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女生

暧光昧影正文第二百零三节绑架雪吟

2019-02-04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零三节绑架雪吟,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孙伴山都有点蒙了,怎么自己公司的高级员工,失踪后跑这里来了?而且听张松的口气,还是个在道上混的。难道是上次在北京,看到本大佬的英明神武,她也弃善从恶,跑到英国当个女混混了?

孙伴山满脑子希奇古怪的想法,但一个想到点子上的都没有。大岛灵花也很尴尬,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孙伴山。由于在北京,赤军当时与李枫合作,几次都暗杀孙伴山没成功。这次见面,大岛灵花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身份。

赤军在北美与大圈的关系很好,三天前大岛灵花接到父亲大岛藏的,说大圈的松爷在英国有事情想找他们帮忙。赤军的人马遍布世界各地,组织非常强大。在英国,也有他们的秘密据点。

既然是大圈的朋友求助,大岛灵花当仁不让的要帮忙。只是,按照地下世界的规矩,大岛灵花到没有问大圈来英国是想干什么。北爱尔兰那边的消息,还没公开,所以大岛灵花根本就不知道是帮孙伴山。

“赵~赵灵,你~你怎么也弃明投暗了?在黑道上混可不容易啊。”孙伴山有点惋惜的说道。

“什么赵灵?什么弃明投暗?伴山,你说什么呢?”张松听的都有点发晕。

阳子也认出了大岛灵花,当初他就感觉这个女子非同一般,那种犀利的眼神,曾经叫阳子都心颤过。

“伴山~对不起,有些事情,我会给你解释的。张叔叔,大家还是进来说话吧。我和伴山,在北京见过面。”大岛灵花尴尬的说了一下。当看到阳子的时候,微微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高手,大岛灵花还是很佩服的。

众人跟随着大岛灵花往里边走去,司徒雪吟悄悄的拉住孙伴山,“死伴山,老实交代,这个女人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不说清楚,本小姐和你没完。”

司徒雪吟心中升起一团妒火,阿彩她们认识孙伴山在先,司徒雪因算是第四者插足。但女人就是女人,司徒雪吟可不想再有个第五者进来分享。

“司徒小姐,我都看出来了,这女子肯定与伴山有染,你看她那表情,没准连私生子都有了。”朱胖子惟恐天下不乱,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孙伴山的机会。

他这一说,司徒雪吟更是气愤不已,看孙伴山的眼神都变的冷冰冰,脸上的表情仿佛随时都要哭出来。

“靠!你个死胖子乱说什么。我可告诉你,这女子是阳子看上的人,你个死胖子非挨揍不可。雪吟,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还不清楚?象我这样不为女色所动的奇男子,简直天下少有。”

一听说是阳子的‘女人’,司徒雪吟立刻就多云转晴,看孙伴山的目光也温柔起来。

“死胖子,你敢污蔑我家伴山,小心我给你抽脂减肥,叫你变的骨瘦如柴。”司徒雪吟恶狠狠的瞪了朱永生一眼。

朱永生翻了个白眼,赶紧快走了几步,嘴里还嘟囔着,“不可理喻,这样白痴的谎言也有人相信?没天理了。”

他们几个在后面说,大岛灵花与张松也在前面小声的说着。她把在北京的经过与张松简单的说了一遍,小声的恳求道:“张叔叔,这事情您可要帮我担待一下,不然会很尴尬的。您也知道,我们赤军在很多国家,都需要一个强势的朋友。当时的情况很复杂,我也不清楚孙伴山与大圈还有关系。”

张松也听的直皱眉头,怎么赤军与孙伴山还有过节,而且灵花还冒充‘打工者’当了几天孙伴山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

“灵花,冤家亦解不易结。这事情,还是我出面来摆平吧,相信伴山会给我这个面子。”

众人来到屋里落了坐,大岛灵花找了借口出去了一下。张松很坦诚的把大岛灵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孙伴山等人,并简单的把前段时间北京的事情说了一下。

