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

财神都市行正文14衙内

2019-02-04

(小说《财神都市行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拎着板砖走天涯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神都市行全集阅读正文14衙内,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刘云看刘羽没事,第二天早上就回来了。刘羽要下午才回校,组里不同意刘羽再监视燕小山了,燕小山带刘羽兜了那么大个圈子,刘羽一出事,他就坐车回了学校,肯定是知道刘羽跟踪了。刘羽反对,她认为反正她也是明饵,将计就计,就是要盯死燕小山。瞒着组里,偷偷跑来了,反正在病休呢。再说了,还有刘云的爸爸在呢,大伙怎么也得看局座的面子不是。刘羽的算盘打得精。

张友也是第二天早上回来的,他陪萧筱参加完宴会后,干柴勾烈火,就住在了萧筱那里,萧筱新买的别墅,还没有请工人,给了张友一把钥匙。尽管一夜疲惫,萧筱还是亲自开车,送张友上学。

张友依依不舍的和萧筱告别,直到萧筱开车走了。回过头,一震,看燕小山站在那里,叼着烟,眼光若有若无的看着萧筱远去的车。

张友正满腹柔情蜜意呢,冷不丁来这么一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居然掩耳盗铃,认为燕小山没有看见他,低头缩颈,要从燕小山旁边绕过去。看燕小山好像没有反应,不由得庆幸得计。脖领一紧,却被燕小山提到了面前。

张友非常害怕,他感到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下子都那么遥不可及。他感到无法呼吸,死神在对他微笑。燕小山淡淡的看着他,张友感到燕小山要把他的灵魂抽离他的肉体。他想说不要,可他发不出声音。

燕小山叼着烟,对张友说话,张友很清晰的听到了每一个字:“听着,把你的德行,跟楚蔚说明白,离开她,明白吗?”张友想说明白,可没有声音,想点头,脖颈又被掐住,只好拼命眨眼示意,无往不利的桃花眼,惶急的眨着。燕小山直打冷战,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长这么个眼睛。

燕小山把张友扔下,仿佛甩掉一块抹布,离开了。

张友大口呼吸着,活着真美好,周围的一切也都活了。张友扶着一颗小树站在那里,双腿用无法察觉的频率抖动着。张友在路边台阶歇息了一会儿,直接回到了寝室,两条腿像面条一样。爬上床,就那么倒下了。

张友不舒服,没有上课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汇总到了楚蔚这里。楚蔚在第一时间,就来到寝室看望张友。男生去女生寝室,难如登天,女生到男生寝室,稀松平常。

看到楚蔚,张友暗骂,谁这么多嘴。张友闭上眼睛,这不用逼他,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对楚蔚挥挥手,说:“没什么事儿,躺一会儿就好,我想静一静,你先回去吧。”楚蔚关心的问了又问,张友不耐烦,也不说话,或点头,或摇头,应付了事。楚蔚无奈,只好出去。

楚蔚自去郁闷上课,中午,给张友买了爱吃的饭菜送去,张友又寥寥几句,把她打发了。楚蔚闷闷不乐,在图书馆看书。看了一会儿,终究是惦记着张友,看不下去。干脆回了寝室。刘云也陪她回去。说:“张友自己都说没事儿了,你别担心了,也兴许是昨儿喝多了,闹酒呢,他偶尔发这么一回脾气,你还能和他较真吗。”

楚蔚还是没有精神,回到寝室,去了卫生间。就听刘云喊:“楚蔚,你快来看。”楚蔚拾掇完了,不慌不忙的出来,说:“怎么啦?”

原来寝室的人在逛论坛呢,刘云回来也凑过去看,一看,燕小山掐着张友脖颈,高清晰的画面啊。燕小山的吊儿郎当,张友的恐惧挣扎。这实在是个疯狂的世界啊,人人都有拍照的器械啊。燕小山也没有想到,那么一瞬间,会有人照相。屏蔽光线,燕小山还是能做到的。不过他真这么做了,拍照的人看到了空白,会不会当鬼片发上来呢。

楚蔚出离愤怒了。咬牙切齿的寻找燕小山。以前都是燕小山主动出现在她面前,现在她想找燕小山,还真不知道上哪儿找。刘云唯恐不乱的找到四眼,押着四眼去了留学生公寓。楚蔚办事能力是很强的,还拿了个本本。

燕小山的住处,灰尘处处,那天陪楚蔚妈妈逛街买的衣服,堆在那里,没有打开包装。楚蔚见了,母性流露,就要替他打扫,又警醒过来,我是来问罪的。

楚蔚把图片调出来,冷眼看着燕小山,燕小山看了看,点点头,那意思,是在夸照的不错。

楚蔚气得发抖,有这样的人吗,追人家的未婚妻,还打人家未婚夫,被抓了现行,还若无其事的。这等无耻行径,古代的欺男霸女衙内,也不过如此吧。

看燕小山没有解释的迹象,楚蔚恶狠狠的撂下句话:“枉我当你是朋友。”说完冲了出去。刘云急忙追出去,四眼也急于护驾。霎时间,公寓就空了。

冲动是魔鬼啊,燕小山原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闷声发大财多好啊。没办法,谁让他只有一魂一魄呢。

