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

低电价区湜非7z7z

2019-06-23

“低电价区”是非

中占比大,因此电价水平高直接影响了榆林地区大工业经济的发展。

榆林市的经济总量在陕西省排第二,今年前4个月,全市五大支柱行业中,包括煤炭、油气、电力、化工等,总产值占到全市产值的92.5%,增速比去年同期均有大幅度回落,且有三大行业出现负增长,直接导致全市工业增速大幅度放缓。

而在陕西省提出具体的电价优惠方案之前,从今年5月份开始,榆林地区已经向地方或地方控股规模以上电石、铁合金、金属镁、玻璃、水泥生产企业给予0.07元/度的用电奖励,而开支来源大体构成是,省财政补贴1分钱,市县财政、电企业,各承担2分钱。

今年5月9日,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登昌在榆林座谈时曾表示:榆林是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载能工业企业众多,耗电量占产品成本比重大,电价决定了载能工业竞争力的强弱,也影响着榆林工业经济持续发展。

而正准备落地的陕西低电价区方案,电价优惠还将继续。根据榆林市物价局监测和电厂典型调查数据,经测算,在确保榆林电火电保本微利的前提下,可降低火电上电价3.86分/千瓦时。而为支持大工业发展,对居民生活、一般工商业和农业生产销售电价暂不作调整,将降价空间可全部用于降低大工业电价。

推行阻力

陕西省推行下调上电价的依据是煤电联动机制,去年年底国务院出台文件明确,今后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电价。

根据榆林市物价局监测和电厂典型调查数据, 2013年3月电煤平均出矿价格比2012年平均降低约105元/吨,降价幅度26%,具备国家煤电联动降价条件。此外,2008年至今,榆林电小火电上电价每千瓦时共提高0.0912元,疏导原煤价格约292元/吨,前几年的煤价上涨额从电价政策来讲已全部疏导。

然而陕西单方面下调上电价的做法是否合规还有待商榷。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对新金融说,下调电价需要经过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的审批通过,地方上没有权限这么做。

以煤电联动机制作为依据看似合理,实际上也争议颇多。安邦咨询研究员陈哲告诉新金融,煤电联动提出的以年度为周期,实际应该是从文件出台的2012年12月到今年12月为一个周期,而不是榆林提出的从去年3月到今年3月,尽管电煤降价幅度已经符合条件,但是还没有到调价的时间窗口。

煤电联动的条件界定起来也很复杂,比如各地煤价变化情况相异,甚至部分地区煤炭企业上调煤价(如龙煤集团要求煤价较去年底价格再上涨90元/吨,其他部分地区也有类似情况),火电企业实际享受到的到场煤价下降幅度差异较大。

不过从去年煤价暴跌至今,发电企业利润保持着大幅增长的形势。据中经数据公司分析报告显示,2012年五大发电集团利润总额初步估算达到460亿元,创下2002年成立以来历史最好水平;国家统计局2012年全国工业企业大年报显示,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利润同比增幅最大的当数电力行业,增幅达到了69.1%。

这让一些地方政府意识到发电企业可以出让一部分利润,支持本地的工业发展。安邦咨询陈哲认为,虽然发电企业多为五大发电央企,由国资委管理,看上去很牛气,但是具体到地方,央企也要在环保测评、项目审批等方面受制于地方政府,这是相互制衡的关系,发电企业也不好驳面子。

不过让发电企业心甘情愿地下调上电价也绝非易事。中电联认为,随着电煤价格平缓下滑,火电行业从过去严重亏损转变为当期盈利,与此同时,影响盈利的不利因素也客观存在。

欧阳昌裕告诉,受全社会用电需求增长下行影响,火电设备利用小时下降,企业边际利润在下降。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5.1%,增速同比小幅回落,其中占整体用电量73%的第二产业,其用电增长了4.9%,略低于全国平均增长水平。

此外,今年上半年火电完成投资同比下降4.2%,火电设备利用小时2412小时、同比降低86小时。 安信证券分析认为,火电公司盈利短期变化将取决于利用小时的变动,而未来3年内火电利用小时呈现下降趋势,并呈现区域性差别,这一风险在市场上还未得到充分预期。

