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游戏

大学之道正文第七十八章这样的相对

2019-03-13

(小说《大学之道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似泥男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学之道全集阅读正文第七十八章这样的相对,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林晓立刻后悔了,当韩冰握着他的手的时候。

自己怎能忍心再欺骗韩冰?

自己怎能忍心再让她为自己牵肠挂肚,担心受怕呢?

虽然,这是一个看起来善意而又有些调皮的欺骗。

但这不是在演电视剧。

林晓很想跟韩冰说自己已经恢复视力,说自己已能看清她的容颜,可是,可是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林晓虽然后悔,却依然扮演着睁眼瞎的角色。

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的经历,当第一秒没有勇气承认的时候,第二秒,第三秒时,接下来人总是倾向于维持现状。

林晓知道自己害怕的是什么?

他害怕面对韩冰!

是的,他曾设想过无数次与韩冰见面的情景,场景不同,时间不同,当时的心情也不同,但不管如何设置,林晓都没想过主动去找韩冰,也没想过韩冰会主动找他。

林晓唯一主动的一次却看到韩冰走向婚礼礼堂,那一次,他以为自己完全准备好了,准备了信心和勇气,可是被《婚礼进行曲》瞬间彻底击退。

那以后,林晓想过他们重逢的地点也许会在楚大校园,也许会在骄海繁华的街头,又也许会在横山那条宁静却又热闹的老街,时间也许是个清爽的黎明,也许是个倦鸟归巢的黄昏,总之,他们两个人不期而遇,简单的问候几句,然后,擦肩而过,心头再了无痕迹。

林晓也曾恨恨地想过:即使韩冰是有夫之妇,也要把她抢回来!

不错,按从前的脾气,林晓会这样不顾一切的,然而,很早林晓就认为自己失去了这种资格,因为十多年前那封绝情信太伤韩冰了,他是无颜见她。

林晓之所以下意识选择继续扮演睁眼瞎,实在是他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冲缓冲,他还没准备好,虽然当他投入那滚滚怒河的那刻起就他不打算准备了,但现在,纵入水中的勇气已经退却。

很快,林晓的惩罚来了,这多少像现时报,他分明看得到韩冰,却要假装看不见,这可真是难为他,几乎让他失控,让他发狂!尤其是看到韩冰那双明亮不搀杂半点杂质的眼睛时,林晓整个人都是颤着的。

这之前,林晓应对人事,完全可以把自己灵魂抽出,一边冷静的观察,一边仔细的应对,可是韩冰啊,他无法做到哪怕是保持片刻的理智,现在,韩冰的一呼一吸,她的一句话儿,都牵动着林晓全部的身心,让他如痴如醉,疑在梦中。

看着林晓一如当年呆头鹅般痴痴望着自己,韩冰心中不疑有它,只是填满了感恩和幸福,这个等候眼前男人十多年的女人,再见到他,那个他的时候,心情既激动却又安宁。

没有崩溃?!

漫长的岁月终是教会了自己学会克制。

韩冰满眼深情,轻声嗔道:“呆子,看什么看?你看得到吗?”

“哦,我看得到的。”林晓连忙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在韩冰脸庞追忆一般的摩挲。

一瞬间,林晓为自己这样无耻的举动而感到无地自容,但很快,这种感觉消逝得一干二净,他太想摸一摸韩冰的脸了,太想了!

每一次美梦的终结都是他在想伸手去摸韩冰的脸上时候,每当这个时候韩冰就会消失,消失……

然后,他林晓就会大喊着醒来。

虽然,虽然林晓醒来看到韩冰,无比真切,但他还是忍不住要伸手去触摸,去再确定、证实一番,命运啊,你可不能再开玩笑了!

在手指一碰到韩冰的脸的时候,林晓忘记一切,只是细细抚摩着,似要把这十多年来岁月在韩冰脸上留下的痕迹一一抚平。

是韩冰,一如当年,此刻,手指远比眼睛看得清楚。

“你没变,还是那么漂亮!”林晓喃喃道。

“老了……”韩冰轻声道,与其说是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不如说是思念。

“韩冰,再也不要离开我…好吗?”林晓的声音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你呢?”韩冰轻声反问道。

“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林晓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韩冰的反问是委婉的哀怨,是提醒自己曾经那么狠心地给她写那封信,林晓嘴唇不禁有些哆嗦地说道:“对不起,韩冰,我……”

“不要再说了!”韩冰用手轻轻掩住了林晓的嘴,说道:“我知道,我了解。”

