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

破天 81.第八十一章 又见“临江仙”

2019-10-12

破天 81.第八十一章 又见“临江仙”

见丹轩眉宇间明显的失望之色,林清拍了拍丹轩的肩膀,缓缓的道:“铭文之道,讲究的是观笔险走,运气心悟……”

话音微顿,林清从丹轩手中缓缓拿过铭文笔,然后又讲解道:“但究其根源,却还在一个‘悟’字上!你天资聪颖,又写得一手好字,铭文一道对于你来说应该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难……”

说话间,林清将铭文笔缓缓的拖入铭文液之中,然后接着道:“然而,悟与不悟本就是一件难以捉摸的事情,是急不来的……”

话音刚落,林清从铭文液中提起笔杆,深红色的玄气渐渐游走在了笔毫之上,林清将腕落笔,笔下生烟,林清好像是书道圣手一般拖墨顿腕,一个个形色大小各不相依的篆文跃然于竹牌之上……

丹轩眯起眸子,皱眉感受着林清的落笔、走笔、提笔,只觉得林清的笔法好似富有旋律一般,是循着某种和谐的节奏在拖笔,笔毫游走间竟是有种恣意徜徉,却又方圆约束之感。丹轩始终想不明白,本来完全背道而驰的两个词为什么会出现在一种笔法之上……

然而,这种答案丹轩知道谁都不能帮助自己解答,就算林清可以解答,想必丹轩也根本无法理解,因为这其中的关键因素就是铭文一道的最最精髓所在,那就是“悟”!

泄气似的摇了摇头,丹轩颓然的将铭文笔置于笔架上,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之后,然后便来到玄火台旁边开始练习炼器材料的提纯和融合。

林清见丹轩似乎完全没有了方才的颓然,仍旧一脸兴致的练起了材料提纯融合,唇角的白色胡须也随着嘴角的咧起而上扬,浑浊的老眼中也是掩不住的赞赏和欣慰……

……

“少爷,明天你要和上官玉比武?”雅香阁二楼角落里,小丫头怜儿一脸吃惊的看着丹轩问道。

丹轩停止手中的扒饭动作,抬眼吃惊的看着对面愤懑的小丫头,惊奇道:“这是谁说的?”

见丹轩如此表情,小丫头将碗筷拨到一边,然后柳眉一横,娇蛮的道:“还说呢,现在满大街都在传你要和上官玉在国子学院比武的事了,他们都说谁输了就要输给赢的一方一百万两银子呢?少爷,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丹轩放下碗筷,快速地拿起手边的酒杯喝了一大口,然后剧烈的咳嗽两声之后,才缓缓的道:“是……是真的……”

“少爷!!你真答应和他比武啊!!我们输了怎么办……再说……再说……”怜儿前半句的声音激愤高亢,然而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却好像突然觉得不太妥一般,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丹轩在心里想着到底是谁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想来想去,倒还是觉得上官玉的可能性最大,看来这个雅族的天才少年是想让自己在整个晏阳城面前一败涂地啊!

心里如此想着,丹轩嘴上却说道:“再说?再说什么?”

怜儿扭扭捏捏,百般犹豫之后,才怯怯的道:“再说……再说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听到怜儿的话,丹轩秀美倒竖,愤然道:“死丫头,你到底是哪一伙的!谁说你少爷我一定会输的!

?”

……

吃完午饭,丹轩领着小丫环怜儿朝药府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教育怜儿道:“死丫头,以后要对少爷我要有点信心,别总是怀疑少爷我的决定,知道了吗?”

“知道了……少爷……”怜儿撅着嘴,耷拉个脑袋跟在丹轩身边,颇有些有气无力的道。

……

第二日清晨,国子学院的练武场上早已经是人满为患,当然这些围观的人之中大多数还是国子学院的学生和老师。

国子学院是奥克帝国人才的摇篮,帝国的许多高官将侯均是国子学院的毕业生。然而,相比于入学来说,国子学院的毕业难度却是要难许多。丹轩也曾经是国子学院的学生,当然也仅仅是曾经,由于丹轩过分叨扰一位叫做凌瑶的女学员,所以不幸被开除了……

这件不堪回首的往事是所有国子学院的学生都知道的,原因就是在国子学院的历史中,开除学院学生的事情本来就不多见,而且丹轩还是因为这样一个尴尬的理由被开除的。所以在国子学院中,丹轩的事迹几乎就是人尽皆知的趣闻,茶余饭后,很多人至今仍然津津乐道,乐此不疲……

不远处的木楼之上,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微微转动着脑袋,缓缓地巡视着练武场上围观的人群,缓缓地摇了摇头,然后走到木栏旁边缓缓的坐了下来,对着周围的几个人哑声道:“这一次又是谁和谁比武?”

