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灭世武修第五百零三章悔不当初俑

2019-01-13 17:25: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灭世武修 第五百零三章 悔不当初

此刻,整片天都被照映的红艳艳,云朵如血池一般在移动。

凄惨的红,已经成为这里的主格调,充斥着暴戾与嗜杀。

满地尸骸,堆砌成一座座小山,萧风吹袭间,刮出一股苍凉的气息,给人一种隐隐的刺痛感。

乌恒手持上古翻天锤,当着天下人的面,淡漠道:“南宫家今日下场,都是自找的,理当除名。”

南宫鹤一双眸子已暗如死灰,白发杂乱披在肩头,他长叹道:“悔不当初呐……”

一切的一切,都因南宫鹤一手造就,他当初为了续命派人前去抓乌恒炼不死药,却不想乌恒死里逃生,还因祸得福,解开了体内禁制,成功突破凡为三重天,自那以后,乌家神体一跃而起,与南宫家结下诸多血仇,创就了一个个传奇故事。

到今天,南宫鹤恍惚明白,原来是自己成就了一个可怕的敌人,一个盖世无敌的年轻人。

若他不起邪念,放弃抓乌恒炼不死药的想法,或许就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有一个让人毛骨惊悚的敌人站在自己面前,放话要除名南宫世家!

“有因必有果,老祖,这是你种下的果实,为什么却要让我们年轻一代去尝?”一名南宫家的年轻修士苦涩开口,他手中捧着一抹黄土,为躺在血泊中的父亲盖上。

“当初就不应该去惹他的。”

“不死药没得手就算了,还弄的家族被灭,连累我们所有人”

很多南宫家修士纷纷而后知道感恩有气无力的怨恨道,他们难逃一死,便没必要在压着心头那股憋屈劲,都一口宣泄了出来,出言怪罪南宫鹤。

“我,我是个罪人……”南宫鹤声音颤抖,砰的跪在了所有人面前,心头五味陈杂,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会落得此下场,

灭世武修第五百零三章悔不当初俑

临死前还得被族人所怪。

“你当死!”乌恒咬牙大吼,旋即轰隆一声,掌控上古翻天锤压去。

“噗”

瞬时,鲜血高涨三尺,淹没了所有画面,南宫鹤凄惨一叫,形神俱灭而死。

“一代盖世高祖,就这样落寂被斩,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天域城这边,诸多与南宫鹤同期的老前辈都感慨长叹,往昔一幕幕都似在昨天发生,年轻时候的南宫鹤便已无敌,力压群雄,晚年为老祖级别人物,拥无敌雄风,辈分比姬玄道,左虚子还高,而今,就这样被斩,被一个十岁的年轻人击落。

虽是报应活该,但人们难免唏嘘。

“老祖,去的凄惨,都怪我等没用……”南宫麟悲天大叫一声,声音在虚空中久久回荡,随后他眼睛一瞪,与自己孙儿南宫慕华那般,被乌恒用同等手段抹灭在人世间。

南宫家三大巨头,一下去了二位,唯独南宫冥持着一杆黑旗屹立在那里,他在无雄风,整个人病怏怏的。

乌恒成长的太过可怕,已经让整个南宫家生不起丁diǎn反抗之意。

异族这边,都在坐山观虎斗,只可惜有一只虎太弱,扫了他们雅兴。

此刻,青蛇王眼中也有説不尽的离愁之味,他道:“在怎么説,南宫家也与我族有过盟约在先,他们的后事,办的要风光一diǎn。”

闻言,南宫冥本还剩下的半口气,也憋不住了,身体一倾,呜哇直吐血,他怒极反笑,神情狰狞笑道:“哈哈哈哈,沉重的盟约,却只能做到帮忙料理后事,可笑,可悲……”

乌恒静静看着这一切,心中并无太大波澜。南宫家之人都是死敌,他绝不会手软。

“轰”

他在次出手,在虚空抓出一把光芒炽盛的长剑来——乌家圣剑决,第七重玄奥:极道光剑!

此秘法攻伐很霸道,被称为天域大陆第一攻伐圣主,百年来,第七重玄奥除了乌石,便就没了人领悟。

可如今,极道光剑却出现在了一个年轻的面孔身上。

“真是可喜可贺,乌恒修道此圣法不过短短三年,却已领悟出最难一关,第七重玄奥。”乌家修士纷纷惊叹,眼里充满了羡慕,他们在场很多人可能今生都难以攀上第七重那个高峰了。

然而乌石却在摇头,遗憾道:“按照乌恒如今的进展,想必修炼到九重奥义并非难事,但乌家圣剑决其实一共有十二页,却遗失了三页,实在可惜了,怕是过了乌恒小子这一世,在也难有人可成为那个领悟满十二重之人。”

遗憾归遗憾,但惊喜总是占据了大半部分,乌恒能有所成就,已经惊为天人,乌石若在做其他要求,就该遭雷劈了。

“嗤!”

乌恒手持极道光剑横天一斩,带着无尽光辉划去。

南宫冥愤死抵抗,持千万冤魂旗抵挡,震出铿锵之音,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战,所以想竭尽全力打的漂亮一diǎn。

但乌恒有麒麟大圣道义傍身,更有上古翻天锤这等强势神兵,直接将他死死压在脚底,根本没出头的机会,

“铛!”

忽然,南宫冥手中的黑色旗帜被乌恒打飞,大旗在风中招展,渐渐化为粉末消失。

“我不甘……”南宫冥心如死灰,随后躯体被一束天光撕裂成了两半,脑浆与鲜血混合在一起,溅了一地。

远方,在一片混沌的雾气中,有一名左脸刻画着一条黑色巨龙的年轻人暗自握拳,一双眸子充斥着如海洋般的浩瀚怨仇,那股怨仇全都灌注在了乌恒身上。

他一身气血都如暴戾之气汇集而成,十分的阴森吓人,一步迈出去,八方生机俱灭,只留一片黑土。

“还是来晚了”那位年轻人暗自低语,死死盯住了十几里之外,那个手持上古翻天锤的白衣少年。

这是一个骨子里就充斥阴暗力量的人物,像一个仇恨的化身,怨气冲霄,只要望其一眼,一颗纯洁的心就得被仇恨所掩盖。

“啊!”

蓦地,他狰狞大吼,加快脚步赶去,一步飞跃百余丈远,一头黑发乱舞在肩头,吼啸声震撼整个天宇:“冥王,你的仇,今日我南宫尘报!缺的是一座桥梁”

…………

丰田lc80
超声波传感器原理
奉节旅游攻略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