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焚天剑帝正文第一卷第一千二百零五章胁迫灭

2019-01-14 10:27: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胁迫

秦冲悄悄尾随上去,只见从门口进到院中有三个人,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虎背熊腰,国字脸面颊略微消瘦,唇上是一缕细须。

这个人可认得,他就是天水城城主冀平!

他身后两个均是他的得力干将,城主突然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说……他们躲藏在霓筝的家中,也被发现了?

看到几人进了正堂,秦冲立即跟了上去,轻轻跃到房顶上去。

封顶上有通风口,他找了一个角度,大体能够看到屋内发生的情形。

霓筝微微一笑道:“冀兄深夜来找我,莫不是已经找到云党贼人的藏身之处了?”

其实霓筝见到来的人是城主,她比秦冲还要紧张,若是打起来,都不知道该去帮哪边了。

“云党在云郡已经根深蒂固,多亏了横大人重金收买的眼线,倒是搜了几个地方只差一步便能抓住了,他们只要还在城中,便插翅难飞!我今晚找你,是受了郡首之命,盘踞在云城的反贼不除,云郡的混乱便一日难消,所以这一次是倾云郡各城之兵马,一起朝着云城进攻,一锤定音!郡首已经有所布置,所以要各城的城主及统兵的旗锋将军悉数到场,参加军事会议,如是有紧急的事情抽不开身,也务必要派出重要的代表。”

冀平话音一顿说道:“现在天水城发生了这种事,我是没办法赶去了,所以你要代表我去一趟,我带来的这两位将军会随你同去。如今云党的暗杀行动极为猖獗,所以此事十分的机密,我只能私下来告知于你,就怕城主府中有云党的耳目。”我才想去做

“原来如此,有劳冀兄费心啦。”

“这次被我困在城中的反贼,来头定是不小,说什么我都得抓住他们!云党的杀手频频得手,而我们却毫无建树,这是在狠狠地打西都府军部的脸啊,我必须要为同僚们争一口气,将这伙人抓住,当众斩首以壮声威!”

霓筝清楚来意之后,顿觉轻松多了,陪笑道:“冀兄有勇有谋,必将这群反贼抓住绳之以法,既然你抽不开身,那我这个当副城主的自当去一趟了。”

“有劳了,你过去只是给咱们天水城撑撑场面,上面若有什么安排,随你去的李将军和陈将军自会记牢,回来禀报于我。这一次既然是一起出动,来一招泰山压顶,几城的兵马自然有主动有掩护,主次分明,若是郡首安排咱们打主力,那没话说,若是要咱们只是配合别人,你倒时可要多争取争取!”

“一定一定。”霓筝好心提醒道,“盘踞在云城的那伙人可凶悍的很,冲在前头的容易先死,死人可是捞不到任何功劳的。”

冀平哈哈一笑,“郡首跟我是好兄弟,我们都是为豪雄大人做事,他对于大人而言可比我作用更大一些,若是要死的话,自然是我先死,若是都抱着争功劳的想法,那有多少人都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霓筝从来没统领过兵马,尽管有也只是七八个人的小队,此时脸上不由得一红,暗自羞愧。

是不会予以重视的

“哈哈,你也不必羞愧,无面行者据我所知并没有一位是统军练兵之人,和打仗无关,不管是比剑术还是比别的,你都胜过我太多,这就叫做各有所长。”冀平说完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我就告辞啦,明日便动身吧。”

“不知地点是哪里?”

“哦,差点忘了说,就在驭兽山建立的大营之中,速去速回。”

霓筝点了点头,冀北带着两名手下匆匆离开了。

人刚一走,秦冲快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瞧出什么来了吗?怕我出卖你们啊。”霓筝对于被监视这件事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

但也没办法,谁让自己三番两次都败在人家手上,不听话那便是死的下场。

“你明日便要去郡首所在的大营了?”

“明知故问,你一直在偷听,怎么着没听清楚?要不要我刚才把对话再跟你重复一遍。

焚天剑帝正文第一卷第一千二百零五章胁迫灭

“不,我听得清清楚楚,太好了!”秦冲拳头在掌心里一砸。

“太好了?”霓筝一愣,“你脑袋抽了吧?这次军事会议一结束,各城的兵马调动起来,你在云城的那些人是厉害,可也架不住西都府的兵强马壮,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啦,好从哪里来?”

“我师姐和师妹十有八九被关在驭兽山的大营中,我一直在想怎么样能够混入进去不被察觉。如果再潜入的话,那可是闯龙潭虎穴,一个闪失便是要面对数千人的围攻,我就算再托大,也不敢说自己能活着离开。所以进大营的最好办法,便是伪装!这一次你代表天水城去,我扮作你在中都或者北都的一位同僚,随你同行!”

“你、你疯了吧?”霓筝嘴唇都在哆嗦着,“很容易露馅的啊!你总不能带着个面具去吧,我只是在天水城挂职,能够调动的人手都很有限,你刚才难道没有看到,冀平带着两位将军来吗?带谁去都是他指定好了的!”

两人接触多了,既然对方已知自己的身份,秦冲也不必带着个面具伪装,他摘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一粒果实,“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秦冲!我没工夫和你瞎胡闹!”

秦冲将果实吞入口中,双手在脸上抹了几下,很快他的容貌便彻底地变了。

正怒气冲冲的霓筝,一时间竟也看傻了,忍不住伸手在他的脸上摸了摸,不像是戴着人皮面具,皮肉很紧实。

“你这是……”

“这是我从木王寨弄到的好东西,叫做变脸花,我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开口说话。即便是太叔横站在我面前,也认不出我来,你的担心和顾虑是不是已经消除一半了呢?”

“你这幅丑样子能够持续多久?”

“不是很长,但足够我好好搜索一番了。”

“你说你是我的同僚,这瞒得过冀平吗?即便瞒得过,这么重要的事儿凭什么带着你一个外人去?”

“这就需要你来想办法了,你好好想想怎么来圆这个谎。”秦冲呵呵一笑。

“秦冲,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已经吃定我啦?”霓筝气的大叫。

“对,我就是吃定你了,我非去不可,你也必须得帮我这个忙。”

“你、你……”

“对了,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还得加一个,夜姬陪同我去,所以是一男一女两位同僚。”

霓筝握着剑柄,眼睛瞪着他,气的浑身发抖。

秦冲确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我若是不答应你呢?”

秦冲突然不笑了,“我师姐的安危大过一切,你若是不答应的话,我只能说,你一定会为拒绝我而后悔的。”

赤铁矿选矿设备
特色招商加盟报价
义乌快递电话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