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童年拾趣

2019-05-18 11:48: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童年回忆,香醇甜蜜,就像封存的陈酿,愈久,愈醇;只要你还保存着。也许是上了一点儿年纪,每当惬意地坐在阳台的躺椅上,冬日暖洋洋地照着,半眯着眼睛,读腻了手边的报纸或者闲书,那童年的“小电影”便一幕一幕地上演,有时不禁独自笑出声来。老伴听到了,便不无责怪地说:“又傻想些什么?早晚得老年痴呆!出去溜溜去。”于是,没出去溜,反而坐到电脑前,把想到的,忆及的,印到个人文档里,闲了再翻出来看看,又勾出另外的更多零零碎碎。

当然,除了情趣,没任何主题。

【摔泥娃娃(窝窝)】

看着小孙子玩具架上琳琳琅琅的玩具,或者看到小孙子手拿遥控器操纵着玩具汽车满地跑,脑子里便常常映现出幼时摔泥娃娃的情景。那可是常常耽误了吃饭的。

那时就叫摔泥娃娃,其实应当是摔泥窝窝。

三五个小伙伴,围坐在一平面石板板周围,和上一团泥(那泥,有时干脆就是用尿和的),一人揪一块,反复地揉、摔,使之有了柔性且筋道,做成一个圆形的碗;碗底是平的,薄的(碗沿当然要厚些)。然后拿起来,对着碗念念有词:“娃娃响,娃娃响,娃娃不响拿脚耪!”然后倒扣碗底用力向下摔去。有技巧的,那泥碗的底面便“啪!”地一声飞溅开去;声音脆而响者为胜,一次可以赢几枚杏核(除自己外有几个人参加就赢几枚)。有的泥碗做失败了摔不响,那就只好把杏核一枚一枚地贡献给别人。一输再输输恼了,便真地用脚把泥巴耪上几下,再来。

其实,那技巧全在碗底。碗底厚了当然摔不响,整个碗底均匀地薄也不行,须周围略厚,中间一铜钱大的地方薄,下摔的时候兜住的气流突破一点,爆破力便大,声音便响。这里边有物理学的道理。

现在的孩子玩的不再是泥巴,是橡皮泥,可以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能开发智力,但不热闹。

有一次,由于摔泥娃娃选的场地不对,我挨了爷爷一巴掌。

那时,我大约是六、七岁(虚岁)吧?好像还没上学。

那时,大凡村头都有两座庙,一座是土地庙,一座是关帝(关云长)庙。死了人,都要到土地神那里去报到;至于关帝,不记得什么时候祭祀。

那天,几个小伙伴看好了关帝庙里的一方平地,在那里用尿泥摔起娃娃来了。

那庙,其实不过方丈之地,庙基好像很高,小孩子进去须向上爬。神像早已不在了,只有一方平地。时间已经过了午时,只顾玩的小伙伴们还在大呼小叫,忽然,爷爷站在了庙前,那脸色板得冰冰的,严厉少见。我惴惴地爬了下来,爷爷搂头就是一巴掌,打得我一个趔趄;小伙伴一哄而散,爷爷揪着我的耳朵,立逼我在庙前磕了三个头,这才拉回家。

爷爷是个乡村知识分子,他最崇敬的是关云长的为人。

从那以后,我知道了对神灵是不可以不敬的,神灵呆过的地方是不可以去亵渎的。

【捉鱼】

小孩子,没有不喜欢玩水的。玩水的内容之一,就是捉鱼。

村子前面约一华里,有一条大河,叫南河。村子背后有两条山沟,统称北沟;再细分,那就是东沟和西沟,都挺长,深入后山十几里;在村后合成一流,流经村西,叫西河,比较短,入南河。南河、北沟、西河,都常年有水,也没有什么污染,清清的。都是是小孩子捉鱼的好地方。

