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魔纹道第二十五章交锋下

2018-12-07 21:27: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魔纹道 第二十五章:交锋 下

雪花依旧萧萧而飘,黄羽的背影此时如同是白雪里的孤独,天蓝色的长发在飞雪中摇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大雪掩埋。

‘原来你就是杀无双鬼的人’,这一句话让场面陷入短暂的沉默。罗康结的呼吸浓重了,这个黑衣人难道真是杀无双鬼的人吗?

我随手扔掉了那个脑袋,望着眼前这个人,他表情僵硬,但是很快就笑了起来,大笑。

我问着:“有什么好笑的,难带我説错了?”

黑衣人反问:“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杀那种xiǎo角色,而且那天你表现的相当不错,全场一直盯着你看的人可有不少?”

我答道:“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无双是被人从正面用一击‘破空指’杀掉的,第二,你现在看着我的这种感觉,就跟当时我感受到的一样。”

“不错,那天我也确实在旁观你。”

“嗯哼。”我嘴角一扬,道:“无双表面上看起来很愚笨,但实则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从他眉心上的伤口来看,绝对是从正面被攻击的。既然有人从正面对他发起进攻,他没理由不会祭出护体罡气。”

“这能説明什么?”

“无双的实力虽然只是廉贞级别,但是他的根骨强健,身体的防御本就不弱,在正面与人交手时,眼睛和心脏是最为致命的两个弱diǎn。所以不管对手修为如何,在交锋时一定都会重diǎn保护这两个地方。可是要用一击破空指,从正面贯穿无双的眉心,拥有这种实力的人虽然不多,但依旧大有人在。”

“既然能杀那xiǎo鬼的大有人在,为何要説是我下的手?”

“是落叶。”

“落叶?”

“不错,在无双的尸体被抬起来时,他的身下压着很多落叶。”

“这又能説明什么?现在刚入冬,他死的地方周围全是梧桐树的落叶,身体倒下去,当然会压着,这现象很正常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不正常。”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説了,无双是个大智若愚的人,被人从正面攻击,定然会祭出护体罡气,但是对方只出了一招破空指,很显然先要贯穿的是他祭出的护体罡气。”

黑衣人皱着眉头,似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我见此,笑着继续道:“‘破空指’虽然只是初级魔道,但是只出一击要能接连贯穿他的护体罡气和眉心,虽然难,但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至少在问鼎天下谱中上榜的五十人都有这个实力,可是他身体下的落叶却完全推翻了这一diǎn。”

“在‘破空指’贯穿他的护体罡气后,罡气必然四溢,所以在以他身体为中心至少三米内的落叶绝对是当场被清空的。可是在抬起他的尸体后,他身下的落叶和周围的落叶散布均匀。问题就出在了这,能以一击‘破空指’无声无息的贯穿他的护体罡气和眉心,放眼整个神州大陆,在我所知道的人里只有四个具备这样的实力。”

“你知道的这四个人里,当然不会有我吧。”

“不错。”

黑衣人用手指卷了卷头发,道:“这四个人里,我大概能猜到三个,可是我还是想听听你説的这四个人都是谁。”

我説道:“第一个,凌霄道门主,诀别剑诺言凌。”

“不错,诺言凌的实力登峰造极,更是现下仙门的第一高手,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我接着道:“第二个,黑芒楼楼主斗鬼神。”

“百年以来,仙魔妖三门中与斗鬼神交过手的人有不少,可是没有人能伤到他一丝一毫,在跟他交过手的人里,下场不死也重伤,五十年前的苍月剑派宗主奔雷子因不服刘半仙在谱中的排名,前去挑战他,结果战败身亡,他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我又道:“第三个,天下第一杀手月神,也可以称他为死神。”

“月神是这神州大路上的第一杀手,只要给得起他想要的,他谁都可以去杀。五十八年前,在第一届问鼎天下谱中排名第三的紫炎府宗主杜雷炎就死在了他的剑下,不然的话,现在紫炎府宗主的位置还轮不到他的师弟李霆炎。好了,你所説的这三个人他们都是目前在刘半仙问鼎天下谱中名列三甲之人,他们确实都有这个实力做到这种地步,关键是这第四人,我很想知道究竟是谁。”

我淡然一笑:“第四个,就是我。”

大雪呼啸,但是这句话还是清楚的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夏无凌面不改色的继续看着,罗康结站在一旁,深吸了一口凉气,他万万没想到,一直相处了十来年的伙伴,竟然有着这样的实力。

黑衣人听后,愣了一下,然后放声大笑道:“好,好,有意思,有意思。”

“诺言凌身为凌霄道的门主,论身份和地位,他根本没有理由大老远的跑来杀一个xiǎo辈,而且还是在夜晚。斗鬼神天性孤傲,像夜湮无双这种货色,他连正眼都不会看一下,当然也不会是他。最后是月神,他虽然是个杀手,但是夜湮无双根本就不值得他出手,就算有人想要买他的命,也用不着专门去请月神。最后是我,我当然没有下手,所以我想了一整个晚上,当今世上出了我们四人之外,还有谁这个实力能这样将他击杀。”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説是我,我虽然自负,可是也自问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我望着他,一字一字的説道:“你是没有这个实力,可是你有这个能力。”

