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登天奇缘第十九节最后一回合战

2018-11-12 18:11:0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登天奇缘 第十九节 最后一回合战

徐子晨、邓功琴面对面地站在操场上。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之后,徐子晨即刻从口袋里拿出了三根针。

邓功琴双手着地,她的身上长出了许许多多猫的绒毛,手指甲快速地变长,后背长出了一条白色的尾巴,牙齿也变得锋利了很多。

龙琦惊呼道:“这是什么能力?”

萧晨说:“邓功琴和我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的校友。”闻言,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曾乃华问:“那你们读的哪个大学,哪个系,哪个专业呀?”

萧晨回答:“我读的是在樱花天籁大学细胞系的细胞再生专业,功琴读的是细胞系细胞融合专业。”

龙琦露出了羡慕的表情:“樱花天籁大学可是排名前10的大学。”

滕玉龙好奇地问道:“那为什么邓功琴身上的气会这么令人恶心呢?她是不是修炼了某种邪功呀?”

“她这个专业的人都这样,谁第一次感觉这类人的气,都会很不舒服。”萧晨一字一顿地说:“邓功琴的能力是可以与动物或者植物融合,因为她吸收了很多种生物,所以别人从她的体内能感觉出很多股不同的气,因此,别人就会觉得她的气很乱。”

众人恍然大悟。

徐子晨结了一个印,顿时,他手中的三根针就被瞬间移动到了邓功琴的身体周围。

邓功琴快速朝着自己的左手边一闪,便把攻击轻易地让过了,三根针先后掉在了地上。

滕玉龙失声道:“好快的速度。”

梁家恒也咋舌不已:“我用肉眼都看不清邓功琴的动作,看来她的身体里融合了很多速度比人类快的动物呢。”

邓功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到了对手跟前,她的右手狠狠地凌空一划。

徐子晨的脸上出现了五道长长的疤痕,很多的血从这里喷了出来:“呃……”

“没完呢。”邓功琴张开了大嘴,然后朝着徐子晨的头部咬去了。没有人怀疑,她绝对能把对方的脑袋嚼碎。

“你的动作的确很敏捷,不过,非常可惜,这场战斗你输定了。”说着,徐子晨的身体就诡异地消失了:“因为你的速度就算再快,那也没有瞬间移动快。”

邓功琴咬了个空,她在鼻孔里哼了一口气:“你躲得倒是挺快呀!”

徐子晨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对手身后,他的右腿向前一踹。

就在这时,邓功琴的身体诡异地消失了,接着,传来了她地冷笑声:“桀桀……你以为我光速度快吗?”

徐子晨踢了个空:“消失了?难道说……她也会瞬间移动?”

曾乃华笑了:“哈哈……邓功琴的能力还真好玩,一会手变成猫,一会又隐形了。”

突然,徐子晨的右脸被看不见的东西打了一拳:“哎呦,什么东西在打我?”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之后,就有些纳闷:“是我的错觉吗?”

“碰……”徐子晨的肚子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印:“啊……疼死我了!这下肯定不是错觉!”

“轰……轰……轰……轰……轰……轰……”徐子晨不停地被看不见的东西打,一会,他就血肉模糊了。

龙琦惊诧地说:“邓功琴一直在暗处攻击对方,而徐子晨因为看不见敌人的关系,而只能挨打,不能还手。”

萧晨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邓功琴用了变色龙的能力让自己隐形。”

徐子晨现在已经遍体鳞伤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我要怎么破解这个僵局呢?”

萧晨的声音如当头棒喝一般,在这个操场上不停地回荡着:“邓功琴的气那么有特点,你只要闭上眼睛,通过感觉气的方式,来获取她的位置就可以了。”

子晨豁然贯通:“对呀!对呀!谢谢你,萧晨。”

邓功琴讥讽道:“呵呵……你认为我是傻子吗?细胞融合这个能力的通病我会不知道吗?”

“不用再虚张声势了,没有用的,我已经感觉到你的位置了。”徐子晨瞬间移动到对手正上方的天空中,他的右腿向下一踹:“我敢确定,你就在这里。”

邓功琴显现出了身形,她四条腿着地,后背上长出了好几根锋利的刺。

“啊……”子晨的右腿被捅出血了。

“怎么样?我不是在虚张声势吧?”说完四条腿着地的邓功琴就猛地一起身,这一刻,站在她后背上的徐子晨就如同狂风中的落叶一般,向后倒飞了出去,最后跌在了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邓功琴后背上的刺逐渐消失了,然后,又隐形了。

萧晨其实早就已经把对战双方的弱点都看破了:“邓功琴用刺猬的能力让自己后背上长出了刺,这种防御方式倒是可以,但太容易被对方看出破绽了。”

黄离满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没错,看来她的弱点也很致命。”

萧晨反问:“这位朋友,你也看出来了吗?”

“是的,一开始就看出来了。”满月神秘兮兮地说。

龙琦没有听懂:“你们俩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呀?”

