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半缘经世半缘情 第一百五十七章 花娘的心愿与实现(三)

2018-11-09 18:20: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半缘经世半缘情 第一百五十七章 花娘的心愿与实现(三)

花娘叹了口气,终于说出自己的顾虑,“这各行各业的规则各不相同,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规则,就是女人不能出任掌柜,除了。。。除了青楼。”

小月见她为这事为难,不禁失笑,“花娘,什么事儿都有第一次,这大英国的酒楼以前也没有人专门做这个后院供人使用,但是我就做了,而且还赚钱了。”

花娘一直住在这条小巷,对成掌柜家的酒楼当然是再熟悉不过,她知道小月所言非虚,“那如果有人非议呢调味品
?”

“你真是想多了,不过就是个名分问题,你何必担心这个事儿。”

花娘还是有所疑虑,“那老人常说,女子当家,天就败家,公子真的不怕让我当掌柜,会挡了客栈的财运?”

小月听了这话,有点生气,她说道:“我以为花娘是与一般女子不同的人,才会愿意跟你见面,没想到你也是如此陈腐之人,看来这客栈,不要也罢。”

花娘见她生气了,也着急了,“我也是怕客栈的生意要是不好,公子会责怪我。”

小月冷笑道:“花娘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花娘毫不犹豫的说:“我当然觉得自己能做客栈的掌柜。”她心里是有一本帐,这些年客栈的生意是怎么一步步的衰败,还不是因为自己都寄希望于自己的丈夫,但是他又是力不从心,如果真是全权交给自己来管理,她还有信心的。

“那就好!”小月接着就打消了她的疑虑,“客栈亏本,我必然不会因为你是女子就怪罪你,但是如果是你自己玩忽职守导致的亏本,我还是会追究你的。”

“我知道了。”花娘觉得小月是个明白人,她也知道自己能继续留在客栈,对自己,对她的家庭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我先说丑话在前头,你留下来经营客栈,这只是我收购客栈的前提,但是我还要去实地看看客栈才能决定是否购买客栈,还有你的客栈到底值多少银子。”

”知道了。”小月提的这个条件对花娘来说根本是百利无一害,花娘也知道明白人,她接着问道:“那公子什么去客栈看看?”

小月见她松了口,自己也舒心了,笑着说:“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去吧。”

花娘也想这个事情越快越好,她连忙站了起来,“好,那就现在去。”

小月点了点头,对着花娘说道:“那麻烦花娘带路了。”

花娘突然间觉得自己头上的乌云都散开一般,心情舒畅,人也精神多了,“好的,公子请随我来。”

花娘在前面带路,小月和云嫣跟在后面,一声不吭,三个人出了后院就往凤仪客栈走去。

好巧不巧的是,当小月走出后院的门时,像是有第六感一样,她猛的向江边的小树林望去,正好看着刑小羽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自己。

小月知道这多半是元辰皓的命令,但是自己已经换了男装,这刑小羽应该是认不出来,她心里偷着乐了半天。

云嫣不知所以,还是以为小月在为了收购客栈的事情开心呢。

花娘在前面带路走的快,小月和云嫣也走的很快,转眼间三个人就走到了客栈的大门口。

不出小月的意料,当她走近了客栈,就看见了阿牛正靠着大门右边的墙蹲着,身上穿了一件干净的旧棉衣,头发被剪短了,梳起来,扎成为一个小小卷儿,脸上缠着的破布换成一张干净的旧棉布,只露出眼睛和嘴巴。

阿牛看着小月在观察自己,他也抬头看了看小月,两人四目交汇的时候,小月总觉得这人的眼神有些古怪,但是到底那里古怪,她自己又说不来。

花娘见小月在阿牛,她心里有些异样,想起早上离开的那个姑娘的预言,“公子,这人不是犯人,他的头发打结了,我才给他剪短了。”

“犯人?”小月有些好奇。

云嫣在一旁补充道:“有些犯人会被惩罚剃头的。”

“啊?”小月不禁好笑,原来这里还有这种惩罚。

花娘陪笑的说:“是啊,不过都是些不光彩的事儿才会被罚这个防风抑尘网价格多少
,不说这个了,跟我进来吧。”

小月点了点头,跟着花娘一起进了屋子,云嫣紧随其后,不知道怎么的,阿牛也跟着云嫣走了进来。

云嫣回头看了看阿牛,觉得奇怪,问花娘,“这人为啥跟着我们街机捕鱼
?”

花娘也觉得奇怪,这阿牛平日里都不理人的,自从昨天来了一个姑娘之后,他好像就变了一个人,“阿牛,你做什么?”

阿牛指着小月,生气的问道:“花娘,这人是不是就要抢你客栈的人?”

花娘笑着说:“这位公子是来帮我渡过难关的,不是坏人。”

“哦。”阿牛低下头,接着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那个姑娘是不是不回来了?”

花娘当然知道他说道是昨天晚上投宿的客人,“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她说你会走运,你就乖乖的在这等着你的贵人。”

“贵人?”小月装作好奇的问道,“花娘这是什么意思?”

花娘将昨天晚上的经历简略的告诉了小月,然后问道:“公子,你相信那个姑娘说的话吗?”

小月故作惊讶的说:“这阿牛有能力保护别人?”

阿牛拍了胸脯非常肯定的说道:“那是当然!”

小月很夸张的往后一退,然后瞪大眼睛看了看阿牛,又看了看花娘,“这也太巧了吧?”

花娘不解的问道:“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小月继续自己的表演,“我最近正好找个贴身的护卫,这位兄弟的贵人难道是我?”

云嫣在一旁拉了拉小月的袖子,脸色有些难看,低声说道:“公子,别这样。”

小月看着云嫣,好奇的问:“怎么了?”

云嫣凑近她耳朵,小声的说:“这人来路不明,还是不要往家里带的好。”

小月点了点头,然后跟花娘说道:“可惜我是要找贴身护卫,这阿牛来路不明啊,我不敢带在身边。”

花娘觉得如果能给小月当贴身护卫的话,这阿牛以为就不愁吃不愁穿了,她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公子,这阿牛没亲没故的,给你当侍卫是最好了。”

“什么?他没有亲人了吗?”小月略作惊讶的问。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