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万世之皇第七百零六章婆娑明珠

2018-11-08 17:12: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万世之皇 第七百零六章 婆娑明珠

“女仆,你说谁是女仆?”

“真是放肆!你已得罪乌家,难道还想再得罪我婆娑一族么?”

女子闻言,登时发出一厉叱,与此同时,脸色更唰的一声,彻底阴沉下来。

真龙国人口无尽,地域广袤,在这片土地上,有许多俯瞰众生的庞然大物,比如乌元乱背后的乌家,女子口中提到的婆娑家族等,皆是这个国度中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在这样的势力面前,单个修士的能量是极为有限的,更不用说像王岳这样,实力未精,尚未修成气候的异国修士,在此等庞然大物面前,必须闪身退让,若是不识趣的迎面撞上,最终只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故此,这位女子才会底气十足的对王岳出言呵斥,笃定有身后的家族势力支持,王岳定然不敢拿她怎样。

“哦?敢问这位仙子叫什么名字?”

王岳闻言,眉头登时一挑,望向女子的目光中,充满不可置否的笑容。

“哼,我叫婆娑珑。我的父亲,乃是婆娑一族的现任族长。”

“怎么样,怕了吗?还不赶快将乌元乱放开,然后对其恭恭敬敬的磕头道歉!”

“不要忘了,在这真龙国,乌家同样是首屈一指,极为可怕的存在!”

女子闻言,当即对王岳扬起她那尖尖的下巴,语气颐指气使,脸上表情,犹如孔雀开屏般高傲。

显然,在婆娑珑看来,王岳之所以有此一问,定是害怕招惹到真龙国的有数大势力。

既如此,眼下,王岳在得知她来自婆娑世家后25螺纹钢
,一定会对其毕恭毕敬,再不敢有丝毫无礼。

“哦,原来是这样!”

王岳闻言,登时恍然大悟,以别样目光,上下扫视了婆娑珑一眼:“原来你就是婆娑一族的掌上明珠,真是幸会,幸会!”说话间,语气略微放缓,似有妥协之意。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不过对此,婆娑珑并不领情,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脸上更泛起丝丝不屑笑容,显然对此事依旧多有不满。

“听说婆娑族女子的揉肩手法,是真龙国万族之中,技术最好的!”

“所以,我能否请婆娑珑仙子当我一晚婢女,为我揉一揉肩?”

不过下一刻,王岳口中话语,却使婆娑珑笑容,彻底僵在脸上。

“放肆,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吗?”

婆娑珑尖叫,怒目圆睁,一脸愤怒的看着王岳:“单凭你这句话,我婆娑族就足够让你死上一万次!”

显然,以婆娑珑的显赫身份,不论走到哪里,各方都会隆重以待,绝对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根本无人敢以王岳这般口气对其说话,故而眼下,在听到王岳的浅薄之语后,婆娑珑才会如此愤怒,近乎失态。

“好啊,那你就出手,过来杀我吧!”

可对此,王岳一脸浅笑,根本不以为意。

“算了!明日中午,潜龙之战就要正式开始,在此之前,我要调理自身,养精蓄锐,不会轻易出手!”

“明日潜龙之战的擂台上,我婆娑珑一定会取你狗命!”

不过下一刻,婆娑珑仿佛想起什么,脸上的愤怒之色消失了,整个人重新变得冷静下来,话音未落,便已轻盈转身,想要从包厢中离开。

显然,对婆娑珑来讲,只要王岳不从真龙城中离开,修理此人,随时都有机会,可明日的潜龙之战无比重要,且时日已定,无法更改,一旦错过就不再有,两者相较之下,自然要以大局为重。

此外,婆娑珑不愿意与王岳动用,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片刻前,王岳与乌元乱的比斗,婆娑珑虽未现身,实则已置身暗处,将整个比斗过程尽收眼底。

通过这场比斗,婆娑珑已然看出,王岳战力,较之乌元乱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后者远非前者对手。

可需知婆娑珑的实力,不过与乌元乱仿佛,两者同为天王学院排名前十的高手,纵然有所差距,也差距不大。

一番比较下来,婆娑珑自然也绝非王岳之敌。

故此,为了避免重蹈乌元乱的覆辙,在大庭广众之下既丢阵又丢脸的输给王岳,婆娑珑自然要极力避免与王岳正面开战。

在极短的时间里衡量得失,息怒哀乐收放自如,见势不妙,立即行动,以最优解破局。

显然,婆娑珑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来吧!不用等到明日,现在珑仙子便可让在下死一万次!”

“不过在赐死在下之前,珑仙子可得先给我揉揉肩!”

