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2019-04-04 00:23: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这是一个令我难以启齿的故事,故事里面有一个使人难以忘怀的人。

小时候,我有尿床的毛病。为此,没少挨父母的打骂,有时乃至被罚站在屋中央熬过隆冬的漫漫永夜。苦恼而又惭愧的是,这毛病一直延续到我读高中的那一年。

1979年的秋季,我考上县一中。入学时,同村先一年进校的火伴为我占了一张靠窗的上铺。当时,对一个山里孩子来讲,县城里好奇又新鲜的东西很多,就连学校里上下双层床铺都觉得有趣,睡起来特别香,自己尿床的毛病早已置之脑后。

记得第一个学期冬天的一个晚上,天气十分寒冷,北风呜呜地吹打着窗户。午夜时分,梦中的我,径直走入厕所放肆地排泄起来,不待尿完,便猛地惊醒了,伸手1摸,我的天!床铺湿了一大片,仔细聆听,尿液还一滴滴往下铺滴。睡下铺的尹成同学却毫无感觉。黑暗中,我羞愧难当,想到明天早上被同学们知道当作传播时的情形,我心里又急又恨,真想这个耻辱的夜晚永远不再迎来拂晓。

辗转反侧、焦虑不安中,曙光还是来临了。学校起床的铃声突然响起,沉寂的寝室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哎唷!”下铺的尹成同学1声惊叫。“怎样啦!”几位邻床同学不由问道。此时,我惭愧极了,将头深深埋进被窝里,心里暗暗叫苦:“完了,等着两个班几十位同学的嘲笑和挖苦吧!”

但是,事情却出乎意料。只听尹成同学回答:“没什么,老鼠将我的袜子叼到床底下去了。”几句笑话过后,同学们便各自忙着穿衣、洗漱、整理床铺去了。

此时,我如释重负,心里对尹成的感激无以名状,但我依然不好意思起床。直到早操铃声再次响起,尹成问我:“还不起床?要做操了。”我用被子蒙着头瓮声瓮气地回答:“不舒服。”

待寝室的同学都出去以后,我趁机探头朝下铺一望,只见尹成的被单早已拆下泡在桶子里。就在我犹犹豫豫坐起来准备起床时,同学们已下了早操,我只得赶忙又躺下。这时候,只见班主任和尹成从门口走了进来。

糟了,难道说尹成向班主任汇报啦?好吧,干脆闭上眼等着难堪吧!

“阿湘,好点了吗?”班主任伸手摸着我的额头温和地问。我一阵惊异,只得“嗯嗯”地点点头。接着,班主任又对尹成说:“等会你陪阿湘到校医务室看看,有甚么情况报告我。”此时,不知为何,我的鼻腔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是惭愧,是难过,尽量把生活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也是感激。

事后我才得知,做早操时班主任清点人数,是尹成为我请了假,说我生病了。肖东同学也在一旁证实了。

从那天起,我和尹成调换了床位。说来也怪,尔后,尿床的事再也没有产生过,而且,我和尹成同学成了非常好的朋友。高中三年我们没有闹过任何别扭。我尿床的丑事也没有第三人知道。我在同学们眼前始终以一个健康、优秀的面貌出现,保持了做人的自尊和开始学会思考自信。

转眼10多年过去了,我早已和尹成同学失去了联系。但是每当想起那件为难的往事,一股温暖和感动之情便油然而生。我真想再次见到这位善良宽厚的同学,虽然说声谢谢已经显得有些多余,但我知道,今生今世我会把这份情谊深深地藏在心中……

(摘自《青春读本》)

什么是子宫内膜炎
子宫内膜炎产生的原因
白带多白带黄什么原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