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女生

恋爱季节

2019-05-19

晨曦微露,离开家乡已在城市生活了多年的王景明,一大清早就起了床,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洗刷完毕,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妻子占香莲,慢慢地关上房门后上街买菜去了。

一束明亮的阳光印在明净的玻璃窗上从挂着的浅绿色的窗帘的缝隙中射进来。在涂满雪白的乳胶漆的墙壁的反射下,房间里一片明亮。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占香莲睁开睡眼,也不知道丈夫是什么时候就早已起床了,正在纳闷之时,只听见房门“吱──”的一声开了。王景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了,占香莲一边梳着飘逸的长发一边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买这么多东西回来?王景明用爱恋的目光看着妻子笑着掰着指头说,从1989年到今年是多少年了?1989年,对于妻子占香莲来说,是终身难忘的一年,是与丈夫从相恋到结婚的一年。明天就是结婚20周年纪念日,占香莲恍然大悟。想到20年来,丈夫对自己的关爱、呵护、理解,一种爱慕之情涌上心头,连忙拿过毛巾帮丈夫擦掉脸上的汗水并快速地投上深情的一吻。王景明也以拥抱相回敬,此时,房间里充盈着他们幸福的笑声。这笑声一直把他们又带入了久远的恋爱季节。

王景明与占香莲同属一个村子,地处比较偏僻。上个世纪70年代的农村,孩子们的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包办的。王景明与占香莲是娃娃亲,也就是说在他们几岁的时候,就有媒人牵线订了婚约。

王景明在读高中一年级时,历史已是1986年了。随着电灯取代了世代相传的油灯之后,离村子1000米之外的街镇上出现了黑白电视机,并且原来的流动电影放影队也终于在此落了户。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街镇周围的几个村子的人们特别是少男少女们就会三五成群地来到街镇上看电视或电影,同时村子经过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封闭的思想也开始慢慢地得到了解放。此时,占香莲已17岁。因为家庭兄弟姐妹多,她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帮父母干农活。16岁那年,农村人的眼光有了微妙的变化:只要村子里有哪个姑娘出嫁,沿途两边会有很多村子里的人观看送亲与迎亲的队伍。只要姑娘是除了干农活的能手之外,如果还学有一门手艺,那真是令人羡慕,聘礼也会比一般人的丰厚一些。这样,操办婚事的人也感觉到很风光。也正是这一年,占香莲被父亲送往武汉学习缝纫技术。一年后回到家里,并且也招收了同村的几名愿学此技术的女孩子。17岁,是充满浪漫与幻想的青春时期。此时的占香莲已出落得如一朵灿烂的鲜花一般,娇艳芬芳,穿着打扮也会比未出过家门的其它女孩子要新潮一些。当然,她也成了邻近村子众多男青年的追求目标。

王景明的父母老实忠厚,从小已有媒约的未来儿媳的一些传闻被一些好心人传到耳朵之中,如果被对方解除了婚约,在当时的农村那将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因此,这年盛夏暑假的一天,王景明在父母的安排下,挑着两篮子红辣椒送给未来的岳父母大人,并挑选了一块色彩鲜艳的布料送给未来的儿媳。

王景明与占香莲的家相隔不远,不到10分锺的时间,王景明就到了占香莲的家。此时,正值农忙季节,招收的几名学技术的女孩子都回家帮自己的父母干农活去了,未来的岳父母也在农田里忙活,还没有回家。家里只有占香莲正在缝纫衣裳。老实忠厚的王景明看见正低着头在专心致志地忙于制作衣服,红着脸对她说,在忙啊!占香莲头也没有抬“嗯”了一声。王景明本来就性格内向,又正在念书,由于家境贫寒,一心想借读书为跳板“跳农门”。在高中一年级上学期时,就有班上一名大胆的叫陈初芳的女孩子在上英语课时投给他写过的一封情书,因不小心被同桌接到打开只念到“亲爱的景……”四个字时,就被王景明一把抢过来撕掉了。当时他的脸红扑扑的很不好意思。为此事,他也没有主动地去找过陈初芳。其实,当时班上就有几对男女同学在偷偷地谈着恋爱。当然,这起校园风波也被好事者传到了占香莲的耳朵中。此时,对王景明爱理不理的样子与此事的传闻不无关系。王景明见此情景,也找不出谈话的主题,这样等下去也觉得尴尬,所以放下带来的东西后对不冷不热的占香莲说,我走了。占香莲也同样地“嗯”了一声。还是忙自己的事情,没有丝毫挽留的那种热情。

村级小学座落在村子的中央,与占香莲的家只隔七户人家,很近。在村小学里任教的都是本村子里的民办教师。教五年级语文课的是洪钢,一米七的个头,长得瘦瘦的。性格外向,人很热情。年龄比占香莲要大三岁,但还没有结婚。本来都是同村的人,又加上在农闲的时候占香莲与其她女孩子经常到学校去打篮球。这样,与老师们经常相处,特别是与洪钢接触的日子多了,相互之间就产生了好感。占香莲虽然只念过小学,但她的父母亲都是高中毕业,因家庭出生是富农成份,所以一直下放在农村,在农闲的时候家里充满着读书的气氛,都有一种良好的阅读的习惯。因此,占香莲也经常从洪钢那里借一些文学类的书籍与生活情感类杂志带到家里去看。特别是有一次,她不小心骑自行车扭伤了脚,在家一个月不能下地走动,静卧在床上是与书籍相陪伴,那些书籍是洪刚托在其班上读书的她的小妹带给自己的。并且在书籍中夹带有写有交流之类的信笺,这样,两个人在思想与情感的距离就更近了。后来发展到了相互之间表明了心迹共倾爱慕之情,在寒冷的冬天,占香莲还特意精心地编织了一双手套送给洪钢,使他从心里上感受到了她的一往情深。

