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全知武神第四百零七章休门

2018-12-07 18:27: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知武神 第四百零七章 休门

随即,邹兑却对现在冲开更多玄关的想法做了否定。

这“八门秘法”其实冲开玄关是算容易的,难的地方在于控制。一旦冲开了玄关,却没有相应的控制力,后果会很严重,甚至让身体瞬间解体也是可能的。

此前,邹兑只是有过冲开第一道玄关“开门”的经验,贸然冲开其他玄关显然是很危险的事情消火栓泵
。何况,邹兑目前在“八门秘法”上的境界还不算高,如此之下,冲开第一道玄关后的消耗已经有些吃不消,再冲开后面的玄关,加倍了生命力的消耗,弄不好就得悲剧。

最后一点,眼前这魔道妖人的实力实在太恐怖了,即便冲开第二道玄关也未必见到能战胜他。眼下倒不如好好利用这魔道妖人的轻敌大意,在关键时刻一举冲开第二道玄关,瞬间爆发可怕战力来干掉他!

如此想着,邹兑按捺住了心头立即冲开第二道玄关的冲动,双目凝视着对面的国字脸道人,无视他眼中那一丝轻蔑和不屑,心头发狠,硬顶着周身那可怕的压力,朝前行去。

邹兑狠狠咬牙,抬起沉重的的脚步,艰难地朝着那国字脸道人走过去,每接近一步,空间中的压力就增大了一分,仅仅三四步后,邹兑就发现再也无法前行了,周身的压迫感已经可怕得连呼吸都不顺畅。

“嗯……竟然还能前行几步,不错,不错……”

对面的国字脸道人依然探出右掌食指,虽然略微惊讶吸附树脂
,但食指却依然不屑地晃动几下,大约觉得邹兑也就止步于此了。

邹兑根本没多理会国字脸道人的话语和轻蔑动作,再次狠狠一咬牙,竟又再次迈步朝前行进。

这一次,邹兑终于又是踏出了一步,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在可怕压力下,面孔变得全所未有的狰狞。此时,邹兑的手上、脚上、脸上……一条条粗大的血管骇然的凸了起来,如同一根根纠结盘踞着的青色树根,双目也是前所未有的通红,一根根毛细血管凸起、膨胀,让人感觉他的双目随时会爆裂一般。

见到如此,一旁躺倒的韩先发只感觉无比的痛快,虽然重伤之下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却咬牙切齿地大笑道:“哈哈哈哈……小子,死吧!粉身碎骨吧!”

邹兑却对韩先发的咒骂充耳不闻,口中嘶吼着,竟是硬生生又朝前迈出了一步。此刻,邹兑已经是强行接近到了国字脸道人面前约五步的位置,这个位置上,邹兑的长剑已经能碰到国字脸道人了。

“嗯!有趣……”

国字脸道人看着面孔骇人的邹兑,微微吃惊的同时,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认真,探出了食指一收,变成了摊开的右掌。

瞬间,邹兑再次遇到了可怕的压迫力,清晰地感觉到国字脸道人仅仅是手势一变,就如同掌控了他所在的这一小片天地空间,周身的天地元力仿佛都变成了国字脸道人的帮凶,紧紧束缚在他的身上,压迫着他的身体,阻止他更进一步。

邹兑尝试着挣扎了几下,却感觉浑身如同陷入了钢铁之中一般,竟连手指头都不能动弹一下。此时,那邹兑距离那国字脸道人已经不足五步,但邹兑的身体感受到的压力也已经达到了极限,甚至感觉自己的身躯随时可能崩溃。

“不能再拖……是时候了!”

面对如此局面,邹兑心头却极为清醒,狠狠一咬牙,毫不犹豫地冲开了体内第二道玄关“休门”。

第二道玄关的开启,在带来倍身体潜能的同时,也让邹兑清晰感觉到了身体的生命力加倍流失。但邹兑心无杂念,在身体潜能数倍爆发的瞬间,感觉到周身禁锢的可怕压迫力一松后,他怒吼一声,趁机狠狠跨前一步,全力一剑就横斩过去。

嗤!

剑光闪过,鲜血飞溅。这一剑却用尽了邹兑最后一丝气力,邹兑身形晃动了几下,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不可……能……”

国字脸道人右掌捂着脖子,再也没了先前的高高在上,鲜血一丝丝地从他的指缝间渗透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直到这一刻,国字脸道人依然不能相信邹兑竟然伤到了他的要害,在他看来,邹兑能前行几步已经是逆天了,绝对不可有举起长剑攻击的气力。

但无论如何,事实就是事实,国字脸道人的生命在迅速流逝,先前仿佛傲视天地的他此时身躯只能软软瘫倒在地上。

“我……师尊……不会放过你的……”

国字脸道人双目恶毒地盯着邹兑,艰难地说完这句话,随即在邹兑竖起中指的挑衅动作中,死不瞑目地断了气。

终于干掉了强敌,邹兑常常出了一口气,一时间竟也是脚瘫手软,再没有半点气力。而此时,因为施展“八门秘法”的巨大代价,他早已经是早生华发,脸上出现了数道显目的皱纹,整个人如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邹兑看着自己手掌皮肤的皱纹,摸着脸上道道显目的“沟壑”,虽然看不见却也有些不寒而栗,能想象自己此时面容的苍老。顾不得其他,邹兑立即摸出一枚“血魄丹”吞下,盘腿坐下调息。

但这一次邹兑持续“八门秘法”的时间太长,甚至还冲开了第二道玄关,因此邹兑足足耗费了三枚血魄丹,这才基本将损耗的生命力给补了回来。

就在邹兑服下第三枚血魄丹,调息完毕睁开眼睛时,却发现那韩先发竟是已经一点点地爬到了自己身后不远了。

以韩先发深受的重伤,邹兑并不担心韩先发害到自己,先前根本没有在意韩先发的动作雕铁机
。此时见到韩先发咬牙切齿、锲而不舍地爬到了这么近的位置,不禁讽刺冷笑,头也不回地道:“韩家老祖,都到这地步了,你还是留着力气多喘口气吧,何必多此一举?”

韩先发闻言,身躯剧震,咬牙切齿的表情瞬间写满了绝望,人也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软在了地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