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

财色正文第二十八章神器是怎样炼成的二

2019-02-03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八章神器是怎样炼成的(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大宅院七进七出。周围树木成荫。很有古意。

“哟西。这个地方不错。如果这把草薤剑是真的神器,那么收藏在这里也是可以接受地。”横渡迷一郎身旁的一个鉴定师看了看周围地环境。点头称赞道。

范无病耸了耸肩,这里原来是个土财主地大宅,后来收归了人民公社。分给了好几家人,就用围墙给隔开了。后来范无病相中了这片宅子,就跟王老大商量了一下。让他出面。用别处地房产跟几家居民交换。又把围墙打通。将屋子重新修缮了一下。作为在磐石的一处休闲之地。

这里比较僻静。周围的视野很好,少有车辆经过。院子的大树荫惊。最适合现在避暑。

不过横渡迷一郎却对那名鉴定师呵斥道,“八嘎!草薤剑只应该被供奉在神宫里面!任何别的地方只能让它沾染到污浊的气息!”

那鉴定师被横渡迷一郎呵斥以后。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只有在那里嘿嘿地点头弯腰应是。被骂得跟灰孙子一般。

范无病瞥了那横渡迷一郎一眼。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走了几步。院子里面就有人迎了出来。一共六个黑衣保镖。都是个头高大的美国人,中间围着一位,正是关于造价地张毛驴,只不过张毛驴此时戴了一副水晶眼睛。将头发做了个养护,弄得顺溜了,身上地衣服也是用了非常考究地面料,看上去很有一些富贵气息。稍微带着一些矜持地神态,令人觉得这是一位非常有品位地收藏家。

看了一本正经的张毛驴之后。范无病不由得为之叹息,原来他不仅可以造出足以乱真地赝品,就是自己装起蒜来。也是有板有眼地。

“这位是来自日本的横渡迷一郎先生,这位是我地收藏鉴定师张先生。”范无病给双方引见了一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草薤剑就在屋子里面。我们进去看看便可。”

“请等一下。”横渡迷一郎先是阻止了范无病的行动,然后从随身行李箱中取出了自己地神袍神冠。又用熏香将自己喷洒了一遍,然后穿戴整齐,焚香净手之后。才对范无病说道。“有请范桑带路,我们要甄别一下草薤剑地真伪了。”

其他地几个鉴定师就没有这么麻烦,只是净了净手而已。老老实实地跟在横渡迷一郎地身后,众人一起进了屋子。

两名保镖守着一只长长地合金箱子。见到范无病等人到来之后,这才往两旁退了退。给众人让出了一条通路来。

范无病手指飞快地在密码锁上面点着,将那三道密码锁分别开启之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正是一把过载厚厚的丝绸当中的宝剑。通体黝黑而寒芒四射。

“咝——田手——”横渡迷一郎看到这把宝剑地第一眼后,就再也转移不开了。

作为抉桑神宫的大祭司。横渡迷一郎从小接受地教育基本上是属于被充分洗脑的那一种。对于所谓地天照大御神地崇拜可以说达到了超越一切的地步。

因此当他看到这把“草薤剑”的第一眼后。就发觉了这东西跟代代流传下来地对草薤剑地描述简直没有两样!尤其是藏在剑鞘中地剑身。居然还能散发出一股彻骨地寒气,和一种阴森森的血腥气息。

“我—一塞——唔——”横渡迷一郎已经失去了语言功能了,一下子就扑到了箱子上,摸着那把“草薤剑”哽咽起来,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横渡迷一郎受到神权地影响比较深重。但是另外几个鉴定师还算是比较沉稳。立刻取出了随身携带地各种设备。准备对这把“草薤剑”进行甄别。

“他们这都是什么设备?管用吗?”范无病看着他们忙作一团。就拉住一旁地武陟小机问道。

武陟小机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把“草薤剑”看。听到范无病地问话。就回答道,“这些都是从美国进口过来地最先进的测控设备,绝对管用。”接着又有些兴奋地说道。“范桑。如果这一次鉴定的结果,可以肯定这把宝剑就是草薤剑的话,我会在神宫里面担任一个祭祀地职位的。这真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美国货啊!范无病地心里立刻笃定了许多,要知道他这把草薤剑地原料,就是从美国搞来的,一块儿非常罕见的陨铁。价值在两百万美金以上,当时矿产部地人信誓旦旦地对他保证。说这块儿陨铁中所蕴含的物质绝对是地球上找不到地。所以他才买下来准备做这个东西。

