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女生

软白沙

2019-05-18

王是我高中认识时认识的。我喜欢她,但不爱她。因为我穷,所以我不爱她。因为我印象中的她是不吃自助火锅,不吃鱼香肉丝,不去路边摊。更不会放屁打嗝这种恶俗的事。而我们如果在一起,我能给她最好的或许恰恰是攒着钱去吃一次自助火锅,然后拉她去学校外的小摊买条所谓的外贸手链。

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说实话,我有些烦她,剪发头下面一张大脸,然后凌乱的撒上五官,她总穿的很土气,比如,一身大红的羽绒服,下面一条发黑的长裤,然后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藏不住的别扭。

我需要她,但不爱她。因为我穷,所以我需要她。我高中就学会吸烟,那时候觉得吸烟很酷,吸烟的男生就像言情小说中的花花公子般能讨到女生的青睐。但因为生活费根本不允许,所以我很少自己买较好一点烟,多是一盒软白沙,或者再次点,尽管这样我还是不会放过每个长点的烟蒂,尽管它已经皱折。我还能贪恋的允吸着,带着辛辣入肺,吞吐着自己干涩的青春。因为穷,我只能吸软白沙。如果哪一天我大器晚成,咸鱼翻身,难保不会去招花引蝶,肖扬跋扈。

王是我的初恋,当然我说的是我的一厢情愿。其实我和她很少说话,我只是喜欢远远的看着她,只是她不知道。我不打扰她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怕和她过多交流时会出丑,或者是我在上演所谓的欲擒故纵。或者是怕她也喜欢我后,我拿不出面包保卫自己的爱情,但这一条只是我在无聊时意淫的无稽之谈。

现在想起来那时真是傻子,那时的女生对物质的要求不那么重要,确切的说她们会是感性的。还不经世事,爱情观还很单纯,她们坚信喜欢的人会在毕业后的几年内会努力的工作,然后一鸣惊人,在一家大公司成为一名高干,然后坐着跑车来向她们求婚,那时成功就那么简单。简单的只要靠想想就可以。可我错过了她们那个只会幻想的年华。

女人不喜欢你不要紧,就怕喜欢你过后,像个泼妇骂街似的见人就诉苦自己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