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女生

揭秘李鸿章为何总能一看看透皇帝的心思

2019-06-30

面对这道难题,曾国藩是左右为难,不知所措。为了想出解决的办法,曾国藩

晋武帝司马炎皇后坚决立白痴儿子为太子

坐卧不安、辗转不宁,他甚至到了“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哭泣彷徨,不知所以为计”的地步。到了最后,无计可施的曾国藩,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他在湘军上下广泛征求意见,让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如果出了一个好主意,咱们一起受用;如果出的是一个馊主意,咱们一起背黑锅。可是面对这道难题,平时那些叽叽喳喳的幕僚们,居然全都哑巴了,谁也不敢开口说话。到了最后,曾国藩使出了自己的撒手锏——传纸条。

网络配图

事实证明,传纸条这种办法,是最公平民主的办法,

解密明清太医院御医并不是都能给皇帝看病

反正也不用写名字,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用负责。但是等这些纸条全部上交后,曾国藩那颗无比期望的心,又开始失望了,甚至变成了绝望。这都是一些什么玩意儿!这些纸条上的办法,真是五花八门,乱七八糟,胡说八道!在这些纸条上,有说装病的,有说装疯的,有说当没收到这封圣旨的,还有说干脆造反的,总之是馊主意无数,一个正经的也没有。面对这种局面,曾国藩连死的心都有了。就在他准备破罐子破摔,下令全军北上勤王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人推门而进,并且大喊道:“不必北上勤王!”

此言一出,满堂惊呼,大家立刻定眼望去。原来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鸿章。面对自己得意门生的回归,曾国藩是又惊又喜呀。喜的是,李鸿章的重新回归,让他终于有一个拿主意的人了;惊的是,当着全军将士,李鸿章居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这是想被乱箭射死呀。在震惊之余,曾国藩心有余悸地问道:“你这句话,何意?”李鸿章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我大清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区区几个洋人就想灭我大清,无疑是痴人说梦。这些洋人不远万里,来到我中华大地,无非是想多要一些好处罢了。如今他们攻打我们的京师,也不过是借战争给皇帝施加压力,多占一些便宜罢了。如果他们真想亡我大清,从京城到承德,几天之内便可。等我们从千里之外的安徽赶过去勤王,大清早就亡国了。”

网络配图

李鸿章这番分析独特、合情合理的言论,立刻让曾国藩放下了一半的心。但是第二个问题接踵而来。曾国藩继续问道:“如今皇帝圣旨已下,他明确让我们湘军北上勤王,我们总不能置之不理吧。”面对这个问题,李鸿章回答道:“如今京城有恭亲王坐镇,他一定能与洋人讲和,所以大清出不来乱子,咱们只需要干一件事情即可——拖。”“至于如何拖,怎么拖,老师您附耳过来。咱们只需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当

新疆王杨增新遇刺迷案被杀时卫士竟赤手空拳

听完了李鸿章的这番见解后,曾国藩大喜。他为能够解决这件事情而喜,更为自己这位学生而大喜。在曾国藩的眼中,李鸿章不仅料事如神,而且还善于揣测人心。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李鸿章对于时局的把握能力,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如此的人才,以后必成大器。当然了,让曾国藩始料不及的是,日后李鸿章的“大器”,是踩着自己肩膀完成的,并且将他踩在了脚下。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咱们还是言归正传。

咸丰十年(1860年)九月五日,按照李鸿章出的主意,曾国藩给咸丰皇帝上了一道奏章。它的大意是:我已经命令湘军北上,但是勤王事关重大,我怕手下人干不好,为此我想请示一下当今圣上,是否在我和胡林翼之中,选一个人带兵入京?从安徽祁县到河北承德,邮差即使跑断了腿,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等看到曾国藩的奏折后,咸丰皇帝刚想下旨——“谁来都行,赶紧的”,就在这个时候,北京恭亲王的折子也到了——“已经和洋人达成和议,不日敌就会退出紫禁城。”

网络配图

当看见这封奏折后,咸丰皇帝的心彻底放下来了,他立刻重新给曾国藩下旨:“已和洋人议和,湘军不必勤王。”由于回去也需要半个月,等曾国藩看到这封奏折的时候,已经是咸丰十年(1860年)十月了。至此,曾国藩那颗悬着的心,也算是落地了。但是,还没等这颗心在地上多待一会,它又被曾国藩悬了起来。原来,从咸丰十年(1860年)十月开始,李秀成看出了祁门大营的门道,他开始率军猛攻这里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