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真情融化疯子知青冰封之心

2019-03-07 19:23: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真情融化疯子知青冰封之心-演不完世间百态,道不尽芸芸众生——生活故事,社会故事,悲欢离合!

随着一部名为《特别的爱》电视剧的热播,主人公原型康金环的名字,再次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康金环花半辈子的时间倾力拯救一个被家人抛弃在北大荒、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疯子。 30个寒暑交替,一万多个日夜水滴石穿。疯疯癫癫的知青李文魁被康金环无私的情怀感化,轻声的一句大姐,把她视为自己唯一的依靠,把她的家当作自己的家。那么,康金环及其家人在这30年里是以怎样超乎常人的耐心、包容和爱,让疯弟弟走向幸福和安宁的呢?

善良的妇女主任给了疯子一个家

60岁的康金环至今仍记得自己将李文魁领回家时的情景。1985年,大批知青早已返城,农场只剩下疯子李文魁无家可归,成了唯一滞留在农场的知青。那段时间,李文魁所在的23队分给了他一口锅以及油盐米面,试着让他自己做饭吃。可他一顿饭也没有做,到了吃饭时间,就拿着个饭碗挨家挨户去要饭,要不到饭就只有饿着。

李文魁1968年下乡,刚来北大荒的他多才多艺,能写会画。两年后,农场决定保送李文魁上工农兵大学。谁知,李文魁却在这个时候和一个同样来自哈尔滨的女知青热恋了。李文魁为了爱情,忍痛把上大学的名额让给了深爱着的女友。可女友上大学后,就再没有和他联系了。1971年,李文魁利用回家探亲的机会找到了她,得到的却是一句分手的回答。李文魁遭受了这次打击后,就患上了暴躁型精神分裂症他的家人实在难以忍受他发病时的折磨,通知农场将他接回去,送往精神病院。

李文魁被退回到农场后,农场领导想找李文魁的家人协商安排他的生活,但他的家人搬的搬,走的走,无从联系。领导只好把李文魁安置到相对僻静的23队,并专门给了他一间平房住,吃饭就在集体食堂解决。当时,身为23队妇女主任的康金环看到李文魁可怜,便经常去帮他拆洗被褥,打扫卫生,一直照顾了他7年。

1985年,食堂解散了,康金环主动找到队领导做出承诺:我来养李文魁吧,我比别人更熟悉他。这个山一样重的担子被康金环扛了过去,队领导激动得掉下了眼泪

当天中午,康金环做好午饭后,把疯疯癫癫的李文魁领回到家里,对丈夫刘汝奇和3个孩子说:从今天起,文魁就在咱们家吃饭了。刘汝奇和3个孩子面面相觑。半晌,刘汝奇铁青着脸说:金环,难道你也疯了吗?咱家本来就困难,你弄个疯子来,以后这日子怎么过?疯子伤到孩子怎么办?康金环平静地说:老刘,李文魁是响应号召来农场的,现在他有病,咱不能看着他不管啊。随后,康金环叮嘱3个孩子:你们记住了,看见他犯病就赶快往外跑。丈夫和孩子们拗不过她,只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然而,康金环万万没想到,她的大义之举竟然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磨难。有一次,李文魁犯病后,站在康金环家的院子里指天指地乱骂一气。骂得肚子饿了,便走进屋子里吃饭。此时,康金环的3个孩子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李文魁端着饭碗进屋,抬脚就把桌子踢翻了,书本散了一地。3个孩子见状,吓得赶紧收拾起地上的书本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屋外。可是李文魁并不罢休,仍然跳着脚大骂不止。

这时,在家休息的刘汝奇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李文魁喝道:你还有完没完?孰料,这句话更加刺激了李文魁,他把饭碗往地上一摔,顺手拿起劈柴用的斧子就朝刘汝奇身上砍。刘汝奇侧身躲过了斧子,撒腿就往屋外跑,李文魁拎着斧子也追出了门外。

刘汝奇一口气跑出了院子,回头发现李文魁仍在疯疯癫癫地追杀他,只好拼命地往大街上跑。被自己家抚养的疯子追得满大街跑,刘汝奇感到遭受了奇耻大辱,恨不得回身和李文魁拚个你死我活,但想到李文魁是个失去自控能力的精神病人,刘汝奇又觉得无可奈何,气喘吁吁地跑回到自家的院子里,趁着李文魁没有追上,钻进仓房躲了起来。

刘汝奇在仓房里一直躲到傍晚,直到康金环下班回家才从仓房里出来。见到妻子,刘汝奇第一句话就是:赶紧把李文魁送走,他不走,我走,咱们离婚!康金环在回家的路上已经听说了李文魁满大街追砍丈夫的事,她既心疼丈夫,又感到为难。老刘啊,求求你不要赶他走,他是一个病人,你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再说,是我主动跟领导说养他的,咱说的话不能不算数啊。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不能因为一个精神病人就把家散了呀,孩子们更不能缺爹少妈啊说着,一向坚强的康金环流下了热泪。

