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仙玄传说第八十二章炼制五行丹

2018-11-08 17:27: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玄传说 第八十二章 炼制五行丹

“呵呵,你能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那几部灵真药典,也算你我之间有点缘分,所以老朽也就多说几句。

药理就如同剑法,剑是兵器,是杀人的兵器,剑虽然是无生命的死物,但是剑法用的好了,也可以除妖救人,药理亦然,书本是死的,人是活的。读书不能死读,须得活学活用,就算是剧毒的植物,也有入药治病的可取部分。”

曹温书的这一句话,顿时令霍君白茅塞顿开,大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悟,他敬佩之下,立刻拜倒,恭声谢道:“曹师伯,多谢你为小子指点迷津。”

曹温书呵呵大笑:“小家伙,我见你很是聪慧,兼之性格正直,才多说了几句,只盼你以后学全了本领,别走上了歪路,那我可就万死莫赎了。”

霍君白连忙伏地道:“小子谨遵师伯教诲!”

“好!好,你过来,让老朽来看看你。”曹温书一挥袖袍,一股柔和的轻风将霍君白缓缓托起。

霍君白依言走上前去,曹温书袖袍一振,一只消瘦干枯的手掌从袍底伸出。

霍君白见他手背上的皮肤层层皱皱,如同干枯的树皮一般,凡是修真之人,就算六七十岁,肌肤也不会有如此多的褶皱,单看这肌肤,感觉远比他实际年龄要大的多。

曹温书似乎看穿了他心里的疑虑,只是微微一笑,缓缓地将手搭在他头顶百会穴上。

百会穴是人身大穴,“百会”二字就是意为百脉于此交会,当下,霍君白感觉一只冰凉的枯手抚住自己头顶,旋即,一股温暖的气息从自己头顶百脉交会之处涌入身体。

那股气息在他体内四下游走,见穴就钻,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霍君白只觉浑身暖洋洋的极为受用,竟然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

不过说来也怪,他虽然睡着了,但身体仍是站着,意识也清楚自己睡着了,心中焦急万分,他心想现在曹师伯正在和自己说话,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睁眼醒来。

再过了片刻,霍君白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脱下了衣衫,泡入了一缸温水之中,他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争先恐后的感受着水温的滋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听到一声极为低沉的叹气之声。

听到这声叹气,他一个激灵,立即醒了。

他睁眼一瞧,自己仍是好好的站着,只不过出了一身大汗,全身衣衫都在,已经被自己出的汗液完全给浸湿了。

曹温书依然是老态龙钟的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布满了无奈神色,摇了摇头道:“小家伙,你五行属性实在太弱,要想修真,恐怕不太容易,除非……”说道这里,他顿了一顿,才又续道:“……除非是能得到天脉雪陆上一个传说家族的密卷,才能将体内五行属性一起强化。”

霍君白点了点头,他曾听吟风子说过,天脉雪陆大和家族有一种合纵之术,能够将人体内的五行之气合纵强化,最适合天生五行气息薄弱的修真者,这时曹温书也如此之说,两人见解如此相同,看来这法子也的确可行。

小五也是微微惊讶,说道:“小霍子,这个老头见识倒也不俗,不过你不用听他的,等你回复记忆后,自然有法子。”

暗暗点了点头,霍君白还是向曹温书拜谢:“多谢曹师伯指点。”

曹温书苦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谢我,那天脉雪陆上危机重重,妖兽比之咱们仙侠之陆更是厉害,何况,他们的民族极为排外,他们那密法从不外传,你几乎没有可能得到……”

霍君白心想着小五所说,也不是很在乎,点了点头道:“是,小子明白。”

曹温书见他神色中并未露出过于失望之色,只道他生性豁达,对他更是喜爱,又道:“不过,老朽却发现,你的经脉是被修真的高手做法压迫住了,所以导致真气不通,学不成武艺。老朽倒可以想个法子,令你经脉恢复畅通。”

“真的?”霍君白心中大喜,连忙问道。

“当然是真的,只不过老朽需要一些时日。小家伙,你切莫着急,我会将经脉给你治好的。”曹温书微微笑道。

“多谢曹师伯!小子感激不尽!”霍君白听闻此言,连忙再次拜下。如果经脉能恢复正常,他便可以学武,虽然这九仙宫内无人练武,但他现在交了很多朋友,到时也可以寻求名师,一旦有了武艺修为,那霸王之魄和刺客之魄的威力就更能发挥出来效果。

