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

不良少夫正文第139章喜欢的事一

2019-02-04

(小说《不良少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139章喜欢的事(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真是奇了怪了,自己回个家,居然成了鬼鬼祟祟。

赫连容朝前走了两步,“慕容姑娘,你来了。”

慕容飘飘哼了一声,“不要总说没有意义的话,我人在这里,可不是来了么。”

这真是太可怕了,人对你印象好的时候,怎么地都行;对你印象不好的时候,说哪句话都是不对的。

不过她这话也说得没错,自己说的这话真是废话,通常都是没话找话的时候才说的。

赫连容忙活了一天,没精力陪她贫嘴,而且她是未水莲的小姑子,一方面是客人,一方面是亲戚,还要顾着未水莲的面子,所以她想逞嘴上便利就随她去,反正住不久总要走的。

赫连容不吱声,未少昀倒忍不住了。原本听卫无暇说慕容飘飘对赫连容有敌意他还有些不信,毕竟赫连容也没得罪她,但现在看来竟是真的,再看着赫连容眉宇间透出的倦意不禁大为心疼,没好声气地与慕容飘飘道:“这里是她家,你才是不请自来的,出去。”

这与刚刚未少昀似不耐又似玩笑的斥诉不同,只从声线上便能听出他是动了气的,慕容飘飘紧抿了双唇,想说什么又忍住,只是道:“有些人表面功夫做得好,没人的时候才露出真面目,做为朋友才提醒你,小心才是。”她说完,朝赫连容一皱鼻子,转身走出了听雨轩。

赫连容垮下双肩松了口气,没有意义地摇了摇头,这种感觉还真挺莫名其妙的。

未少昀环上赫连容的腰肢拥她进屋,边走边道:“你把那丫头怎么了?”

赫连容耸耸肩,将全身重量倚在他身上,碧柳在后面将那天的事说了一遍,而后不忿地道:“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一厢情愿地认定少奶奶是恶人,要不是少奶奶做这个当家,谁拿府里一碗饭又关少奶奶什么事!”

未少昀叹了一声。在赫连容地额角印下一个轻吻。“你啊。真不适合做这差事。做好事是要留名地。哪怕丁点恩惠都巴不得大张旗鼓才好。你罚了那丫头。事后就算再帮她。她再感恩。别人看不到。到时只记得你地严厉。”

“嗯……”赫连容从来都知道自己不适合做这个当家地。现在再听未少昀一说。更觉得自己地能力有问题。心中不觉感到挫败。回身揽住他地脖子。连一步也不肯走了。赖在未少昀怀里撒娇。

未少昀识情辩意。弯腰将赫连容横抱在怀里进了房间。他爱死这样地赫连容了。以前地她总会用一种毫不在乎地目光打量一切。好像她什么都不在意似地。可事实上她又脆弱得像个琉璃饰品。现在她不经心掩饰自己地忧闷无助。而是明明白白地表现出她地苦恼和无奈。向他撒娇。全身心地信任他。

“干脆你放手别管。让府里乱几天。奶奶受不住。自然找别人接这担子了。”未少昀给她出主意。

赫连容摇摇头。“奶奶要是还有别地人选也不会让我当家了。况且……这么下去多不光彩。”她压低了声音。怕人听见似地。“我也有虚荣心

未少昀轻笑着。胸膛不断震动。将赫连容抱到床上躺着。轻捏了一下她地鼻子。眼底满满地宠溺。“那就让你相公劳碌一点。做你地狗头军师。”

赫连容却摇摇头,“你还是忙你的。我自己找人帮忙。对了,你今天看铺子看得怎么样?”

“还不错。地方够大,地段也好。今天晚上卫小子准备契约,明早签契。就是里面的东西太旧了。我已经让人着手拆除了。”这就是未少昀,想做的事一刻也不耽误,不过他此时对另一件事更有兴趣,“你要找谁帮忙?”

赫连容道:“你不是给我找了个帮手么?”

未少昀犹豫地点点头,关于未婷玉,他确定这段时间内会对赫连容的请求有求必应,但这仅限于秋闱大考之前,大考之后,如若云启金榜高中,时恐怕就是未婷玉报仇的时候,未少昀希望的是在这两三个月里,赫连容能将这个职责成功甩手,到时才万事大吉。这也是他曾嘱咐赫连容不要轻易去找未婷玉地原因,如果是未婷玉主动出手,到时她的报复心理或者会减轻一些。

“如果少阳能尽快娶妻,说不定我就可以轻松了。”赫连容对未少昀所想并无察觉,只是好奇,“昨天大姐说那意思是嫣表妹以后要嫁给少阳的,会吗?”