一句“我知道,我了解”在两个人心里震荡,一时间默对无言。

韩冰其实很想和林晓好好追忆一下过去,问问他当初为什么就那么狠心?问问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可韩冰知道,一旦打开话匣子就会让两个人无法自己,他们俩眼下这劫后余生的身子骨实在无法再承载那么汹涌的情感冲击了。

韩冰想了一会,说道:“晓,你少说话,别激动,好好休息,我们都要快快好起来,我们有太多的话要说。”

林晓点点头,也知道此刻他们的身体和神经都太过脆弱了,这样更好,他只需要躺着就可以了。

林晓听话的闭上眼睛,感受着梦中人真实地在自己身旁,这感觉,不知有多好!

林晓感觉自己要睡了。他又想睡了,整个身体涌上一种因长期紧张后突然放松下来的倦意,他想睡,但有不敢睡,怕睡着醒来一切又改变。

林晓这睡意挣扎这是几分钟的时间,韩冰就悉悉索索的开始换衣服,昨夜的衣服要换下来的,昨夜自己累得实在没一丝力气了。

林晓像闻到了什么头本能地转过来,然后,眼睛睁开,林晓的心一下子快跳出胸膛。

韩冰看到林晓又睁开眼看着自己,她不在意,这可怜的人,眼睛看不到了。

对于林晓的眼睛,韩冰并不觉得悲伤和担忧,他们重逢的巨大欢喜,还有…还有昨夜…昨夜缠绵至死的痛苦和恼人的快感足以让抵消韩冰对未来的担忧,未来,还远着了,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在一起!爱情,让再充满远见的人也只会缓缓停留在现在。

林晓的眼睛是偶然睁开的,林晓想向一切神灵保证他不是故意的,真的!他只是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些好奇,然后,眼皮,眼皮只是那么不经意地一挑。

天啦!太美了!纯净如维纳斯女神,林晓的血开始沸腾。

韩冰这是要换衣服起来,她身体现在呈现一种极为健康的虚弱状,她饿了,肚子甚至十分不雅的唤起来,她知道等下林晓睡一会醒来也会很饿的,因此,她得起来去厨房用早饭,再给林晓热饭。

韩冰突然注意到林晓脸色不对,一片赤红,而且额头上还见汗,一时慌了,赶紧俯下身子用手抚林晓额头,试试热度,同时轻声问道:“晓,你怎么呢?”

韩冰来不及系上衣上面的两个搭扣,就这样俯下身来,衣襟半敞,这可是要了林晓的命。

林晓硬抗着说道:“没什么,我不要紧,出汗是好事。”

韩冰知道出汗不是坏事,虽然林晓脸红得奇怪,也就没深究。

韩冰穿上荼妈妈宽大黑色布衫,走出窝棚。

还不错,虽然脚底下有些浮的感觉,但开始有些力量感了。

天气也不错,没有风,温度刚刚好,满眼盛夏的绿色,让人看了欣喜。

韩冰走到厨房,还没靠近石锅灶就闻到一股沁人的香味,这是荼妈妈熬的药粥,这荼妈妈可真是山里的神医啊。

韩冰连忙盛上一碗,很快一碗被她吃了个干净,连着吃了三碗,韩冰感觉舒服许多,有了不少力气。

韩冰吃完后,开始舀水烧了,她想要擦一擦身子,洗澡则是不敢的。

水烧开了,韩冰想想还是先给林晓擦,他昨天太过用劲了。

一想到这个,韩冰突然不好意思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在昨晚就丢了,事前事后都没什么感觉,想来自己认为交给他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韩冰把半脸盆水搬到窝棚里费了好大力气,出了一头汗,但并不碍事,这是劳动后的汗水。

韩冰也不叫醒林晓,解开林晓衣裳,其实也没什么解开的。

韩冰把毛巾在温水中烫了烫,然后拧干,开始擦洗林晓的身子。

林晓睡着了,发出舒服的呓语,再没有比爱人的十指轻轻抚摩再惬意的了。

这时,远远传来黄狗欢快的叫声,韩冰心头一喜:荼妈妈快要回来了。

这些日来荼妈妈的饭菜足够勾起韩冰所有的馋虫了,韩冰心头开始期待中午的饭菜了。荼妈妈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韩冰脸忽然红了,昨晚惊天动地的,荼妈妈一定是知道了。

年轻人高血压有什么危害
宫颈炎怎样造成的
鼻塞流鼻涕上火怎么办
高血压病人不宜吃的食物
排卵期出血小腹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