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乾坤召唤第五百三十二章混战下

2018-11-08 17:10: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乾坤召唤 第五百三十二章 混战(下)

“真是让人感动的一幕!”

缓缓撤回平伸而出的两只手掌,彼此插于衣袖之内,望着一招之下那两位重创的年轻人连后反抗的勇气也彻底失去,恒丘故装感叹一句,道:“早知现在,刚才就该听老夫的话,乖乖的别反抗,哪里会让你们吃苦头?”

説着,恒丘摇了摇头走前两步,道:“女娃娃,没想到人长的这么漂亮,心肠竟如此歹毒?怎么,就凭你这么diǎn实力,还想偷袭老夫?”

话罢,恒丘眸中顿时腾现一缕杀意,猛然探出手掌,隔空朝梦雨柔的脖颈一爪,随着那手掌的微微上提,后者脸色乌青的伸出双手按在脖子上,双腿乱蹬间,身躯缓缓悬浮而起,而其紧握的手掌也似是因为一股形的力量而不得不张开,掌内那枚神魂丸顿时化为一抹流光窜射到恒丘的手里

“老子要的人是张浩,至于你,随时都可以消失!”挥手一道力劲将那枚神魂丸捏爆,望着在自己掌控下剧烈挣挣扎的梦雨柔,恒丘冷冷道。

“你敢!”

听出这话语中浓浓的杀意,眼看对方手掌渐渐握紧之间,梦雨柔瞳孔渐渐泛起白色,张浩左臂剧烈颤抖间,伸出手掌艰难的拿起掉落在旁边的玄冰真剑,然后对准自己的喉咙,厉声道:“放开她!若不然你将会得到一具毫利用价值的尸体!”

闻言,恒丘眼中寒芒乍现,与张浩对视着,半晌后,他冷笑道:“看不出你这xiǎo子还是个情种!老夫説一遍,放下长剑,我便饶这xiǎo妮子一命,若不然你得到的将会是一具尸体和那个白发少女泯灭成虚的下场!”

神魂大阵和幻丹尽皆被封,加上右臂和左腿的骨折,张浩清楚。此时此刻他连起码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望着恒丘一副吃定自己的神色,终他情知自己输不起,不得不缓缓移开了抵在喉间的剑尖。

“嘭”

见状,恒丘表面上动于衷,心里却委实松出一口气,旋即他控制梦雨柔的手掌轻微旋转数圈。随着这一举动,一股虚幻的神魂光团将后者的脑袋裹住,骤然回缩间直接窜入其脑域世界内,然后挥手一摆,梦雨柔的身躯便重重砸在旁边的岩壁上。几乎同一时间。恒丘一个闪身来到张浩面前。挥手抓住对方的脑袋。阴狠道:“看来单单封住脑域和幻丹世界,还不足让你彻底老实下来!”

话音落下,恒丘双眸顷刻荡起一阵雄浑的神魂波动,密密麻麻的神魂丝线涌动间。缕缕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张神魂,开始朝张浩的体内渗去。伴随这些神魂的渗入,后者顿时发现,身体内部的经脉速被一层淡淡的神魂波纹笼罩,不过十数个呼吸时间,使得他连动一下手指头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千封魂可曾听説过?”待仔细的将张浩浑身经脉彻底封住,恒丘脸色得意的冷哼一声,一把丢开张浩的脑袋。任凭其倒在地面上,而后视线转移,望着一侧目光狠厉看向自己的梦雨柔,眼神惊异的道:“单单一脉水系神魂,你的脑域内竟存在两尊幻兽空间?怎么回事?”

看到口中不断有鲜血渗出的梦雨柔一言不吭。只是怒目瞪着自己,恒丘也不在意,挥手祭出一股力劲将张浩的身躯裹住,走了过去,道:“看来跟在这xiǎo子的人当真没有一个正常货色,那便留下你,回去慢慢研究吧!”

“嗖”

説着,恒丘大手一挥,直接抓住梦雨柔的肩膀,然后不再浪时间,心神微动间,通过神魂丸将信息传达给正在与金大钟激战的两位黑袍人,旋即纵步一跃,朝来时的风暴漩涡闪掠而去。

“轰”

然而,就在距离风暴漩涡不足三丈的距离时,当头猛然压下的一股狂猛力道使得恒丘脸色一变,本来前冲的势头随着脚步重重在地面上一踏,身形朝后方疾射而出。

拉开十数丈距离稳住脚步,望着面前猛然落下的一枚直径约一丈长的巨大铁球,恒丘眼神阴沉,咬牙切齿的道:“链铁大风锤!”

