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权国3242天枰一

2018-12-07 18:39: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权国 3242 天枰(一)

鲁提亚子堡前方,阳光照耀下,十余万教团国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猛扑鲁提亚子堡经历了百余年风雨的古老外墙,子堡外围已经躺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士气如虹的教团军俨如蝗群一样的密集的人流迅速冲塌了外围的木栏工事,一排排的攻城长梯重重的搭靠在已经被人血染红的城垛口上,身穿重甲的圣殿木提尔们举着白色狮子纹章的盾牌迅速爬上木梯,而上面守军则高举着刀剑猛砍下去,武器打在金属盾牌上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在步兵冲锋阵头的后面,埃罗射手们的箭矢犹如雨点般洒落在子堡,中箭的埃罗守军就像是下饺子一样不断的从高处城垛掉落下来,埃罗方面在子堡方向只有万余兵力,面对数倍于己数以千计的刀、剑、长矛涌上城道。成千上万的教团军士兵从攀越的城垛口后面调上来,埃罗士兵的抵抗线已经被打的后移,

“保护殿下!”

高声呐喊的埃罗禁卫军们,犹如一道血肉构成的堤坝,构成了鲁提亚子堡攻防战中最为惨烈的一幕,伤亡过半的禁卫军已经放弃了对外墙全线的守卫,他们密集地裹成一团,排成人墙,护卫着脸如死灰的埃罗大王子尼凯安特退往子堡最高处的塔楼上,禁卫军们组成极为有效的阻挡枪阵,密密麻麻的矛尖在丽日下闪烁金属的可怕锋芒,但是他们还是低估了教团军这次攻克鲁提亚子堡的决心捕鱼能下分
,看着前面耸立的长枪阵列,一名教团国军官肃然的脸抽搐下,薄薄的嘴唇中吐出一个字:“杀!”

“杀。不要让他们上来!”

“杀上去,杀光这些埃罗人!”

双方的军官相互打气,甚至抄起武器亲自加入战斗,在塔楼入口的数十步阶梯上,禁卫军与教团军杀成了一团,混成了一个巨大的混战漩祸,在狭窄的城道入口集结了数百人在战斗,产生了大量的鲜血和牺牲,随着外墙的陷落,鲁提亚子堡的每一个空间都成了厮杀的战场,马厩内,奴仆居所,主走道,到处都是厮杀的士兵,虽然已经知道守不住鲁提亚子堡,但是作为埃罗大王子殿下的亲卫部队,禁卫军们依然秉持着死战到最后一个人的传统

”为了殿下,为了埃罗,我等禁卫军到了最光荣的时刻!“一名浑身浴血的埃罗禁卫军满面骄傲的看着想要生擒自己的教团军士兵,纵身跳下鲁提亚子堡高达二十米的石墙,禁卫军无一乞降,有的只是死战不歇,有的只是同归于尽,不少禁卫军手臂酸肿,根本看不清敌人或者同伴了,只知道朝前挥舞着刀剑,挥舞着,挥舞着,直到被最后击倒!因为争夺的太过惨烈,大量的血顺着城道的楼梯流下来,看起来就像是大雨倾盆下的泄洪一般

”已经攻上去了!依照这样的速度,相信不要多久就可以夺取鲁提亚子堡,只要拿下鲁提亚子堡,就可以居高临下的架设雷神,虽然不知道能够对二十万扑杀而来的埃罗东部边军造成多大的伤亡,至少也远比没有强太多“

一名圣殿骑士快步走上来敬礼报告“纳吉亚大人让我回来禀报,我军已经攻破鲁提亚子堡外墙,第三军和第四军正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这名圣殿骑士禀报完后,端庄地行了个礼,在他的身后,直上苍穹的巨大黑烟柱在鲁提亚子堡方向燃烧,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鲁提亚子堡已经完了!

“诸位辛苦了!”

