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鬼丫头怪谈蓝玫瑰

2019-03-12 22:01: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还有三天就是情人节了,百花街所有的花店主人都在忙着准备。他们要进足一批玫瑰花,等到情人节的那天,就可以大大赚上一笔。那一天,没有男人会吝啬钱包里的钞票,因为他们恋人的眼睛里闪动着火红的玫瑰倩影,着了火一样,不满足一下,那火焰足可以灼伤人。

百花街因着名字动听,自然的成了花店一条街,各款小店精美别致,朵朵开的那一家,

在百花深处。小店是淡淡的蓝色基调,并不热烈扎眼,却反而映衬出百合的纯洁,雏菊的旺盛,满天星的闪烁。

但是朵朵的花店没有玫瑰。

玫瑰被称之为代表爱情的花朵,是情人间最能表达感情的纽带。朵朵不知道她的爱情终究会落在哪里,她更不愿意听到情人两个字。

她做孟钢的情人已经两年了,而孟钢是个有了妻子的男人。

两年前的情人节,朵朵刚刚接手这家小小的花店,她并不太会经营,只是凭着女孩子浪漫的心情,觉得整天在花朵的拥衬下工作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才尽其所有,盘下了小店。她热情的对待每一个客人,如果她认为哪一位是和她一样真正爱花的人,会多送他一枝,而如果对一个人感觉不好,她会故意把价格抬的很高来难为人家。

因为这番任性,情人节的时候,朵朵没能进到足够的玫瑰,仅有的几束都有些打蔫了。这个时候,除了玫瑰,人们还会买什么呢?所以那一晚,朵朵的花店格外冷清。

朵朵有些郁闷,她找来一个大大的玻璃瓶,洗刷的格外干净透亮,然后灌满清水,再把玫瑰花慢慢的浸入其中……扭紧盖子,玫瑰在水中仿佛有了生命,随水荡漾着,梦幻一样。朵朵痴痴的望着,跟着沉浸在梦里,竟然没注意到有个男人这时走进店门……

那人就是孟钢。

他是来买玫瑰的,没想到却被卖玫瑰的女孩吸引住了。她是那么专注的欣赏着玫瑰,爱,在她绯红的面颊上一览无余。

孟钢无声的站在那里,他在等她醒来,他不忍惊动她,同时,他也想好好欣赏这个玫瑰花瓣一样的女孩。

朵朵很快发现了他,她不好意思的问:“先生,你买花?”

“是的,我想买枝玫瑰。”

“送女朋友?”

“不,送给我妻子。”

朵朵略略有些吃惊,很多夫妻一旦结婚就不再希图浪漫,在两个人的日子里,有时候一捆芹菜要比一枝玫瑰花更重要。

这个人一定很爱他的妻子!朵朵想。真羡慕他的妻子啊,不知道我以后的丈夫会不会这样疼我?真羞啊,连男朋友都还没有,就想丈夫了。

孟钢发现女孩子的脸忽然红了,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也尴尬起来。

朵朵忙说:“真对不起,我这里的玫瑰都不怎么好了,隔壁的玫瑰进的多,也好,你去那里看看吧。”

孟钢笑了,多诚实的女孩子啊。

“不,我就买你这里的!”孟钢坚决的说,“而且,我就想买这一瓶水中花,成不成?”

“不成!”朵朵顽皮的说,把孟钢说楞了。“这瓶花我送给你好了,你是今天最后一个顾客,你把花拿走吧,我要关门了!”

把孟钢关在门外,朵朵忽然的伤感起来,原来,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是那么的难过!

一星期以后,还是人最少的周一晚上,孟钢出人意料的又出现在朵朵的花店。

“呀,是你!”朵朵情不自禁的喊出来。

“你还记得我?”孟钢笑了。

“当然了,她,你妻子,喜欢那瓶花吗?”朵朵涩涩地问。

“喜欢。”孟钢淡淡的回答。

“可惜泡在水里的花看不了多久就会死去了。”朵朵伤心地说。

孟钢并不理会,他走近一步:“关门吧,然后跟我去吃晚饭,好吗?”

