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逆天夺运第一百三十九章战狼王四地

2019-01-13 17:27: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逆天夺运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战狼王 (四)

看到那散发着瘆人的寒气,朝着自己小腹抓来的狼爪,李逸尘脑海里面出现唯一的念头就是躲避,必须得拼命地躲闪。

脑海中闪过躲避狼爪的念头后,李逸尘在第一时间内就将其付诸于行动,完全不再顾忌左边身子给自己带来的痛楚,极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希望能够将狼爪给自己带来的伤害降到最低。

紧绷着双腿,急速地扭转自己的胯部所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让李逸尘原本就受伤的左腿伤势更加地严重了。左腿传来的剧烈疼痛,令到李逸尘倒吸了一口冷气。

紧绷着双腿跌跌撞撞地迈向前去,手中的长剑斜刺空气之中,整个腰部却拧得快成一个直角了,此时李逸尘的动作时说不出的怪异,道不明的别扭,但李逸尘却没有丝毫的感觉,甚至连身上的疼痛因为都暂时忘却了,双眼紧紧地盯着那移动的狼爪,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丝毫的松懈,因为他知道只要稍有不慎,一旦被狼爪近身后,迎接他的就将是开膛破肚。

眼睛盯着那冰狼王伸过来的狼爪,李逸尘的整个身躯随着狼爪的移动做着微调。

狼爪伸过来的速度很慢,给人的感觉是在慢慢地挪动,而此时李逸尘的胯部已经拧到了极致,整个腰部扭得快******一般,但他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还在尽力地扭动着,恨不得将腰都给扭断。

不停地扭动着身躯,但李逸尘却无奈地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地去躲闪,自己的腹部都被笼罩在那狼爪的攻击范围之内。

狼王的气机已经将李逸尘牢牢地锁定住,不管李逸尘的身形如何地扭动,这狼爪都紧随着他身形摆动的方向朝着他的腹部方向探来。

“拼了!”

看着不管自己如何地躲避都无法避过那逐渐靠近的狼爪,李逸尘暗叫一声,忽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

只见李逸尘忽然之间不再扭动身躯去躲闪那越来越靠近自己腹部的狼爪,挺直了身躯之后反倒是顺势快步冲向那冰狼王,仿佛就是自己将整个腹部直接送到那狼爪前面似得。

看到李逸尘那原本不断在扭动躲闪的身躯忽然不再晃动,反而是犹如自杀般地将整个身躯顺势冲向自己,由于一时之间也无法判断对方的意图,瞬间那银月冰狼王也愣住了,那抓向李逸尘的狼爪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停顿。

狼王的爪子虽然停顿在了空中,但李逸尘的脚步却没有收住,只见他直接一步跨了过去,将整个腹部送到了狼爪的面前。

锋利的狼爪没有受到任何阻隔就穿破了李逸尘身上所穿的衣物,碰触到他的肌肤。

腹部的肌肉虽然由于气运丹田的原因一块块鼓了起来,但小腹上那线条分明的八块腹肌也没有能够阻挡住狼爪的前进,让其轻易地就刺穿了李逸尘腹部的肌肤,进入到小腹上的肌肉中来。

逆天夺运第一百三十九章战狼王四地

在这个时候,只要这银月冰狼王稍稍再使一点劲,将狼爪再往前稍微那么一送,那李逸尘就算是不死的话一会也得要盘肠而战了。

或许是李逸尘这相当于自杀性的动作迷惑住了这冰狼王,当它的爪子已经刺破了李逸尘腹部的肌肤,只要稍微一用劲,将前爪再往前一送,整个爪子就能进入到李逸尘腹腔的时候,这银月冰狼王竟然傻傻地站在那里,眼睛里面充满了疑惑,伸出去得爪子也停在那里,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在狼爪刺破肌肤的那一瞬间,李逸尘感觉到腹部传来的一阵痛楚,紧接着整个腹部有了冰冷的感觉,然后是什么奋斗感觉不到了,似乎整个腹部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所有的痛觉都已经被银月冰狼王那冰冷的真气所封冻起来了。

也就在李逸尘感觉到腹部疼痛的同时,他是强行地停住了自己踉跄前进的步伐,勉强地稳住了自己的身躯。

停住脚步之后,李逸尘用那条没有受伤的右腿为支点猛地向右一个侧身,在侧身的同时右手顺势一带,变化招式,将那已经刺空的长剑横劈过来,劈向那冰狼王的腰腹之间。此时的李逸尘是完全没有去理睬那插在腹部的狼爪。

铜头、钢牙、铁爪、豆腐腰。

相对于身体的其他部位,银月冰狼的腰部可以说防守较为薄弱的地方。李逸尘这挥舞着风声的一剑如果真的砍中了这冰狼王的腰部纵不能把它劈成两半,也得将它砍出个生命垂危。

这一剑,完全就是李逸尘在以命搏命。最主要的就是看最终谁出手更快,谁出手更狠了。

这一刻,李逸尘是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眼中只有站立在自己身前的银月冰狼王,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将手中的长剑劈中这狼王。