听到老者如此一问,众人均是含笑,唯有一身宽松讲师服的中年人面漏尴尬之色,悠悠的道:“是犬子上官玉与丹家丹轩的比武……”

“丹轩?”老者眉毛一挑,颇有些意外,眉头渐进,老者疑惑道:“不是说这个丹轩是一个修炼废物吗?又如何与你这个天才儿子比试武道?就算是勉强胜了,似乎也有些胜之有愧吧……”老者声音沙哑,言语之间似乎是有些不满。

听到老者的话语,在场的众人皆是极为震惊,谁也不明白为什么一直都是道骨仙风、和蔼可亲的上官院长为什么会猛然间变得这般激愤,仿佛那个正要和上官玉比试的丹轩就是他自己一般……

听到老者的话语,中年人明显怔了一怔,眼神之中也是强烈的意外之色,片刻之后才道:“院长,传闻那个被称为废物的丹轩已经突破自己的废物体质,在药族的试炼之中还以聚灵的玄气境界奇迹般地重挫一名灵师,所以……他已经不是废物了……”

说到这里,中年人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三天之前那个端坐在“极乐”古琴之前的少年,少年的隐忍,少年的沉稳,少年的渊博,更重要的却还是少年那有如千手观音一般变幻莫测的抚琴指法,至今让中年人都慨叹丛生、唏嘘不已啊。

此时对话的两人自然就是雅族准族长上官池风和国子学院的院长上官一飞,同时,一个桌子上还有几个国子学院的老师,当然除了上官池风和上官一飞丹轩认识之外,其他几个人中只有一个梳着整齐发髻的中年人算是与丹轩有旧识,正是当代帝国文学的泰斗曹丘曹公。

坐在曹丘旁边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余岁的女子,肤白如雪,柳眉降唇,莹亮的青丝轻轻地束起,手中正拿着一支红色的茶杯,然而眸子之中却是淡淡迷茫,柳眉褶起,却是好像有什么问题想不明白一般。

“丹轩……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女子喃喃的道。

上官一飞刚端起茶杯想要喝茶,然后好像猛然间想起什么,对着上官池风淡然的道:“你去把凌瑶叫来,我有点事情要问……”当然也只有这位院长大人才会对雅族的准族长用这般语气说话。

上官池风闻言恭敬称“是”,便缓缓走下木楼。

“老院长,您……您知道这个丹轩……”帝国曹公似乎有些不确定,只是从方才上官一飞惊讶的语气中隐约判断而出的,所以试探性的问一句。

上官一飞缓缓放下茶杯,然后缓缓的道:“有些渊源……这个年轻人有些不简单啊!”

听到上官一飞对丹轩的如此评价,曹丘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而其他一干国子学院老师则是十分震惊,谁也不曾想到一个少年竟然能够得到一项看惯了天才人物的老院长如此之高的评价,看来这个年轻人真有过人之处……

“老院长,您还记得上一次我给您看的那一篇词作吗?”曹丘似乎猛然被提起了兴趣,竟是又对上官一飞询问道。

“词作?你是说那一篇‘临江仙’?”上官一飞想了一下,疑惑道。

“正是那篇‘临江仙’……”曹丘颔首应道。

上官一飞轻抿茶水,然后缓缓的道:“那篇‘临江仙’确实是难得的佳作,只是在下阕的几个韵字的运用上,却是微微有些瑕疵,不过倒也无伤大雅……”

听到上官一飞的点评,曹丘微微点头,然后竟是双眼放光,又道:“……院长您再看看这一篇呢……”说话间,曹丘便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锦盒,从锦盒之中取出一个叠起的墨纸,递给上官一飞。

上官一飞接过纸张,轻轻打开,纸面之上竟同样是那一篇“临江仙”,只是这个临江仙是被丹轩在驸马大会上改过之后的。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

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共。”

上官一飞缓缓巡视了一遍词作,然而越是巡视,上官一飞花白的眉毛却是拧的越深,许久之后,上官一飞狐疑地抬起头,盯着曹丘,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这……这是你改的?!”上官一飞声音沙哑,甚至是微微有些颤抖……

曹丘似乎早已经猜出上官一飞会有此等反应似的,唇角飞扬,眉飞色舞的道:“当然……不是……”

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江西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雅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江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