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军事

半裸江山正文一百五十睡莲初开

2019-02-03

(小说《半裸江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鱼大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半裸江山全集阅读正文一百五十。睡莲初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白莲身体微僵,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抚上我挺立的粉色蓓蕾用那漂亮的食指轻轻地勾动一下,却若触碰到烫手的烙铁般,迅速缩了回去。

那已然染了水雾的葡萄眼是如此谨慎小心地望着我;那触碰我胸部的手指再次颤抖地伸了过来,若猫儿般小心试探着那粉色的敏感,终是在我身体的温热中,张开那淡紫色的唇瓣,恍然笑道:“山儿,粉色的。”

我点点头,哽咽道:“是,和白莲的一样。”

白莲瞬间绽放璀璨笑颜,若被人认同的孩子般,只为满心的欢喜而毫无顾忌地憨笑着。

我隐约觉得,白莲仍旧不对劲,仿佛一直活在自己塑造的童话中,迷失于雾区,走不出,辨不明。

这种认知,让我非常惶恐!

抬头扫视一圈这个被装饰成洞房的喜屋,低头看见自己腹部仍旧缠着绷带,显然,我并没有昏迷太旧。

欲支起身体,却被白莲突然扑到,怒声吼道:“你要去哪里?你要去哪里?”眼中噙着的一丝脆弱缓缓滑下。滴落到我的身上。他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隐忍地囔囔道:“我不哭,我不哭,六哥说,我若哭瞎了,就看不到山儿了。”

鼻子酸楚,小心的支撑起身子,跨跪在白莲腰侧,低下头,轻柔地亲吻着白莲的柔唇,让那淡紫色的美好形状在我的滋润瞎渐渐妖娆。

白莲仍旧用手遮挡着眼睛,但那嫩嫩的小唇却因为我的亲近而微微蠕动着。

当我试图离开,他马上张开唇,下意识地示意我他的需要;当我辗转吸吮,他则满足的吧嗒着小嘴,沁在这种亲昵中,享受着唇舌的爱抚;当我将小舌探入他的口中,他那泛着苦涩的柔软立刻顺着我的舌尖缠绕上来,紧紧纠缠着。

唇舌间,或啃或吮的缠绵着;手指间,轻巧地解开他红色的喜衣,与身体两侧,绽开艳丽的红海。

红海中大白莲即脆弱得不堪一击,又绝美得不可方物,仿若一朵即将悄然绽放的睡莲,在欲望的波流中,起伏着晶莹剔透的紧致胸膛,颤抖着胸前两株淡色果实,竖立起渴望滋润的粉嫩青涩。

白莲漂亮的手指上仍旧固执地遮挡在眼睛上,可爱得让我心生怜惜。

他的手指上仍有淡淡的疤痕,那是为我抓刀时,留下的。

将已然滚烫的唇舌轻覆上那浅粉色的疤痕,伸出湿润的舌尖,一点点的舔噬着,心疼着。

白莲的手指在我的洗礼下一抖一抖地瑟缩着。

我眼角莹上笑意,以温热的唇舌沿着他的鼻子划过他张开的唇瓣,溜过细致的下颚,含住那滚动的小巧喉结,唇齿一合,轻咬一口。

白莲的身子一紧,猫儿般的呻吟从喉咙里溢出,听起来,诱人极了。

我的唇舌一路下游,在白莲的身体上划出萎靡而诱人的痕迹。

狠狠吸吮上那粉色的小果实,满意地听见白莲无法压抑的低吟,看着他因情欲而泛出红色光晕的身子,美得若贪杯的莲,醉了不世之红艳,却……仍旧死死遮挡着自己的眼,不肯看我。

也许,爱一个人至深,真得是如此,恨不得一口口吞下他的血肉。要极他的所有,不留一丝余地。

牙齿或轻或重的啃噬着,唇舌或吸或舔的润湿着,在白莲诱人晶莹剔透的肌肤上,烙下一个个混合了痛楚与欲望的痕迹,听着他或低或高的颤栗呻吟,心,幸福得满满的。

支起身子,褪下自己的喜衣,低下头,赫然在白莲的手指缝隙中看见了一双朦胧了情欲的葡萄眼,正以绝对偷窥的目光怯生生望着我。

见我将眼扫向他,他忙又合上手指,不来看我。

我知道我不应该笑,但面对如此憨态的白莲,不笑实属困难。

低低缓缓的笑声从我口中飘溢而出,沁着幸福的味道,愉悦了听者的细胞。

抬脚跨在白莲腰侧,含笑道:“白莲,你且睁眼看我。”

白莲忙摇头,挡在眼上的手指更是用力了几分。

我一手捏起他的小果实,用力一掐。道:“你睁是不睁?”