1987年冬季的一天傍晚,天气阴沉沉的,校园里静悄悄地。学校因购买了一批教学仪器,每晚都安排有一名老师守校,这天轮到洪钢值班。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心情沉重的占香莲与洪钢双双走在校园小径上,她伤心地对他说,我的父母不同意我们的事情,他们说我从小是有媒约的,这样提出解除媒约,你说人家怎么想?人家不说在本村就是在附近几个村宗族势力是很大的。再说人家也是一个老实人,他的的堂兄是村长,这样做人家很没有面子了。作为家长,我们是坚决反对的。洪钢听到这里,心想:对方的父母反对,而自己是村小学的教师,为此事如果得罪了村长,教书这一职业也就保不住了,自己的父母也是不同意的。想到双方的阻力如此之大,就对占香莲说,那你就遵守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吧!占香莲无奈恳求地说,要么你能不能再等两年,等他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后,我和他之间的事就算完结了。洪钢听到这里,想到自己的父母也不会让他等这么久,正在沉默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占香莲见此情景又说,算了吧,一切随缘我们分手吧!洪钢知道她深爱着自己,同样地自己也爱着她,都是因为摆脱不了世俗的束缚,才都将深受失恋的痛苦。他难舍地说,我们相识一场,我有一个请求,能不能让我亲吻你一下,算作吻别吧!占香莲见他很伤感,觉得是自己拒绝而伤害了他,就含着泪微微闭上眼睛点了点头,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亲吻……

当天夜里,占香莲失眠了:想着洪钢激情地初吻,伤心的泪水不时地从眼角流落出来……

次年春,按当地习俗,王景明来到岳父母家拜年,又正值占香莲的哥哥正月结婚,所以一连玩了六天。在此期间,在她的房间里有看到一个笔记本。里面有一些是占香莲对自己读到的好文章精彩片断及好的诗歌的摘抄,同时也有失恋痛苦的心情点滴记录。王景明虽然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但语文成绩在高二班上是最优秀的,当然也是很酷爱文学的。于是他也在她的笔记本上也写了一些读后感,尤其是写了一些对人生、生活、爱情的领悟。这样一来,王景明在占香莲心中渐渐地占据了一点空间,并在心理上获得了占香莲的点好感。

时间一转眼,已是六月下旬。学校进行了毕业考试,当时的乡镇高中的学生要参加高考是有指标的。王景明班上只分有4个指标,并且从本学期开始,又从县城高中转进两名复读生,都是有关系的。所以王景明无缘参加高考。班主任给王景明做思想工作说,再复读一年,一定给你一个参加高考的指标。但根据家庭情况,王景明没有再打算复读了。

回到家后,王景明为了改变家庭的贫困面貌,自己买来一些致富类的书籍。根据经济情况首先发展养鸭,从镇上买来几百只雏鸭,每天精心按书上的管理方法进行照料。并且对家中的自养猪,一改传统喂养方法,按照从省电台中播出的地址邮寄试用的添加剂及辅导材料进行科学喂养。一个多月后,家中的猪与鸭长势有了明显的变化。这一消息,很快地传到了未来的岳父母家中。占香莲也在几个要好的同伴的建议下,到王景明家往来同次。这样两个人在心里上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其实,此时洪钢在自己父母的叮嘱下,也结婚有两个多月了。

时令的变化,夏去秋来。中秋节这天,因王景明与占香莲的家相距并不远。所以,这天,当银色的月光洒向广阔的大地上之后,王景明才依依不舍地向占香莲告别回家。此时此景已与当初王景明第一次到这里而不同了。这时的占香莲已将终身幸福相托付与他了,当王景明转身要离开时,温柔低声地说,我送你一程吧!在他们边走边谈行走到一倏无人的小道上时,王景明看看路程已去了一半,就恋恋不舍地对占香莲说,不要送了,你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这时玉盘似的明月更加明亮,微微的一阵秋风拂过,吹起她飘逸的长发,月色照在脸上,更显妩媚极了。占香莲身穿淡绿色的连衣裙,那丰腴起伏的胸部以及显露的身体的曲线在晚风的轻拂下更加让人激起无限的遐思。在即将分手之际,占香莲轻轻地拉起他的手,王景明也不由自主地顺势用另一只手揽抱着她的柔软的腰身,全身的血流加快,他分明感觉到自己未来的妻子占香莲的眼中已是含情脉脉地渴求着自己。当他与她相拥在一起,激情甜蜜地吻别时,月亮也害羞地躲进了刚好飘来的一朵白云中。

1989年,春季开学,村小学因要增补一名教师。王景明通过招聘考试,终于走上了乡村小学的讲台,与洪钢成了同行。5月1日这一天,在亲朋好友的欢声笑语及鞭炮锣鼓声中王景明与占香莲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弹指一回间,20年了,明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对于王景明来说,更有极其特殊的意义。是应该值得好好地庆贺:永结同心,相伴到永远。

安徽那里牛皮癣较为好小孩牛皮癣发病率上升扬州羊羔疯治好要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