教宗普达米娅颔首点头,俏脸上则是绣眉微蹙,纯白色的教冠之下的瀑布般的长发,被扑面而来的风吹得微微拂动,以数倍精锐兵力猛攻鲁提亚子堡,完全不计代价的猛攻,能够攻进去并不是意外,反倒是埃罗方面的冷眼旁观,才是真正让普达米娅手指越握越紧的原因

正如战前所分析的那样,攻取鲁提亚子堡的最大难题,并不是子堡本身堪称可以抵挡大型工程武器的防御外墙,而是与教团大军相持的从埃罗王都杀出来的埃罗军队,为了应对对方的救援,十五万教团军中的另六七万大军就严阵在这支埃罗军正面,

这是一次进攻,也是一次试探!从进攻开始到现在,普达米娅和其麾下将军们的脸色就越发苍白,即使是传来攻克鲁提亚子堡的胜利消息,也无法削弱此刻在教团国指挥层内心寒冷刺骨的感觉,因为一切已经印证,帝国皇帝所说的不是恫吓,不是空穴来风!

虽然猎鹰皇帝亲自传来的消息,教团国上下还是有着一丝侥幸,万一猎鹰帝国皇帝弄错了呢,可能并没有二十万埃罗大军正朝着战场而来呢

但是事实是,凝视着鲁提亚子堡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残酷绞杀,这支与本方大军对视的埃罗王都的主力军队竟然只是静立,宁可看着鲁提亚子堡被攻陷也绝对不动一兵一卒,这背后代表的含义,足以让教团国的将军们内心发凉,寒毛直竖,帝国皇帝所说的怕是真的,就算不是东部二十万埃罗大军即将抵达战场,也绝对有一支决定性的力量正在靠近战场,而这支力量属于埃罗一方,否则埃罗王都方面绝对不会是如此表现,如果不是自认为胜券在握,对方绝对不会为了不打草惊蛇,数万埃罗大军竟然坐看鲁提亚子堡被一步步的陷落

“诸位,既然已经攻下鲁提亚子堡,就请立即展开布置吧!”已经不敢有丝毫的耽搁之心,普达米娅凝视着东面的目光收了回来,冷声说道“我们的时间非常紧迫,这次大军的生死存亡,就算知道鲁提亚子堡方面还没有完全清理完毕,也必须将大军迅速朝着鲁提亚子堡方向移动才行!碧天一色的苍茫大平原,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无数的埃罗大军填满,将我十余万教团军变成这片土地来年春季山花烂漫的养分!”

寒风扑面,硕大的埃罗皇帝军旗之下,凝视着远处黑烟滚滚的鲁提亚子堡,埃罗皇帝法鲁克骑在战马上的身体微微晃了晃,脸色苍白的犹如失去了血色一般,几次微微抬起手却又几次放下,埃罗全军上下也是一片肃然,战旗咧咧在风中咋响的声音就像是吹过密林的风声,耸立向天的长枪犹如一大片的森林,如此多的军力竟然只是看戏,这对于埃罗将军们来说是一种相当被蔑视的感觉!

鲁提亚子堡就这样陷落了,就这样在他们面前眼睁睁的被教团军如潮水一般的淹没,将军们一个个脸色沉重,几名想要开口说话的将军在皇帝冰冷而充满威严的目光下,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皇帝连自己的大王子都不要了,所为的不就是将这个口袋扎稳牢实一些,务求将十余万教团军全数歼灭在鲁提亚子堡地区,毕全功与一战,在自己身死之前彻底的为埃罗帝国解决掉教团国这个宿敌全自动农药残留检测仪
,皇帝都做出了如此牺牲,身为皇帝麾下的将军,还有什么多说的,唯有拼死一战罢了

埃罗军队的士气在上升,在埃罗皇帝的故意刺激之下,埃罗全军本来因为外围防线被突破而低沉的士气就像是被火点着了一样,燃烧起来,复仇,我们要复仇!埃罗士兵们的呼吸声显得急促而有力,上万同伴的战死,鲁提亚子堡的陷落,仿佛一把无形的刀让埃罗军中半数多的新兵感受到了什么才是战争,入侵者的凶残,同仇敌忾的数万双红色的眼睛,就算是对面的教团军士兵也被看到内心发毛,

三十里外,从鲁提亚子堡返回的帝国皇帝,此刻也在一处土丘停住了马蹄,目光闪烁夺人,在他视线所及的远处地平线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线条。那红色的线条在迅速扩大,很快这道红线就已经变成了红色的一道长横,然后在扩张中又变成了红色的河流,最后,恍若百川归海,所有的红色线条都汇集了一望不到尽头的红色海洋,胖子的眼睛微眯了一条线,以他异于常人的明锐视力,如何会看不出那道红线是成千上万的军队在行军,轻骑兵从行军队列两侧汹涌向前,成千上万的马蹄多次践踏到同一块土地上,步兵队列有条不紊,犹如一道红色的飓风正在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席卷一切,这道飓风行进的方向正是鲁提亚子堡方向

