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秋雨绵绵意绵绵

2019-05-16 18:52: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微售宝CEO访谈消灭代理微商才会真正被大
为人类鞠躬尽瘁后废旧家电去向何方
北京将成阿里互联网服务大本营

天色阴森得像黑黑的锅盖罩住了一般,但我的心里却敞亮得像万里晴空,高兴极了:学校六八班学生刘守仁受到了教育局的通报表彰,说他是全县留守儿童的优秀代表,父母在广东打工,他在校得才兼备,在家咬紧牙关承担起繁重的家务,自己洗衣做饭,伺候有病的爷爷等等,电视台还要跟踪报道哩。教办室已经发出了向刘守仁同学学习的倡议,作为学校的政教副校长,我这回要露脸了,简直是往我脸上贴金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仅此一项,上级期终考评,思想教育项目最少加十分,我校又稳居第一!我一边看着教育局的简报,一边哼哼起来:蓝蓝的天上飘彩云,飘彩云

蓝蓝的天空没见着,黑黑的天空倒下起了毛毛细雨。下午课外活动开始了,这是全天学校最难管理的时候,也是学校政教领导最忙乱的时候。人们常常戏说:学校的政教领导就是抓阶级斗争的,甚么思想动态、纪律卫生、校容校貌、教育活动,哪怕是鸡子尿湿柴草的小事都得管。最闹心的是安全教育,几千号毛孩子,追逐打闹、玩火放炮、爬高上低、磕磕碰碰,流血事件时有发生。恰好这一阵子政教处张主任送孩子上大学去了,我只好放下架子,亲临一线,忙得飞飞。我一边在校园转悠,一边乐滋滋地想:六八班刘守仁何许人也,这么典型的优秀学生我竟然不认识,也许不是我太官僚,是学校实在太大了。对,在校园巡查1圈儿,没什么阶级斗争新苗头需要处理的话,顺便去会会六八班的典型人物刘守仁。

学校正在弄基建,东北角堆满了钢筋、水泥、砖垛,更危险的是有一个大大的焚石灰坑,头几天一年级有个小女孩不小心一只脚滑进坑里,烧伤了脚,现在还在家养伤哩。虽然学校再三告诫,不准所有学生到建筑工地玩耍,但总有一些勇敢分子选准了这处世外乐园,冒险在这里捉迷藏、躲猫猫,学校加大了对他们的纪律扣分力度,仍然是屡禁不止。唉,几千人的学校啊,树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我不敢掉以轻心,来到建筑工地视察。这不,你看:怕啥有啥,恰恰就有个勇敢分子撞在枪口上,正在那里以身试法哩!

在两个砖垛之间的五米长短的空间里,一个男生正在捣鼓甚么,只见他摸摸这,看看那,然后又背抄着手,慢吞吞地迈着四方步子,他低着头一声不响地来回踱着,仿佛正在策划着如何帮助解放军叔叔攻占钓鱼岛的大事哩。而他身子的那一侧,就是曾烧伤一年级女同学一只脚的石灰坑。就他那大摇大摆、漫不经心的派头,如果脚下一滑,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又好气又好笑,怕出意外,不敢惊动他,蹑手蹑脚地来到他跟前,一手把他揪了过来。这小男孩根本没防着我这一招,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睁大了一双惊恐的黑眼珠子看着我。他个儿不高,头发稀疏,高额头、深眼窝,两颗黄黄的大板牙露了出来。我心里犯嘀咕:光看外貌就不是什么好瓷器!就像对待俘虏兵那样让他立正站好,劈头盖脸地开始审问:

不想要命了,你在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他低着头不看我。

嘿,还有抵触情绪哩,这还了得!以我多年与调皮学生打交道的经验,越是在这个时候,领导越是要冷静,这种孩子要是犯起倔、顶起牛来,你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照样会下不来台!我放缓了口气问:哪一班的?六八班的。一听说是六八班的,我马上想起了刘守仁,自然生成了教育资源和素材:

六八班的,好啊,想给先进班集体抹黑呀!你们班的刘守仁同学知道不?得才兼备,全县同学的榜样,马上就要上电视了!看看人全球每3人中就有1人超重或肥胖
家,比比自己,你就不能向他学习学习?

不料他打断我的谆谆教导,以不屑的口气说:其实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还了得,这小子简直是油盐不浸,软硬不吃啊!我心里是又窝火又无计可施,猛然间想起了我发明的对待违纪学生的接力顶替法,只好对他说鉴于你犯错误的性质,学校要进一步调查研究处理,固然也要看你改正错误的态度,现在你要先守在这里,看住这里,如果你逮住其他违纪的同学,再把你替换下来,记住没有?

