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武侠

陈家妖孽正文第六百九十二章两个疯子

2019-02-04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百九十二章:两个疯子,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六百九十二章

陈平看不到叶知心的复杂眼神,现在就算看到了,多半也不能完全理解她要表达的意思,女人心海底针,她们在想什么,如果刻意去追究的话,绝对是能难倒绝大部分男人的艰苦活,陈公子自认为不是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圣,对这类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始终不那么热热衷,更何况叶知心恐怕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如此以来,陈平想有计划的针对她,就更难上艰难,他自嘲笑了笑,最终听从了这娘们的建议,下车,随意拦了辆出租车,扔下双倍的钱,跟着胖子的那辆奔驰,缓缓离开金域食府。

一路上陈平始终都靠在后排坐着,懒得说话,车内很安静,估计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被一个娘们跟你执着执拗的斤斤计较,半点不跟欠你的情,始终保持着明确的界限和距离,这对男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无奈,对这种自我保护意识强烈的女人,什么日久生情啊之类的太不现实了,看来想搞定这个家世比自己只强不差的娘们,用任重而道远形容也不为过。

“日后再说。”

陈平喃喃自语,最终给了自己一个带着双管意思的词汇,算是个建议,他坐直身体,看着前方胖子驾驶着那辆奔驰逐渐走出繁华地带,笑容阴冷,这厮倒是挺识趣,这样也好,倒是能省事不少。

胖子似乎知道背后有人跟踪,但始终不急不缓,没绕圈甩开,也没慌忙逃避,慢悠悠,径直驶入了三环外的一家废弃工厂,司机征询了下陈平的意思,看在双倍银子的份上,一跟到底,本来就愈加赤裸的目的瞬间明显起来,只不过奔驰依旧不骄不躁,就连陈平都觉得这胖子确实有点意思,对被跟踪都能做到如此的云淡风轻,是过于自信有恃无恐,还是反应迟钝后知后觉?

答案显然是前者。

废弃的工厂内道路并不平坦,坑坑洼洼,一辆大奔即使匀速开进去,一样难免磨损严重的危险,前面的胖子根本不在乎,最终在工厂中心掉了个头,转过车身,直面陈平的出租车。

透过车窗,陈平看到的是一张平静却略带兴奋和嘲讽的脸庞,一脸肥肉,凶横而野蛮。

针锋相对!

陈平眯起了眸子,不动声色下车。

与此同时,胖子也拉开了车门,跟陈平对峙。

“你很聪明,知道我跟踪你,没想着把我甩开,反而把我引到这里来,是打算一劳永逸?你确信你杀的了我?”

陈平静静笑道,晃了晃手里的录音笔,神态阴森。

胖子微微耸肩,浑身的肥肉跟着一阵晃动,本来一个很洒脱的动作,在他身上做起来,却没半点潇洒可言,他眯着本来就很小的眼睛,阴笑道确实出乎意料,陈少总是习惯给对手惊喜,本来韩少就预料到他要生枪唐傲之的事情会走漏消息,却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泄露,看来青藤柳如是那个婊.子也在吃里扒外,这次事情解决之后,还得收拾一个蒋儒生,真是头疼。

陈平依旧平静,直视对方的眼睛,淡淡道还是那句话,你确信你杀的了我?杀人不成反而被人玩死,很屈辱的,对不对?

胖子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笑道说的没错,我还是那个意思,陈少善于给对手惊喜,你能亲自跟过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本来韩少以为以你的身份,即使知道了这件事情,先前也只会派战国来调查而已,韩少今晚让我行动,就是打了个时间差,现在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唐傲之在你心里的地位,竟然都让你亲自出马了,今天或许我们杀不了你,但拼命起来,重伤你还是可以的,你一倒下,自然会有人出来加速陈家的衰落,哈哈,陈少,不妨告诉你,韩少在我的建议下买了不少有趣的小玩意,几乎包下了正家情趣店的大半品种,都是准备用在陈家少夫人身上的好东西,这玩意,韩少玩起来比你玩飞刀要娴熟的多,他现在有五个女人,除了一个敢背叛他的柳如是,剩下四个,每次见了他还不都是跪在地上摇尾巴的娘们?你以为你女人能好到哪去?我很期待那一天,让陈家的少夫人对我们主子服服帖帖,啧啧,即使只能看不能吃,那也是一种享受,你说对不对?

陈平眼神闪烁了下,不动如山,对方越是想办法激怒他,他就越是平静,他迅速过滤掉对方一系列刻意说出来的废话,搜索自己用得着的信息,轻声说了句你没机会在等下去了,继而皱眉,疑惑道你刚才说你们能重伤我?

还有谁?

胖子愣了下,还没说话,陈平背后,一道森冷沙哑的声音猛然响起。

“没错,还有我。”

随着话音,空气中骤然传来一声枪响,漆黑的夜色下,嘹亮而清澈,传出去老远。

出租车司机!

