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补考真情学分正文第四章

2019-02-04 04:43: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补考真情学分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施玟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补考真情学分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一轮唱罢,除了对唱歌不拿手的卓致超外,每个人都有表现的机会,此时一直等不到人的卓致超正准备开口,但程潇巳率先询问。

“小娜怎还没到,真是慢吞吞的,”她抬起手瞄了眼腕表,又看向孟萌妍。

“你们就自己骑车来,然后要她一个人搭计程车?”卓致超感到很不可思议。

“不然咧?我们只有一台机车,总不能三贴吧?”回应他的是一直看他不顾眼的孟萌妍。

“我们向来如此啊。”程潇赶紧打圆场,缓缓气氛。

“你们究竟是从哪出发的啊?”穆图也忍不住发问。

“饭店啊,这些天我们都住君悦。”程潇很自然的回答。

“她没回家?”卓致超讶异的问。

“谁没回家?喔,你说小娜啊,她现在哪里有家回?”孟萌妍夹枪带棍的嘲讽道。

“她回去,少不了要挨好几顿骂,才结婚七天就准备离婚,依她父母的脾气,也是会轰她出门吧。”程潇碍于男友在身旁,只得再次出声缓颊,一来也是替自己这些天的去处做了清楚的交代。

“如果不爱她就别去关心她,不然人家会当真的。”孟萌妍继续不甘示弱的说。

“你…”卓致超想发脾气,但孟萌妍的突然响起,他只得按捺即将爆发的脾气。

“什么?!你说什么?”孟萌妍原本生气勃勃的脸瞬间转白,她紧张的眼神朝程潇望去。“你说清楚些,邱娜莹出了什么事?”她对那头的人咆哮着。

“给我。”即便是心慌,卓致超还是不理会对他怒瞪的孟萌妍,直接抢过。

他简单报出自己的名字、身份还有与邱娜莹的关系,得到他要的答案后,将塞回孟萌妍手里。

他不发一语的跨步准备离开,绷紧的脸部线条可看出他有多么的紧张与气愤。

“哥,发生了什么事?”卓致隶不明所以的朗声问道。

“她出事了,差点被计程车司机意图不轨还劫财,她现在人在分局里。”忿忿的扔下重量级炸弹后,他迅速狂奔而去。

怔愣过后,众人也马上尾随他去分局了解状况。

“等等,钱不必付吗?”跑最慢的永远是倒霉鬼,卓致隶被孟萌妍一把抓住办赙。

“你大小姐行行好,我没开车来,必须得跟着穆图一起去关心我大嫂,也没多少钱你先买单会怎样?”他没好气的说。

“抱歉,我今天没带钱出门。”孟萌妍耍起无赖,“本来就准备给人请客的,又怎么会带钱?”在卓致隶不信任的目光中,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何会自动的解释。

“你骑车是吧?很好,我买单,等等我们一起走。”凡事都要付出代价,卓致隶可是谈判高手,涸旗的替自己找来与孟萌妍贴近的机会。

“我的机车不载男人的。”她潇洒的回答后,还是挺没良心的扔下卓致隶一人。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不甘的吐出千古名言。

........

卓致超赶到警局时,涸旗的看到坐在员警办公桌前的憔悴身影,心,没道理的抽搐着。

“娜娜?”他蹲在她面前很自然的喊她,邱娜莹却像是不知有人在喊她似的无动于衷。

“小娜,你还好吧?”穆图见到她没反应,于是推开卓致超,捧住她的脸,硬将她转过来面对他。

“我…”麻痹的神经早就无法思考,眨眨茫然的眼,当她看到熟悉的面容时,眼泪终于滑落了。

“小痹,别哭,没事了,嗯。”轻轻拥住她,穆图瞥了卓致超一眼后,决定将位子让出来,好成全一直很担忧的他。“致超为了你连超了好几个红灯,让他陪陪你,我先去找员警了解案情。”