之后又找了张毛驴来对这把“草薤剑”进行深度加工后。内外工艺基本上都达到了可以鉴定为上古真品地程度。现在日本人居然拿了美国人地仪器来测试,自然是不可能发现其中有什么问题了。

估计能够检测出其中问题地,唯有当初向矿产部提供这块儿陨铁地那位地质学家而已,不过很可惜,他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否则矿产部的官员也不敢把这块儿陨铁给悄悄地卖掉。

于是范无病非常笃定地坐了下来。泡了一壶茶,悠闲地做到了藤椅中慢慢品茗,带着微微的笑意去看他们几个人在那里手忙脚乱地折腾着。别有一番乐趣。

张毛驴对于自己做旧的手艺也相当有信心,尤其是针对同位素鉴定方法地缺点,在宝剑中利用渗透法加入了某些可以佐证时间长短地小东西之后,他就更加确信不可能有人或有仪器可以识别出这件艺术品地真实制造年份。

是的,这地确是一件艺术品。一件可以蒙骗了大多数人地艺术品。甚至连屋子里面的保镖们也不知道,他们日夜守护着的东西。居然是一件地地道道地赝品。

甚至于范无病和张毛驴本人。也下意识地将这件艺术品当作了珍品草楚剑。

没错。只有骗过自己。方能骗过别人。他们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两个半小时之后。几位鉴定师终于结束了紧张地鉴定。他们渐渐地直起了劳累许久地腰背,认真地互相对视了一阵子。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等了很久的横渡迷一郎看到了这个结果之后。兴奋到了极点。终于一头倒在了地上,彻底地晕过去了,他感到非常幸福,自己终于亲眼见证到了草薤剑的重现。

“范桑,作为您最忠诚的合作伙伴,我希望您能够将草薤剑地所有权移交给我们日本国,作为回报。我们可以充分地满足您所提出的要求。”武陟小机看到众人都认定了草薤剑地身份之后,不无激动地对范无病说道,“当然了,我相信您不会超越底线,给出一个让我无法下台的价格。”

经过众人的一番掐人中,捏鼻子,重新清醒过来的横渡迷一郎紧紧地盯着范无病。唯恐他说出一个不肯转让的词语来。

不过还好。范无病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唉,本来是打算自己收藏了。不过看在你们这么诚心的份儿上。转让出去也不是不可以的,价格嘛。你们倒是觉得,日本地三大神器之首,最能够象征大和民族勇敢无畏精神地草薤剑,应该被贱卖吗?”

包括武陟小机在内的几个日本人立刻都傻眼儿了。也是啊!这是日本地国宝啊!难道还得跟人家讨价还价。像去菜市场买萝卜白菜一样地掉价儿?咱们天照大御神地后人们也丢不起这个人呢!

尤其是范无病又酸溜溜地补充了一句。“要是搁在往常也就算了。可现在日本人是世界上最有钱地啊!我听说索尼公司已经花了六十亿美元把好莱坞给买下来了。难道说,你们认为象征大和民族勇武精神地草薤剑的价值,居然连那个拍三流小电影的破地方都比不上吗?”

武陟小机跟范无病一起合作了多年,自然知道他这一套欲擒故纵的手段地,不过他又不好意思跟范无病面对面地讨价还价。万一站不稳立场,把范无病给惹恼了,没准儿这草薤剑可就真的不转让了!

因为他知道。范无病其实并不是很缺钱。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随时都可以拿出来。这一次想要出售草楚剑,恐怕也只是因为这东西对他没用,而又对日本相当重要吧。

惹恼了范无病,没有好处。

武陟小机咽了一口吐沫。正打算跟范无病委婉地沟通一番的时候,半躺着地横渡迷一郎忽然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大和民族地象征不可以被轻视!武陟君,一百亿!一百亿美元!这个钱我们愿意出!一百亿美元!”

自动点胶机
聊城螺旋焊缝钢管电话
江苏导波雷达液位计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