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景似当时人依旧

2019-03-08 19:51: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艾琳娜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她生于中国北方一个安静的小城市,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因为车祸过世了,因而她一直在法国与姑姑生活在一起。幼年丧亲、背井离乡、寄人篱下,也许承受了太多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伤痛,艾琳娜养成了坚毅的性格。

24岁生日这天,艾琳娜坐上了回国的飞机。这次回国是因为她在社交站上认识了一个叫做萧逸轩的中国男生,他邀请艾琳娜来中国游玩。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萧逸轩,艾琳娜不禁有些紧张和激动,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身体一阵麻木,随后迎着一股巨大的阻力,耳边传来了嘈杂声,之后就大脑一片空白了。

待她再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飞机上了,身边的乘客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看他们的穿着很像中世纪的法国人,他们个个神情激动,面红耳赤的争吵着。艾琳娜看到这个场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穿越她实在想不到别的可能了。就在她还处于猜想之中时,一个威严而又苍老的男人大喝了一声,制止住了这群争不休的人,紧接着,这个男人用标准的法语说了一句像是商量但更像是命令的“让艾琳娜去接近他,然后杀了他,没有人可以反对天主教!”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艾琳娜的身上。艾琳娜更是惊讶至极,难道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艾琳娜?反对天主教,杀了他?他又是谁?还等不及她发问,所有人就都表示赞同的大喊“人敬天主,神爱世人……。”

终于等到人群散去,艾琳娜想要找个人问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又害怕自己被当成疯子。正犹豫着,一个瘦小的女子跑了过来,惊魂未定的对艾琳娜说道“艾琳娜小姐,我都听哥哥说了,吉斯公爵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要为了神圣而战,对吗?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艾琳娜定了定神,对自己暗暗说道:“既来之,则安之,看样子决不能说出自己不是他们口中的艾琳娜的实情,否则不但会引起更大的骚乱,甚至很有可能丢掉性命,从今以后,自己就要代替那个艾琳娜而活了。”想到这,艾琳娜对瘦小的女子点了点头,又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她一些事,终于明白了现在是法国16世纪的波旁王朝,国王是亨利四世,推行新教派,而自己是天主教贵族首领吉斯公爵的女儿艾琳娜,因为新教派与天主教水火不容,所以一直战争不断。现在吉斯公爵终于决定背水一战,用自己的亲生女儿作棋子,送给国王亨利四世作王妃,假意与亨利四世联姻,实则想要借女儿之手杀死他,然后稳固天主教的地位。

艾琳娜在法国呆的这些年中,也曾学习过法国的历史,知道亨利四世和他从政期间对法国做出的一些功绩,却没有想过有一天居然会来到他存在的时代,更是想不到自己会参与到教派与权力的争夺战之中。遇到的情况虽然很混乱,但对于性格坚毅、适应能力极好的艾琳娜来说,还是能够接受的。她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和这个瘦小的女孩子回到了公爵的庄园中,一路交谈下来,知道了这个女孩是她的侍女,叫做劳拉,她的哥哥艾伦是公爵最信任的侍卫长。此次前去刺杀亨利四世,劳拉和艾伦都要作为陪侍和艾琳娜小姐一起进入王宫。

在吉斯公爵的庄园中住的几天里,艾琳娜彻底的感受到了这些贵族之间亲情的冷漠。艾琳娜的亲生母亲凯瑟琳一次也没来探望过她,每天只关心做弥撒的事情,而父亲吉斯公爵倒是来了一次,和她短短的交代了一下进入王宫要注意的细节并告诫她一定要打消亨利四世对她的疑虑以便天主教顺利实施计划。很快,艾琳娜就得到了通知,国王亨利四世对这次天主教提出的联姻建议很是满意,或许他认为这是天主教对他的示好,不久,他推行的新教派就能一统天下了。只可惜,他太小看这些天主教首领们的决心了。

终于到了成婚的这一天,亨利四世派出了骑兵队伍带着扎满鲜花的马车来到了吉斯公爵的庄园门口,在宫廷乐队的奏乐声中,艾琳娜在侍女劳拉的陪同下坐上了马车,侍卫艾伦紧随其后,一行人在吉斯公爵别有深意的眼神中渐渐远去……

艾琳娜没有想到,她在王宫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会是亨利四世,这个年轻的君王,站在王宫门前的台阶上等着迎接她,脸上写满了自信,仿佛这场婚礼便是他顺利执政的开始。艾琳娜下了马车走近,缓缓抬起头来看他,金色的王冠让他整个人显得霸气和清冷,但在斜阳的余晖下,他本来轮廓分明的脸上竟然显出了柔和的色彩。让艾琳娜更诧异的是,亨利四世眼神中不仅没有贵族惯有的俗气,反而有种清澈透明的感觉,他真的是吉斯公爵口中的那个十恶不赦,应该被自己刺杀的人吗?艾琳娜心中默默的感慨,手却被亨利四世牵起,他朝艾琳娜轻轻一笑:“艾琳娜,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王妃了。我相信,你的到来一定能化解教派之争,让我们的子民安居乐业,我也一定会好好守护你。大家已经在等了,我们进去吧。”