由于那狼王的狼爪已经刺进了李逸尘的腹部,这时他猛地一下急停转身,锋利的狼爪就像是划过破布一般在他的腹部形成了几道长长的深可见肉的伤口。

鲜红的热血刚从伤口中冒出,便被银月冰狼王那寒冷的真气冻成了坚冰凝固在伤口周围。

从前爪上感觉到了李逸尘身躯的转动后,那冰狼王从迷茫中醒悟了过来,还没有等到它决定是要直接在李逸尘的小腹抓掉一块肉出来,还是继续朝前伸爪将爪子深入到对方腹腔的时候,忽然听到长剑快速移动所带起来的剑鸣声,瞬间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一股危险,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

顺着那给自己带来危险感觉的声音看过去,在看到距离越来越近的剑刃,银月冰狼王那绿幽幽的狼眼的瞳孔瞬间放大,浑身的毛发如刺猬般的根根竖立起来,条件反射般地倒地向右翻滚来躲闪李逸尘的剑锋。

此时的冰狼王首先想到的就是该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至于对李逸尘进行进一步的伤害则放在了一旁。

狼王四肢弓起,紧贴着腹部,在翻滚的时候整个身体绷直后死死地贴住地面,不敢露出丝毫的间隙,而且滚出好长一段距离之后才起身站立起来,生怕李逸尘的长剑砍中了它。

这一顿翻滚,狼王虽然很非常形象地表达了什么叫做狼狈不堪,但也毫发无损地躲过了李逸尘对它的腰斩,就只看到那剑尖是擦着狼王的身体划过,完全就没有给它造成任何的损伤。而且在冰狼王收爪躲闪的时候,本就已经抓住李逸尘腹部的前爪猛地一抽,直接就在他的小肚子那里抓了拳头大小的一块肉出来,使得李逸尘腹部可以说得上是伤上加伤。

本想着纵使拼掉自己的性命也要给狼王致命一击的李逸尘在拼命之后,看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而对手却是毫发无伤时,心不由得有点往下沉。

面对狼王的接连几次出手,不管是进攻方面还是在防守方面,李逸尘都觉得自己已经是竭尽全力,算得上是拼了老命,但结果却是,猛攻过后,对手身上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掉落,而严密的防守过后,则是自己的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

虽然说着冰狼王在躲闪李逸尘对其腰腹那一斩的时候,动作可以说是滑稽、狼狈,但李逸尘的心里很清楚,那只不过是狼王的一时轻敌所导致的。

如果说李逸尘面对普通的银月冰狼时候,实力上能够碾压对手,那现在对上这冰狼王,对方的实力也不是他所能够抗衡的。

站在狼王面前,就好比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去挑战一个孔武有力的成年人,纵然能够在对方轻敌的情况下逼得其一时的手忙脚乱,但只要对方真的认真起来,都不用使出全力,只要重视起来,施展个七八成的功力,那少年都不可能有获胜的机会。

看到狼王狼狈地从躲过了自己的长剑,未等招式用老,李逸尘便将左手紧紧地按住腹部那被狼王挖掉了一大块肉的部位。

虽然在腹部上没有感觉到那令人撕心裂肺的痛楚,但李逸尘的心里却丝毫不敢对其进行忽视。如果不是此刻那狼王就在不远的地方正虎视眈眈地紧盯着自己,如果不是周围还有不少的银月冰狼正在蠢蠢欲动则光明烛照,李逸尘还真想着赶紧处理、包扎一下这伤口。

透过李逸尘那被撕破的衣服,可以看到在他的小腹那里我们的生活为什么不可以?被狼爪抓出五条长长的伤口,这五条宛如直线般的伤口在李逸尘腰部的最左侧汇聚成一个拳头大的点。

在这个点上,深深地凹下去了一大块,原本长在那得皮肉都不见了踪影。只见到一块暗红色的冰块冻结在那里。

在早春晌午的阳光下,这冰块已经开始融化,不时有红色的血水滑过冰块的表面滴落下来。

李逸尘用眼瞄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腹部后抬起头,看到不远处已经站立起来的冰狼王望着自己,嘴角上流露出嘲讽的笑容,似乎在嘲笑着李逸尘的自不量力,自寻死路。

在狼王的身后,原本被李逸尘杀怕了的银月冰狼又三三两两地聚集了有十来头,在那低声地嚎叫着,准备追随着冰狼王再一次向李逸尘进行攻击。

侧头望向叶云那边,叶云等人已经被剩余的银月冰狼层层包围着,在那里不停地厮杀,不断地四处寻求突破。

仔细地看过去,叶云等人组成的阵型似乎要更加地紧凑,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很多,隐约中可以看到在队伍的中央多了几个伤员。

看情形,叶云等人也是自顾不暇,只能是短时间地牵制住剩下的狼群,至于进一步地对李逸尘进行帮助那也是有心无力。

看到这里,李逸尘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原本就已经有点下沉的心更是直往下落。(未完待续。)

北京龙牌石膏板价格
高档保暖内衣品牌
高尔夫球具品牌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