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妙手狂医第1495章杀机逼近上

2018-12-07 18:33: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妙手狂医 第1495章 杀机逼近(上)

看到这条信息,叶天的心情就法好起来,与这次被陷害的事相比,叶天dānxin那个神秘的家伙,直到现在,都没任何关于对方的线索与信息。<

对方到底是谁?会不会是许影所说那样?对方ji毒影门的真正少主?这点,从求证。

“怎了?”朱剑察觉到叶天的表情变化,忙关心地问道。

收起,叶天微微摇头:“没什么。”

朱剑并不相信,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但叶天不说,他也不能怎样。

“这次的事你得有心理znbèi,对方来势汹汹,可能会够你喝一壶。”朱剑提醒。

两人正聊着,郑忠仁带着王柔丝进来,这两人进来后,朱剑便提出告辞,该谈的话题已谈。

“老弟,情况对你相当不利。”郑忠仁很是dānxin,叶天这次能否安然渡过眼前zègè难关。

叶天能做的只是耸耸肩,此外他还能说什么?结果如何,他也不清楚。

郑忠仁出去后,王柔丝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叶天,那yàng像在看怪物。

“那样看我,会很容易让我误会的。”叶天说。

王柔丝毫不在意:“误会就误会,我不在乎,现在我开始真有点喜欢你了。”

“打住,少来,哪次你不是这样说?”叶天扬手dǎdàn。

“可我哪次都是真的。”

“好吧,你赢了,今天专程过来,不会是想向我示爱吧?”

“国大馆使那些人的死,可能跟你的老相好有关。”王柔丝说道。

哭笑不得的叶天问:“什么老相好?是谁?你算不算是我老相好行星减速机
?”

“算。”王柔丝并没犹豫:“但不是我,是许影。”

“她?”叶天暗暗一惊:“你是说她杀了那些人?”

“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闻言的叶天yizèn失望:“你们都那样吗?什么都要靠āiè,就不能来点实质性的?来点有用的行吗?”

王柔丝说道:“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说的是事实。”

“我凭什么相信?就算我想去相信,你也得给我一个相信的理由。”

“因为我想帮你,真心想帮你。”

叶天点燃支烟,吐出一个漂亮的的烟圈后说道:“知道吗?许影也曾经在我面前说过这话。”

“你的诚意,你应该能感受到,还有,我跟她不一样,她可以选择,而我没有。”王柔丝说:“有件事你怕是不知,王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军工的生意在慢慢减少。”

“有点yiài。”看着王柔丝半响,叶天吐了句。

王柔丝一笑:“没什么好yiài的,王家已经被马家给抛弃了,我那位马奶奶已经来了东城,你知道吗?”

王柔丝这条爆炸性消息再次让叶天大为惊讶:“为我而来?”

“不,为拉拢人而来。”王柔丝说:“她是去了司徒家,然后又去了欧阳老爷子那边。”

叶天én起来。

“拉扰他们,就会将你孤立。”

“你要做的不是该是去然巴结她吗?不应该跑到我这来。”

王柔丝说道:“我说过,如今的我已没任何退路可走,***死,王家内部开始军心动摇,唯一出路ji与你éz,与你紧抱成一团,所以说,我是真心想帮你,作为回报,我也希望你能真心帮我。”

叶天并不相信这女人的话,倒不是他戒心太重,实在是这女人太厉害,年纪轻轻的,心机很重。

“我整个都是你的,你还有什么好担忧?”说这话时,王柔丝脸颊一红,娇羞万分。

叶天暗汗,说道:“我怎么觉得自己吃了亏?”

王柔丝气极,怒骂一句:“去死。”

“嘿嘿,好吧,你把这种理由都抛出来,我也只能说,你这条理由不成立,那种事情都是双方的,谈不上谁占了谁的便宜。”

王柔丝气得牙痒痒,紧咬着贝齿,偏又拿叶天一点bànfǎ都没有。

随手将手中的文件袋朝叶天递过去,“看完zègè,你就会相信。”

打开文件袋后,当叶天看到里面的内容时,第一fǎnyingji王柔丝疯了,她这样做根本ji孤军一掷,完在豪赌。

“这是王氏一大部份的底细,现在你该不会还在怀疑我吧?”王柔丝冷冷说道,对叶天的态度有那么点生气,想着她就那么的让他不能相信?

叶天选择乖乖闭嘴,收好文件,重将它推到王柔丝面前:“暂时相信你。”

王柔丝也懒得跟叶天一般计较,反正这家伙就那样,别想从他的狗嘴里吐出象牙来,那样不现实。

“大馆使的案子,极有可能是许影,这是我给你的提醒,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想给你提个醒,希望你别被人家给卖了到头来还要帮人家数钱。”

“我会小心。”叶天并不相信许影,哪怕王柔丝不说,他也会小心,两者比起,他相信王柔丝,她上次带他去那个地方,就已经足于说明,王柔丝对他是胜任的,同时,那次王柔丝也说,***死,她很怀疑,而直接的怀疑目标ji马家那位,只是苦于没证据罢了。

话又说回来,哪怕有证据,王柔丝也清楚,她法拿对方怎样。

“告诉你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我那位马奶奶被打了。”

“是谁?”