不等她回应,他鼓励的拍拍卓致超的肩后离开。

邱娜莹困糗的将脸撇向另一边,她不希望他看到如此狼狈的她。

“你平安就好,其他都不重要。”不懂得谈情说爱的他,只会口拙的选择最直接的言词。

泛白的手指紧紧抓住手中的钱包,她紧紧咬住下唇直到血丝滴落。

“别伤害自己,一切都没事了。”他着急的不知如何安抚她,伸出的手在半空中犹豫许久迟迟不敢拥住她。

“他要抢我的钱包!”她猛然抬头控诉,“他想要抢我的钱包,他想要…”

那钱包里头有他和她的婚纱照,他唯一抱住她的合照。

“没事、一切都没事了。”他终于放下坚持,身子一倾的抱住她。“以后要先保护好自己,钱财是身外之物。”

然而,他的话听在她耳里却是另外一回事。

“你不懂,”她奋力推开他。“你不懂,那个钱包很重要的!”

他是不懂她,但她能怪他不懂她吗?

“好好好,我知道,不哭。”他重新搂回她。

“呜…我好怕…他要抢我的皮包,我不给他,他就打我…”她手指紧紧揪住他的衣襟,眼泪一颗颗斗大的滚落,哭湿他的前襟。

“他打你?!那个畜生打你!”愤怒的情绪瞬间充塞胸口,他突然有股想杀人的冲动。

卓致超小心翼翼的拂开她被长发遮住的脸庞,一掀开,在场所有的人纷纷倒抽了口气。

“Damn!”他的胸口紧紧抽痛着,那个畜生居然下手如此狠毒!他豁地放开对她的拥抱,忿忿的朝一旁发出一声怒吼,双拳奋力朝旁边的墙壁捶打。

他的怒气反应让穆图看了直摇头叹气,也让尾随而来的程潇与姜程育两人拥抱在一起无言相对。

“我没事,别这样…”红着眼眶,邱娜莹从后头抱住他的腰,制止他自残的动作。

他转身回拥,两人的关系就此大跨一步。

........

娘家,邱娜莹是绝对不能回去的,想回暂住的饭店,不但表哥穆图反对,就连两位好友也不准她再继续住在那里,尤其程潇被姜程育押回家后,孟萌妍也说她离家多日,得回去承欢膝下了。

而最重要的,是卓致超对她的心疼,还有在警局的激动反应,让她在他开口要她跟他回家时,在众人的期盼中,她没有反对及挣扎就跟着他上车了。

直到现在,她人站在第一次来到的单身公寓中。

“别紧张,这里也是你的家。”关上门,走进起居室发现她还杵在玄关时,卓致超站在她背后说道。

她很想问,是暂时的家还是永久的家,但最后,仍是什么也没说的低头看着光洁的地板。

没见到她有反应,他以为是早先的创痛让她神智依然涣散,于是他握住她的手,带着她坐在沙发上。

她完全像个被动的洋娃娃,任随他摆布。

卓致超压抑着声声叹气,他折过身,走进厨房取来温水及冰块、毛巾。

“喝口水。”他抚平她眉宇间的绉折,在她听话的喝完温开水以后,他才开始冰敷她已经肿起的脸颊。

“痛…”冰凉的触感与火热的脸一接触,她马上缩起身子喊疼。

“不这么弄,明天你的脸会肿成大猪头的。”他恐吓着,逼她只得委屈的扁嘴,乖乖捧着冰毛巾。

看见她的顺从,他又起身忙碌的寻找被他遗忘在某个角落的医葯箱,没一会儿,邱娜莹开口。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低低的问,宛如自言自语的呢喃,但他还是敏感的听见。

“你是我的妻子,照顾你本来就是我的。”他的语气平淡,但天知道他有多么的自责。

一路送她回来时,他内心的煎熬没人知晓,他一直暗暗谴责自己,并在心里怒骂,若非自己和她在机场发脾气,她又怎会有家归不得,又怎会遇上今天晚上的事呢?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我们要离婚了,不是吗?”她的语气毫无生气,声音仿佛不是从她甜美的红唇中吐出。

