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游戏

重生巅峰狂尊 第10章 鬼精灵林依云

2019-10-13

重生巅峰狂尊 第10章 鬼精灵林依云

三百万对现场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却能换回一条命!

“谢,不必了。我们是有条件的,记住!我先走了!”

面对众人的话,云泉脸上没有丝毫笑容,平平淡淡的说道。

而后,迈开步子,走向自己的别墅。

救人,不过是为了展现些许手段,为了解决眼前生存危机。三百万,至少可以换取固体丹的药材。

他们心中的想法,不过是必要时候请自己帮忙,那又何必浪费时间。

有了三百万,云泉立刻将炼丹提上日程,接连三天他都在收集十三味药材。

幸好杏林大药房许久没去,积攒了许多。

他准备了两份,接近二百八十万没了。

周末,云泉推掉陆雨菲继续学习针灸的请求,将别墅大门屋门全部锁住,安心炼制固体丹。

作为北域丹尊,区区固体丹闭着眼睛都能炼制成功。

但那是在修真界,各种药材灵性十足,四周灵气充裕,有古老炼丹炉。

现在呢,什么都没有,一切都靠摸索!

唯一值得庆幸的时,三天时间里,他大概掌握了高压锅,蒸锅和熬锅的温度,特性。

今天是第一次炼丹,用科技力量炼丹。

他说不上能不能成功!

繁琐的步骤,被他列在纸单上,需要一步步慢慢进行。

三个小时后

,高压锅内压力达到极限,气阀不断跳动,随时都可能飞起。

云泉双光炯炯,盯在上面,双手凝聚真气,随时准备出手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

“呲呲呲……”

一股股气流从气阀中飞出,飘散出浓浓的药香,蔓延到了窗户外面。

“叮咚,叮咚……”

就在关键时刻,大门外响起门铃声,有人来了。

云泉眼皮微微一挑,置若罔闻,双眼集中在高压锅上。

“呲!”

下一刻,高压锅中压力太大,将气阀冲出半尺高。

云泉右手如鬼影般略过,一把抓住气阀,放在一边。

这一刻,药香味道急速增大,整个房间内弥漫着无数水蒸气,即便有换气扇,也来不及排放。

云泉却根本不在意,注意力只集中在高压锅上,当看到气流减小,里面药味变成淡淡的甜香味时,立刻关火,起锅。

他能听到高压锅内,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好像有无数个小颗粒在蹦跳。

“成了!”

云泉脸上露出笑容,第一次炼制丹药就能有成品,非常意外。

真气运转,猛然输入高压锅上,所有声音消失。

打开之后,可以看到里面有三十颗圆润如珠的红色丹药,贴在锅底,滴溜溜乱转。

“三十粒?”

看到锅底的三十粒丹药,云泉微微有些错愕,比预料的少了二十粒,一小半的量。

“看来灵气不足,药材效果大打折扣,不过,有比没有强!”

云泉用准备好的玉盒,将三十粒全部装起来,又将厨房稍稍收拾之后,这才出门看是谁来了。

走出别墅,门前站着个人,全身包裹在黑色衣服中,只露出一双眼睛。

看到云泉出来,她双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双手抓在铁栏杆上,恨不得立刻冲进来。

“神医,你是神医吗?比想象中年轻啊!”

随着云泉走近,黑衣人兴奋的大喊,双脚在地上不断蹦跳。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云泉微微皱眉,沉声问道。声音,眼神,身高,他都不熟悉,想不出来是谁。

“是我,是我呀,那天晚上我被人诱惑自杀,是你救得我!”

听到声音,黑衣人摘下头上帽子,欢蹦乱跳起来。

声音略带沙哑,但眼神中都是兴奋。

“林依云,谁告诉你我救活你的?”云泉眉头皱得更紧了,明明与林天霸约好,不允许骚扰自己,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要不要打晕她,立刻送走?

“不是谁告诉的,是我看到的,我爸不让我过来。救人一命,岂能不当面道谢!快开门,我给你带礼物来了!”

林依云尽管看到了云泉皱眉,但她毫不在意,依然雀跃不已,只等云泉开门,好进去送礼。

“你爸已经给过我钱了,礼物我不能要!”

云泉本想直接拒绝,但又怕女孩的逆反心理,更加纠缠不清,打开大门说道。

神色一直平淡,甚至有些冷漠,就是要她知难而退。

“我林依云想送礼物,没人能够拒绝!你一定喜欢的!当当当当!”

林依云无视了云泉的神色,好像认识他数百年一般,从黑色衣服中掏出一套金针,递了过去。

“飞仙针?你从哪里弄来的?”

如果是其他东西,云泉可能不屑一顾,当面拒绝。

但是看到林依云拿出来的一套金针,内心不可抑制的动了。

飞仙针,即便是在修真界,也算是灵宝一级的宝物。在他手里,真正可以做到生死人,肉白骨!

它还能困锁三魂,镇杀邪物,是不可多得的趁手宝物。

“怎么样?喜欢吧?这可是我在爷爷的藏品中找来的!天下独一无二啊!”

林依云看他不动,一把将飞仙针放在云泉手里,蹦蹦跳跳向别墅内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再看看手里的飞仙针,云泉眉头紧紧皱起。

明明要与她分清界限,却偏偏拿出了灵宝,要他心思混乱。

拿出,给林天霸发消息,要他立刻接走林依云,还有一锅丹药没有炼制呢。

至于飞仙针,就是烫手的山芋,说什么都不能要,未来指不定会有多少麻烦。

说不准,背后就有林天霸在遥控。

“哇,好浓的药味,我从小就不喜欢吃药。我还是不进去了,礼物送到也行!”

问道刺鼻的药味,林依云索性转身,大喇喇的走到云泉身边,说道:“对了,本公主不喜欢收回送出去的礼物!你别推辞!再见啊!”

林依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剩下云泉拿着飞仙针,在风中凌乱。

“我想多了?应该不会!”

看着走出大门口依然向自己招手的林依云,再次套上黑色帽子,武装完美离开,喃喃说道。

再次锁好大门,走进房间内,给林天霸发送消息后,刚刚放好飞仙针,就响了。

“云泉,晚上能请您吃顿饭吗?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接通后,里面只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正是水扶柳。

第二次邀请,云泉决定去看看,要不然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烦不胜烦。

葫芦岛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韶关牛皮癣
周口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韶关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