朵朵眨着眼睛看他,真奇怪,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但是她没有问出口,心中却有跃跃欲试的感觉。

“不能叫你白送我那么美丽的一瓶花啊,我于心不安。”他解释。

朵朵点点头,同意了。她知道,他们之间一定会有故事发生的……

这故事说来也很简单,那就是他们相爱了。

朵朵一开始就知道孟钢有妻子,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也不想控制,因为孟钢的确是个优秀的男人,优秀的男人有再多的女人喜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关键是,他爱的是谁?

他说,他爱朵朵。

他的妻子是他大学的同学,毕业体检的时候,她查出了心脏病。她要求分手,可是孟钢不答应,男子汉大丈夫,这个时候抛弃人家,还站的直腰杆吗?一毕业他们就结婚了。然而结婚以后才知道,婚姻和恋爱是两回事,种种的海誓山盟在柴米油盐面前倏忽化为乌有,更何况,她的身体孱弱,不能要小孩……

孟钢担负起照顾妻子的,渐渐的,妻子越来越依赖他,她总是像小孩子一样缠着他,圣诞、新年、生日、情人节……他必须记得送礼物给她,否则她就会怀疑孟钢是不是要抛弃她,拿着礼物,她会抱着他的脖子说“我爱你!”而夜晚一到,她就和他分床而眠……

所有的人都夸奖孟钢是一等一的好丈夫,只有他自己知道好丈夫这三个字中的悲伤。

这些孟钢都告诉了朵朵,并不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只是希望朵朵知道,他有一份义务要尽。

朵朵不再嫉妒孟钢的妻子,她也不再提起她。他们都希望能维持现在的状态,悄悄的爱,浓浓的爱,苦苦的爱……

然而时间是不留情面的。

朵朵和孟钢爱的越浓烈,心中的负疚感越沉重,终于有一次,朵朵的生日,为了挽留孟钢,他们发生了争吵,朵朵喊道:“你走,你要走就走,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你的老婆,只配躲在阴影里做你的情人!我恨死了情人这个词!我也是女人,我也想成为名正言顺的妻子!你别以为我不说就是不想,告诉你,是女人都想嫁给她爱的男人!”

孟钢愣住了。

许久,他说:“我只会对你说,我爱你。

鬼丫头怪谈蓝玫瑰

”然后扭头就走。

那以后,朵朵的花店再也不卖玫瑰。

孟钢还继续来和朵朵约会,朵朵也照样欢天喜地,两人都不敢再去触碰那个话题。朵朵感觉的到,这半年来,孟钢来的少了,话也少了。

还有三天又是情人节了,朵朵无聊的坐在门边,不知道今天孟钢会不会来找她,她从来不会主动打约会他。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气度非凡款款而来的少妇,她长着精致的五官,黑发梳理的格外整齐,说她是个绝色美人也不为过。朵朵看的都有点自惭形秽。

“小姑娘,你这里可以预定玫瑰吗?”她亲切的问。

朵朵摇摇头,“真对不起,我这里没有玫瑰。”

“为什么?情人节所有的花店都要卖玫瑰的啊?”少妇略有吃惊。

“我不喜欢玫瑰。”朵朵简单地说。

“一般的玫瑰我也不喜欢。”少妇说,“我喜欢蓝玫瑰。”

“蓝玫瑰?”朵朵惊讶地问,“玫瑰有蓝的吗?”

少妇微笑着,“因为没有凡品,所以才要预定啊。”她从精致的皮包中掏出一个琉璃瓶。“这是我祖传的秘方,只要把一枝纯白的玫瑰放在这种药水里浸泡三天,它就会变成绝色的蓝玫瑰,我叫它‘冷酷的爱’,这朵玫瑰会散发出天下无双的香气,任何闻到的人都会沉迷其中,爱上那个送他玫瑰的人……”