王柔丝眨了眨她那双好看的眸子,柳眉弯弯地笑道:“医好马锋的那位。”

叶天一怔工地自动洗车机
,神秘人?他为何要这样做?用那种强硬手段去逼迫马老太婆,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帮他么?

叶天不太相信,那神秘人不可能是为了帮他,否则,他也不会作出那样的限制,不会提出那样的礼要求。

随时神秘人所提出的时间越来越近,叶天的头也越来越痛,还有短短不到十个小时,到时他该怎么办?真跟程可欣她们分开?

叶天从未想过这点,论哪一个,他都不舍得。

“知道对方目的吗?”叶天问。

王柔丝摇了摇头:“不知。”

“你倒挺厉害,如此秘密的事情都让你知道。”马老太婆被打贵州旅游
,肯定是绝密,知道的人绝对不多,王柔丝还知那么多,这其中就很说明问题。

王柔丝美眸里浮现出几缕杀机:“她们可以控制王家,我也可以在她们身边安排几个人。”

叶天没再问,瞧王柔丝那yàng,应该是一早就有所怀疑,在王老太太没死之前,她就应该有所行动。

“司徒家是什么态度?”

王柔丝回答:“暧昧。”

“嗯,意料之中。”叶天并不觉得奇怪,如今摆在司徒家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大道,没任何风险,但有一点,一旦走这条大道,意味着将来只能做某人的傀儡,此外,另一条路是充满着风险,当前只能走在羊肠小道上,未来的路会如何,没人知道,风险越大,回报也就越大,这条路一旦成功,回报也是惊人的,重要一点,不用做任何人的傀儡。

一条需要努力才能成功,一条则不需要努力,随手可得,怎样选择,得看司徒家的态度。

“想孤立你。”王柔丝说。

叶天岂能看不出来?对马老太婆所搞出的这么多事情,叶天压根就不在乎,在他看来,对方那样做,跟小丑有什么区别?跳来跳去。

王柔丝离开后,叶天仔细分析着今天所得到的信息,王柔丝告诉他,国大馆使的几十口人的死极有可能跟许影有gānxi。

许影倒是有这能力,身为毒影门的人,让她杀几个人并不在话下,况且郑忠仁说过,大馆使那些那人部都是中毒而死,这点符合了许影的手段。

让叶天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的是,许影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陷害他?还是说许影跟马家根本ji一伙。

头痛啊!

不久后,叶天又接到,国方面调派了两艘潜艇前往执行任务,目的地不详。

得知zègè消息的叶天扭头看着外,暗骂,草,来吧,都特么来吧,让暴风雨来得猛一些,真将他逼急了,他敢几个甩手后让世界都清静下来,谁输谁赢,只有到那会才知道。

大馆使的案子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同时,叶天也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所有证据都对他不利,国方面不断施压,要求华夏方面严惩凶手,还死者一个交待,并且同时国方面还提出了巨额的赔偿。

当天晚上,郑忠仁带着司徒薇一起过来,“老弟,你可以走了。”

叶天看向司徒薇,知她弄到证据,他不在场的证据,对此,这让他很gāxing。

走出国安,叶天反手一把将司徒薇紧紧搂在怀中,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给司徒薇一个长热吻,直将毫znbèi的司徒薇吻得浑身发软,妩媚的美眸里几乎要滴出水来。

“爷,我喜欢你霸道的一面。”司徒薇娇笑。

这话让叶天想起不知是谁说过的一句话,女人,都是要用来征服的,看来这话不假。

“喜欢吗?以后我会常做。”说完,叶天的手很不老实的在司徒薇某处重重捏了把,引得司徒妖精惊叫连连,嗔怪某人不懂得怜香惜玉。

回到公司,她们几个部都在,就连刚刚伤好的欧阳幸月也在。

“各位,咱们是一家人,想必大家都清楚,咱们红颜集团这次所遇到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咱们必须得抱紧一团,一起共同渡过眼前这难关。”程可欣说。

叶天有那么些不适应这种气氛,想着也不至于如此紧张,不是有首歌这样唱的吗?大不了重头再来。

接着,程可欣她们都像是事先预谋好一样,纷纷伸手,程可欣的小手在底下,然后ji司徒薇,贴着司徒薇的小手,后才是欧阳幸月,同样如此。

叶天虽认为她们有些小题大作,可很喜欢这种气氛,怎么说呢?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一个很大的开始,只有经历过种种,才会让她们团结成一团。

“我很gāxing。”叶天颇为感动,她们几个都是在默默的为他而付出。

司徒薇妩媚地嗔了叶天一眼:“爷,这次的事过去了,你还会有gāxing的。”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