他顺从地点点头。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他给摆平了,在给他安排好注意事项一二3之后,放心地离开了工地。我正准备找六八班的班主任,冷不防值日生报告说五年级几个孩子打架,已经揪到政教处,瞧瞧,真是摁倒葫芦浮起瓢啊!我连续处理了几宗大案要案,已折腾得焦头烂额。回到办公室,点燃一支烟,心情好了些,又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那样,心安理得地欣赏起教育局的简报来。课外活动结束了,要放学了,恰好这时雨也下大了。我走出办公室,校园里简直成了花的海洋,无数的红黄蓝绿各种花色的雨伞像朵朵盛开的鲜花,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绽放,壮观极了。我组织政教处的全部人马,协助门卫阻挡接学生的电动车、摩托车、各种型号的奢华小轿车进入校园,疏导学生离校,忙得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末了,我才想起我抓的从O2O到C2C,周末去哪儿4.0进入“共享时代”
俘虏还在校园东北角戳着呢,赶忙抽空向建筑工地走去。

嘿,你看,在校园的东北角,在黑黑的苍穹下,那个倒霉蛋还在砖垛旁像忠实的卫兵那样傻愣愣地站傻着呐!我心里一阵激动,暗暗赞赏自己发明的方法灵验。我怀着1颗恻隐之心走向前去,和蔼地问:你为什么还不回家?

那个男生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雨水,真诚的说:报告陈校长,我没有逮住其他同学。

我心里有点好笑,嘴里却说:可以了,今天下午你表现不错,叫什么名字?

刘守仁。

啊,你就是刘守仁!我失声地叫了起来,手中的雨伞也掉在地上,那、哪你刚才来工地干什么来了?

我刚才丈量了砖垛之间的距离,这不,我和同学还拉起了一道警示线。

这时候,我才发现在两座砖垛之间,拉起了一条绳子,中间系了一条鲜艳的红领巾,红领巾下还挂着一块纸牌牌,上面写着施工重地,请勿靠近几个童体字。

我一把拉过刘守仁,定定地望着他,难道这就是那个每天清晨五点起床,每天晚上10点睡觉的小男孩,这就是那个每天洗衣、做饭、熬药、刷碗的刘守仁?雨越下越大,我们两人在秋雨中默默地站着,对望着,我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我口中喃喃地说:刘守仁同学,做得好,好,现在你可以回家了。

不,三五班还没有放学,我绝不能让小弟弟、小妹妹们像我妹妹一样再次受伤!

我急不可待地问:你妹妹怎么了?

就是上星期掉石灰坑被烧伤的一年级小女孩。

啊,这、这,你,你们为何不给学校联系?到现在我才如梦方醒:学生在学校的石灰坑里烧伤了脚,遇着难缠的家长,那还了得!什么理疗费、护理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等等,准闹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可。我原来想这个小女孩家境富裕、家长明理,根本不在乎这一两2钱三,谁知道她竟然是刘守仁的妹妹!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子,不由自主地像刘守仁那样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声音有点哽咽地说:好了,刘守仁同学,现在同学们已全部放学了,走吧,到我办公室找身衣服换上再回家吧,不然会感冒的。

浙江天台一女协警挪用公款近250万元私用被判刑4年
刘守仁又用手抹了一把雨水,感激地说:谢谢陈校长,我已经习惯了,淋雨没事。我还得赶紧回去为妹妹熬药洗脚,还得给爷爷做饭喂药呢,陈校长,再见!

我望着凄风苦雨中孩子远去的背影,呆呆地站着不动,听凭绵绵的秋雨打在自己的头上身上,心中像打翻了的五味瓶。我这个长时间研究学生思想动态的老政教,究竟对一个十来岁孩子的内心世界了解多少呢?我根本想象不到那双小小的瘦削的肩膀,竟然能承受这么大的层层重压!我不住地用手拍打自己的脑袋:我这个政教校长竟是这么干的!没走到办公室,我的心里已经排定了明天最重要的日程:第一,在工地旁建起一条隔离带;第二,要赶在电视台采访之前,走访刘守仁的家庭,看望他的mm的伤情,然后学校研究出解决孩子家庭困难问题的方案。

秋雨绵绵,如丝如线。我像醉汉那样漫步在校园里,望着秋雨中挣扎摇摆的花花草草,心里默默地想:刘守仁哪,我的好孩子!你承当了多少本应是大人承担的,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你的爸爸妈妈了?今天晚上,当你洗好最后一只碗,做完最后一道题,插牢最后一道门,搂着你受伤的小妹妹进入梦乡后,你会呼唤你的妈妈吗?你会依偎你的爸爸吗?我祝你在梦中温馨、甜蜜、快乐!我希望我们的父母、学校、社会为天下的刘守仁们承担更多的。

痛风病人不能吃哪些
尿酸高怎么治
痛风吃什么食物最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