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半裸江山正文八十六流逝如星

2019-02-04 02:03: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半裸江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鱼大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半裸江山全集阅读正文八十六。流逝如星,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水路一行,再有一天,终于要告一段落。

我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只留下浅浅的疤痕,等待时间的洗礼,褪去粉嫩的痕迹,成长成浑然一片的祥和。

对于我而言,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只要不影响正常活动,就很好。

阳光明媚的午后,皇家女子全部享受着海上的惬意时光,我则选了处僻静地,躺在甲板上,晒着自己,凉着心情,懒洋洋地不想动一下。

那骄傲如公鸡的大公主却不识相地扭屁股过来,不屑道:“我说的吗,这张小脸,怎么看起来有几分眼熟,今个,终于想起,原来是因为偷了东西,被撵出宫的小婢女啊。”

我睁开眼睛,看见狮子旁边的大公主,非常有诚意的说道:“公主能记得我,真是荣幸;可惜我却记不住公主,实在抱歉。”

大公主一愣,被气红了俏脸,却硬装胜者般挺直了背脊,回击道:“你一个小小婢女也敢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快!”

我无聊的闭上眼睛,张嘴回道:“你的敌人不是我,宫里还有贵妃啊,淑媛啊,一大堆的女人等着你去发威,别把力气浪费在我身上,到了动真格儿的时候,没了气力,被人玩成土豆样,可就不好了。”

“你……!!!”大公主波涛汹涌的怒气无处宣泄,即使此刻我不睁眼睛,也能感到那铺天盖地的愤怒。

狮子却似笑非笑道:“这个泼猴被朕宠坏了,公主勿怪。”

公主咬牙道:“本公主不与此等贱婢一般计较!”跺脚,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二公主又踱步过来,轻轻柔柔的问:“真想不到你会赤裸着身体与水中嬉戏,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张开眼睛,扫向二公主,挑眉:“一个字:爽!”

二公主微愣,羞红着面颊,万般纯洁无辜道:“我听宫里人说,只有阁里的姑娘,才会在人前露出身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指了指罂粟花,笑得一脸暧昧不明,道:“你问问他,他可是阁里长客,经常捧我的场。”

那二公主娇羞的面容出现裂缝,仿佛不屑与我交谈般,迅速离开。

罂粟花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微笑着倚靠在栏杆处,等着继续看热闹。

这厮,真是个爱看戏的主儿。

不多时,那三公主果然步履生花地摇曳过来,目空一切傲慢道:“我们行个诗令,如何?”

我忙摇头:“千万别让我做诗。”

那三公主却来了兴致,眼睛瓦亮道:“我们即兴一首,我先吟……”

三公主的之乎者也过后,我晃了晃眩晕的脑袋,抱拳:“甘拜下风。”闭上眼睛,睡觉。

那三公主却来了劲儿,用脚踢了踢我的屁股,喝道:“起来,到你吟。”

我冷冷的张开眼,扫得三公主身体一僵,便信口吟道:

“淫不思归;

荡不思属;

贱不思已;

痞不思定。

非静而休,

汝闹而要,

莫道它抵。

属看其赖。”吟完后,我打个哈欠,道:“即兴而做,见笑,见笑。”当即环绕着自己的小身板,想要睡上一觉。

可那三公主竟然又踢了踢我的屁股!!!

我缓缓睁开眼睛,突然大喊道:“月桂!!!拉走这个疯婆娘,不然我挑了她的脚筋!!!”

这一吼,把那三公主震在原地,僵硬成了化石状。

我却突然哈哈大笑着,爬起,自己又寻了一处地方,闭上眼,嘴角沁着变态的笑,打算酣然入睡。

白莲笑嘻嘻地趴在我耳边,呵着热气,赞道:“山儿的藏头隐尾诗,真是霸道。”

我转开脸,面向阳光,懒洋洋道:“没办法,谁让我有才呢?”

在白莲欢畅的笑声中,那三位公主竟然齐齐发了彪,指使着自己的侍卫,就要来拿我。

此时,眼镜蛇发挥了自己的毒舌效应:“‘鸿国’的三位公主斗不过一个小小婢女,还好意思呼喝侍卫?真是令孤刮目相看,另眼相待。”

一句话,让三位公主气结,纷纷瞪起了美眸,一副要拿羽毛与人拼命的搞笑样子。

半晌,大公主出声喝道:“晓娘!”