刘汝奇的眼眶也湿润了。他何尝不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啊!一家人朝夕相处的日日夜夜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他怎么舍得抛弃他们呢?一声叹息,透着几多无奈,这个朴实的山东汉子握住妻子的手不再吭声。

节日变祭日,悠悠岁月几多痛楚

为抚养李文魁,康金环经历了多少磨难,受尽了多少委屈,她的3个孩子心里最清楚。因为李文魁,他们曾经恨过母亲。3个孩子聪明伶俐,学习都很优秀。然而,由于家里养着个疯子,孩子们每天都受到干扰,成绩每况愈下。康金环和丈夫商量后,忍痛将3个未成年的儿女送到了离家20公里外的场部上学。孩子们每周只能回家一次。

周末,刘晓红领着妹妹和弟弟,饿着肚子往家里赶。本来,中午放学后,姐弟三人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在学校食堂吃过午饭再回家的,因为这20里的路是不通车的,姐弟三人只能步行回家,体能消耗很大。但他们记住了母亲叮咛过的话:咱家穷,你们就别在学校吃了,回家吧,妈做好饭等你们。姐弟三人知道家里养着个疯子,经济异常窘迫,每个周末都把这顿饭省下来。

他们背着脏衣服和几个装咸菜用的空瓶子走出5公里左右时,

真情融化疯子知青冰封之心

天忽然变了。凛冽的西北风裹挟着沙粒般的雪沫子扑面而来,刮得他们睁不开眼睛。弟弟拉住大姐刘晓红的衣角说:姐,我饿。妹妹也嚷嚷道:姐,我好冷啊。刘晓红望着弟弟、妹妹冻得通红的小脸,一手拉过弟弟,一手拉过妹妹,说:快走,家里有热乎乎的饭菜等着咱们呢。听了这话,姐弟三人仿佛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顾不得风雪严寒,连滚带爬地往前赶路。

3个小时后,姐弟三人终于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回到家里。书包还没来得及放下,他们就像饿极了的小老虎直奔锅台。锅盖热气腾腾,可揭开锅盖,他们立刻傻眼了,锅里面除了一汪热水,竟然是空的。再看灶台附近的地上,散落着馒头碎屑和几片菜叶。

姐,一定是李文魁拿饭菜喂那些野猫野狗去了!妹妹气鼓鼓地把锅盖扔在了地上。刘晓红相信二妹的话,因为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这时,康金环回来了,孩子们便将心头的怨愤宣泄到母亲身上:妈,快把李文魁撵走,我们在学校没饭吃,大老远的赶回家也没饭吃,这还是不是我们的家啊?康金环心怀愧疚,急忙给孩子们做饭。饭菜端上来了,孩子们却没有心情吃了,一个个气呼呼地背对着她。

面对孩子们的责难,康金环像吞黄连一样把委屈咽到肚子里。她理解孩子们。姐弟三人的作业本经常被李文魁撕得面目全非,老师批评他们,他们不敢说明原因。他们更不敢把同学领到家里来玩,怕别人知道他们家养个疯子而嘲笑他们。孩子们因为李文魁而缺少了别的孩子应有的那份快乐。

下对不起孩子,上对不起老母。康金环70多岁的老母亲一直在山东老家生活。由于照顾李文魁,康金环十几年没有回家探亲,母女俩彼此非常牵挂。于是,康金环千里迢迢把老母亲接到了自己身边赡养。可是,老母亲住了不到一个月,就被李文魁吓得犯了心脏病,康金环只好花了两千块钱,买了一间土房,让母亲单独住。

2000年农历正月十五,康金环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天下小雪,家家户户沉浸在元宵节的喜庆气氛中。临近中午,康金环想要去给母亲做饭,忽然李文魁发病了,他瞪着眼睛,见东西就砸,见人就骂。康金环怕他出门惹事,急忙好言相劝,平息他的暴躁。折腾了三四个小时,李文魁渐渐安静下来。康金环又给他煮了元宵,照顾他吃过饭,这才脚步匆匆地赶着去伺候母亲。

推开母亲的屋门,康金环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母亲一动不动地趴在炉子上,炉膛里已经填满了柴禾,一根没有划过的火柴杆被母亲攥在手里。缓过神来,康金环急忙喊来卫生所的医生。医生检查后告诉康金环:老人已经去世了。母亲是等得肚子饿了,想要自己点火做口吃的,才猝然而逝。康金环想,如果自己能早点来照顾她,她也许就不会死啊!想到这些,她捶胸顿足,后悔不迭,泪水打湿了衣襟