黑衣人不説话了,沉默的看着黄羽,他的眼神犀利起来,像一只饥饿的野兽找到了猎物,恨不得马上将其吃掉。

我毫不回避他的目光,道:“正因为如此,我才一直都忽略了一个人。就在刚才,我连续打出的两击‘黑炎弹’,却在你周围凭空消失,这让我觉得很是奇怪。之后,我用‘烈火骄阳’,封闭所有人的视觉,可是在暗中我却把它浓缩,形成对你的单体攻击,这高级魔道被我浓缩后,杀伤力绝对的群体攻击的百倍都不止,足以和破魔比肩,可是却连你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烧掉,而且就连地上的积雪都完好无损。”

黑衣人冷冷的説道:“所以你忽略的这个人就是我?”

“百年前,天魔宫和凌霄道大战后不久,两败俱伤,双方都各自退回据diǎn,回复元气。在这期间,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专门击杀落单高手,短短一年时间,死在他手上的人不下三十个,其中还有好几个破军、摇光级的高手。死在他手上的人,有不少的尸体被找到,在给他们验尸后,发现一个特征,所有尸体无一例外,一身灵力消失的干干净净。后来此人遇上了斗鬼神,见他实力不错就上去挑战他,却被斗鬼神一拳打成重伤,斗鬼神没有伤他性命,从此,此人便效忠斗鬼神,并和他一同创建黑芒楼,成为黑芒楼的左护法。”我没有回答他,却在説起一段毫不相干的往事。

“黑芒楼的发展很快,而且神秘,短短的几十年,就罗了一大批高手,成为一个不属于仙、魔、妖三门中的中立势力。五十一年前,杀手月神,因为受人委托,击杀了黑芒楼的一个破军级的层主,这人便找上门去,本是要以血还血,却反而被月神一剑重伤,若非当时斗鬼神及时赶到,将其救走,他必定当场死在月神剑下。”

黑衣人静静的听着,此刻面无表情,也没有打断黄羽的话。

“十年前,因为凌霄道的又一次强势崛起,阻碍了黑芒楼的发展,他又前去暗杀诺言凌,有趣的是刚一接近,就被诺言凌洞察,然后双方交手,却被诺言凌一掌打成重伤逃逸。如今,这个人就站在我面前,黑芒楼的左护法,同时也是刘半仙问鼎天下谱中排名第五的噬魂梁长风。”

“你那特殊的魂练,可以吸收对手的灵力,所以你在杀无双鬼时,无双原本祭出的护体罡气被你一下子吸的干干净净。等他反应过来时,眉心已经被贯穿。所以在他死后,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是恐惧,可是用惊恐形容,似乎更加贴切。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护体罡气是怎么消失的。”

‘啪、啪、啪’,梁长风轻轻的拍着手,淡淡的説道:“没想到我的来历、经历都一清二楚,我真不明白,你只有十六岁,实力不仅强的令人发指,而且脑子里还知道这么东西。”

我侧着头,説道:“你如果明白了,今天就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梁长风冷哼一声,道:“好了,説了半天,元气回复了吧。”

“你既然知道我是在拖延时间,竟然还给我这个机会。”

梁长风眼里闪着光,道:“无所谓,行了,我想到了现在,双方的底线都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是时候拿出真正的实力来了吧。”

説完,他的气势突然大增,雪花四溅。

“我也正有此意。”

此时,以黄羽身体为中心,压力徒步大增。两百米外,罗康结突然间感觉到心中沉闷,呼吸很浓重,天上的雪花落在身上,如同是xiǎo石子一般。

“不好,快退。”夏无凌失声道,然后拉着罗康结飞速后退,大约退了千米的距离,感觉周围空气的威压正常了才停下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了。”眼前的一切,罗康杰大吃一惊。大地在颤抖,枯树在晃动,树枝噼里啪啦的折断,空气闷哼作响,这难道就是dǐng级强者间的对决吗?

黄羽的身影模糊,只能大概的看清他的身形。一眨眼,双方同时出现在半空,互对一掌。

‘轰隆’一声巨响,仿佛天空都在咆哮。最终,黄羽平稳的降落在地面,梁长风被震退,降落后,身体还不住的向后倒,双脚在地面划出深深的沟壑。

此时梁长风的双手破裂,伤口深可见骨,流着大量的鲜血,可是他却一diǎn痛苦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显得很兴奋,眼里闪着异样的光,手上的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黄羽,你确实有自傲的实力,可是现在的你还是太嫩了,跟你大哥比,还差了很大一截。我们一定还有交手的时候,只不过不是现在,今天我打的很开心,除了那三人之外,很久没有遇上过能把我正面*退的人,很期待你今后的成长,到时候我们在一决高下吧。”

话未説完,人已消失在茫茫大雪中,留下这样一段话,散播在空气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