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龙麒源第九章博览群书

2018-12-06 17:59: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龙麒源 第九章 博览群书

风洛早早起来,吃过晶兽肉之后,就到门口等大师。从今天起,这么悠闲的日子结束了。

最后一个月,除了修炼脉气和技法,他还看了其他藏书室的书籍。比如史,他找出要案录部分,查看手法奇特的杀人案。

有些是借助高深的脉气修为,风洛略过不看。他只看那些借助周围条件,进行巧妙布置杀人的。

医部分的书籍,他也大概浏览了一下。他发现杀人,不一定要直接动手。所以他又去看物部分,找了些能够置人于死地的东西。

看以上书籍,木大师还能够理解。后来,风洛去看兵一类,木大师出言劝阻,叫他别浪费时间。风洛一句话,让大叔哑口无言。

“杀人是针对一个人的战争,同样需要计谋。”风洛淡淡地说。还有句话,他没说:指挥多个杀手行动,与统帅军队进行战争,是同样的道理。

木大师经常外出,放任风洛修炼。而今天,就要开始考核修炼的成果。他呈送给将军的文书中提到,将会有一个天才杀手出现。因此,他才能将军队库存的晶兽肉,尽情拿给风洛吃。

如果风洛没能通过考核,将军到不至于要自己的命,重重责罚肯定免不了的。所以,木大师一路上很忐忑,不是交代在死亡之地需要注意什么。

“只需要五天吗?”风洛在心里默念。

死亡之地距离索托城仅仅一百里,周围驻扎着镇国将军的精锐部队。人数只有三万,但在整个大陆赫赫有名。最差的士兵,也在脉行阶段。

外人不知道死亡之地的存在,只知道那里一大片都被军队控制,寻常人进去死路一条。

死亡之地方圆九十里,五百个人在里面厮杀。每一轮考核为五天,离开营地,进入死亡之地,可以将遇到的人都杀死。五天后,返回营地,缴纳到手的烙印,并进行休整。

“考核五天,休整十天,然后继续下一轮。至少坚持四轮考核不死,才有可能成为影刺。”大师解说着,拿起一杯茶准备喝。

“谁想出来的规则,这个人肯定很变态,心理扭曲。”风洛小声地嘟囔。

大师一口茶水喷出来,涨红了脸,说:“胡说什么,这样才能选拔出最好的杀手!”

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风洛心里有数了。木大师看似和蔼可亲,心里可真阴暗啊。

风洛被安置在一排营房里,阴暗潮湿。有些地方留着点点暗红色,不用说,那是常年积累的血。

开始参加考核前,风洛有十天时间休整。倒不是让他休息,而是让他恶补肉搏技能。

技法能够强化攻击,但最有效的攻击技巧,还是要学的。军队里的技巧,没有花招,只为了杀人。没修炼过脉气的人,使用这些技巧,完全可以和脉生阶段的人拼杀。

技巧主要包括拳、爪、腿等徒手攻击,以及简单的砍、刺、击等兵器攻击。方法简单,几天就能融汇要点。重要的还是如何使用。

“小子,你是我教过的最聪明学生,但杀人可不是砍空气。希望你面对敌人时,能够发挥出一半的威力。”负责教刀的军官从开始的吹胡子瞪眼,变成了欣赏。

“不错,学得比我还快。但不能完全照搬,对敌需要随机应变。”教拳脚的教官虽然揍了风洛三天,后来却笑着跟他告别。

最后一个教他的人,原先是名斥候,伤了一条腿之后,留在军队中教人藏匿、刺探的技巧。他教了半天,满意地说:“你是个天才!”

风洛谦虚地笑笑,没有丝毫的骄傲。他知道自己并非天才,从小生活的环境逼迫他学着躲藏,学着从微小之处找出痕迹。

练习完,风洛回到住宿的小房子。这座小山上,散布着一千座房子,两座房子之间相隔两丈,错落有致。

风洛刚来的时候,刚好结束一轮考核,这里没有人。前两天开始,出去休整的人逐渐回来。

那些人脸上和露出的胳膊,布满道道伤痕。严重的,连口鼻都发生变形,十分可怖。他们相互之间很少说话,见面只是冷冷地打量。

有部分人身上没有多少伤痕,在自家门口紧张地张望。那些人与风洛一样,新来的。

风洛见此情形,专心做自己的事情。营地里的规矩,不得相互厮杀,如果造成损伤,以命抵偿。营地边缘几串人头,时刻提醒大家克制。

最后一天,营地一半的房子住进人。风洛发现并非所有人都不交流,而是隐隐约约形成了几帮。在山坡上还看不出来,到山脚下活动,有些人就比其他人靠近。

那几帮人有明显的核心,核心人物身上散发强大的气势。似乎一靠近,就会被撕成碎片。

鼓声响起,将所有人召集拢。一个军官跳上小高台,冷冷地看着大家。

“闭嘴!”这句话带着脉气吼出,把耳朵震得嗡嗡响。风洛注意到军官的脉气等级,他看不透。小声议论的人闭上嘴,不敢讲话。

“老规矩,明天早上会带你们去相应的入口,每个入口十人,每过一刻钟,出发一人。”军官稍微顿了一下,“杀死任何遇到的人,将他身上的烙印剥下来,听到军号返回营地!”

接下来,书记官说了详细的注意事项。新来的人竖起耳朵听,有些人听过十多遍,虽然不耐心,但只在表情上有变化,依然站着听。

“今晚好好快活一下,说不定这是你过的最后一个夜晚,留下点美好回忆吧。”书记官自以为默地结束讲话。

营地不远处,有酒馆,有妓院,还有赌场。军队里生活苦闷,必须有发泄的地方。尤其是死亡之地,不找点乐子,很容易精神崩溃。

大家涌向愉快的场所,享受可能是最后的时光。风洛跟随人流,进入酒馆。他不为喝酒,只想在考核到来前,多了解对手。

风洛要了一杯果酒,半斤烤肉,坐到角落里。偶尔端起木杯放到嘴边,让酒液润湿嘴唇。

“你打算把酒闻干吗?”一个妩媚的声音响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