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穿越1862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人间不平等

2018-11-09 18:10: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穿越1862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人间不平等

时间进入三月。坤甸码头上,一艘美国籍货船正在蚂蚁搬家一样,向岸上倾吐着货物。这种一千多吨的货轮是迈胜洋行置下的产业,这些年迈胜洋行的发展壮大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来坤甸之前,这艘货轮刚刚将一船的机械、设备运到台湾。刘暹在台湾准备设立一家水泥厂,一家小型兵工厂,一家现代化制糖厂,以及一批蒸汽机,这将用于基隆煤矿和樟脑等产业的现代化改造方面。

卸完了货物,这艘船来到了钦州湾,在连夜装载了一批货物后驶来了坤甸。

二百名自愿来坤甸打仗卖命的秦军士兵,以及又一批军火、军需物资,给送到了坤甸,送到了华军手里。

拉布镇和孟加影城之间的荷印军队至今还依旧顽抗着。库伊特一边派兵阻击华军的主力,另一边在向拉布镇发起猛攻。战争的局势并没有因为拉布镇的陷落变得毫无悬念。相反,在拼命下的荷印军猛攻之下,一切还皆有可能。

华军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一仗不管能否将库伊特部全部吃掉,荷印军的第二次征讨也是结束了。

梁路义在逐渐着义勇队,这些部队将成为兰芳新政府守备地方的主力军。他现在武器不缺,缺的是人。

兰芳几十万华人,愿意起来反抗荷兰人的青壮年,到现在已经是刮到底儿了。再想扩大军队数量,‘含’进意志不坚定的‘投降派’就是必须的了。

梁路义在韦昌俊领兵偷袭拉布镇之前,就与他有过商定。如果战局不顺。必要时刻就发布征兵令。强令各地方青壮参军入伍,这些人经过短时间突击训练后。就分散填进先前的各整团之中,或是充进义勇队。只要不全以这些人为兵源编练成建制部队。影响力还不至于立竿见影。

所以现在,这道兰芳历史上第一道征兵令,就张贴去了。

全兰芳领地范围内征兵五千人,只可多不可少。

吴华清这几天心情都有些紧张,自己刚刚适应了戴燕守备的位子,坤甸那儿就派下来了一项苦差事。

八百兵额,在戴燕哪里招的来啊!?

放在三十年前绝对可以。当年的戴燕王国,鼎盛时有华人愈十万。可是三十年前的一场大变乱,吴家的戴燕国王变成了甲必丹不说。当地的华人在荷兰人和土著的夹攻杀戮之下,或死或逃,最后十不存一。现在三十年的将养,整个戴燕的华人也不过两万余人。八百人,真的太多了。

当初罗芳伯在建立兰芳大总制的同时,婆罗洲上不仅有和顺公司跟兰芳你争我夺,几年后的一个人也在戴燕建立起了第一个婆罗洲华人世袭的王国——戴燕。

此人就是吴华清的曾祖父,吴元盛。广东嘉应州梅县人,跟罗芳伯一样。也是乾隆中期迁居到婆罗洲的。并且依靠自身能力很快就在当地创建了颇具影响力的聚胜公司,成为当地的华人首领。

罗芳伯刚来只是就是吴元盛手下的小弟,可是后来罗芳伯的威望渐渐超过了吴元盛,并取代了吴元盛的首领地位。成立了兰芳公司,吴元盛转而成为了罗芳伯的下属。乾隆四十二年,罗芳伯在婆罗洲建立了兰芳大总制。吴元盛被罗芳伯派驻到坤甸北部的戴燕地区。当时的戴燕王凶残暴虐,治下土人都极怨恨他。吴元盛借机杀死了戴燕王,被当地土人拥戴为戴燕国国王。

吴元盛病逝。其子年幼,由其妻袭位为女王。抵到其子吴德奎时代,整个戴燕国都甚是安稳的。华人土著相处很是融洽。但是到了吴华清的老爹吴广淮当政的时候,此人才敢泛缺,戴燕外部又有荷兰人的挑拨,国内土华矛盾骤然加剧,最后一场叛乱毁掉了吴家的大半基业。虽然最后吴家依旧掌控住了戴燕地区,但是戴燕本身已经变成了兰芳甲太的治下。吴家人头上的王冠也变成了荷兰人赐予的甲必丹。

时到梁路义、韦昌俊拨乱反正,吴华清第一时间对坤甸表示了臣服。转身一变成为了兰芳领地下的戴燕守备。

这里的经济相对富足。农田一年三熟,吃饱肚子是轻轻松松的。所以俗话说得好,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坤甸发布的征兵令上,给的军饷虽然很具诱惑力,可是对于环境富庶的戴燕来说,这股诱惑力还诱惑不来八百个新兵。

