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民间故事灵雀复仇

2019-04-04 00:26: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宋朝初年,江州有个郑家村,村头有座破庙,庙里有只通人语、又通人性的灵雀。一天,灵雀见一个小孩晕倒在庙门前,估计是饿的,它急忙衔来浆果,将孩子救活。那孩子见灵雀会说话,起初十分畏惧,但看灵雀并没有歹意,才将自己的身世告知它。

小孩叫郑男,十岁,是郑员外的独子。不想半年前,父母意外双双离世,留下的房子却被叔叔郑觉虎霸占。郑男无家可归,只能以乞讨为生。这次出去,他一连两天滴水未进,才昏倒在庙门前。

灵雀听了很是气愤,它让郑男在庙里等着,自己飞进村里,找到郑家,见一个大胡子和一个胖婆子在忙前忙后,正是郑男的叔婶。

原来,郑觉虎将霸占来的房子开成商铺,当天正是开张之日。灵雀藏在屋檐下,趁夫妇俩不注意,从窗户飞进去,悄悄从屉子里衔出三枚铜钱飞回庙里,给郑男去买馒头吃。就这样,灵雀让小郑男栖身在庙里,自己每天从店里衔回钱来,管他吃喝,将他安顿下来。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郑觉虎发现了灵雀的小动作,连夜布下机关陷阱,逮住了灵雀。胖婆子出了个狠毒的主张—将灵雀身上的毛拔光,丢到街上喂猫狗。郑觉虎连连称妙,立刻动起手来。灵雀身上的羽毛被一根根带着血肉扯下来,它疼得昏死过去。

等到灵雀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丢在路边阴沟里。它暗自庆幸周围没有猫狗出没,忍着剧痛,渐渐爬回了破庙。小郑男看到灵雀的惨状,不由号啕大哭。灵雀扬起翅膀,帮小郑男拭干眼泪,附在他耳边,吩咐了一番。

第二天,郑男重新出去乞讨,逢人就讲,那破庙的菩萨能说话,十分灵验,一时引得周围的百姓纷纷前来。灵雀则藏在菩萨脑后,对求问者应声而答,凭着灵性预卜吉凶,常常皆中。这庙里的香火可见那个人是随和的顿时兴旺起来,名声也传了出去,一直传到郑觉虎的耳中。这郑觉虎虽家资殷实,却没个一儿半女,一直引以为恨。因此他也备上供品,到庙里问卜。

来到庙里,郑觉虎倒头就拜。灵雀见是仇人,顿时怒上心头,但听了郑觉虎的一番祷告后,再见他的大胡子,灵雀顿时有了主张。只听它缓缓说道:“天啾啾,地喳喳,施主命中本无子,不如认命,不如认命。”

郑觉虎一听急了,磕头如捣蒜,一会儿就磕出了血印,他发誓道:“菩萨,您行行好,如果能让我们生出一儿半女,就是叫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

灵雀开始吊郑觉虎的胃口,说:“心诚则心愿成,但问檀越诚恳几何?”

郑觉虎跪在地上赶忙答道:“只要我能生个儿子,菩萨您虽然吩咐就舍得舍得是了!”

“若肯除尽胡须,儿女说来就来。”“行,我今晚回去就剪……”“不不不,是要连根拔掉。”

“这—”郑觉虎一怔,想到拔须之痛,不由畏惧起来。

灵雀看郑觉虎犹豫,又说道:“若无诚恳,休怪菩萨……”

郑觉虎一想,狠狠心答应了。

郑觉虎回到家中,喝了两口酒,把菩萨的话说给老婆听,胖婆子想反正疼的不是自己,上手就拔。才揪下两根,郑觉虎就疼得嗷嗷叫,要打退堂鼓。但胖婆子哪里肯依,仗着力大,将郑觉虎死死按倒在地,骑在身下,双手揪着郑觉虎的一把胡子,胡乱撕扯……随着胡子一绺一绺地被拔下来,郑觉虎疼得两眼冒花,昏死过去。