”不愧是在东部与亚丁王国厮杀了上百年的精锐部队,这样的猎物才算是有一些价值!“

胖子凝视着远处奔流而去的红色,目光中露出一抹欣赏之色,这支即使是埃罗王都被困也没有下令召回的大军,一旦真的在教团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战场上,只怕教团军不战自溃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现在就很难说了,一切的关键点就看谁能够占据鲁提亚子堡,这座居高临下,可以俯瞰数里范围的子堡,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在全是大平原地势的王都地区,这座子堡突出的地理位置可谓是得天独厚,而鲁提亚子堡的高位更是可以最先发现靠近的埃罗东部军队,进而提前做出调整

”走,我们立即回埃罗港!“

胖子抬起手向身后的百余名帝国近卫喊道,埃罗东军的推进速度惊人,如果教团国真的肯遵照自己所说的去做,以鲁提亚子堡为核心布置防线,即使是面对二十万埃罗东军的突袭也有一战之力,只要能够拖出足够的时间,自己未必就不能与教团军联合一把,彻底的将埃罗帝国最后的一点力量彻底埋葬掉!这在战略上本来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埃罗帝国毕竟也是南部百年以上的大国,国内底蕴雄厚,加上这一任的埃罗皇帝也算是文武全才的君主,如果不是这次身患重病,急切的想要在自己死去前击败埃罗的宿敌教团国,想要将埃罗最具有战斗力的部队都汇聚在一起,或者还不会如此仓促的就将二十万东部边军回调,给了帝国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陛下,埃罗东军已经到了如此距离,需要立即派人去告诉教团军一声吗?”一名帝国近卫询问请示

“不需要了,只怕我们的人抵达之时,教团国军已经遭遇了埃罗东军”胖子摆了一下手周黑鸭卤料包
,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做的也做了,甚至自己为了表示诚意还亲身警示,如果教团军还是一意孤行,那么鲁提亚子堡就是十几万教团军的最后埋身之地,既然这边战场上已经无力插手,还不如早点赶回埃罗港布置

胖子赶回埃罗港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很意外的见到帕尔斯琴娜已经在别墅等候

“很抱歉因为我而导致陛下更改所有的计划!”

帕尔斯琴娜颔首低头,手捧着热气腾腾的毛巾递给胖子,目光复杂,在得知皇帝白天竟然只是带了百余名近卫亲自去了激战中的鲁提亚子堡,帕尔斯琴娜美丽的脸色更显得苍白,想到前两日任性的话语而惶惶不安,本来以为皇帝必然是已经返回费珊,没想到皇帝竟然去了鲁提亚子堡,这个时候能去鲁提亚子堡做什么,随便想也知道必然去给教团国告知危险去的,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任性,皇帝就是如此来去百余里距离的奔波,看着皇帝那张风尘仆仆的脸,帕尔斯琴娜的心已经纠结在了一起,

“没什么,或者你说得对,埃罗港既然是帝国的属地,那么帝国就应该负起自己的!我已经下令调集帝国军队,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或者埃罗港能够避免这次战火”胖子从帕尔斯琴娜白皙的手中接过热气腾腾的手巾擦了一把脸,很随意的说道,却不知道这样的话落在帕尔斯琴娜耳中,越发的让这位天空教前圣女感到自责,帝国数万大军即将踏足这片战场的原因,很可能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其实自己很清楚,埃罗港三十万人的生命,在皇帝眼中并没有太多的分量,皇帝说出这样的话,更像是安慰自己的一种策略

”陛下,瓦里西恩大人的三万部队抵达埃罗港了!“就在两人略显尴尬的时候,帝国近卫带来了让胖子意外的消息,胖子要求瓦里西恩三天内抵达埃罗港,而现在才两天,足足多出了一天的时间,这对于整个战略布局来说,绝对是天与地的区别,时间,有时候就是胜负天枰的沉重砝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