晓娘感知大事不妙,身心颤抖地从四公主的身后侧站出,扑通一声,狠狠跪在了船板上。

我虽在船板的一隅,却仿佛能听见她哆嗦的声音。

大公主气势磅礴道:“那孽种既然被逐出宫,便不再是我宫里人!如今那贱婢投了他人为主,更是不认老主子,你且做做示范,让那东西看看,什么才是规矩。”

晓娘的声音仿佛是拉到极致的弦,急切而僵硬地发出求饶之音:“奴婢管教不严,还请大公主宽恕,这都是奴婢的错……”说话间,就抬手往自己脸上打去。

我支起身子,喝道:“住手!”冷冷扫向大公主,笑道:“我且于公主算上一卦。”

那大公主盛气凌人地一挑眉毛:“如何?”

我站起,踱步到大公主面前,缓缓贴进,勾唇笑道:“我算出,今日那晓娘若受了一巴掌,它日,你脸上定然要划有一刀。以此以类推,公主以为如何?”

那公主被我吓到,竟然失声大叫:“你!你!你威胁我!”

我对着她的红唇,做了个亲嘴的样子,还自己啵了一声,暧昧道:“疼你都来不急,怎么忍心威胁公主,哦~~~~”

大公主傻傻的望着我,突然怪叫一声,跑到船的一侧,大吐特吐起来。

我无辜地耸了耸肩膀,抚了抚头发,对着一干看傻的男女,下流的笑道:“还有没有哪位公主相中了伦家的玉树临风,想与我春风一度、极尽缠绵的?”

时间真空数秒后,二公主、三公主突然呼啦一声,全部跑开了。

我自己占领了大片的甲板,幸福得躺下,懒洋洋地伸个懒腰,舒服得直哼哼。

耳边,总算清静了。

身边有人躺下,白莲的声音响起:“我来陪山儿晒太阳。”

我闭眼笑道:“胳膊借用一下。”

白莲将胳膊贡献出来,我舒服的枕在上面,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月挂西梢。

动了动僵硬的脖子,从白莲的胳膊上爬起,身上的薄被子滑落了下去。

白莲见我醒来,对我笑道:“山儿是小猪,真能睡。”

我揉了揉脖子,问:“你怎么不叫醒我?”

白莲委屈地指了指自己的左眼:“叫了一次,给了我一下了。”

我忙伸手去揉,哄道:“手误,手误。”

白莲又指了指自己的右胳膊,猫儿似的软软道:“麻木得没知觉了。”

我忙又开始揉他的胳膊,问:“被子谁送来的?”

白莲回道:“二哥。”

我点点头,嘴角缓缓上仰,还是我的情人好。

白莲一掌拍向我的笑脸,凶道:“傻笑什么?”

我刚抬起头,就听有官兵来报,说有三只不明船只,迅速向我方驶来!

我忙爬上桅杆,向远处眺望,隐约见三艘大船,正拼力向我们这边冲来,看样子,来势汹汹,颇为不善。

爬下桅杆,拉着白莲,急道:“等会儿若有危险,就跳水,知道吗?”

白莲却眼巴巴望着我,完全懵懂的样子:“我不会游泳啊。”

我的眼睛迅速眨了一下,有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咬牙道:“那就找个地方把自己藏好!”

白莲抓住我的手:“不,要和山儿一起。”

我拍掉他的爪子,又踹了一脚,喝道:“跟我一起危险,去,找个地方藏起来!”

这时,狮子、眼镜蛇、月桂、罂粟花,纷纷步出船舱,四位公主更是慌忙地跟了出来,慌得乱了分寸。

狮子和眼镜蛇指挥着自己的人马,迅速进入防护作战状态。

眼见着那三艘船以飞快的速度靠近,以不要命的打法直接撞在了两艘护卫船上,将我们的腰部重伤,造成了腰身受损,大量进水。

在狮子与眼镜蛇的指挥得当中,大家并没有慌乱,而是奋起杀敌。

敌军与我们,两方人马,各自为政,就在这片汪洋中,拼杀了起来。

看来,此次‘猛嗜部落’是有备而来,竟然用上了爪钩,荡绳。先将我们的船拉起,然后纷纷荡漾而过,挥舞着大刀,以破釜沉舟同归于尽的决心和完全不要命的打法,拼杀着。

幸好,狮子和眼镜蛇都不是吃素的,指挥得当的防备着,然后围攻一小部分,消灭掉,再继续围攻,继续消灭。他们聪慧地用长矛控制‘猛嗜’士兵的勇猛,以大刀伤其性命,杀其锐气。

一时间,骨骼的碎裂声,人类的悲鸣声,血液的奔流声,冲刺了所有的感观。

我与公主们站在一起,被侍卫保护着,围绕在船的一角。

隐约间,敏感的神经察觉到有丝异常,忙向船下看去,只见无数的敌人竟悄然无声地从船下攀爬了上来!