好算计啊。

陈平身体瞬间紧绷起来,根本来不及反应,如此近的距离下,还能躲过子弹的话,那他就不是国师而是超人了,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然后猛然向前,最终用左肩膀代替了那颗射向自己后心处的子弹,尖锐的子弹直接穿过他身体,鲜血流淌。

陈平眼神蓦然冰冷,没有剧痛,眸子深处,仿佛瞬间静了下来,彻彻底底的死寂。

胖子眯起了眼睛,轻声笑道陈少,你看,这就是太过自大的后果,我说过,或许我杀不了你,但两人联手,重伤你绝对不成问题,现在你就已经流血了。

陈平深呼吸一口,迅速后退,跟其他两人呈三角形对峙,总算摆脱了被前后夹攻的危险,他眼神转动,微微冷笑道果然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狗,才听说你们的主子是个从来不敢正面对敌的渣,现在看他的奴才,一样正大光明不到哪去,好,很好。

胖子顿了下,淡淡道是蒋儒生说的吧,多谢陈少的提醒,我想他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说这句话了,得罪了韩少,即使有蒋家的保护,他的下场也已经注定。

多狂妄的语气啊。

只不过陈平比他更狂,任由肩膀处鲜血淋漓,他冷笑道我说过,你没机会了。

胖子无动于衷,乐的眼前的大敌耗费自己的鲜血,最好鲜血流干才好,他慢吞吞从怀里取出一把跟出租车司机一模一样的手枪,笑道现在呢,陈少是不是还这么认为?我知道你会玩飞刀,但左臂受伤的陈少,还能在这种情况下一次向两个方向甩五把武器?天方夜谭了吧。

陈平微微后退,看着持枪逼近的两个身影,冷笑不语。

“我叫手枪。”

在出租车内还挺热情的司机淡淡说道,举着一把沙漠之鹰,没丝毫放松。

“我觉朱野,当然,京城圈子里的无趣人们送了我一个有趣的外号,野猪,无论怎么看,陈少你现在都能死的心甘一些了。”

陈平神色冷静,一言不发。

胖子皱了皱眉,似乎不想夜长梦多,跟手枪对视一眼,轻轻一笑,眼神轻松对陈平说了句走好,你的老婆,韩少会替你照顾的。

然后,直接扣动扳机。

“嘭!”

枪声几乎同一时间响起,间隔细微。

火花闪烁。

倒下出的却不是陈平。

野猪胖子,还有叫手枪的男人,呆立原地,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着,一脸惊恐与不甘。

还有怎么都无法掩饰的震惊。

他们的视线里,那个应该必死的男人并没有掏出哪怕一把飞刀,而是以近乎不可思议的速度,掏出了一把漆黑色手枪,动作快如闪电,看似轻松无比的两个点射,两颗子弹直接洞穿了他们的眉心。

速度极限!

胖子庞大的身躯动了动,努力咧了咧嘴巴,惨笑了下,缓缓倒地,死不瞑目,一张肥胖油腻的脸庞,迅速被鲜血覆盖。

手枪嘴巴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出来,同样步了胖子的后尘。

绝处逢生。

国师的枪有多快?

体会过那种窒息感的人,大半都已经在下面跟其他死法一样的人在交流了。

陈平眼神血红,近乎疯狂,最终平静下来,轻轻晃了下因为动作激烈而脱臼的手腕,冷笑了声,收起手枪,抬脚打算向外走去。

“滴、滴、滴、滴滴、滴。”

轻微却愈加急促的声音猛然响起,不清晰,却让陈平脸色猛然狂变!

他没半点犹豫,条件反射一般,全力冲刺,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工厂大门口。

滴滴滴滴滴滴

响声持续,某个时间点,猛然一顿,随即剧烈的轰鸣声骤然响起!

火光冲天!

刚刚冲到门口的陈平瞬间被巨大的冲击力扫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墙上,一口鲜血毫无保留的喷了出来。

重伤!

烟尘散尽。

陈平艰难爬起身,看了下手表,距离他跟着胖子来工厂,不到十分钟时间。

正常交手的情况下,这是陈平刚刚解决掉两个对手的时间。

算计之精确,简直骇人听闻。

陈平彻底明白了自己的情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对手,如此狠辣,不愧阴谋公子的名头。

只不过他却没半点惧意,脚步踉跄着走出工厂,豪气冲天,大笑道很好,你们既然要玩,我就陪你们玩到底,不死不休!

一个是刚刚炸掉风悦酒店的神经病。

然后瞬间又出来个炸掉一间工厂的阴谋家。

两个疯子。

足以碰撞出让任何人都期待的火花。

熬了一夜,写了两章。...这他妈速度,我也无语...不过总算能更了...说上午更,嗯,现在将近七点,就是上午的。大家给力,求订阅求票...睡觉去,起来后继续写.敬请大家期待陈牲口的反击.三千字,你们懂的.

济南双工序排钻数控开料机
拦污漂
重庆充气芯模
标签
友情链接