等郑觉虎再醒来,已是第二天一早。他1摸下巴,胡子已被拔了个精光,伤处渗出的血珠沾了一手,火烧火燎般疼。他顾不上那么多了,赶忙让胖婆子把拔下的胡须包好,夫妻俩一起来到庙里。

灵雀见那拔下的胡子,再一看郑觉虎血迹斑斑的光下巴,心里那个痛快!不过它在报仇之外,更想为郑男讨回公道,因而说:“天啾啾,地喳喳,檀越心诚,天地可鉴。但若想得子,还须舍一物。”

郑觉虎心花怒放,说:“只要我拿得出,菩萨请尽管说。”

灵雀开了口:“不义之财不可得,令兄房与财,尽数还侄儿。”

要让视财如命的郑觉虎吐财,那可比剜心都疼,他犹豫起来,问:“甚么?这是为什么?”

灵雀开导道:“两家合一家,侄儿便是儿。檀越既然有儿,为何还来求儿?”

郑觉虎这才听明白,原来自己占了哥哥的房产,等于两家合一家了,侄儿就是儿子了,不就把自己命里本有的儿子挤掉了吗?可他宁肯不要儿子,也不想还财产,想到这,郑觉虎霍地起身要走。

胖婆子不干了,一把拦住丈夫,拉他一起跪下,并许诺将小郑男接回家好好接待。

郑觉虎从庙里出来,一直抱怨老婆,但胖婆子笑笑说:“这个忌好破。你看着吧,到时候我们既保住了房子,又可以添子女,岂不更好?”说着,她附在郑觉虎耳边念道起来,一席话让郑觉虎安心很多。

第二天,郑觉虎在街上找到了正在讨饭的郑男,把他领回了家。一番好言相劝后,夫妇俩摆了一桌好菜,供小郑男吃喝,又打扫出一间上好的厢房,说要让小郑男长住。

小郑男见叔婶那末热忱,也就打消了疑虑。到了晚上,小郑男早早睡下,打算第二天一早向灵雀道谢。不料他吃惯了粗茶淡饭,消化不起鱼肉,半夜闹起肚子,起来直奔茅房。

上完茅房后,小郑男往回走,忽然看见婶婶提着灯笼,叔叔拿着油桶,两人正猫着腰在厢房墙角做着甚么。小郑男留了个心眼,悄悄上前看个究竟,原来叔叔正在往厢房的木柱和门壁上浇油。小郑男不解就里,就找了个墙角藏了起来。再一看,叔叔已浇完油,点着火折子,顷刻之间,厢房就被火舌吞没了。

婶婶站在那里哈哈大笑,骂道:“兔崽子,这回啊,就是菩萨也帮不了你!”

小郑男听得逼真,看得心惊,趁着火声“噼啪”,从狗洞里爬了出去,1溜小跑,回到庙里,把刚才那一幕说给灵雀听。灵雀心头火起,想了很久,又有了主张。

第二天,郑觉虎夫妇来到庙里,磕了头,伪装哭起来,说家里失火,侄儿昨天被烧死了。

灵雀立即大喝:“天啾啾,地喳喳,狠毒夫妇,罪不可赦!”

郑觉虎夫妇没想到菩萨竟然对自己干的坏事一清二楚,吃了这一吓,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求菩萨指导脱祸之法。

见两人被吓住,灵雀缓缓告诉他们,除非2人之间有1人愿为郑男偿命,才能保住另外一人性命,否则3日以后,两人都在劫难逃。

夫妇二人刚走出庙门就争吵起来,郑觉虎说杀人的主张是胖婆子出的,要胖婆子去偿命;胖婆子则指责是郑觉虎放的火、杀的人,应当郑觉虎去偿命。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妇科千金片使用说明
妇科千金片售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