“伴山,我们大圈与赤军大首领大岛藏的关系很好。看在我的面子上,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张松说完,偷偷看了一眼文风,那意思想叫他这个老战友帮着说句话。

孙伴山等人,没想到这个‘赵灵’竟然是日本人。不过听张松的口气,赤军在日本也不招人待见。

“老张,其实我对赵~哦,是大岛~残花到没什么意见,既然那时候是李枫找的她们,这笔账就算到李枫头上好了。”

“什么残花,是大岛灵花。”张松赶紧纠正了一下,心说人家还是黄花闺女,怎么就成残花了。

“别管啥花,老张,我还有一个要求。”

张松奇怪的看了孙伴山一眼,不知道他还想怎么样,难道连这点面子也不给?

“老张,我的意思,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家就都别放在心上。以后,双方可以成为朋友。但是,有一点你要告诉那啥花,我们阳子兄弟看上她了,成不成的给个话。”

孙伴山的话,张松与文风都是一愣,阳子更是满脸通红,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一掌把孙伴山拍在桌子底下去了。

“你~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根本没有这事。”阳子赶紧辩解自己的清白。

“臭阳子,给你牵线还不好,干麻要把伴山打晕。”司徒雪吟心疼的扶着孙伴山,恨不得用白眼球把阳子翻死。

大岛灵花亲自端着一套茶具走了进来,刚才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看阳子的目光也有点不好意思。不但是她,阳子更的闹了个大红脸,连看都不好意思再看。

司徒雪吟看着阳子,还为孙伴山有所不平。‘哼!有机会给你俩下点东西,等生木煮成熟饭,看我不满世界宣扬你俩的丑事。’

双方的恩怨化干戈为玉帛,其实孙伴山也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多个朋友多条路。再说,大圈兄弟拼着性命来帮着他们,如果不给张松面子,那也太说不过去了。不但得罪人了张松,恐怕连文风也会不满意。

来到伦敦,孙伴山与李枫都稳定下来。李枫也得到消息,孙伴山到了伦敦。孙伴山没有立即出手,他也在等待郑浩的消息。

自从到了伦敦,郑浩就好象消失了一样,到现在也没与孙伴山等人联系。

这几天,谢尚可与李枫到没闲着,他俩秘密的把司徒雪吟以前在英国的一切调查了一遍。为的就是要找出与司徒雪吟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同学,好实施他们的计划。

豹强带着八名身手相对比较好的兄弟,也悄悄的来到了英国。在李枫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自己兄弟出马比较放心。

司徒雪吟的那些同窗好友,大都是一些贵族阶级,谢尚可与李枫可不敢对他们动手。最后,终于发现一名与司徒雪吟关系不错的男生,现在家族成了落魄的贵族。

“阿枫,就在这小子身上下手吧。他的家族已经破产,没什么后台可以支持他,就算是出了事情,也没关系。”谢尚可在一堆资料中,找出了这个男孩的照片和家庭住址。

一个落魄的贵族,开始靠变卖祖产过日子。以前门庭若市的场景,随着破产而消失。

人要倒了霉,上个厕所都能掉毛抗里去。刚被公司辞退的马克,就成了这个倒霉的家伙。在厕所中,莫名其妙的被人装进了麻袋。

“小子,老实的给我听好了,这次请你来,只是想叫你约个人出来。如果办的好,不但放你一条生路,还会给你一笔钱。”

在阴暗的地下车库里,李枫阴笑着正对倒霉的马克说着。马克的身后,豹强等人怒视着他,随时准备大刑伺候。谢尚可坐在不远的椅子上,欣赏着李枫的举动。

自从豹强等人来到伦敦,李枫也告诉了谢尚可自己另外的一个身份。谢尚可觉得有点可笑,一个中国高官的儿子,本身还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却是北京黑社会的大头目。

