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凡子真神第四十六章欲谷玉女阵二

2018-11-15 18:33: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凡子真神 第四十六章 欲谷玉女阵(二)

原来,这红袍谷主名叫玉儿.方才经卓姑娘所唤,凌星男和萍兰这才知道.

萍兰公主听了玉儿谷主之言,轻哼了一声,説道:"哼,你们认为我堂堂公主之尊,会加入‘欲谷’吗?你们未免想得太天真了吧?"

"哈哈……天真?也许是吧……若不是有这位凌公子在五指手膜
,只怕眼下公主早已经成为我们坐上宾了吧?"玉儿谷主笑道.

萍兰公主也清楚,刚才若不是凌星男以‘佛屠珠’解毒,她此刻确实已经被这些人擒住了……説不得,他们还会用什么方法逼她就范?

而这些人,能个个心甘情愿地成为‘欲谷’的人,只怕是受了什么禁制也很难説.

萍兰公主想到这些,她不觉心头一紧,实在有些后怕.

"看来,你们早已经备好了二个陷阱.第一个陷阱便是想利用刚才丛林中的‘瘴毒阵’将我们毒倒……只是没有成功!于是,你们再现身以秦直为诱饵,引我们到谷中来……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局面……我説得没错吧?"这时,凌星男走上前来,对玉儿谷主説道.

"嘻嘻,小兄弟可是聪明得紧!不过,我也并未欺骗你们,秦直确实在我们这里啊……"

凌星男看了秦直一眼,説道:"秦兄,她们可曾让你服食过什么毒药?这才让你甘愿留此的."

秦直一惊,异道:"这……倒是不曾."

"哦,这般便好……"凌星男説道.

"凌兄弟,你何必为了我而与‘欲谷’为敌,你们如今已身陷谷中,若再有什么闪失,你让在下实在是……"

凌星男打断了秦直的话,説道:"算了,现今説这些也于事无补.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一切都由不得我们了……也罢,我倒要看看‘欲谷’奇阵有多厉害?"

凌星男望了望萍兰公主,向她diǎn了diǎn头.看得出来,他还是有几分自信的样子.

而此时,玉儿谷主已让刚才围攻上来的‘欲谷’中人散去……她又招过来一名美妇,附在耳边细细叮嘱了几句,这才让其离开……

随后,玉儿谷主笑呵呵地对凌星男和萍兰公主説道:"此处并非动手的地方,两位请跟我来,我们去一个好地方……刚才,我已让人前去准备了,只待阵式一成,两位便可破阵……"

凌星男与萍兰公主又向对方望了一眼,并未説话只是轻轻diǎn了diǎn头,跟在她们身后离开了花园.

欲谷,看起来并不大,但那只是一眼之下的表面之象.原来,这谷与谷相连,谷后还有谷……

凌星男跟在玉儿谷主和卓姑娘身后,来到了‘欲谷’后山的一处飞瀑绝涧前.

此处,奇石乱横,山泉急流,百丈绝壁下飞瀑汇聚成一深潭.潭中泉水清澈见底,腾腾的热气在水面上冉冉升起,这里正是难得的温泉胜境.

而且,此潭甚大,方圆十几二十丈.潭中更有一块天然的巨石平台恰恰缀在潭中央,巨石台平整,干净,有三四丈宽的样子.

这里,清风徐徐,水气腾腾,飞石流水相衬,美景尽收眼底.

大自然的奇妙,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啊!

凌星男到了这里,也不觉被此间景象所染.看来,这里果然是个好地方!

"两位,便是这里了……"玉儿谷主望着凌星男和萍兰公主説道.

"在这里比试?"萍兰公主异道.

"不错……"玉儿谷主回道.

"这里景色很好……一番打斗下来,未免有diǎn煞了风景吧?"凌星男説道.

卓姑娘闻言,却説道:"这里的确美景诱人,不过还没开始呢?"

凌星男看了她一眼,见卓姑娘面带轻笑,她原本冷清绝美的面容上隐约透露着一丝诡意.

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中,在提醒着凌星男.这一diǎn,凌星男也觉察到了.

"谷主,你那奇阵想必已准备好了吧?"

"当然……不过,还要先请凌公子下到那巨石台上去……"玉儿谷主玉指轻扬,指着那深潭中的巨石平台,説道.

凌星男看了看巨石台,其实他早便想到了,这山涧绝谷中方圆几十丈,也只有那里是个比试的去处了.

凌星男diǎn了diǎn头,默然应了一声.临走时,他又朝萍兰公主微笑示意,显然是让她不要担心之故……

阔步飞身,提气纵跃……

凌星男施展出绝dǐng轻功,踏diǎn着潭面水波,掠上了巨石台.

他施展的身法,干净利落,飘逸不凡.几乎便要到达了武修中轻身身法的‘凌空’之境.

凌星男身后的三个女人见了他施展的身法,都暗暗有了佩服之意.因为,一个人的轻身功法练至‘凌空’之境,没有数十载的深厚真力为根基,是断难练成的.

千百年来,寻常人修练轻身功法,只求飞檐走壁,腾挪移身分子筛厂家
,讲究轻灵,迅快为主.然而,修武练真的高强之士,却以追求‘凌空’‘御空’‘脱尘’为目的.

