了经验,分散着把怪物半包围了起来,这样它的攻击就没办法一次性威胁到很多人了。

尽管他们手中的步枪法对b造成多大的伤害。多是子卡在甲壳里面而已。

有位仁兄掏出手雷奋力扔到了怪物的脑袋上,不过很可惜这个小东西的近距离爆炸也没能破开对方的甲壳,只是让它的动作稍微停顿了片刻——顺便让另外一名被b盯上的大兵抓紧时间成功地逃出了生天。

真见鬼,这家伙的甲壳不拿去制作坦克的正面装甲简直都浪了!但现在并非感慨的时候,b的动作停下来后平台上的震动也消失了,必须充分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才行。

眼前这货就是一只长着螃蟹钳子的蜘蛛。也难怪艾蜜琳娜会感到害怕。不过b的腹部中间却生有一个看上去非常明显的壳,好像可以向外打开的样子,也许是当初贝洛克制作这家伙的时候不小心和螃蟹的腹部弄混了?

我在瞄准镜中看到的二十多个致命弱点就在这个奇妙的位置,在扣下扳机后本人也不禁对子击中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而好奇了起来。

不可否认b的甲壳相当厚实,哪怕腹部的也是一样;但对于血咒刻魂之击来说只要打对方向这些都和薄纸没什么区别,随便一捅就破。这次也不例外,子并没有被外部甲壳开,而是径直钻了进去,并引发了怪物相当激烈的反应。

它大声嘶鸣着缩回了身子。固定在四周墙壁上的六条腿也是胡乱踩了起来,轰隆隆的强烈震动顿时让众人一阵东倒西歪。

可为什么我感觉b看起来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怪物腹部的甲壳打开了,而我也随即忍不住地骂起了娘——原来在那里面藏着二十多枚的卵,我在狙击枪里看到弱点都是属于这些卵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每个生命都会有着致命弱点,而在弱点较多的时候我(至少目前)却法分辨它们各自是属于谁的。

换句话说,在我看来怀有身孕的人类女子拥有两个致命弱点,一个是她自己的。一个则是她腹中胎儿的。只不过如今在怪物身上碰到了同样的情况,实在很是语。

b在其中一个卵死亡后明显受到了刺激。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蠕动声将剩下的卵部排到了平台边缘,接着才合上了腹部的甲壳;这些一人多高的米色卵紧接着从内部绽放出了少许光芒,随后表面出现了大量的裂痕,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从里面钻出来了许多体型小上很多的幼虫。

眼看这些幼虫在拼命用螯钳夹着蛋壳蛋清大口狂吃,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忙不迭大声喊道:“不要发愣。把那些小虫子部干掉!等它们吃掉残渣开始生长就来不及了!”

何况在刚刚降生之后幼虫肯定需要大量的营养才能维持生长,而毫疑问人类作为怪物的口粮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像是问贝爷为什么要吃某个生物一样根本用不着解释。对方的母亲肯定也愿意帮助这些早产儿获取多的食物,为避到时候各种手忙脚乱这里还是先把幼虫干掉比较稳妥。

士兵们纷纷朝幼虫扔出了手雷,也确实炸死了几只;剩下的那些虽然被炸得歪歪倒倒。却未曾受到致命伤——倒不如说在吃掉失去主人的蛋壳以及同胞兄弟姐妹的身体后,它们变得加危险了。

不能分心,幼虫交给士兵对付就好,我必须找出b的致命弱点将其干掉。在没有了这些幼虫的干扰后,这回我总能找到了吧?

……事实是我没能找到。

产过卵的b明显处于暂时性的虚弱状态,我趁对付不动的机会仔细将它从头到尾寻了个遍,却愣是没有发现致命弱点。好在如今的本人总算有了一些成长,尽管没有能够看到但狙击枪却清楚地提示我弱点确实存在,那么能够想到的情况只有一个。

弱点隐藏在某个位置的甲壳之下,只有破开甲壳我才能看到进而展开攻击。

那么问题来了,我td究竟该怎么样才能破开对方的甲壳?那玩意估计连坦克主炮打上去都不会有反应的吧!

“周翼,周翼!”出乎意料的是后方传来了艾蜜琳娜略带颤抖的呼唤声,再加上我始终找不到怪物的致命弱点,便索性回过头看向了金发少女,“你过来,我有东西给你。”

“先说好除去情以外一律不收!”

艾蜜琳娜看上去甚是抓狂,咬牙切齿着就要站起身,当然在看见b(尽管对方还在原地歇着没动)后立马又缩了回去:“呜,不行!果然还是好害怕。总之现在就不要开玩笑了啦,我真有东西要给你。”

难不成这丫头在她的储物空间里藏了一台高达?知道金发少女不会缘故地打扰战斗,我便抓紧时间大步跑到了她的面前:“好吧,到底是什么?”

“那个怪物外面的甲壳其实并不是它身体的一部分,而是被强加上去的,就像是人在外面套了一件布偶装。”艾蜜琳娜吓得浑身都在发抖,但依然倔强地在脸上摆出了一副坚定的表情,“据我观察甲壳具有一定程度的疫法则的能力——你先不要管法则是什么——总之它对血咒刻魂之击产生了影响,让你找不到对方的弱点,对不对?”

我只能点头。

“果然。虽说是因果律武器,可瞄准镜使用的终究是法则,和因果律相比还是差了一些。”艾蜜琳娜说着随手从虚空中翻出了一把匕首,很短但却相当精致,刀刃表面闪烁着迷人的淡蓝色星光,宛如宇宙星空一般璀璨到令人咋舌,让我当场就看呆了眼,“不过疫法则的效果也仅仅只是在甲壳表面而已,不可能会有多深,所以你只要把这把匕首……回魂啦喂!”

狠狠一个激灵后,我满头大汗地抹着脑门惊魂不定地说道:“真是对不起,你刚刚说的什么?”

金发少女似乎对我的反应并不奇怪,捂着额头叹息了一会开口说道:“这把匕首的名字叫做星裂之锋,自带精神系迷幻效果,所以不要紧盯着看。另外,它还具有让被刺中者身形崩坏的空间法则,你可以试着把匕首插进怪物的甲壳内部看看能不能破坏掉对方的外皮,然后接下来便会轻松许多。”

“桥豆麻袋!”满头黑线的我忍不住抬手连连摆动着囧道,“你刚刚是不是用了许多不肯定的词语?也就是说你自己心里也没底的吧,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要我用一把匕首去和b玩近战!?怎么,在多次被调?戏之后你终于下定决心想要除掉我了吗?”

“除掉你还用得着这么大周章?直接把你从楼顶扔下去就行了。”艾蜜琳娜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总之在没有重火力的如今也能靠这把匕首来碰碰运气。如果可能的话我很想亲自动手,但奈对方是只蜘蛛……”

“行行行,知道你怕八脚怪,就别再咋呼了。”我泪流满面着从女孩手中接过了匕首,“如果我不去做那么对方迟早会把所有人都干掉的,所以你不用劝了。只不过,我真的可以和对方玩近战吗?”

“为什么不行?你不是才用了那瓶被塞西莉娅阿姨改造过的能够强化身体素质的药水吗?”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