亨利四世携着艾琳娜缓缓走进了王宫的城堡,在众人的注视下郑重举行婚礼仪式。艾琳娜虽然是以王妃的身份嫁入王宫,但是婚礼依旧很盛大,看得出亨利四世对这次政治联姻很重视。婚礼进行的异常顺利,没有人怀疑艾琳娜,也没有人反对婚礼,接受着牧师的祝福,艾琳娜忽然心生愧疚:“自己真的能改变历史,杀了亨利四世吗?即使可以,那自己真的能下狠心去杀了这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甚至对自己充满感激的男人吗?可是如果不杀他,天主教和新教派的斗争将会一直继续下去,这些年来两个教派之间的斗争已经让百姓苦不堪言了,路边常常能看到乞讨的妇女和瘦弱的孩子,贫穷和疾病让整个波旁王朝的经济、文化、教育都开始倒退,百姓们真的还能坚持下去吗?”犹豫间,目光触及到了人群中的侍卫艾伦,只见他紧紧盯着自己和亨利四世,眉头紧蹙,憎恶的眼神似乎要将亨利四世淹没。艾琳娜忽然明白,即使自己不动手,吉斯公爵和其他天主教的首领也绝不会放过亨利四世的,看来,只能牺牲他保全整个波旁王朝的百姓了。

夜晚的凉风将宽大的白色窗帘吹得左右轻晃,艾琳娜礼服的裙角也被吹得轻轻卷起,亨利四世还在宴会厅招待宾客,此刻华丽宽大的房间中只有艾琳娜一个人。把匕首悄悄的藏在枕头下面后,艾琳娜便走到书桌旁,想要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用得着的关于两个教派之争的记载,可是翻来翻去,都是一些没什么用处的废纸和一本手札。打开手札,里面密密麻麻,记满了亨利四世这些年来的所见所想:他为百姓痛苦,为波旁王朝忧愁,更是对天主教充满了愤怒。他与玛戈皇后的婚姻是不幸的,他们之间没有感情,有的只是利用和无奈。尽管一直为天主教的势力雄大而烦恼,但他始终坚信,有一天,他推行的新教派会被认可,他会让百姓过上安乐富足的生活!

这是怎样一个坚强的男人,有那么多的困难和麻烦,他却从未失去希望;身为一国之君,娶的是自己不爱的女人,过着并不顺心如意的日子,他却从未抱怨,只因他心里系着自己的臣民……艾琳娜的心被那些充满着野心却也满是雄心的文字撕扯着,或许自己错了,历史本来就不应该被改写,亨利四世会是一个好的君王,只是如何能让天主教的信徒放过他?

艾琳娜自然是把匕首收了起来,与亨利四世度过了几天幸福的新婚生活。然而很快,吉斯公爵就代表天主教向她下了最后通牒,他们没有耐心等下去了,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亨利四世还活着,他们就发动战争,天主教和新教派势必要有一个斗争结果了。艾琳娜知道,天主教首领们已经失去耐心了,她必须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化解这场危机,既要保亨利四世平安,又要让波旁王朝的百姓免于战争之灾。

这天,艾琳娜正在花园的椅子上思考对策,却见亨利四世骑了一匹毛色极好的白马向她飞奔而来,只轻轻一带,就将洛凡拉上了马。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洛凡转头,笑问这是要去哪?亨利四世回答她,去一个神圣的地方。

不一会,他们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山谷中。走到山谷的尽头,洛凡看见了一个很大的水池,池水清澈见底,亨利四世从地上捡起了一颗石子,丢进了水池中,然后庄重的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阳光在他微颤的睫毛上洒满了好看的金色。再睁开眼睛时,他的眼神更加坚定了,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认真的对洛凡说:“这是一个有神灵庇佑的许愿池,我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你一定要和我一起见证那一刻,好么?”艾琳娜忽然觉得心中一暖,原来自己在他心中已经如此重要,成了他想要一起分享喜悦的那个人。忽然亨利四世问道:“你喜欢什么动物?”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但艾琳娜还是仔细的想了想,告诉他自己最喜欢蛟龙和凤凰,因为这是中国最具有吉祥意义的动物了。知道他不懂,艾琳娜便给他描述了这两个动物的大致形状和它们的寓意。