兼之,在此之前已经有一批不忘血仇的人已经投奔了坤甸,这兵源就已经被砍去了一大部分。而且当年的杀戮才过去三十多年,两代人都不到的时间,这里的华人以及那些被牢牢控制的土著,固然是不抗拒坤甸的统治,人们心底对于荷兰人的凶恶却还依旧有着无法消除的怯意……

反正诸多原因种种相加,吴华清这个戴燕守备是相当担忧任务的完成情况。

不得已,吴华清对于这个任务只能采取强硬分派方式,八百兵额按照治下各镇的人口浓度,按比例分配。

这下又把下面的人给愁坏了。任务完不成,不但他们自己要受处分,吴华清挨了尅也肯定不会忘了他们。

双月沟。

这里是戴燕最西面的一个华人聚集地,从这儿再往西就是土著的地盘了。可双月沟并不荒凉,这里有华人超过三千人,是戴燕的中心城镇之一。

作为此次戴燕新兵招募的主要地点之一,双月沟分到一百四十个名额。可本地的头人、副头人、尾哥等忙活了好一阵子了,也才招募了不到三十人。这些当官的头发都要愁白了。

“守土卫家,人人有责。”宣传语说的漂亮,比之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迈进了一步,也更有实际意义。可眼下时候却不能否认,吃喝不愁的戴燕华人的思想境界真远远没达到这个地步。

所以,一些黑暗也无恶避免的来到了。

董家堡,双月沟边上的小村落。土华杂居,华人为主。

三月初四,这本来只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可是因为村长,也就是兰芳体系里的尾哥董伯贵不平常的举动而使得整个村子都为之轰动。

路旁两侧看热闹的人群簇拥下,董伯贵领着自己的侄子董阿喜,还有村中的四个壮丁,拎着砍刀,拿着土枪,押着十个年轻汉子望着双月沟而去。这是个年轻汉子中间还有一个是五花大绑的。

“阿铭那孩子真是可惜了,能干也能吃苦,家里老爹生病欠下的债都还的差不多了,只要下劲再干上两年就能娶媳妇,成家生孩子。现在被送去了军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活着回来。董伯贵那老东西真不是个玩意啊……”

“可不是。仗着自己是尾哥,就欺负人家势单力薄的。阿铭这孩子要是有个长短,阿水哥一家可怎么活啊……”

“还不是阿水哥家困难,拿不出钱来……”

“呸!我看这老东西是看中了阿水哥家的那几垄地了。现在打仗可都是枪啊,炮啊的,不到跟前人就没了,阿铭这一去,万一回不来,那几垄田……”

“这家扑街的,没的好死呀……”

众人的议论纷纷却也挡不住董伯贵一行人的远去。董阿喜听了也是默不做声。虽然他们家跟董伯贵是一门子至亲,可是他们家对这个大哥大伯,真的是没啥好说的了。

董铭扭过头,最后望一眼身后的人群,母亲的身影终是没有出现。现在的她,还能起的床来吗?

“看什么看!”一杆子抽在董铭的脊背上,四人中最后的那个壮丁,董伯贵家下的佃户,当然是以主人的话为天命——看住了董铭。“快走——”

照那董伯贵的想法,董铭最好是刚入军就死翘翘,抚恤银下到手里,身为董家堡尾哥的他能刮一刮不说,董阿水久病之下再得噩耗,人也肯定熬不过。然后董铭的老娘若还活着,他就可直接把她送到双月沟的义社‘供养’起来,而后他家那几垄好田自然也就落入他手中了。可能吞不完,但至少能得个大半!

挨了一棍,董铭扭过头默不做声的忍受着,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反抗或是顶嘴叫骂,只能让自己受更大更多的苦罪而已。

自己日后还要报仇报复呢,现在必须忍受。

“当兵……”

人生只剩下了最后一条路可供自己选择,董铭虽然看不到这条路的尽头,也不知道走上这条路会遇到什么艰难险阻,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全部的希望都倾注进这条自己毫无知解的路上。

想到曾经看到的荷兰大兵的光彩,董铭眼睛中闪过一抹犀利的目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然后风风光光的回来,回来好好孝敬爹娘,再好好地问候一下狗日的董伯贵……

即便是光明的羽翼下也还有阴暗在生养。何况是现下的兰芳?不公平永远也是在所难免的。

刘暹就相信这一点,人世间的不平事,永远也不会消失。强调所谓的公平,本身就是懦夫的表现。

董铭的遭遇固然有些可怜,但是一点也不影响整体的大局。华军的势头仍旧在兰芳境内稳定和坚定的步步高蹬。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