“程家老儿,既然来了,就别鬼鬼祟祟的偷袭!现身吧!”认出那枚流星锤之后,恒丘目光转向面前山崖上空的浓浓雾霾内,冷喝出口。

“嗖嗖嗖”

话音落下,四道身影破雾而出,当首的程霸石目光一扫,看到脚下老者的容貌后,他眉头一挑,显然有些意外。而后掌内紧握的铁链缓缓回缩,地上的流星锤随之缩xiǎo着身躯,被拉回空中,程霸石奇异道:“老夫还在纳闷,正源dal上可堪媲美水腾龙的魂师不过就那么几人,却没想到会是你!”

一言落下,感受到前方不断传出的凶悍战斗气息波动,程霸石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道:“没想到此次竟隐匿着两位高手!”

“老东西,现在你们应该是在我们沿途设下的弯路里兜圈子,倒是很让人好奇,你们如何能这么的赶回来!”説实话,猛然看到程霸石一行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恒丘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哼!既然老夫清楚你身边还有未知高手存在,也同样明白你们断然不会轻易相信我等离去。所以,从一开始我们便直接绕了一圈进入赤雷深渊。要知道,这么多年的合作,邪师家族的人倒还认得几个。于是,我便请到几位故交帮忙。沿途来,一直追踪着金大钟的气息,而让那些帮忙的邪师在他们周边徘徊,并依靠邪气将我们几人的气息掩盖起来。随着赶路,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换上其他的邪师,如此一来,便是心思谨慎的金大钟在感应到不同的邪气后,也不会怀疑有任何异常。至于你们设下的圈套,老夫可是一个都没遇见!”

“传言程霸石比程世尘为阴险难缠,此次见识,果然不假!”

“永毅,你按原路离开!在咱们进入赤雷深渊的那座山涧处等着。老夫拦住恒丘,元少和元松伺机将张浩和那丫头抢过来。一旦成功,便立马离开与永毅汇合!”

情知张宏宇正在与邪师交手,此时当发现恒丘身边竟有着两位绝世高手在场。程霸石为怕程永毅出现意外,一声交代之后,也不再耽误时间,力劲自体内呼啸涌出,汇于手中巨锤内,而后一个闪身冲出,流星锤随着掌内铁链的疯狂摆动,顿时轰砸出十数道凶猛匹的庞大锤影,将恒丘周边的空间尽皆封锁。

见状,一旁的程元少和程元松两人顷刻完成变身。各自抽出一把长刀和宽韧重剑。紧跟着程霸石的身形疾冲而出。长刀怒劈和重剑挥斩间,呈现三角趋势,围攻而去。

望着空中一霎倾洒而来的连续攻击,恒丘脸色顿时一变。如程霸石这种存世千余年的神师高手。单独交手的话,即便他不惧,也要慎重对待,退一步讲,纵使面对程元少和程元松两人的联手,他也同样不能大意,毕竟达到神师这个阶层,法则之力已经可以波及伤害脑域世界,一个不慎。就会使得神魂大阵被创。此时,面对三人的狂猛攻势,他心神微动之间,以神魂丸联系水荣和水伯化的同时,也是挥手一甩。暂时将张浩和梦雨柔甩向旁边山崖一侧。

“龙魂天啸!”

下一刻,恒丘脑域内的神魂力如浪涛般汹涌滚出,竟是直接在其身后形成了一尊庞大的神魂黑洞漩涡,而后他一道爆喝出口,神魂漩涡内一阵风起云涌,股股神魂力剧烈翻滚,自漩涡中央形成一张尖牙神魂巨口。

“吼!”