可对此,王岳发出一声长笑,话音未落,便已从座位上站起,以气息遥遥锁定前者,显然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婆娑珑离开。

“你这混蛋,居然想和我动手?”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婆娑珑心中一惊。此刻的她,已被王岳以浑厚气息锁定,举步维艰,根本无法从包厢中离开。

故此下一刻,婆娑珑在万般无奈下,只好再度转身,一脸怒意,色厉内荏的向王岳望来。

“这,此人胆子不小,居然当真敢招惹婆娑世家的掌上明珠!”

至于站在一旁的乌元乱见状,同样为之一惊。

婆娑一族,为真龙国首屈一指的传承氏族,因为某些缘故,该族对婆娑珑的重视程度,几乎举世皆知。纵然王岳第一日来此,可如果他在赶路途中,对真龙国的情况稍作了解,便会知道,出身婆娑一族的婆娑珑有多么难惹。

可即便如此,眼下王岳依旧毫不犹豫的对婆娑珑出手。王岳的狂傲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事实上,乌元乱的猜测,大致是对的。

王岳在赶路途中,确实通过战飞文之口,对真龙国内几大势力,有了初步了解。

故此,王岳对婆娑一族在真龙国拥有的能量,的确略知一二。

可除此之外,婆娑一族对婆娑珑的重视程度,王岳就不清楚了。

毕竟,王岳知道的有关真龙国的一切,几乎都是从战飞文那里获知的。

可是,需知战飞文乃是战王学院首屈一指的修道天才,一身战力,只在小战王泣天川之下。

在这样的人眼中,定然会有天王学院小天王的身影,乌元洲的无双战姿,可诸如乌元乱、婆娑珑之流,战飞文又怎会关心他们是谁?

故此,王岳通过战飞文了解到的真龙国中,有婆娑一族的身影,但却并没有婆娑珑存在。

这样一来,王岳自然不知婆娑珑身份的特殊性,只当她是婆娑一族的普通家族弟子,对其态度,自然不会太过特殊。

事实上,哪怕王岳知道婆娑珑身份,对其态度,也会一切照旧。

因为王岳性格向来如此,做事时从不考虑对方身份,只要后者敢跨越其底线,王岳便会以雷霆之势,迅速做出回应。

“那当然,我这人平生也没什么爱好,唯独喜欢闯鬼门关!”

“总之今晚,珑仙子是别想从这间包厢里离开了。”

“那么,仙子是就此束手就擒,乖乖当我一晚婢女,还是要我亲自出手镇压,屈打成奴?”

王岳挑眉,如一个没事人一般,一脸轻佻笑容的向婆娑珑望来。

“混蛋!今日你若敢向我出手,他日我势必百倍偿还!”

“更何况,你以为这场战斗,你便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么二手设备回收
?”

“浪荡轻浮的登徒子,看打!”

见王岳如此反应,婆娑珑登时气得浑身发抖,不过旋即,婆娑珑的情绪便快速平静下来。

且上一刻,婆娑珑言语中还有以进为退的威胁之意,下一刻便底气十足,身上爆发出惊天战意,二话不说,向王岳一掌拍来。

显然,婆娑珑怒归怒,可实际上,此人却很懂得审时度势。

刚刚,婆娑珑以为在其自报家门后,王岳必会对她分外忌惮,故此才会见势不妙,果断离开。

可眼下,婆娑珑见王岳如牛皮糖般,对其不依不饶,死缠烂打的态度,知道自己身份无法将王岳震慑住,此事已然无法善了,立时改变策略,反退为进,主动出击,争取以先手,尽可能的争取到那几乎不可能争取到的胜算。

抛开婆娑珑战力不论,此人心机缜密程度,以及对时机的精确把握,堪称完美,为王岳平生仅见。

“看看今晚,是我被你收为奴仆,还是你被我打成男奴!”

婆娑珑发出一声清脆的厉叱重庆不锈钢滑梯
,话音未落,右掌已然拍到王岳胸前。

哗啦!——

此刻,婆娑珑向王岳挥来的右掌,在半空中上下翻飞,犹如蝴蝶振翅般美丽绚烂,手掌边缘,更有丝丝大道碎片流转,在王岳眼中化作无尽蝴蝶,快速飞舞,真假难辨,与王岳见到过的任何掌法,皆有质的不同。

显然,婆娑珑使出的掌法,能作用于修士神识,混淆修士六感,乃是一种极为难缠的幻术掌法。

“这,婆娑珑领悟的,竟然是蝶舞之道!”

王岳皱眉,下一刻看穿了婆娑珑领悟的大道碎片的本真。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