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军事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一千零一百五十五章 以势压人

2019-10-17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一千零一百五十五章 以势压人

一凛冽的声音犹如寒风般在这片天地间席卷而开,向着宇文凡等人吹刮而去。

宇文凡等人脸色皆是一变,有些难堪,任谁都能听出庄羽话语中对他们的轻蔑以及不屑,心中虽怒火汹涌,不过宇文凡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淡笑道:“来者便是贵客,没有贵贱之分,长生殿是我东玄之中的圣地之一,我道阵宗怎敢轻视,而各位又是东玄之中的天才翘楚,我道阵宗也不敢轻视…”

“好一句不敢轻视。”庄羽微微一笑,好似很满意宇文凡的解释,但在他话音刚刚落地的刹那,庄羽便是朝前猛地迈出一步,顿时一股磅礴雄浑的真元徒然自他体内汹涌而出,伴随着滔天的血气,他原本就熠熠生辉的身体更是弥漫着璀璨的金光,而后一道可怕的威势在他周遭的天地间浮现而出,笼罩向宇文凡等人。

这是皇道之势!

威势如山洪决堤,汪洋击天般,浩浩荡荡。

宇文凡等人头皮皆是一阵发麻,他们只感觉整个天穹崩塌下来,一股浩瀚无比的威压落在他们身上,他们的身体更是如遭受重击般,就算他们咬着牙死死撑着,但他们的身体还是承受不住这皇道之势的冲击,渐渐弯下腰来。

“混账…这小子是逼我等出丑。”宇文凡等人脸色涨得通红,他们现在代表的可是道阵宗,一旦他们承受不住这皇道之势的冲击跪了下来,那么他们道阵宗的脸面可就要丢尽了。

“小子适可而止!“就在这时,一道威严无比的声音蓦然响起,犹如天音般,浩浩荡荡。

“呼…”宇文凡只觉得前方汹涌而来的威势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他们的身子立即挺拔站直,同时他们的目光齐齐向着身后望去,见到来者,无论是宇文凡还是其他道阵宗长老脸上都是露出惭愧的神情。

“终于舍得出来。”庄羽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他以势压人,为的便是逼迫牧帝现身,只是他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他的目光也朝宇文凡等人身后望去,只见那里,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走在最前方的正是牧帝,他的目光并没有在牧帝身上有过多停留,而是看向牧帝身后的一名白衣少年。

衣冠胜雪,苏败手里捧着个小茶壶,平静的看着远处对峙的两伙人,在庄羽目光投来的时候,苏败漫不经心的看了庄羽一眼,经过短时间的了解,他也明白了此人的身份,也清楚这些人今日是冲着他而来,不过他对于这些人倒不放在心上,毕竟这里是道阵宗的据点,又有帝道境坐镇,就算这些人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当着牧帝的面对自己出手。

“挺强的!”这是苏败对庄羽的第一印象,在他的感应中,庄羽身上弥漫而开的修为波动远胜当初的李长生,不过相比此人,苏败忌惮的是那名叫做宁缺的男子,那人站在那里,身上虽没有修为气息波动弥漫,但给人压迫远胜庄羽。

而让苏败感到诧异的是,宁缺看向他眼中的杀意远胜庄羽。

莫非此人和夏侯玄也有些关系?

“师祖!”见牧帝走来,宇文凡等人各个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们知道,既然牧帝已经露面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用不着他们操心了。

牧帝一言不发,朝前不疾不徐的走去,但每次他迈出的时候,整个天地却是齐齐摇颤着,到了后来,一道道犹如天音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炸响,一股磅礴的威势自九天之上漫天压落,震慑人心。

砰…

砰…

不远处,跟随庄羽前来的长生殿一行人,脸色齐齐大变,他们这些人都是皇道境的修为,其中不乏一些皇道境七八重的存在,然而却在牧帝的脚步声中咳血,踉跄后退。

也只有庄羽以及宁缺站在原地不动,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庄羽的额头已渗出汗水,整个身体在轻轻摇颤着,相比之下,宁缺看起来就比较轻松,只是脸色微微有些白而已。

站在一旁的秦不败,见苏败走来,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夏侯玄的死讯刚刚传开,这些人便是找上门来,西门兄,你今后麻烦大了。”

红菱美目很是忌惮的看着远处的宁缺,旋即对缓缓走来的苏败提醒道:“小家伙,你要小心那个人,他叫宁缺,是那个妖精的头号追求者,往日里没少对那妖精献殷勤,如今,你杀了夏侯玄,那家伙估计巴不得要替老妖精宰了你。”

闻言,苏败脸上露出些许恍然之色,怪不得那家伙对自己有那么强烈的杀意

,“我现在倒是你口中的妖精感兴趣了,居然能人这么多长生殿的天才追捧,想来姿容应该不凡。”

“何止不凡,用艳冠东玄也不为过。”秦不败轻声叹道,不过他刚刚说出来,便是感受到红菱那杀气十足的眼神,连忙改口,“但要比起红菱师姐的话,还是稍差了些。”

“没错,小家伙,你以其对那妖精感兴趣,还不如对我感兴趣,毕竟你我共患难过,没准姐姐一开心,就和你谈谈人生了。”红菱嫣然一笑,体态轻盈。

苏败无奈白了红菱一眼,这小姐姐在这场合还开这样的玩笑,这真的合适吗?

就在这时,牧帝蓦然开口道:“道阵宗虽比不上长生殿,但也是拥有数千年底蕴的宗门,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后辈羞辱…”

牧帝的话说的云淡风轻,但任谁都能听出其内的怒火。

一时间,一股更加恐怖的威势在天地间凝聚而出,此刻,牧帝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个年迈的老人,反而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灵般,充满了压迫感,让人窒息,他没有任何的动作,就站在大门前,便让不少长生殿修行者差点瘫痪在地。

此刻,就算是宁缺和庄羽都感到了莫大的压力,身体齐齐朝好退去。

面对一名帝道境的怒火,就算是庄羽也不敢继续保持先前的姿态,脸上立即换上笑容,赔笑道:“前辈说笑了,晚辈怎敢羞辱贵宗。”

“不敢最好,不然的话,你也没机会见到你师尊了。”牧帝淡淡笑道,对于死敌的后辈,他可不介意好好惩戒一番,如若不是顾及长生殿的话,他还想把庄羽给宰了,谁叫从当初一见面,庄羽就给他留下惹人厌的印象。

“怎么?牧兄难道还想以大欺小不成?那可要问问柳某答不答应了,庄贤侄可是我道门的贵客。”一道爽朗的笑声在天际处突兀响起,与此同时,柳天道等人的身影也在这一刻赶来……

山西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遵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山东治疗阳痿费用
山西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遵义哪治癫痫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