凌空者,凌空飞渡,借力飞行,移形换.[,!]位如闪电,穿波逐流似浮云.

御空者,御空虚行,驭气横渡,瞬息瞬变,意驱身来.

脱尘者,无影无形,无迹无痕,上天入海当作神人.

只是,这三般境界,实在太过艰难!便如景仙,邪君之辈,也难以穿越‘凌空’境界……且莫説后来人矣.

又説凌星男的轻身功法,自然还没有达到‘凌空’境界,旁人看到的只是徒具其形罢了.

凌星男站在巨石台上,山涧清风拂拭着他的脸膛,衣衫在飞瀑激涌下的气流中飘扬着.

他静静地,等待……

危机在他跃上巨石台的那一刻,终于到来.

一阵欢快的铃铛声,由欲谷主人玉儿的手腕上传出.这时,玉儿也以绝快的速度飞掠而来……那曼妙的身姿在其飞纵腾掠之际,迷散着诱人的狂想.

正在那时,凌星男的四周,深潭里碧波巨浪翻腾,一齐掀起了数米高的白浪水柱,共有七根水柱……

凌星男清晰地觉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水柱中竟然涌现出七位美女,她们个个长发披肩,身着薄薄的绿衫衣……如出水芙蓉一般单相电机价钱
,美艳动人.她们的绿衫衣显然已湿尽,薄衫通透,酥胸裸露,白晰的肌肤上连水渍也能清楚地看得见……

而此时,玉儿谷主亦与这七位美女分别位于八个方位……她们将凌星男团团围着!

原本这里的风景,已经够美了!

哪曾料到,这里的人间美色又接踵而至.

这等阵仗,不要説凌星男,便是萍兰公主见了,也觉心惊……

也许,女人见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毕竟,大家都是女人嘛!

然而,男人呢?正常的男人见了这般风景……大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在心底思量着:她们到底想怎么样?

而此时,凌星男只觉眼前,身后均亮起了八道白森森的寒光.

八柄寒光闪闪的软剑,竟然从那八名美人的腰上解下.

原来她们的腰带,便是剑.

软剑本身精巧轻灵,束于美人腰间是美丽的佩饰,握于手中竟成了杀人的利器……

诚然无疑,这便是‘欲谷’的玉女剑阵了!

凌星男立时戒备起来,虽然眼前的美色实在诱人至极,无奈生死关前,成败当头;诱惑始终掩饰不住汹涌而来的杀机……

玉儿谷主笑意连连,脸畔的微笑似乎能熔化冰川.任你是百炼成钢的硬汉,在她的一频一笑之下,也不由得心神荡然……

另外的七名美人,她们也都眼中传着柔情,眉梢挂着挑逗,嘴角透着妩媚,混身上下散乱着动人心魄的魅劲……

寻常人,可能面对一个这样的女人,便已经承受不了.而如今,凌星男面对的是一群这样的女人,他又能如何?

也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这些女人在旁人看来,还未动手.

但于凌星男而言,早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

欲谷,玉女‘媚功’.

曾经,他连听都没有听説过.

今天,他终于见识到了.

比武对决时,对修武的高手来説,讲究的是心神合一,神气如常,而达物我两忘,方能将一身真力功法运乎于玄妙之颠.

而此时,凌星男竟然无法做到这一diǎn……

他不想看这些妖艳的女人,但他做不到这一diǎn……因为,这写似柔弱的女人们往往能在不经意间,发挥出威力无比的致命一击……

折挡封退,倾力反击,凌星男在这八名女人的进击下,显得手忙脚乱起来.

众美人开始四处攻来,八方掠起.

她们,尤美的身姿下暗藏凶意,曼妙的腰身下隐伏杀机.

长剑飘空,寒光闪烁不定;飞身掠影,女人身上的幽香团团萦绕不散.

眼下的凌星男,正如一头迷途的野兽!他的眼中尽是飞越穿梭着的美人玉体,妖娆的形态,曼妙的身姿……

这一刻,他迷茫着的,不仅仅是眼睛,还有他的心.

他的思想在飞越,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代.想起了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玩伴熊云梅,那美丽清纯的容颜在他的眼前不停地浮现……仿佛还在朝他微笑,向他招手……

回忆是苦的,有时也是甜的.説不清,挥之不去.

朦胧间,他又看到了一抹血光飞溅,听见了一声声哭喊.

"是他,就是他……他是杀人凶手!捉住他……他是杀人凶手!他杀害了爷爷……"

那是女人的呼喊……她喊出来的是愤怒,留下来的却是伤害.

她竟然不相信他!还一口咬定,是他杀害了本门亲长……

这些年来,他对她的爱意,也在她喊出的那一声"他是杀人凶手……"之时,便消散了,半diǎn也没有留下.

从此在他心中,留下的是伤害和痛苦.

.[,!]他发誓要忘掉这个女人,不值得爱的女人!

而在这时,叫喊声停止了,熊云梅竟然露出了凶狠的面容,她咬牙切齿地,以最狠毒的一刀向凌星男的胸口劈来……

朦胧中,她击碎了他儿时的梦.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凌星男终于从茫然中,大吼了一声.

虚幻里过了头,始终要回到了现实中的.

//

""target="_blank">//"target="_blank">"//"target="_blank">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