然而,厄运并没有就此停住脚步。因为李文魁,康金环家里不久又遭一劫。康金环的儿子刘建军结婚后,和他们同住。不久,儿媳妇怀孕了,康金环高兴得合不拢嘴。儿媳怀孕不久,有一天帮婆婆洗碗,她不知道李文魁的东西是别人动不得的,她出于好心顺手把李文魁的碗筷一起洗掉了。正在这时,李文魁从外面进屋了,看见有人动他的碗筷了,不由分说,操起一个盘子就向康金环的儿媳砸来。儿媳吓得一声惊叫,放开脚步就往门外跑,不巧被一个石块绊倒,导致了流产。

得知儿媳流产,康金环痛心不已,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儿媳再次怀孕后,主动提出:妈,我在这个家没有安全感,还是让我们搬出去住吧。康金环只好忍痛让儿子小俩口搬到了其他地方生活。

一声大姐,道不尽30载姐弟情深

接二连三地遭受磨难,令康金环陷入思考:收养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精神病人,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甚至众叛亲离,到底值不值呢?夜里,辗转反侧的康金环听到窗外蛙鸣虫唱,忽然感到世界竟是如此的安宁。对啊,自己家虽然一直不得安静,可整个23队不是安静了二三十年了吗?李文魁不是也活下来了吗?谁能说自己的艰辛付出没有价值呢?

康金环的心胸更加豁然。她把李文魁当作自己的亲兄弟看待,凡事都顺着他。李文魁爱抽旱烟,康金环就和丈夫每年在坡地上种两百棵烟叶。李文魁喜欢吃哈尔滨面包,康金环叮嘱成家的儿女们回来看她时必须带面包。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刘汝奇和儿女们渐渐理解了康金环的所作所为,和李文魁也有了亲情。

2005年除夕夜,康金环做了一桌子菜,并煮好了饺子。她把给李文魁买的新衣裳拿出来,让他换上。和往年一样,李文魁不想穿新衣裳。刘汝奇指着桌子上的饺子,像哄小孩似的对李文魁说:不换新衣裳,不给饺子吃。李文魁乖乖地换上了新衣裳。

腾空的烟花映亮了窗子。康金环和丈夫一起拉李文魁入席吃团圆饭。忽然,李文魁站起身,挟了口菜放到了康金环面前的碟子里,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大姐!康金环愣了一下,以为李文魁出现了幻觉,急忙说:我不是你大姐,你大姐在哈尔滨呢。李文魁望着康金环说:不,你就是我的大姐,我的亲大姐。说着,李文魁眼里泪花闪动。

一声大姐啊,这30年前就应当有的问候与回应,尽管来得太迟了一点,但终究来了。这一刻,康金环只觉一股热流瞬间涌遍全身,那么多年的酸甜苦辣化作滔滔泪雨倾泻而下。李文魁的病情有了好转,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康金环高兴地举起酒杯,就着滴落到杯中的泪花一饮而尽。刘汝奇也喜出望外,还没喝酒,人就醉了

如今,在康金环全家的倾力照顾下,李文魁发病次数大大减少,也很少再砸东西和打人。但有一个话题,李文魁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得的,那就是他的家人。一旦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他在哈尔滨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时候,李文魁就会变得情绪异常,嘴里会立刻语无伦次地狂喊杀人犯杀人犯!但当他清醒的时候,他会在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农忙时节,他会随着康金环下地干活。心情好时,他就拿着扫帚去清扫院子。每当李文魁称康金环为大姐,康金环则热情回称他为老弟,尽管李文魁比康金环还大一岁,可听到康金环叫他一声老弟,他就会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又蹦又跳

李文魁虽然有些清醒了,但他的思维仍然停留在过去的年代。康金环要买布给他做衣裳,他就问康金环带布票没有?康金环花一元钱买了一小捆韭菜,他嫌贵了,说是一毛钱就能买下来。康金环告诉他时代已经变革了,他却听得懵懵懂懂,一脸茫然。

经过长期观察,康金环发现,家乡和亲人成为李文魁的一个心结,阻碍着他的病情彻底康复。于是,寻找李文魁亲人的想法猛然跃入康金环的脑海,她想,如果他在哈尔滨的家人真的出现了,也许就能真正打开李文魁的心结,从而彻底唤醒他啊!此后,康金环在丈夫的支持下,多次到哈尔滨打听李文魁家人的下落,然而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今年7月,以康金环为原型的电视剧《特别的爱》在全国各地热播,康金环借剧组的宣传机会到了哈尔滨,她通过李文魁的几个同学打听到,李文魁家已经搬了好几次,下落无人知晓

寻亲未果,而爱无疆,如今,康金环还一如既往照顾着这位毫无血缘关系的疯弟弟,让他永远生活在爱的天堂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