到南河、西河捉鱼,多是趁中午去洗澡时;在北沟捉鱼是趁拾草的玩乐时间。

小孩子捉鱼不用器械,纯手工活。

水边,水草茂密或者有青苔的地方,水深过膝不过腰。那鱼,有的呆呆地在草间不动,时而慢悠悠地钻入青苔;有的倏来倏去。大多一指来长。捉的时候,双手拇指根部相并,掌心及其他四指张开,向水中青苔或者水草鱼藏身的地方慢慢推进,再推进,靠近了,猛地合拢张着的手掌手指,然后向下按去,那小鱼便扑扑楞楞落入掌心了。用柳条穿起来,再去对付下一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是一串。

还有另一种捉法。那一般是几个人合作——人多力量大。

南河的河床沙砾并不平坦,这便常常使河水有了分叉。选一个支流,在分叉的地方将其中一流打横拦起一条沙坝,挡住流水,让河水沿另一支流下行。被截住的一流,那水便眼见干涸下去,水中的鱼惊慌起来了,但已经来不及顺水而去,搁浅了;这时,渔人去捡就是了。这种捉法,收获颇丰。拿回家,就是一顿美餐;全家人沾光。

有时,也捉青蛙。青蛙腿很鲜美,很香。不过大多是由捕获者独享,大人没那样馋的。

有一次,遇到了一件颇为心惊的事。我遇到了一条蛇,挺长的一条蛇。

其实,遇到蛇也没什么了不起,割草、捉鱼,哪儿能不遇到蛇?再说,我对那东西也不是十分怕;水里出来的,都是无毒蛇。问题是,当我一石头砸下去,恰巧砸在它腹部,它蜷缩成一团,在地上绞来绞去,我用一根树枝去挑,忽然,它的腹下竟然伸出了一条腿!我这一惊,只觉得头都大了起来。从小就听人说,看到了蛇腿是很不吉利的,不死人也得生场大病。那破解的办法是立即揪下一绺头发面对着蛇一根一根地数,数到七七四十九就没事了。一摸头,光光的,哪儿有一根头发?心便砰砰地跳了起来。后来,仔细一看,那条腿像极了青蛙腿;难道蛇的腿也这样?大着胆用手捏住,向外一扯,哈!一个青蛙完整无缺地从那被石头砸破的腹腔里拖了出来。原来这家伙刚吞下了一只青蛙,还没来得及消化,便遭遇了我一石头!

弄清了原委,胆子便大了起来。找锐利的石块,把蛇头割了下来,提到水中洗净,一手捏住蛇骨(斩去头的部位——脖子),另一手捏住蛇皮,向下一捋,蛇皮便成筒状剥了下来,蛇肉雪白,一条条筋筋密密地纵向密布全身。

(好像前几天还有人提及广西人吃蛇,那恐怕是蛇蟒。一般蛇,那筋筋你就没法嚼!)

筒状蛇皮,拿回家塞满草晾干以后被一个叔叔辈的要去做了胡琴鼓蒙子。

【摸知了狗和钓知了】

现在,知了(蝉)和知了狗(蝉虫)都上得了豪华筵的席面了,那时却不过是小孩子压馋虫的物儿。

西河边有一片柳树林子,每到三伏天那里便是蝉的天下,“哇哇”叫成一片。晚饭前后,尤其是刚下过雨的天气,树林里便有了络络绎绎人,那是去挖或者摸知了狗的。太阳刚落山余辉可照的时候,是挖;天全黑了下来,便只能摸。

挖知了狗须经验。弯下腰去细看,你会发现星散的小洞洞,眼儿很细,只有绿豆粒(或豆粒)大小。用细木条轻轻一挑,洞洞立刻变大如手指,那就是知了狗的洞穴了。有时会看到它细细的小爪子在扒呀扒的;用手指甲或者镊子轻轻钳住向上一提,一个圆乎乎的小东西便到手了。有时没钳住,它立马向下一缩,再想弄它出来可就颇费周折了。