几天后,艾琳娜就知道亨利四世为什么问她喜欢什么动物了,因为亨利四世为她打造了一顶桂冠和一支权杖。桂冠上嵌着一个海马和凤凰的变形体,权杖上环绕着三只海马和蛟龙的变形体。亨利四世向艾琳娜解释,桂冠上的是海马凤,权杖上的是海马龙,因为在法国海马是神圣和平的代表,而如你所说,龙和凤代表着顺心如意,这两者结合,一定会给你带来福气,也会庇佑波旁王朝和平安定的。感动的听他说完,艾琳娜郑重地戴上了海马凤桂冠,握紧了海马龙权杖,坚定的看着亨利四世,决心要拼尽全力,帮助亨利四世完成他一直的梦想,哪怕要牺牲自己。

离吉斯公爵约定的一个月时间没有几天了,艾琳娜心乱如麻。亨利四世又一次发出攻进巴黎的命令,行动却再一次失败了。天主教首领及教徒的信念执着得令人害怕,恐怕只要亨利四世不妥协,就绝对不会有攻进巴黎的机会,这意味着,他将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名正言顺的君王,也无法给他的臣民任何保障,更无法实现他让波旁王朝安定和谐的梦想。终于,艾琳娜在花园的石阶前找到了站在雨中的亨利四世,默默走过去安静地陪他站着。思虑再三,还是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天主教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不可能被轻易代替,即使新教派的教徒有多么大的决心也不可能让天主教的首领放弃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虽然推行新教派费了很多心血,但既然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波旁王朝安定,让百姓们幸福安乐,那么作个让步不行吗?”良久,艾琳娜听到他沉重的叹息声,知道他终究是同意了。

这样一来,所有问题仿佛都迎刃而解了,天主教首领不再反对亨利四世,巴黎城已经打开了城门,波旁王朝的百姓们欢呼雀跃。可是,艾琳娜和亨利四世的幸福却在这个时候被打断了,玛戈皇后在一切都近乎完美的时候说出了这个惊天的秘密——艾琳娜王妃嫁给国王的初衷是想要杀死国王。于是,所有人又不安起来了,原本跟随亨利四世的新教派教徒更是气愤不已,表示一定要处死艾琳娜,否则便不肯遵守约定,信奉天主教。艾琳娜看向亨利四世,他的眼神依旧清澈,看向艾琳娜的时候也依旧充满了深情。艾琳娜忽然明白了,以他的聪明,也许一开始就看出了天主教的目的,

景似当时人依旧

但他选择了宽恕,仍然用善良和信任对待自己。可上天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在他们苦尽甘来,能够一生相守时,却要将这一切结束了。

事情已经僵持了两天,亨利四世和新教派教徒谁也不肯让步,一切又陷入僵局。夕阳洒下第一抹红晕的时候,艾琳娜身穿洁白的长裙,头戴缀有海马凤的桂冠,手执镶嵌着海马龙的权杖缓缓走到了王宫顶部的高台上,看着王宫门外新教徒已经逼近,可亨利四世却依旧坚定的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忽然有人惊呼起来,他们看见了高台上的艾琳娜,她衣袂飘飘,桂冠和权杖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宛若女神一般。来不及阻止,艾琳娜就在亨利四世痛彻心扉的眼神中从高台坠落了,坠落在亨利四世和新教派教徒的眼前,鲜红的血液仿佛一朵盛开的妖艳玫瑰。可她的嘴角却挂着一丝笑容,从此亨利四世再也不会有阻拦和烦恼了,他会是个好君王,在他的统治下,波旁王朝的百姓会幸福安定的。

又是一阵麻木感传来,艾琳娜睁开眼睛,竟然又回到了飞机上,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看着窗外的风景,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想起亨利四世那悲凉的眼神,艾琳娜早已悲伤地不能自己,这一别,将是永远了吧。

下了飞机,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她,再一转头,那不是亨利四世又是谁?可他却真的不是亨利四世,尽管和亨利四世长得一模一样,但却是中国人,他叫萧逸轩,就是艾琳娜社交站上的那个好友。

萧逸轩带艾琳娜参观的第一个地方便是中法文化交融的和平御园。在那里,艾琳娜竟然看见了曾和亨利四世一起去的那个一模一样的许愿池,池水还是那么清澈见底,唯一不同的是池中多了一个雕像,一个和艾琳娜一模一样的雕像,雕像的身上有艾莉娜熟悉的海马凤桂冠和海马龙权杖。萧逸轩笑了笑说:“看啊,多巧,这个池中的和平女神和你有一样的名字—艾琳娜。”透过阳光,艾琳娜看着萧逸轩许愿时微颤的睫毛,恍若隔世。

或许,那并不是结束,而恰是幸福的开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