“大概吧。”未少昀对这话题没什么兴趣,却因赫连容能毫无顾忌地说起未少阳的婚事而雀跃。自从上一次未少阳无意间透露出他的心意,未少昀心里就一直有着似有若无的担忧。与对卫无暇不同,对卫无暇他是防范性的,针对性的,可对未少阳,他全无信心,怕自己连一合之力都没有。而现在呢,赫连容居然提起了未少阳的婚事,一般这种事都是家长操心地,这说明什么?说明长嫂如母啊,赫连容是以未少阳的娘自居的。

还好赫连容不知道未少昀的想法,否则一定抓狂,她睨着未少昀撇撇嘴,“我还记得嫣表妹喜欢的是你呢。”

“那是以前。”未少昀连忙澄清,“小时候谁不喜欢活泼的孩子啊,长大了未必,都喜欢事业有成的,成熟稳重云天的……”

要是赫连容不笑出来,估计未少昀能自娱自乐地玩一晚上成语接龙。

未少昀被她笑得微有些窘意,踢了鞋子发狠地扑上床去,“我将你提起这事地意思理解为吃醋,如果不是……”

未少昀还没来得及说出威胁的话,赫连容已点下头去,无辜地道:“我吃醋,嫣表妹比我好上许多。”

未少昀仔细地看着赫连容的眼睛,从她眼中读出了未尽地想法,“有但是?”

赫连容做了个深呼吸,坚定地点点头,“但是,你招惹了我,我就不会放手了,除非……除非你先放手。”

“这将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未少昀说着吻上赫连容地唇,用力啃咬着,似在惩罚她,赫连容轻呼一声,还不及推拒,唇上压力骤减,未少昀撑起身子盯着她,指尖怜惜地抚过她微肿的唇瓣,谓叹一声,再次低下头来,却是极为轻柔地啄吻,由她的唇上移至脸颊、颈侧、耳旁,“今天没那么累吧?”

“嗯?”赫连容轻喘着睁开眼睛,清楚地看到未少昀眼底地蠢蠢欲动,窃笑着偏过头去,“一会还得去吃晚

“一顿不吃也饿不死。”未少昀说着己扯开自己的衣裳,一手牢牢地钳制住赫连容的双腕高举过头顶,另一手探向她的衣领,“今天要意外……”

笃笃笃……

未少昀的身子僵了一下,正想假装没听见,碧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二少爷,有人找你,说是你今天看的铺子里的工头,有急事呢。”

“能有什么急事……”未少昀没好气地嘀咕一句,并未打算依言前去,赖在赫连容身旁上下其手。

赫连容笑着推推他,“去看看吧,我们的时间多得是,干嘛非得挑在这么紧的时间口上?晚上大姐还说想去逛逛夜市,要我陪她呢。”

未少昀强烈不满!极为不满!怎么人人都要和他做对呢?他就是想享受一下夫妻欢乐时光,这没错吧?

“最好有什么急事!”未少昀微躁地抓了抓头发,起身下地。

见他就要这么往外走,赫连容忙叫住他,“衣服。”

未少昀看看自己,走回床前摊开双手让赫连容帮他理好,而后捧起赫连容的脸蛋,响亮地吻了一口,“逛夜市随便走走就行了,别太晚回来。”

赫连容笑着点点头,语带暗示地道:“如果我们都回来得足够早,或许可以让碧柳先准备好洗澡水。”

未少昀眉角轻抬,捏了捏赫连容的面颊,满意地点头,“就这么办。”

未少昀出去了,却食了言,大半夜的也没有回来。这几天心痒难耐的劲头,会有什么事让他不能脱身。

等到过了子时,赫连容不得不准备睡了,心里却在担心未少昀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刚躺下不久,房门猛地被人推开,一个人影旋风似地卷了进来,赫连容不及惊呼,那人影已瞬间到了床边,未少昀喜极的声音响起,“莲蓉,你

盘式减速机
触摸一体机
植被毯报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