火电行业的短期利润并没有补足前期的环保投入。欧阳昌裕说,火电企业完成国家要求的脱硝环保改造,需要大量的投资。有火电企业表示,脱硝使用的火碱成本很高,4000元/吨,每天使用10吨,4万元都不够。

经过行业测算,每度电脱硝成本是1.5分钱,而国家给予的补贴是每度电8厘钱,远不能抵消成本的增加。欧阳昌裕表示。

发电企业另一个拒绝降价的坚挺理由是,因往年煤电联动价格远没到位,火电企业历史欠账较多,五大发电集团负债率均在80%以上,远高于国资委预警线。

综合以上因素,中电联向国家建议近年内不宜下调电价,给火电企业一个休生养息的机会,以恢复火电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在去年年底国务院调整煤电联动条件之前,电力企业要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是30%,其中发电企业承担10%,电企业承担20%,煤价上涨,电厂和电日子都不好过,现在煤价跌了,电厂盈利了,电并没有因此受益,所以电对电价优惠政策将持旁观态度,不会轻易出让利益支持。陈哲对新金融说。

直购电进退

低电价区方案的另一个重要举措,就是采用约谈或配直购电方式,降低省电力公司榆林电源厂上电价和大工业用户销售电价。这项举措被业内理解为榆林将加大推行直购电交易模式。

直购电交易是指电厂和终端用户之间直接交易,电只收取特定的输配电费的电力交易方式,从而打破现有电企业独家买卖电力的格局,减少电力交易中间成本。

直购电交易的推行最佳时期应该在电力供小于求的时候。这样可以保证用电大户稳产纳税,而现在电力供需关系已经平衡,且有一大批产能过剩的高耗能产业面临淘汰,此时鼓励直购电交易,反而会起到负面的影响。陈哲认为。

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近日表态,工信部支持符合规范的电解铝企业实施直购电,但禁止各地自行出台优惠电价,在目前电解铝产能严重过剩和铝价低迷的情况下,通过调整电价政策提高淘汰标准,促使技术落后和缺乏竞争力的产能退出。

此前,直购电模式曾几经争议。2009年,国家发改委曾批准辽宁抚顺铝厂与华能伊敏电厂开展直接交易,通过自主协商,抚顺铝厂最终获得的购电电价比原来便宜了9分钱。而在2010年,直购电交易被国家发改委叫停,据称是因为降低用电成本不利于节能减排目标的完成,到2012年,直购电交易试点又再度重启,今年又将部分审批权限下放至地方。

陕西在大工业发展中推行直购电模式和电价补贴,短期内可以保住GDP增速,但长期来看,是与国家遏制高耗能产业发展的思路相违背的。欧阳昌裕表示。

从2004年开始,国家将电解铝、铁合金、电石、烧碱、水泥、钢铁等6个高耗能产业的企业区分淘汰类、限制类、允许和鼓励类,并试行差别电价政策,并要求在此后3年内,将淘汰类企业电价提高到比当时高耗能行业平均电价高50%左右的水平。但是个别地区擅自对高耗能产业用电实行价格优惠,又引发了新一轮高耗能产业产能过剩,同时加剧资源浪费与环境污染。

虽然电厂与直购电用户签订购售合同,将降低电对于电力交易的调节能力。但是如果直购电在电中所占比重过大,将对电安全稳定运行留下隐患。靠推行直购电打破电垄断的做法并不靠谱,电力市场需要稳定的参与主体,比如在南方冻灾期间,地方电的修复速度远远赶不上国,如果一味让市场放开,大家都去购买便宜的地方电,将影响国的安全运行。陈哲说。

国能源研究院经济与能源供需所所长单葆国认为,当前推行大直购用电的最大阻碍是输配电价还未独立。他对新金融说,输配电价指的是销售电价中包含的输配电成本,只要这部分电价独立了,用户和发电企业才能真正公平透明地进行直接交易。而历经数十年电力市场化改革,在今年也不会有明显的动作。今年10月会出台改革方案,最早明年才会推动输配电独立的改革。改革如果能顺利实施,发电企业也是有动力促进直购电交易的,因为降低电价才能赢得更多的市场。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对新金融说,下调电价需要经过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的审批通过,地方上没有权限这么做。

微信小程序签到
订单管理系统
微信小程序怎样开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