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软白沙

2019-05-18 11:46: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王是我高中认识时认识的。我喜欢她,但不爱她。因为我穷,所以我不爱她。因为我印象中的她是不吃自助火锅,不吃鱼香肉丝,不去路边摊。更不会放屁打嗝这种恶俗的事。而我们如果在一起,我能给她最好的或许恰恰是攒着钱去吃一次自助火锅,然后拉她去学校外的小摊买条所谓的外贸手链。

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说实话,我有些烦她,剪发头下面一张大脸,然后凌乱的撒上五官,她总穿的很土气,比如,一身大红的羽绒服,下面一条发黑的长裤,然后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藏不住的别扭。

我需要她,但不爱她。因为我穷,所以我需要她。我高中就学会吸烟,那时候觉得吸烟很酷,吸烟的男生就像言情小说中的花花公子般能讨到女生的青睐。但因为生活费根本不允许,所以我很少自己买较好一点烟,多是一盒软白沙,或者再次点,尽管这样我还是不会放过每个长点的烟蒂,尽管它已经皱折。我还能贪恋的允吸着,带着辛辣入肺,吞吐着自己干涩的青春。因为穷,我只能吸软白沙。如果哪一天我大器晚成,咸鱼翻身,难保不会去招花引蝶,肖扬跋扈。

王是我的初恋,当然我说的是我的一厢情愿。其实我和她很少说话,我只是喜欢远远的看着她,只是她不知道。我不打扰她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怕和她过多交流时会出丑,或者是我在上演所谓的欲擒故纵。或者是怕她也喜欢我后,我拿不出面包保卫自己的爱情,但这一条只是我在无聊时意淫的无稽之谈。

现在想起来那时真是傻子,那时的女生对物质的要求不那么重要,确切的说她们会是感性的。还不经世事,爱情观还很单纯,她们坚信喜欢的人会在毕业后的几年内会努力的工作,然后一鸣惊人,在一家大公司成为一名高干,然后坐着跑车来向她们求婚,那时成功就那么简单。简单的只要靠想想就可以。可我错过了她们那个只会幻想的年华。

女人不喜欢你不要紧,就怕喜欢你过后,像个泼妇骂街似的见人就诉苦自己当初瞎了眼。这是我当时很傻的想法。

王和我是一个村子的,但不是一条路的,我说的此路并非彼路。她放学时只是骑着单车,和几个姐妹一起回家,我负责垫后。在她们后面大概一公里的位置向前眺望。她的几个姐妹也不和我说话,虽然她们认识我,因为我是坏学生,严格意义来说,我不是,我只是学习成绩烂点罢了。有时她们和我碰面,也是投出蔑视的目光。w则不一样,她会给我一个微笑,那是她长发飘飘。带着甜味的脸,让人意犹未尽。

终于有一天,毕业了,庆祝毕业的联欢会上,我鼓起勇气唱着光亮的情歌,偷偷瞄王时,她却看着窗外发呆。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那时站在台上我还有心思想出这么诗意的句子。我有些哭笑不得。台下此起彼伏的叫嚷挑逗着我,呼唤着让我再来一曲,不知道他们是觉得我唱得好听还是觉得猴子唱歌很稀奇。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在唱一曲。声音有些发颤的唱出了我不敢说出的怯懦、喝走了毕业的最后一米时光。

回家后,我对着镜子,细细打量着自己,想找出当时在王眼里我的丑态,但我眼拙,看不出半点瑕疵。我有些不肯定,又对着镜子张牙舞爪,摆着各种姿势。还是看不出毛病,那一定是我唱歌不好听,对应该是。我回忆这当时在讲台上的姿势和动作。对着镜子里的王,又深情的唱。唱着唱着王笑了我也笑了。我一脸倔强着对她说,你别笑认真听……

笑着笑着又哭了,镜子那边的她也眨着泪眼看着我。我顺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拨走她眼眶下的泪,‘别哭,我会娶你,以后……

她也抚摸着我用着同样的口型说着无声的话。

但我听得懂‘我会嫁你,以后……

我安逸的闭上眼眶贴着她镜子般冰冷的额头。憧憬这我们的未来,那时我们有房子,有车有孩子,我有自己的事业,我只挣钱,她只休闲,我负责养家,她负责美丽。

睁开眼睛时王已经逃了。镜子那边的一张懦弱的脸印照着我,我一番苦笑,我会娶她,不是吗?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原来是可以掌控一切,而不是预料到一切,既然我能掌控一切,又为何会使自己名落孙山,而不是把自己掌控到和她一样的高等大学从而更方便的去掌控她。为何自己被掌控到一所郊区外的高职,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

如果大学是个张扬个性的地方,那么高职就是个张扬本性的地方。在这里没人管你网上通宵泡吧,没人管你去哪个吹染烫店做了哪种等离子烫。没人管你晚上去和谁约会,去哪放纵。总不至于校政教处晚上冲进你宿舍,然后拉着你给灌一些学生日常行为准则。一直讲到你脆弱的心肺被罪恶感彻底杀死,让你觉得不学习就是罪,还得株连九族。然后他们得意的跨出门,留下一个罪犯萎缩在被窝中瑟瑟发抖。

我能做些什么适合自己的事呢?我不断的想,泡妹子,但我养不起我们学校穿丝袜拿智能机的黑木耳,因为越是黑木耳,越需要营养的滋润,才能是自己发黑的木耳泛出一点点刺眼的光泽。不至于像脱水般毫无生机。

