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晨风迟雨落溪正文第十五章3绵长的溪

2019-02-04 04:34:5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晨风迟,雨落溪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幽洇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晨风迟,雨落溪全集阅读正文第十五章(3)绵长的溪,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什么叫做无孔不入?

什么叫做阴魂不散?

候车站台,溪一脸忿然的瞪着站在她旁边的人,这两个词用在他身上再恰当不过了,从那天看电影后就再没讲过一句话的人竟然一大清早出现在她家里,手里还晃着开门的钥匙,让她郁闷到了极点。

有种把他跟那位被他迷惑的看门大婶痛打一顿的冲动,想想昨晚就够可怜的,做作业做到1点,还要在没睡醒时就让人给拖出了家门。

“喂,为什么那些车不能坐啊。”她伸出手指擢了擢风洛希的书包,无力的垂着头。

就在这一个地方已站了快一个小时了,站得她双腿酸软无力。

看着那一辆辆离她远去的公车更是沮丧,不明白他为什么每来一辆车都拽着她不放,不准上去,明明车子里面很空啊。

“你不是一般的笨,来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柏尔的公车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风洛希摆出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失望的晃着脑袋。

坐车还有什么不成文的规定?溪提起了点精神,困惑的张大眼睛。

“在这里呢并不是每辆车都可以男女同坐的,一般他们会在车门上印个标志,标有Y字母的代表是男生专坐,L则代表是女生专坐。”风洛希很受用的看着她呆傻的表情,耐心的为她解释,慢慢的语调像在跟小学生上课。

“啊?、、那男女同坐的又是用什么标示?”她好奇的问。

第一天坐公车难道是坐了标有Y的,所以那个胖子才叫她臭小子?

“T。”他简单明了的说了一个字。

“哦,T,啊、、那我们在这等这么久的车干吗?刚才不都有标着Y和L的公车路过吗?”溪恍然大悟的点头,忽觉被人愚弄,气呼呼的说:“你吃饱没事做啊,害我白等那么久,大家各坐一辆不就行了。”说着,她就伸手拦那辆还离着百来米的向站台缓缓驶来的公车。

“不行,我没坐过公车,所以你要跟我在一起。”风洛希抓住她那只拦车的手,缩回来,有些霸道的说。

“喂,坐车还要人教啊?你上去丢个硬币,到站再跟着别人一起下不就得了。”溪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皮,对他蛮横的举动很是不解。

“反正就是不行,你跟定我了。”风洛希意志坚决的否定,死拽着她的手腕不放,话说出口,脸竟有丝可疑的红晕闪过。

溪长叹口气,无语问苍天,老天,她前世造的什么孽,要惹上个这么无常的人?

车上坐满了穿着各式校服的学生,连个扶手都没有,挤得向沙丁鱼。她只感觉自己像死尸样被他拖上了车,而某人坐公车竟不自备零钱,拿着张百元大钞就往里塞,幸好她及时制止,然后害她搜遍所有口袋才翻出两枚硬币。

“是风耶,好久没看到他了。”

“没想到我们的洛希王子也会坐公交车,、、、、、、”

“洛希,快坐到我这来吧,这里有坐位”

、、、、

在她上车的同时车厢里的女生立刻骚动起来,溪回头望了眼那个被她视为透明物的人,此刻正笑咪咪的坐在众花痴让出的坐位上。

“你不介意让个坐吧?”风洛希轻柔的笑着问旁边的女生,看到她近乎呆滞的点头,他拍了拍坐位“木鱼,快过来。”

‘唰’

女生那怨恨的目光直射过来,恨不得把她给五马分尸了。

溪不客气的回瞪她们一眼,搞不清状况的女人,她有说过要坐吗?

继续她的无视神功,看着窗外的景色。

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梨树飞快的向后倒退,偶尔还可看到夹藏在树叶中的那一小点白色的花朵。

迎着朝阳,欣欣向荣的梨树让她想到了梅花,没有雪白,雪的香却要比它稍逊一筹。

而这白如雪的梨花,欣赏起来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吧。

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色会更像忽然落了场冬雪,柔软又清香。

“啊”

公车发出‘咯吱’一声,整个车身像是要被掀飞了一样向前冲去,意识到情况不对,司机突来个大转弯,弄得站着的人全都向前倒倒。

他到底考驾照时有没及格?溪在心里哀号,即使一只手狠狠抓住吊环,身体还是受惯性控制向前倒去,眼看就要跟前面那个大胖子的背来个亲密接触了,她的另外一只手无意识之中抓住像柱子样的物体。

虽然胖子大哥是块很好的肉垫,但女生们看好戏的眼神,她岂能让她们如愿?

“大叔,你会不会开车啊!”

“啊呀,谁踩我的脚了、、、”

“天啊,我新买的摔坏了、、”

车子一恢复正常行驶,学生们就骂骂咧咧的喊起来,拍的拍衣服,拣的拣书包,除了坐着的一个个狼狈不堪。

“臭小子,我开车几十年了,轮到你来教训我。”司机大叔边开车边训起这帮不知尊敬长辈的小子们。

看这情形,能不能活着到学校都是个问题,大叔怎么像个小孩子样?

听着前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她就头大,无奈的叹气,起得太早果然不是件好事。

“原来你喜欢这样?”头顶有人奇怪的说。

我喜欢什么?

溪慢吞吞的抬起头,正对上风洛希坏笑的脸,他低垂着眼睑,似乎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什么。顺着他的视线望下去,妈呀,什么时候他的腰变成柱子了?

“你、、、我、、、”溪的手像触电般嗖的弹开,脸飞快地红起来。

她不知所措的藏着那只罪魁祸‘手’,忽觉背上凉飕飕的,一阵发冷。

余光扫了下四周,阵阵杀人的眼光四面八方射来。

嗬,要问女生什么时候眼睛最大?她大概晓得了,此刻,如狼似虎的众女生,眼睛瞪得铜铃大,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老大,你转到明阳后就不见人了,怎么又换大嫂了?”

在经过南华高中时,一个黄发男生吹着口哨走过来,轻佻的表情与某人有异曲同工之处。

“你小子胡说什么?”风洛希低斥了声,听到那句‘又换大嫂了’,尴尬得脸胀得通红。

“老大,在柏尔谁不知道你女朋友大堆,心美还整天吵着问我你转到哪去了。”黄发男生没察觉到风洛希脸上的变化,自顾自说着某人的光辉历史。

“大嫂你不介意吧?”他笑嘻嘻地窜到溪的身边。

“不介意。”平淡无奇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哇,老大真的有福气,每个女朋友都这么大方。”黄毛小子跳着后退一步,艳羡的大叫。

“呵呵,改天你叫上他的女朋友大家聚个会怎样?”溪好笑的看着那个少根筋的男生,心里笑翻了天,肠子都快打结了。

“聚会?”

风洛希和黄发男生异口同声惊讶地问。

“是啊,既然他这么有人缘,我正好多认识些朋友,反正我又不是他女朋友。”溪无所谓的耸耸肩,走过黄发男生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你真是可爱,只是眼神太不好使了,下次别搞错了,小心你们老大揍扁你。”背对着他们,她终于忍无可忍的无声笑着,缓解忍得快抽筋的面部神经。

“死民宇,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讲我以前的事,把你扔到太平洋去。”

身后还传来风洛希气恼的叫骂声,一阵拳打脚踢,灰层满天飞。唯有那个处在云层里的可怜男生,还迷惑的张大着眼,愣下猜不透、想不明,他们的老大什么时候忌讳在别人面前提自己的女朋友了。

二手叉车
星力手机游戏
安德森空压机润滑油批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