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女生

宠霸美男正文第二百八十五章应该高兴才对

2019-02-04

(小说《宠霸美男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柔情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宠霸美男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八十五章应该高兴才对,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在这里看到太子让我安心不少,心里知道赤意轩也一定是胜自己的生命来危胁太子了!

这么**的场面使我的腹间火苗窜动,烦臣却脸不改色心不跳地看着这一切。

“你不准备参加考试了吗?”烦臣见我站在那儿半天没动,上来问道。

我正困惑着如何是好,见他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向后作了个下要动作,凌乱的发丝垂荡下来露出姣好的脖颈,迅速起身,看到烦臣满意地笑容。

而如我所想,前三名就是我们三个,第一名是明示,第二名是我,第三名是太子。

入夜时分,我们被带领至赤意轩的寝宫,赤意轩一身墨黑色薄衣,隐隐露出矫健的身形,见着我,脸上不怒不喜,但我至进来一直板着脸,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他。

“你,过来!”他向明示勾勾手指,“既然是第一名,味道应该很不错,那今晚就由你侍寝,你们就待在这里好好学习。”赤意轩的眼睛瞟向我。

明示错愕的眼睛盯着赤意轩,翕动着嘴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顺从地一层层剥掉衣服便小心翼翼地爬上龙床。

我隐约看见明示手臂内侧有一图案印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好像是个字。

明示熟练地用牙齿咬住黑色衣袍的缎带扯开来,把衣服解开,赤意轩的**毫无遮拦地露出来,明示绯红的脸色一愣,显然是被吓到了。

我紧握着手,指关节“咯咯”作响,知道赤意轩是一个欲求强烈的人,如果在明示瘦小的身体上肆意妄为,非把他拆散架不可!

明示红地有些不自然地脸凑到赤意轩地身下。含住他地分身。我厌恶地别过头!

“咚”一声重响。明示被踢到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跪好。赤意轩又一脚踹向他地胸口。一口血吐了出来。明示动了动身无力再起来。

“贱人!想咬死我吗?!”赤意轩愤怒地吼道。吓得站在我身旁地太子脚一软“扑通”摔到。

我上前扶起明示。眼睛瞪向赤意轩。“你还真是挑剔!他只不过不能承受你而已!”

赤意轩皱了皱眉头。“你这多管闲事地毛病什么时候好?上次地教训还不够吗?”

我一听。胸口地火更焰了。“我多管闲事地毛病比你草菅人命地习惯要好!”上次地教训让我更明白了。只是这句话我觉得没有必要说而已。

他一把提起我,向屋外怒吼道。“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呆下去!”

明示被拖出门外,而太子也在赤意轩的挥手中退下,剩下的两人剑拔弩张互相狠狠地盯着对方。

“你想多管闲事,就代替他来伺候我!”重重地把我丢到他的床上。

我被他丢得眼冒金星。刚想起身,一个炙热的身躯就压上我,我挣扎着推开他,却让他把我的身体固定地更牢了,“除了床上技术比畜牲好之外,你连禽兽都不如!”我恶毒地辱骂他。

他一眼瞪向我,眼中愤怒的火焰熊熊地燃烧着,这句显然让他恼火了。可是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那烧得正焰的火焰熄灭了,心底油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兆。

“嘴巴上过足了瘾可是半点都讨不到好处地,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赤意轩随即把脸一沉,大手一拉把我的衣服扒了个干净。

这该死的鬼衣服就这么好脱?我心情坏到了底。**阁里的衣服就是专门用来伺候人的时候脱的,所以是非常的简单好脱,也很方便撕。

赤意轩眼神中地危险越来越清晰,我知道在这当口惹他实属不明之举,但是如果叫我乖乖地服侍他上了自己,我办不到!于是狠狠地一脚踹上他的命根,这一脚让他吃痛地从我身上翻滚下来。我也乘机逃出他的掌控。可是正当我要逃离那张檀木床的时候,脑后一紧。被人揪住头发往后拉去。

赤意轩双脚死死地制住我的双腿乱动,一只手钳制住我的脖子控制我全身的挣扎。一手用缎带缠住住我的双手绑在床头,“我,本来今天我只是想单纯的上了你的,可是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弄得那么血腥呢?既然你那么喜欢血腥地味道,今天就让你尝尝,如果尝不够我们下次继续!”阴冷地笑容散发着迫人的气息。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抬头迎上他寒冷地眼。如果怕他我就不会明知道后果还敢跟他作对了,烦臣当初的折磨我都不屑一顾,他能有多大能耐,比起烦臣整天想着折磨调教地手段,他这个忙碌着国家政事的人能有多少这种手段。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低估了他,烦臣有顾忌不会真的动了我,但他没有任何的顾忌,即使玩死我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这样的表情很好,如果你能一直维持这样的表情,我说不定会放了你太子。”