巨口成型刹那,恒丘仰天一道爆喝,与此同时,神魂巨口猛然畸形般的撕裂,怒啸而出,喷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神魂涟漪,层层叠叠的朝空中弥漫而去。

望着那瞬间爆发的龙争虎斗,连同张浩一起砸在山壁上的梦雨柔还未来得及回神,紧跟而来的一声神魂巨啸便自灵魂深处炸响,让她顿时感觉脑域世界传来一股近乎要崩塌的震动,脸色扭曲的伸出手掌捂住耳朵。

“浩浩哥哥。”

下一刻,望着张浩同样受到这神魂冲击的波及,七窍中不断涌出鲜血,整张脸庞都因为痛苦而皱成了一团,梦雨柔狠狠咬牙,伸出双手将对方抱住,趁着空中三人神贯注抵挡那凶悍魂技的机会,她贴着山壁掠起,直接窜入了山壁旁边一处黑黝黝的狭隘洞穴。

“嘭嘭嘭”

神魂冲击波分为三股,狠狠朝空中三人拍打而去。纵使恒丘心里清楚,只要拖上一时半会便有援手到达。不过,虽然第一时间释放出他所掌握的强魂技,可面对三位神师高手,仍显得有些单薄。空中三人手中武器挥动,磅礴的力劲倾洒之下,几乎数个呼吸间,便各自凝聚攻击将眼前的神魂冲击波彻底轰碎。

“哼”

魂技被破,恒丘忍不住闷哼一声,背后的神魂漩涡顷刻崩塌,他的身影激射后退,脚步倒滑间,在坚硬的石面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隐约可见,其嘴角也在此时渗出了一缕血渍。

“嘭”

脚掌后踏间,所落之处,石面顿时被踏出一处深坑,崩飞数碎石。勉强站稳身形,恒丘强忍下一股涌向喉咙的热流,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没想到,眼前三人联手夹攻不説,一上来面对自己的神魂攻击,竟毫不犹豫的直接用出了各自的技能,由此也能看出,对方对张浩同样抱着势在必得之心。

“老祖,人不见了!”

破开恒丘的神魂攻击,程霸石脸色凶狠,甩着手中的流星锤,本欲要趁势追击,缠住前者,给程元少和程元松制造逃跑的机会,但紧跟身后传来的一道声音使他的身影立马凝滞。

“还不赶紧去找!”

稍稍扭头,瞥见刚刚还依着山壁的两道身影此时突兀消失不见,程霸石怒声一句。然而下一刻,前方两道惊人的气息转瞬便至,他脸色一变,身影爆退的同时,招呼道:“先撤再説!”

“嗖嗖”

两道黑色人影破空而来,远远望着程霸石三人朝山崖上空浓雾冲出的举动,其中一道黑影丝毫没有停歇,便紧跟而去,另外一道黑影则一闪来到恒丘身边,道:“张浩人呢?”

“趁着刚才混战,我暇顾及其他时,逃走了!”

一言落下,感受到黑袍人身上顷刻腾现的怒意,恒丘连忙接口道:“我被程霸石三人围攻,纵使力以对,也根本挡不住他们的攻势,甚至还被受了伤。不过,大人请放心,我已经用神魂封印将张浩的整个躯体封住,同时也封住了跟在他身边那位女孩的脑域世界。只要在千丈距离之内,我便能清晰感应到留在他们身上的神魂气息,加上两人之前便被重创,肯定逃不远!”

“老夫前去截杀程霸石几人,你负责将张浩擒回!记住,若是空手而归,自挖双眼来见!”冷声一言,黑袍人不再耽误时间,纵身一跃,朝空中的浓雾窜去。

见状,恒丘脸色阴晴不定,稍稍感应半晌,却因为刚刚释放魂技的缘故,这片天地到处都存在着紊乱的神魂气息,根本发现不了任何可循的痕迹。当即他目带凶光的瞪了一眼张浩和梦雨柔刚才所在的山壁位置,然后脚步在地面上一踏,朝着山崖右侧通往赤雷深渊外界戈壁滩的方向冲去,只是留下一道狠毒的声音兀自回荡在这片怪石林立的山涧之内。

“xiǎo贱人,待一会儿将你寻到,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p:今天大雨,街道滑,摔了一跤!哎,所幸双腿并拢。以前总説蛋疼蛋疼,以为是个动词,现在才知道,必须是个形容词。此词甚好,贴近生活,形容之贴切,不经历法产生共鸣!抒情描写一下,滑了,倒了,震了,疼了,蛋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