“好,你先回去罢,老朽回去便想想办法,看看如何下手治疗你经脉的问题。”曹温书点了点头。

霍君白再次拜了一下,道:“恭送师伯。”

“对了,你炼出那致人上吐下泻的丹药,药性属木,记得给里边滴上一滴铁木汁液,中和一下丹药中的木属性气息,也只有这样,属性属土的修真者才不会察觉到。”曹温书神秘一笑,留下一句话,旋即飘然去了。

“呃……属性属土的修真者,那说的不就是齐御么……”霍君白猛然想起齐御的五行属性,原来,曹温书早就知道了他炼制这药物的用途。

.........

曹温书所说的几样药材都是常见药材,在九仙宫的药房里就有,并不算难找。

霍君白在药房里分别找齐了几样他所说的药材,按照曹温书所说的法子一试,熬出了一小瓶散发着酸气的绿色胶质物。

他将这胶质给一块肉骨头上擦涂了一丁点,找来一只大黄狗给其喂下骨头,过了半个多时辰,这狗果然就上吐下泻起来,霍君白见此物药效果然奇好,大是兴奋,便开始着手炼制起了那五行丹来。

五行丹是四品灵药,材料价值不菲,可马虎不得。

他的任务是在十天之内练成一百枚五行丹,时间也挺算比较紧迫。

于是,霍君白将自己关入丹房之中,守着丹炉,一关就是一整天。

一天下来,他一共用掉了十九份药材,炼成了五行丹一共十六枚,这个成功率接近八成半,已经算是极高的了。

十六枚五行丹中,下等的二枚,中等的十枚,上等的四枚。

接下来的日子,他静心炼丹,十日后,他一共用掉了一百二十份药材,炼出了一百零三颗五行丹,其中下等的十一枚,中等的七十五枚,上等的十七枚。

霍君白在上等的五行丹中取出了三颗成色最好的收起,将剩下的三十份药材和一百枚五行丹包好,让道童带去交给了何明长老。

后日,也就到了八年一度的沧阳大会的日子,这一日,九仙宫内各弟子也是忙里忙外,四下准备着后日的大会布置工作。

中午时分,那杜催和那一脸坏笑的高策一起,来到了炼丹房内,何明长老将二百枚五行丹谨慎包好,放在锦盒之中,交给了杜催。

杜催揭开盒盖,鼻尖在丹药之上嗅了嗅,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辛苦了,何长老。”

正当杜催和高策准备离去之时,高策忽得看到丹炉旁的霍君白手中把玩着一枚丹药,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啧啧啧,这枚丹药成色真好,刚好送给虞柔妹妹。”

杜催耳音甚好,将霍君白低声的自言自语听的清清楚楚,他看了高策一眼,附耳在后者跟前低低说了几句话。

高策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走到霍君白身边,冷冷地道:“霍君白,私藏丹药可不好,这次丹药的分发,完全是由上边统一分配,要保证公开公平,你这枚丹药,还是交由杜催师叔处理罢!”

霍君白装作一副不情愿表情,嘟囔道:“这交给我炼制的一百枚五行丹任务我已经完成,一百零一枚丹药中,我就炼出了这一枚最好的,是我留给虞柔妹妹的,凭什么给你?”

高策哼了一声:“你用的药材都是九仙宫所有之物,哪有自己处理的权利?”

霍君白还欲再说,何明长老却已经走过来低声劝道:“算了,君白,这药材都是上边提供的,我再给你弄点药材,你辛苦再炼几颗,这颗五行丹就交给他吧!”

霍君白哼了一声,重重地将丹药朝高策手中一放,说道:“只有这颗成色最好,他就要这颗,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高策拿到丹药,嘿嘿一笑,将之交给了杜催。

杜催将那颗五行丹放在掌心细细观察,又轻轻嗅了嗅,一股蕴含着五行之力的药香沁入心脾,这颗五行丹果然比刚才那些成色好得多,心想正好交给齐峰,然后比赛前让齐御服下。这时他满意之至,便道:“告辞了!”旋即出门离去。

二人离去后,霍君白心中暗暗好笑,也回到自己房中,找出了剩下两颗成色最好的五行丹,一颗带去给了守静,另一颗交给了虞柔。吩咐他们比赛前一个时辰内服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