“如果别人可以重新来过,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听见她的话后他僵硬的回应。

除了面对公事能侃侃而谈外,他并不善于表达情感,尤其是面对爱情时,他的驽钝更是让人有摇头叹息的冲动。

连续累积数日之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晚上的惊恐和此时的委屈,一连串的事情接连而来,让原本坚强的她终于崩溃。

“同意结婚的是你,说要离婚也是你,现在又说要复合!那我呢?我算什么?!”扔下手中用来冰敷的毛巾,她现在只想任性的发脾气。

尤其是才刚发生过的事历历在目,她不知该如何消灭内心的恐惧,只能用爆发的脾气来压抑内心的混乱。

他不懂她的脾气、不懂她的个性,以致于当她任性的发泄时,他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任凭她倾泄。

“我讨厌你!讨厌讨厌你!”扑上前去,小小的拳头一下又一下的捶打他,直到她手酸了、累了也倦了以后又突然的放声大哭。

“你那时候在哪里?他一直追我,而我喊你要你救我时,你又在哪里?我不要跟你在一起!因为你,害我有家归不得,因为你,让我成为家族里的笑柄,也因为你害我差点被…”

最后的声音因为啜泣逐渐变小,渐渐的她累了,也发现自己失控的行为让彼此陷入了尴尬的困境中。

“对不…抱歉,我不该指责你的。”长期以来因为家庭教育而习惯压抑自己的她,退开他手能掌握的范围后,轻声道歉。

“如果我是很诚心的要求,我们重新来过呢?”抬起她的下颗,他的眼睛缠上她的眸。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再一次的面对失败。”眼睛红通通的,脸颊也红肿着,邱娜莹很诚实的说。

“给自己也给彼此一个机会,我们从约会开始?”那是他欠她的,也是他们婚姻中,最欠缺的东西。

他等待她的答案。

时间恍若过了许久,卓致超终于等到她微微的点了下头。

胸口的大石头总算缓缓的放下。

........

“给自己也给彼此一个机会,我们从约会开始?”

这句话是昨天他给她的诺盲,而今天一早邱娜莹就听见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又一声饱受挫折的声音。

他们分据相邻的两间房,原本她以为他们会同寝时,心里还有些小小的惶恐,却没想到两人就如同当初去意大利蜜月第一天就吵架一样,两人睡在不同房,更别说会有什么肢体上的亲密接触。

压抑不住好奇,她赤裸着双脚踩过冰冷的地板走往隔壁房门半掩的房间,她果然见到一个懊恼的男人,不断对着敞开的衣橱叹气与咒骂。

“需要帮忙吗?”卓致超忙着压抑着咒骂,而她则极力压抑大笑的冲动开了口。

“啊!”他豁然转身,发现笑盈盈的她站在门口看他。“是我吵醒你了吗?”他带着歉意的问。

“没,我很早就起床了。”眼皮下的浮肿显现出她失眠了一夜。

她靠近他后稍稍推开挡住衣橱的他,然后开始认真的审视他急需加强色彩学的衣橱。

“原先我打算放自己一天假陪你,但一早秘书提醒我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早上我必须先和内部主管商讨事宜。”他懊恼的解释。

他很少有倦勤的冲动,但今天却特别的强烈,他不喜欢自己在两人试图复合的第一天就放她一个人在家。

“没关系,你忙,反正我的脸这么肿,一时半刻也消不了,”她无所谓的微笑,并且从衣橱中取出几件她比较中意的衣服。“我想这个礼拜我连工作室都去不了。”

“还会痛吧?昨天晚上的葯膏记得要抹。”手背怜惜轻触她肿了一大片的脸,他心头比谁都难过。

“嗯,我很好,这点小伤打击不了我的。”长期以来的独立让她能够涸旗的化解身体或心灵上的疼痛。

她将手臂上成套的衣服裤子一一摆在床上,她看看他又看看衣服,然后决定其中一套还吊着挂牌的铁灰色西装,紧接着她又挑了一件银灰色衬衫及黑色斜条纹领带作搭配,如此的组合让他在保守中略见活泼。

“我没穿过银灰色衬衫,就连那套西装碰都没碰过。”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并且抗拒改变。

“凡事都有第一次,你先换上试试看,我再看看需不需要作调整。”她微笑着鼓励。

“呃…好吧。”既然她是专业,如果他不肯接受,那就表示自己不信任她,所以他不再拒绝的点头答应。

“我等等再帮你整理头发,不要再抹发油弄出个二八头了。”她突然一个滑步溜出他的势力范围,然后爽朗大笑的调侃他。

俏皮逃离的身影让他苦笑也莫可奈何,于是他听话的换上她挑选的衣服,然后在镜子面前揽镜自照。

为何同样的衣服,经她巧手的搭配下就让他看起来比平常还要出色呢?