天完全黑了下来,该出土的地下隐居者全都出来了,纷纷向树上爬去,那就得用手沿着树干去摸了。也有的会点起一支松明子(多油脂的松木条)去照。蜡烛是珍贵的,没人舍得用;手电筒那时还没见面。

据说那知了狗须在地下抱着树根过三、四年才能长成,不知真假。逃过人手的爬到树上,第二天便是知了了,留下一个空壳去骗人。于是小孩子们便去钓知了:用一支长长的竹竿或木条,细梢缠上一团面筋,慢慢地伸向知了,一触,知了便拼命颤动翅膀再也逃不掉;另一个法儿是用马尾做成一个活扣儿,捆绑在竹竿梢头;屏住呼吸将那马尾扣去套知了的爪、头、翅任何部位,套住了,轻轻一拉,知了也就只剩扑扑楞楞的份儿了。钓知了容易,收获大,一个晌午头儿,最少十来只,多的时候几十只。

那时肉食是不常见的,尤其贫穷人家,这收获的虫虫,无论没脱壳的还是已经脱壳展翅能飞的,都是打牙祭的佳品,都挺香。比较起来,那刚从地下出来的,肉要肥得多;那已经展翅的除了脊梁其他部位没大些肉,尤其会唱的雄性。

小孩子没有不愿吃那东西的,但我后来却见了知了就恶心。

那次,正在聚精会神地寻寻觅觅对付猎获物,忽然有一只莫名其妙地从树上掉落下来,弯腰捡起,还活着。发现那肚子似乎比别的要膨大,好奇地剥开一看,顿时毛骨悚然:里边竟然满满一团白色线头似的虫子,正蠕蠕而动!这是从哪里进去的?

打那以后,我不再吃知了。至今。

【放风筝】

东君约信解寒凝,好送轻柔脉脉情;春天来了。被棉衣棉裤闷了一冬天的孩子们轻松了,欢呼雀跃:放风筝去!

那时不像现在,一到春天,街头的小商小贩都有风筝卖;要放风筝得自己动手,大人没那些闲工夫陪你!好在以前做过,成没成功且不说,那工序是知道的;再说,没亲手做过的,也见别人做过。先是收集材料:东一点西一点,这里寻摸那里寻摸,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凑齐了:破裂了的竹竿、用浆糊拼接成大张的的桑皮纸、网(儿)线。那时家乡一带有好多妇女闲时钩网(儿)做家庭副业。那网(儿)类似花边,是一种富贵人家铺在几案上的装饰品。烟台、青岛都有开网(儿)庄的,定期有人下来放线收网(儿);就是他拿线给你,收回已经完成的作品,再付给你工钱。那线常有富裕,从母亲或奶奶的抽屉、针线笸箩里翻弄出来,就是上好的风筝线。

扎风筝是个细心活,也是个技术活。先刮竹篾子(从破竹竿上取),要薄,要细,轻且结实,按照心中设计的风筝大小截成段,绑扎骨架,糊纸,穿斗线,画彩。三点斗线挺难弄,须反复调整试放,不知失败了多少次,不是放不起去就是醉汉似的左摇右摆然后一个跟头摔下来。但最后终于成功了!

那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有风,不大;在村前一块尚未动犁的野地里。远处河滩上的树刚染上朦朦胧胧的绿色,脚下的地里已有返青的荠菜、米粒蒿;距离车马大道有一段距离。一群孩子大呼小叫各自带来了自己的风筝,有三角形的,有五边形的,也有的像只大锅盖;五颜六色,画不成图像便瞎抹一通。水色是有的,村子里过日子有条有理的婶子大娘奶奶们多有保存“洋颜色”的(集市上有专门的摊贩,方形铁盒装着,用比耳挖大不了多小的小勺挖了卖——妇女们用来染丝线之类)。

黑河哪个医院专治癫痫青岛治疗白癫风那个医院好珠海治疗寻常型牛皮癣的医院那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