“混蛋!”我骂道。希望他那该死的老子没有他这种癖好才好。

心口被人好像重重的捅了一

赤意轩那张俊朗不凡又有几分霸气的脸向我压近,我转过头躲避他袭来的吻,他紧紧地扣住我的下巴掰回我的脸。

“唔……”挣扎的声音被封在嘴里,赤意轩的吻又深又急,阻断了我与空气的交流,让我不得不从他的口腔中吸取赖以生存的空气,他时不时的用舌头探索我的喉间,让我差点窒息,我只能在他舌游走的间隙从他的口里得到少得可怜的空气。

“这吻够爽吧!畜牲可给不了你这样的吻。”赤意轩挑眉说道。话语中流露出对我侮辱他的话的耿耿于怀。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贪婪地吸取着久违的空气,连一句话都说不了。

“在死牢里你的表现可是让我意犹未尽呢,现在得好好回味一番了。”一口含住我的胸前的红点,啃咬舔逗着。

酥麻痛痒的感觉流遍全身,我不禁瘫软在他身下,而身下的欲火开始被他点燃,被捆绑的手从疼痛变为酸麻到现在的没有知觉,这像是死到临头的无奈,连挣扎都是奢求,第二次被他触碰的感觉比第一次强烈的多,第一次因在药物的作用下只是一味的寻求解脱,根本算不得真正的**,此时是清醒的感受着他一步步的点燃我的**,一步步的把它烧得更旺似乎要把握燃烧殆尽。

密密的吻从胸前移到喉间,微微的张口咬住我的喉骨,刺痛让我顿时全身僵硬,正当我以为他要这么咬断我的喉咙的时候,下身更为强烈的剧痛袭来。

赤意轩的手指刺入我的身体,皮肤被迫地撑开,我闭起眼忍受着剧痛。

手指在身体里进进出出,引发一种难以预言的兴奋感。

“我还是那么的倔强,不过正是这种倔强才让我更想知道你能忍到什么程度。”说完手指在我体内弯了弯。

“唔……”我闷哼出声,咬着牙把这叫声吞入喉中。

第二根手指继续探入我的身体,“不错!韧性还蛮好的。”赤意轩赞赏道。

这句话在我听来像是恶魔的声音,阴冷地刺到骨子里,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被撑开的痛苦和烦臣指甲划破的疼痛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前者更为让人难以忍受。

“啊----”突然挤入的第三根手指让我痛得措手不及,一种像被人撕裂身体的痛弥漫看来。

“我,竟然能容纳我三根手指真是意想不到。”虚伪的声音让我想吐。

“你……”我愤怒地瞪着他。除了在我身体上增加痛苦之外还要用语言羞辱我,不过,这是他的本性不是吗?

“唔……嗯……”呻吟声随着他炙热的侵入体内破口而出,灼热从那里延烧开来,火好像从下身一直烧到肺部,让我喉咙的水分蒸发殆尽,全身被痛苦麻痹着。

赤意轩用手托起我的腰,抬起我的两腿放到他肩上,腰背倏然极度的酸痛,强而有力的大手禁锢住我的细腰向他摁去,负在我身上沉重的压力让我的腰像要被折断一样的酸痛,随着他的节奏“嘎嘎”作响。

“……哈哈……”我突然大笑,声音嘶哑地恐怖。

赤意轩被我突然的反常怔住,“你……笑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聚了聚涣散的神志,艰难地开口道:“因为……觉得……你……愚蠢的……可……笑……”破碎的声音不成词句。如果放我出来还是为了折磨我,那把握关在黑屋子里更加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何必多此一举呢!

狠狠地刺痛包含着怒意把我几乎拆散架,我的讥笑毫不客气地坚持在嘴角,赤意轩,我要让你知道,在任何时候我都会逮着机会千方百计地报复你,即使这些报复不痛不痒,只要我活着一天,我绝不让你好过!

口中漫出一股腥甜,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咽了下去,身上的撞击让我不能及时完全咽下,一丝猩红的液体溢出嘴角,顿时时间静止。

赤意轩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怎么样了?”

我笑了,笑得不明所以,笑得狰狞可怖,笑得张狂,“你……应该高兴才对!”

无锡市环氧防腐漆
北京二手叉车个人转让市场
深圳金属徽章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