张友浑浑噩噩了一上午,下午就清醒了,他怕燕小山八卦,但更怕一无所有。他不能让这么多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在一切没有安排好之前,还得敷衍楚蔚。他已经勾搭上了萧筱,这为他摆脱楚平,提供了契机。不能让九仞之山功亏一篑。他在赌,赌燕小山的高傲不是装出来的,不会主动爆料给楚蔚。张友深吸一口气,下床,换衣服,把自己收拾的油头粉面的。他知道论坛曝光了他的屈辱照,他必须把这一事件淡化了,至少在楚蔚那里,化解掉。

楚蔚从燕小山那里出来,就又去找张友,至于找张友说什么,她不知道。很好,张友给她来了。两人很快碰面。张友看到楚蔚手里的本本,说:“你看见照片了?”楚蔚点头。张友说:“男人吗,谁没有点脾气。这事儿,你不用管了。”楚蔚再点头。如果有人敢对刘云这么说,刘云一定张牙舞爪,坚持要顶半边天。可楚蔚在张友面前定型了,只能点贤妻良母似的头。

张友已经请假了,不去训练,他怕燕小山出现,逼他表态。他早就发现,只要他一在楚蔚身边,燕小山就会黑着脸出现。张友温柔的对楚蔚说:“我要出去一下,我送你回去吧。”楚蔚说:“你忙吧,我自己回去。”

楚蔚一路默默不语,刘云说:“张友肯定不敢找燕小山,不如我们去跟燕小山说说。”刘云实际表错情了,楚蔚直觉上,愿意相信燕小山,隐隐地觉得燕小山不是鲁莽的人,不愿意去追究事情的真相。她现在心里乱,因为照片上,张友穿的衬衫,不是她给买的。燕小山的大手抓住张友脖领的镜头,上有特写。

张友在家里,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自从楚家承认了楚蔚和张友的关系,张友的穿衣吃饭,就从张家,转包给了楚家。张友所有的衣物,都是楚蔚买的,有的是跟楚妈一起去买的。哪怕一双袜子,张友也没有买过。楚蔚可能不清楚自己都有什么衣服,可张友的衣服,她是掌握的一清二楚。

在大清早,在校外,燕小山揪住张友,张友穿着陌生的衣服。楚蔚不敢再想下去。

刘云来了兴致,说道:“这俩人,肯定不是约好了去决斗,我看他们都没有骑士精神。再说,学校这么大,干嘛跑门口去决斗啊。”刘云说到这,也顿住了,她自诩为智慧型女生,还是有一点头脑的。清晨出现在校门口,那是夜不归宿。

楚蔚刘云同时静默,论坛上却顶翻了。楚蔚的名气很大的,人送外号‘法老’。不是说楚蔚有王者气,是说她是木乃伊归来。本来对楚蔚霸占了校草榜的№1,上就很多议论了,现在,又出现了个校草级的为楚蔚相争相斗,真让人气愤难平啊。

楚蔚一直都在维护张友的自尊,怕别人知道张友是楚家养活的,即使对最好的朋友,也没有说过一点这方面的事儿。可在上,这件事也被人爆料了。火上浇油啊。

楚蔚一回宿舍,就感受到了寝友异样的目光,寝友正在谈论万恶的旧社会,谈论童养媳的悲惨生活,谈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们普遍同情弱小,反对强权。寝友对楚蔚,原本就敬而远之,如今,更是敌视这个女衙内。一直在调和二者矛盾的刘云,由于始终倾向于楚蔚,这次也遭到了池鱼之殃。晋升为‘第二癞蛤蟆’‘刘衙内’‘狗腿子’。

寝友看见她们回来,关了电脑,高昂着头,不屑一顾的出去了,把正要打招呼的刘云,弄的一愣一愣的。

四眼给刘云打,说:“刘云,我老丈人是市局的局长吗?”刘云奇怪,问:“谁跟你说的?”

四眼笑嘻嘻的说:“我在上看到的,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不告诉我。以后我出去吃饭,报老丈人的字号,就可以免单了。”刘云咬牙切齿的说:“免你个大头鬼,你报一个试试,在上哪看到的,我也去看看。”

帖子是‘跳跃的红客’写的,内容如下:

在机车集团,楚平是皇帝,楚蔚是公主。在幼儿园,由于小朋友害怕楚蔚,纷纷转班。为了楚蔚的健康发展,楚平强令小朋友的家长,不许转班。害得楚蔚所在的班级学校,天天鬼哭狼嚎。

楚蔚稍长,楚家就开始考虑她的婚姻。在全集团范围内选婿。经过层层选拔后,张友入选。有两个比张友优秀的候选人,之所以落选,是因为那两个候选人,家里没有什么把柄可抓。而张友家,有两个超生的姐姐。

楚家先是把张友的姐姐找到,威胁张友的父母,要开除张友父母。接着又给张友的父母调整了工作,并把张友姐姐姐夫,全部安排在和集团有关的公司里工作,进行监控。软硬兼施之下,老实巴交的张友父母,答应了这门亲事。张家,从此不许管张友,由楚家包养。

张友品学兼优,考上了京大,楚家想方设法,把楚蔚也塞了进来。

由于刘云的父亲是京市市局局长,和楚平臭味相投,楚蔚和刘云也狼狈为奸。

楚家穷奢极欲,马桶刷都是镀金的。所有的用品,都是定制的,对张友却很小气,每月只给张友六位数零花钱,还是人民币。

……

楚蔚气得哭了。说:“胡说八道。”

+++++++++++++++++++

鲜花收藏

圆管抛光机
不锈钢螺帽电话
广州电缆回收公司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