朵朵笑了,哪有那么玄啊,小时候就做过实验了,把白色的花插在红墨水中,慢慢的吸收,花就变红了嘛。

“小姑娘,你帮个忙吧,帮我养一枝‘冷酷的爱’,情人节那天我来取,加倍给钱,不过你要答应我,只可以做一枝,你要选一个没开放的花蕾来培养,一定要到情人节那天夜晚再盛开。”

少妇殷殷的望着朵朵,她的话音温柔甜蜜,令人难以拒绝。

“可是我不卖玫瑰啊……”

“就是因为你这里没有玫瑰我才找你的,这样不会让别的俗品的香气玷污了我的‘冷酷的爱’。小姑娘……”她拉住朵朵的手,“这朵花对我意义非凡,我要给我的爱人一个惊喜,我要他永远爱我,你就帮帮我吧……”

她的手冰凉细腻,微微颤抖,朵朵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少妇飘然而去,朵朵的花店里多了一枝孕育着的“冷酷的爱”。

情人节的夜晚很快到了。

朵朵独自在窗前等着那少妇来拿花,却看见孟钢从远处匆匆的跑了过来。

“你来了?”朵朵惊喜地问。

孟钢却反身关上了门,神色紧张。

“你怎么了?”朵朵被他从没有过的神情吓住了。

“她知道了,她其实从半年前就知道了。”孟钢紧张的说。“我前几天偷看了她的日记,原来她跟踪过我。”

朵朵也慌乱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听孟钢继续说下去。

“三天前她忽然要我带她去海边,我说大冬天的去海边干什么?她固执的一定要去,我只好请假陪她飞了海南,毕竟那边暖活些,她的身体不好,不能着凉。晚上在海边,她问我还爱不爱她,虽然她以前也爱问这个,可是这一次,我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我坦白了,说我不再爱了,但是我会一如既往的和她生活在一起,照顾她一辈子。她说,她早就知道我有了情人,但是她还在努力维护着我们的婚姻,她假装不知道,可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她幻想着海誓山盟的神话,可是,神话破灭了。她终于听到我说出了真话,说不再爱她……”

“后来呢?”朵朵紧张地问。

“后来我安慰她,哄她,带她回宾馆,可是一夜醒来,她不见了!第二天我找了整整一天,宾馆的值班人员说根本没有看见她出去,我们住的是十四层的大楼啊……今天我赶紧飞回来,看看她是不是先回来了,可是,所有的认识的人都没有见到她……”

“她什么样?”朵朵好奇地问。

孟钢掏出照片递给朵朵:“以前总不好给你看,这就是她……”

朵朵只看了一眼,见了鬼似的丢了照片,扑到孟钢怀里。

“朵朵?朵朵?你怎么了?”

“我……我见过她……三天前的这个时候……她来过……”朵朵哭着说。

“不可能,三天前的这个时候我们在海南呢!”

“真的!真的是她!她来我这里预定了一枝蓝玫瑰,叫‘冷酷的爱’!”

“什么?”孟钢也呆住了。

朵朵挣脱开,跑到后面捧出那朵蓝玫瑰——花在这个时候恰好盛开了,蓝的晶莹耀眼,蓝的诡异莫测,似是一个绝色丽人缓缓的,缓缓的对着爱人露出一丝冷笑,展示着那冷酷的爱……

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香气很快的弥漫开来,花店里所有的花朵瞬间都枯萎了,只有它,蓝玫瑰,独自怒放。

朵朵很快感到晕眩,孟钢忽然惨叫了一声:“不要——”就一头栽倒在地上,脸色煞白,豆大的冷汗冒出,他抽搐了几下,忽然闭紧了眼睛……

朵朵吓坏了,知道是蓝玫瑰发散出了致人死地的毒香,她赶紧扔了花,可是来不及了,她眼前模糊了,腿也软了,她惟一清楚想到的是,死也要死在孟钢身边!朵朵不顾一切地向孟钢扑倒过去,她想拉住他的手,可是只差一点点……

朵朵拼尽力气向孟钢模糊的身影爬去,呼吸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门外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来拿我的蓝玫瑰,我的‘冷酷的爱’,送给我的爱人……”

朵朵眼前一片漆黑……最后的一刻,她到底没能抓住他的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