“你们~是什么人,我身上什么都没有。我的家族已经破产,我父亲不会给你们钱的。”马克还以为是碰上了绑匪。

“啪”的一下,李枫狠狠的拍了一下马克的脑袋,“你给我听清楚,我要的不是钱。如果合作愉快的话,我还会给你一大笔钱。”李枫说着,把找他的目的说了一遍。

马克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想叫自己把以前的学友司徒雪吟约出来。

“我说先生,司徒雪吟她在新加坡,不可能会被我一个就约到伦敦,我~我还没这么大的魄力。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们可以去找欧文,他有可能把司徒雪吟约来。”马克随然当年也是追求雪吟的其中一人,但他到有自知之明,现在根本不可能是其他追求者的对手。

“不用这么麻烦,司徒雪吟现在就在伦敦,你只要打个,约她叙叙旧。或者说你现在落魄了,想请她帮个忙。总之,能把她约出来,你的任务就算完成。”

“我能问一下,你们叫我约她,有什么目的吗?”

马克刚说完,李枫抬起腿,一脚把马克踹倒在地。

“小子,别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保证你的生命不会活到明天日出。”

马克屈服了,虽然他还深深暗恋着司徒雪吟,但面对这群无礼的家伙,马克只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其实,李枫和谢尚可之所以找上他,就没打算叫马克活着。绑架暗杀司徒家族的人,他们可不想叫任何人走露消息。按照谢尚可的说法,甚至到最后,连豹强他们都一起干掉,一个不留。不过李枫没同意谢尚可的建议,他对豹强等人的忠诚,还是非常信任的。

通过秘密渠道,谢尚可得到了司徒雪吟的号码。这个世界,只要花钱,这样不是什么国家机密的小事情,很多人乐意去做。

当司徒雪吟接到马克的,心里也是很奇怪,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但司徒雪吟脑子里,也出现当年上学的时候,那个有点腼腆的小男孩,还曾经偷偷的给她送过鲜花。不过,最后听说被欧文打了一顿。上学的美好时光,一点一滴的爬上司徒雪吟的心头。

既然马克约自己吃顿饭,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虽然司徒雪吟也听说了马克家族已经破产,但念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她也不好意思打击马克现在那颗脆弱的心。

司徒雪吟知道孙伴山是个醋缸,这事情她不想叫孙伴山知道。司徒雪吟知道现在危机四伏,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出去。但自己家族的保镖都不在,孙伴山在她爷爷中,誓言旦旦的说会保护好她的安全,所以家族保镖都没跟来。如果不想被孙伴山知道她去约会,这几个人当中,也只有朱永生不会告密。

“胖子,晚上陪我出去一下好不好?”司徒雪吟对着朱永生露出迷人的微笑。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害我。伴山那家伙是个醋缸,我可不想上你当。”在朱永生看来,司徒雪吟就是个小魔鬼,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好事。

“死胖子,过来,我告诉你~!”司徒雪吟悄悄的给朱永生说了几句。

朱永生看着司徒雪吟,“你~你可不许骗我?”

“放心吧,本小姐说的话,绝对兑现。”

朱永生想了想,一咬牙,“好!这次我就再帮你一回。”

司徒雪吟说的条件太有诱惑力,朱永生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司徒雪吟的请求。

司徒雪吟连孙伴山的面都没见,只是告诉了文风一下,她与朱胖子出去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她是怕孙伴山也要跟着她,到时候知道是去约会,恐怕当场就能打起来。

孙伴山没看到司徒雪吟,听说是出去买东西,也没在意。毕竟伦敦不是什么邪恶的城市,治安还不算是太乱。何况还有朱胖子那家伙跟着,那个变态,就算碰上几个普通的流氓,光压也能压死几个。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司徒雪吟没有回来,文风却接到了朱永生的。

“老~老~~文,不好了~司~司徒小姐~被人~绑架了!”

文风只觉得头脑一蒙,手中的‘啪’的落在了地上。

玻璃钢桥架价格
深圳快干胶研发订制
无缝方矩管生产厂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