在我看来,我的消费层次最多也就只有去网吧,这个消费不高,当时在学校还算不次的娱乐项目,一来我能和人交流,要么和他要么和网上的甲乙丙,比起看虚拟小说要好一点点,二来不会让同学像笑死猪一般的笑我。

小时候爸爸烟瘾大,屋子总会漂浮着死气沉沉的烟雾,我那时总插着双手指指点点的说烟的危害有多少……,认为自己那时已经成熟了,有主见了,直到我学会了吸烟,我想对以前的自己说句呵呵。

现在的我又觉得自己成熟了,学会了利害关系,做事前先比划出两件事的弊与利,然后择良木而栖。

自以为深藏功与名,殊不知实在掩耳盗铃。

每天恪守成规的去网吧玩通宵,通宵6元,网吧也有贵宾区,我每天都会从贵宾区路过,拉出椅子,坐着后面的贫民区,19寸的液晶显示器也会频繁的自动重启,真该死……我气愤时是这样说的,但多数我会趁着空档点燃一支白沙,看看路过我身边的姑娘,提着劣质的皮包,皮靴哒哒作响,任由黑暗吞噬着她那娇小的身躯,消失在无边的夜。贵宾狗们,个个嗤牙咧嘴的对这屏幕叫嚷着;傻子、穷逼……一个胜利者在叫嚷过后,总会扭开瓶盖,灌上两口阴阳快线,优越感随着奶香漂扬与网吧的每个角落,包括不远的厕所。要么他会立起自己雄壮的身躯,仰着自己高昂的头颅,像一只发情的藏獒,扫视全场。那架势我学不了,我没有他们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所以这是命。我不去看他们,我怕他们从眼神中蹦出穷逼这两个字,使我作难。

和朋友一起玩网游,但我却是第一次涉足。应该说第一次涉足网络,高中直到毕业,我们那里都不曾有网吧,来到高职,接触的也多了,宿舍5人,有三个都热衷于搞男女关系,还有一个喜欢玩网游,我说的那个陪我通宵的朋友就是他。

刚开始,我不去网吧,我宁愿一个人留在宿舍看小说,看一些虚无缥缈的英雄事迹,拥戴一切拥有天马行空想象力的作者,后来我醒悟了,我为何要困在小说的五指山下,这样下去我又能得到什么,或许我会也具有像笔者一样的想象,拿着似有还无的知识层面去在朋友面前夸夸奇谈?也许他们会认为我在想象的空间里是个天才,但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个蠢材。

当时有个国外网游挺火的,刚开始玩剑魂,觉得他很酷。朋友建议我玩修罗,说剑魂不是穷人玩的。我有些懊恼,穷人到底得罪谁了,不能去爱自己所爱,不能想自己所想,玩游戏也得捡个别人不玩的角色,刚开始没听他的,最后慢慢服了软。玩着阿修罗这般地下角色。这社会有罪的只有穷人和老实人,也经常看到电影里的妓女,当有人问她未来打算时,总张着红口白牙义正言辞的说她会找个老实人嫁凑合着过,老实人得罪谁了,卖力挣钱养家,到处受人排挤,就连婚姻都得娶一个别人玩剩下的烂货。如果按佛家的因果报应来讲,穷人和老实人罪大恶极。

不玩游戏时我会去朋友网,玩企鹅。如果你玩过企鹅,你知道,其中有个叫同城校友还是什么的页面。

漫无目的的翻着页码,一个叫做十二日晴的用户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张无暇的脸放映在一平方厘米的头像展示兰,发着熹微的光,像魔法般的刺激着我的瞳孔。

是王,一时间我有触电的感觉,我打开空间相册,充满期待和好奇。

看着她愉悦的脸,看着她到处游玩的留念,看着她们带着憧憬的合影,其中不少有男生露着猥琐的笑容。

一直以来,我觉得能给他幸福的人只有我,现在看来,能给她幸福的人,不是我,除了我。

心有些凉意,为什么心爱的人活着幸福充实,我却那么的厌恶,原来我也希望她幸福,只是必须是我给的幸福。

一定是我多想了,但照片上的男生,确实露着得意的笑,挥着细长的手指,摆出一副胜利者的模样,旁边的王把幸福洋溢在脸上,我确实看的出。

一定是我多想了,黑色留言板上,真切的刺着耀眼的字,照顾好自己……个人名片栏的男,像一把利刀,猛刺着我不怀好意的心。燃一支白色,叼在嘴边,容我想想,最后还掐掉烟头,还是毅然的点击了添加好友。在他异性朋友的直视中,在他们如利剑的眼神中。

他们交头接耳的看着屏幕外面的我,嘻嘻哈哈的。仿佛再说”快看,那个傻子不自量力。

我直视着他们毫无避讳,对,我就不自量力。我和你们一样,我有向我心上人献媚的权利,你们岂能剥夺?

但我和照片中的他们也不一样,他们受高等教育有丰富的业余生活,批着如天空套般华丽的服饰,还有一句带着蔑视的必杀技叫你不懂。确实,文化人的内涵和理想怎会是我这放羊娃能顿悟的,上层人的生活和着装又哪是我这常年摇曳于三八线的土鳖能涉及的。他们是一类人,他们是树上的猫,轻盈自在。我却是树下的狗,愣头愣脑,气急败坏。

内蒙古治疗白癜风去那家医院较为好秦皇岛治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治疗顶叶癫痫病的药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