邱娜莹在他房间外踩着脚步,来来回回的数着拍子,最后在她认为男人换衣服不像女人一样需要花上许多时间后,她敲了敲房门得到他的回应后,这才推门而人。

俊挺的身材与容貌让看多俊男美女的她还是微微出了神,她努力控制自己的遐想,拎着简单的整发工具,强迫他坐在椅子上面对全身的落地镜。

“还好程潇有帮我将行李送来。”她捧起他的头抬正,手指涂抹少许的发雕,原本一头乡下阿土的呆呆头在她巧手的拨弄下,出现较为年轻的造型。“晚上帮你把头发修剪一下,不过最好是到工作室作个新造型会更好。”

“这样不是很麻烦?”他真的很不习惯一下子改变太多。

“如果你想和以前一样的话就不会麻烦了。”邱娜莹拉拉他的头发作最后整理时说。

“等你伤好了,我们再弄,嗯?”现在的他,只要她开心就好,一切都顺着她的意见。

她露出很期待的可爱表情,让他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两人的眼神在镜子里交会,他紧紧钩住她的眸不肯移走。

最后还是她困糗的撇开眼睛,因为她觉得此刻自己的半张猪头脸好丑。

“别太在意自己的脸,不管脸颊肿成什么样子,都无损你的美丽。”甜言蜜语很自然的从他嘴里说出,让她整个腮帮子全因为他的话而晕染上瑰丽粉红。

他忍不住手一勾,将她拉进怀里,低头吻上她的唇。

当两人真正接触时,他发出一声叹息,而邱娜莹则紧张的睁大眼睛。

卓致超轻轻将她的眼睛合上,然后顺势抵住她的背,让两人得以贴紧彼此。

他的手急迫的透过宽大的衣服直接接触她赤裸的肌肤,炙热与冰凉两相接触,她的呼吸因为陌生的亲密关系而急促。

大掌迅速顺着脊椎滑上,他涸旗的发现她并未穿着内衣。

他的表情晕满情欲,他急切的探索她的美好,但门铃却突兀的在此时响起,让他狠狠的低咒了数声。

此时邱娜莹还未从失控的状态中回神,直到他拥紧她后,抵着她的头发出长长的喟然为止。

她害羞、挣扎的准备脱离他的拥抱,但他却收紧手臂。

“拜托,先别动。”他气息明显因为她的举动而更显得有些不稳,邱娜莹马上僵硬住。

就算两人从未有过亲密关系,但她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她清楚的明白自己臀部下抵住的僵直什么东西。

整张脸再次无可避免的烧烫,但她倒也乖乖的听话不敢随意乱动。

“我得去上班了。”他别扭的像个被夺去糖果的小男孩,很不甘愿的将她的身体移到安全范围。

“嗯。”她也乖巧的像个小女孩,乖乖的站在他面前,羞红着脸睇望他。

他原先整理好的头发又乱了,她见状,很自然的伸手替他整理好,她的举动让他忍不住又将她带人怀中,在她脸上印下碎吻。

不耐烦的门铃提醒埋头准备再次缠绵拥吻的两人,卓致超爆发一连串的咒骂后,飞快的将吻印上她肿起的左脸上。

“晚上等我吃饭。”

在他依依不舍的离开后,她整个人跌坐在地板上。

微颤的手指缓缓抚摩被亲吻过的唇,闭起眼依稀还能感觉到他的温存。

或许他们真的能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也说不定。

食堂餐桌椅
微信支付捕鱼游戏
郑州市色素炭黑生产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