我立刻组织大批的婢女一同往下砸酒坛子。

一声声闷哼响起,让我觉得自己的保龄球技术没有退化。

当然,也有冥顽不灵比较抗砸的,一酒坛子下去,晃了晃脑袋,还能继续往上爬。

我摇头叹息,勾起唇角,掏出火褶子,就手扔到那人头顶,在瞬间制造出一个火人,惨叫一声,坠入海水里。

罂粟花伸头看看,竖立大拇指赞道:“够狠!”

我挑眉一笑:“还成。”

接下来,男人与女人,分工合作,到也干活不累。

而那个在意识中,一直被我所保护的白莲,竟然也手挽银剑,动作宛若鹤舞般,轻挑着人的性命。但见那一招一式间,不但准狠绝然,更唯美得若一曲痴音,震惊了人的心神。

看着白莲的生死决,我开始怀疑,这一路行来,到底是他在暗中保护我,还是我在意识中保护了他?

失神之际,大意失了荆州,四面八方的敌人陆续爬上大船,一个照顾不周,四公主被人掠了去!

我刚想扑过去救四公主,就听见晓娘的失声惊叫,忙回过头去看,脖子上便被架了一柄瓦亮要命的大弯刀。

也许习惯了刀口的生活,此刻,我竟然在想,为什么我身旁狮子的护卫队竟然悄然为敌人让开了路?将我暴露在敌人的刀下?看起来,不太像要背叛狮子,更像要借刀杀我。

晓娘仍在尖叫着,指着四公主大声急呼:“救公主!救公主!”

因为公主是有用的,我是无用的,所以,身后的弯刀猛地用力,打算抹了我的脖子。

在生死一线间,眼镜蛇的一声冷喝载着雷霆之怒响起:“住手!”

接着,啪地一声响,失声尖叫的晓娘捂着被打的脸颊,傻了般矗立在甲板上。

眼镜蛇缓缓掏出帕子,擦了擦手,随手丢在了海水里,零下四十摄氏度般的声音,阴森森地响起:“你,不配做一位母亲。”

我,惊呆了……

傻傻地望着眼镜蛇重新提起了长剑,指向我身后的敌人,嗜血的眼眸缓缓染了杀气,阴戾悄然暴涨:“放开她。”

也许,是身后人觉察出我的重要性,索性刀子更近一步,粗着嗓子吼道:“你,放下剑!”

眼镜蛇则缓缓走进,不容拒绝道:“孤是‘烙国’君主,且挟了孤去做人质,放了这个人。”

我则大喝道:“好个狗奴才,敢自称为孤!待孤获得自由,定然斩了你!”眼镜蛇,你的好,我记得,但,却不能让你为我涉险。这样的情,我还不了,也……怕失去。

挟持我的人,变得疑惑,变得摸不准头脚,搞不清楚到底谁是真正的君主。

而此时,挟持公主的人,因我们这边的胡乱戏码而走了神,被罂粟花抹了脖子!

鲜血飞溅了四公主一脸,竟然将她惊吓在当场,忘了呼吸。

眼镜蛇步步逼进,挟持我的人刀子又紧了几分,我能感觉到一股刺痛的温热,从我鲜活的生命中流失而出。

就在鲜血滴落的一瞬间,眼镜蛇瞬间出手,一剑砍了用刀子威逼在我脖子上的手!动作之快,如迅雷划过!

几乎在同时,我觉得后背一凉,一种血腥的潮热蔓延开来,一种不妙的感觉悄然升起。

耳边,是四公主疯了般歇斯底里的嚎叫:“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我苦笑一下,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了。

杀了谁?是敌人还是自己人?我又是什么人?确实是杀了你们,因为这个你们中,确实包含了我。

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四公主串了糖葫芦,从后面给了一下子?真是……失误啊。

恍惚间,我听见晓娘的尖叫,感觉身后壮汉挥过另一只手,袭向给了他一剑的四公主。

我不知道今夕是何年,却知道无法亏欠晓娘的养育之恩。回身抱住敌人的那只有力臂膀,两个人,就着冲击的力道,旋转出死亡的弧度,搅拌着一声的山儿,一同坠入了无尽的深海里……

被黑暗吞噬的刹那,我仿佛看见了一种微亮,似是渴望的光,似是妈妈的笑,似是父亲的拥抱……

也许,明天,会是个新的开始;只要,今天,不是结局。

喷漆房厂家批发直销
引起头痛的原因
楼梯踏步板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