白莲闷哼一声,仍旧使劲摇着头。

我唇边挑起坏笑,对准那处独有的粉嫩炽热,沉下腰身,与他融为了一体。

“嗯……”我没有开发好的私处传来禁致的痛。

“呜……山儿……”白莲却于瞬间拱起身子,将我紧紧地抱入怀里,急切地吻上我的唇,用那尖锐的小牙不管不顾地猛啃。那眼角流出的咸味儿却顺着他的唇角,划入我的口腔,触动了爱恋的味觉……

疯狂的纠缠间,口中弥漫上鲜血的味道,诱出了体内的残暴因子,化作了更加疯狂的搅拌与啃噬。

要让着痛,生动了灵魂,确定了真实;要让这爱,盘结出根,,孕育出蕊。

花儿,果实,已经开好了……

在一回回的律动中,一次次的释放间,没有休止的纠缠着,直到提不起半分力气,才若连体婴般拥抱着彼此,牵连着异性之间最隐蔽的私处。

蓓蕾上、手指上、小腹上、发丝上,脸上。皆是白莲高潮时射出的浑浊,仿佛要我整个包裹在他的味道下。

我试着动了下身子,白莲却一把将我抱住,紧紧的。

我哑着启用过度的嗓子,笑道:“我要洗洗,身上黏黏呼呼的。”

白莲却不满的哼了一声,直往我身上腻歪:“不,就这么抱着,山儿若嫌难受,我给你舔干净。”粉嫩的小舌一卷,温热的席卷了我的脸。

我被他小狗狗似的舔噬弄得直痒,呵呵笑着往后躲着:“好啦,好啦,我不洗还不行吗?”

白莲收了小舌,用那双绝美的葡萄眼,上上下下的扫描着我,每注视一分,眼就炽热一分,搞得我有些抗不住这样的热情,身子都被烧红了。

白莲眼里含了一丝水样温热,软软道:“山儿,我是做梦吗?”

我伸手抚上他的脸颊,用力收缩了下身:“感觉不到吗?”

白莲发出性感的呜咽声,眼波动荡着感动道:“感觉得到,感觉得到,我在山儿的身体里,暖暖的,柔柔的,包裹得好舒服。”

我扫眼仍旧交织的大腿、紧密接触到一起的私处,以及腹部上星星点点的白色浑浊,一切,情色得动人心弦。不禁,心生异样的情动。

白莲似享受般亲昵着我的鼻尖,一声声唤着:“山儿……山儿……山儿……”

我幸福的笑着,捏住白莲的柔唇:“叫魂儿呢?”

白莲拉下我的手,非常认真道:“山儿还别不信,你就是我叫回来的!”

我好笑地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尽管心里明镜怎么回事,但还是装作懵懂的问:“怎么说?”

白莲心有余悸中含了丝惶恐与颤抖,却强撑着骄傲,朗声道:“你被那恶妇刺伤了后,便断了气儿,我不相信你死了,只当你又是开玩笑,可你却不再醒来。我就抱着你,一遍遍不停的叫,大约过了两盏茶的功夫,你才又了呼吸的。”

白莲虽然没有说,但我却能想象得到,他抱着我,万念俱灰、失声嚎叫的样子。抬起头,拥上他的腰身,心疼着:“对不起……”

白莲则呲起小牙,凶巴巴地横着:“若你再敢有下次,仔细了你的皮!反正我是馋嘴狐狸精,吃吃人肉,也没什么不可!

我忙扮演起一副受虐小媳妇模样,点头瑟缩道:”是,是,大爷,我再也不敢了。”

白莲却将我紧紧抱入怀里,哽咽道:“山儿,别再吓我了,吃不消的,真的要疯了。”

我用力点着头,认真保证道:“放心,即使阎王屁股再翘,大腿再长,腰在柔软,也敢不上我的白莲,伦家才不去找他画裸体呢。”(阎王:呀哟我的姑奶奶,您怎么又提起我啊?阎王老婆:啧啧……姑奶奶?叫得可真实亲切啊。)

白莲噗噗一声,笑开了,眼波滟潋动人,自负地仰了仰下巴:“我觉得山儿的眼光,就是好。”

“哈哈哈哈……”我笑得胸腔震动,大有猛火燎原之势。

白莲眼光发直的望着我,囔囔道:“又看见山儿大笑了。”

我渐渐收了恐怖大笑,眼含温情地望着白莲:“有你在身边,我会一直笑给你看。”

白莲抽了下小鼻子,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我亦点头:“一言为定。”

白莲亲昵地贴近我的鼻子,小心翼翼的问:“山儿,你真是一缕孤魂吗?”

我拉下脸,恐怖地望向他,声音低八度的阴森道:“是啊~~~你~~~怕不怕啊?”

白莲的眼睛瞬间兴奋起来,一把钳住我的胳膊:“那地府是什么样子的?你没有呼吸时,是不是找阎王画裸体了?阎王真的没有我好看吗?你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那么多的美食都是你那里的特产吗?还有什么是我没有吃过的?”

我嘴角随着白莲的问题而抽搐着,就如同面瘫般无法控制。

而白莲仍旧无比雀跃地继续问着,完全陷入到自己的狂想曲中,甚至已经考虑到要跟我一同服毒自尽,然后跟着我回到我原来的那个世界,去……吃……美……食!

我竟有种生命不保,想要逃跑的冲动。

然,就在此时,白莲突然怪叫一声:“不好!”望向我,慌乱道:“山儿,我们赶快走!”

星力电玩城
电子看板
仿古门窗批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