黄离摊了摊手:“呆会你就知道了。”

站在操场上的徐子晨也看出端倪来了:“哦,原来是这样呀!我明白了。”他跟上次一样,瞬间移动到了对手的上方,然后右腿用力向下一踹。

“同样的招数,不管用多少次都是没有效果的。”邓功琴显现出了身形,她四条腿着地,后背上又长出了刺:“我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徐子晨的右腿再次被捅出血了,不过,这一刻,他却在笑,而且笑得非常自然,自然的如高山流水一般。

梁家恒嘴巴张得老大:“这一幕场景我为什么如此熟悉呢?”

徐子晨强忍着激动与疼痛,他的右手快速抓住了邓功琴后背上的一根刺:“哈哈哈……刚才你对我说‘我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个笨的’,现在我就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真是蠢材中的蠢材呀!你也不仔细看一看,我这两次攻击才不一样呢。灵法、瞬间移动。”

“什……什么?”邓功琴被转移到了离地面一百米的高空中,然后就开始坠落了:“要赶紧使用老鹰的能力,让自己飞起来才行,如果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那就算是我,也会摔个半死的。”

在坠落的过程中,邓功琴后背上的刺逐渐地消失:“快点,再快一点呀!”

徐子晨大喊:“没有用的,在把你瞬间移动到天空中之前,我就已经计算好距离了。”

“砰……”邓功琴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这里出现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大坑。

徐子晨很有成就感:“果然是这样的,虽然你吸收了无数种动物,但你一次只能使用一种动物的能力。”

邓功琴连着吐出了好几口鲜血,虚弱地**道:“咳咳……你……你怎……怎么知道……道的?”

徐子晨激动地说:“战斗刚开始,你在使用猫的能力,那时,你的速度极快;自从你隐形之后,就再也没用爪子攻击我,而且速度也没有之前那么快了,这证明你隐形的时候,无法使用猫的能力,所以我猜测,你一次只能使用一种动物能力。”

邓功琴瞥了对方一眼:“你的洞察力还算厉害呀!”

徐子晨补充道:“我在攻击你的时候,你使用刺猬的能力防御,那时,你没有隐形,也没有拿爪子攻击我,这充分验证了我的猜测。”

邓功琴顺着徐子晨的话往下说:“所以你就认为,我使用刺猬能力的同时,无法使用飞行类动物的能力,是这样的吧?”

“没错,而且你从刺猬形态变换到其它形态,需要6秒钟左右的时间,6秒钟可以让你从多高的高度上掉下来,我也计算好了。”徐子晨得意地分析道。

邓功琴愕然:“高度你都计算好了?”

“是的,下落高度=2分之1乘以10,再乘以时间的平方(小g取10)。为了保险起见,时间我按5秒来算,这样计算出来的话,高度大概是125米,而我瞬间移动的极限距离是100米,所以不会有差错。”徐子晨说出了自己的战术。

“你把我的能力分析得太透彻了,但胜负主要靠的不是策略,而是实力,不要以为你知道了我的弱点就能打败我。”邓功琴使用蚯蚓的能力钻到了地底下,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洞。

黄离满月辩解道:“胜负主要靠的是实力,但战术也不可忽视,同样的招数,关键要看怎么用了。”

徐子晨骂道:“真TM的倒霉,邓功琴到底吸收了多少种动物呀?”

很多无色无味无臭的气体不易察觉的从地底下的洞里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身体麻痹了。”徐子晨倒在了地上。

浅墨宣布:“第七回合,胜利者,邓功琴。”

滕玉龙有些失望:“子晨输了吗?”

“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呀!”曾乃华十指交叉,枕在自己的后脑勺上:“levelD考试快要结束了呢。”

邓功琴离开了操场,徐子晨被医疗人员抬走了。

浅墨对着话筒讲:“levelD考试第三阶段的考生一共有15人,15是单数,所以有一个人还要再战一场,郭文鹏,还没有战斗过,下面将随机选出一位考生与他对战。”接着,屏幕就开始随机选人了。

八翼沸龙兽认为规则不合理:“这样不公平,我记得前几年levelD考试的最后一阶段,如果人数是单数的话,都会让考生们休息一会,然后,从已经战斗过的考生里,随机抽出一个,与没有战斗过的人再打一场,而今年怎么这些考生才刚战斗完,直接……”

萧晨同意八翼沸龙兽的观点:“是呀!今年levelD考试的制度不太合理了,现在咱们都才刚战斗完,气都已经消耗一部分了,如果让咱们再战斗一场的话,是有点不公平。”

黄离满月分析着:“这显然是冲着我来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最后一场会是我跟郭文鹏对上。”

过了一会,屏幕停下来了,果然不出所料,上面显示的名字是黄离满月。

“该怎么说呀?是不幸呢,还是幸运呢?幸运的是,我可以亲手了断这个狼心狗肺的郭文鹏了,不幸的是,那个无敌的术我要怎么破解,难道要再装死一次?”黄离此刻十分冷静。

曾乃华笑嘻嘻地说:“满月,加油呀!”

郭文鹏走到了操场上,森然道:“真是冤家路窄,记得在levelD第一阶段考试结束的时候,我跟你打过一场,当时你被我修理的很惨,这一次你会更惨的。”

黄离满月也走了下去,慢条斯理地道:“我们之间也应该做个了断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